【后来的夏末】21:胎宝日记

    “那天晚上,我也是这样吻你的!”耳边尚卿文低低出声,拥着她的双臂紧了紧,唇瓣还在她的耳垂上轻轻一碰。

    那段时间他伤势未愈,他们的关系也是结婚以来最冰点的阶段,她第二次丢下一封离婚协议,直接签上了名字便接了野外考察挖掘的任务,他思量再三最后找到了梁培宁,恰巧那段时间梁培宁才从美国回来,确定了舒然不认识他才做了那个决定,他跟舒然的导师串通好了以导师的名义将梁培宁推荐给舒然,这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

    她感冒发烧烧得神志不清的那一天,他本来是要去洛杉矶办一些事情的,接到她生病的消息是心急如焚,连去美国的机票都改签到了第二天,那天晚上他赶到她身边搂着浑身都烧得要燃起来的舒然,又是喂药又是测试温度,一整晚的时间他都陪在身边,只不过她不知道而已。

    但他庆幸那天自己能赶到她的身边,不然他也不会知道在她烧得模模糊糊的时候喊着全是他的名字,人在生病的时候都是很脆弱的,舒然也不例外,或者她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坚强其实内心又脆弱又矛盾的小女人,在听到她迷迷糊糊低泣着喊着他的名字时,他忍不住地用亲吻来安抚她,生病的舒然是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戒心,最开始是有些抵触,但在他的软言细语中还是慢慢地软进了他的怀抱里。

    舒然被他的吻撩/拨地浑身都颤抖了一下,脸颊上的肌肤露出一抹淡淡的粉色来,被他喷薄而出的气息熏得自己的呼吸都加快了些,但一听到尚卿文这样的回答,她还是忍不住地瞪大了眼睛。

    梁培宁再次以贺谦寻表弟的身份出现在医院的时候喊尚卿文的那一声表哥时,她就心里起了疑心了,当然虽然尚卿文之后也没做什么解释,但两人都算是心知肚明,只不过舒然唯一没找他确认的就是她在野外考察的那几天,不小心感冒的那一天晚上,她烧得迷迷糊糊好像有人抱着自己,密密绵绵的亲吻是她所熟悉的气息,只是因为她头晕得厉害,浑身疲惫不堪,连眼睛都累得睁不开来,最开始是抵触着对方的触碰,但是渐渐的,因为对方那熟悉的怀抱让她失去了继续抵抗,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做梦梦到他就在身边,他抱着她虔诚而认真地吻着,醒来时身边却没有人,当时让她更加确定,自己是在做梦。

    原来,真的是--

    舒然双手撑在他的胸前驽了驽嘴,语气里佯装着隐隐不满,落在他胸口的手指却比刚才的力道要轻了许多,对视着他那含笑的眼眸垂下眸光左顾而言其他,“我那次听关阳说你也严重感冒了,一定是你传染给我的!”

    这个强加的罪名可真是说不过去,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强词夺理的意味了,她心里也明白应该是他照顾了她一晚,然后被传染了。

    却没想到耳畔传来尚卿文低笑的声音,带着一丝坏坏的笑。

    “那么,再让我传染一次,好不好?”说着他柔软地唇瓣就压了下来。

    *的晚安吻每天都在上演,只不过今天晚上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温软得多,两人都像是在小心翼翼地如同珍惜着手心里捧着的水晶球一样,是怕稍微一用力就会破坏了这样美好的心境,知道舒然感觉到他的气息有些厚重,身上的热度也在复苏时,她赶紧松开了他,将他的睡衣规规矩矩地扣好,又把自己的睡裙拉好,听着耳畔他那沉沉的喘息声,舒然都不敢靠他太近,他身体上的热气让她都感觉到了,她抬起头看着眼神幽深的尚先生,又是无奈又是遗憾地伸手指了指洗手间的位置,尚先生那口中的一口热气还没有喘出来就被尚太太那眼神给看得险些岔了气,她用手指洗手间的意思?

    让他去洗手间,自己解决?

    尚卿文第一次被舒然这既像同情又像是无奈的表情看得忍不住地抖起了唇角,好吧,他承认,他是想,他想得都快发疯了,每天这小点心似的触碰就像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这样更是让身为男人的他毅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忍不住也得忍!

    尚卿文在喘气的时候垂眸时看着尚太太那隆起的小腹,第一次更直观地体会到了,做爸爸的不容易,虽说母爱伟大,是啊,母爱是伟大的,怀胎十月,这个是不容置疑的,但是妈妈在辛苦的时候,做爸爸的也很辛苦啊。

    至少现在就是,他忍得很辛苦!

    尚卿文现在是迫切地期待着,宝宝,你快快长大吧,快快出生吧!

    -------------------华丽丽分割线--------------------------

    小小尚即将出现在父母的视野里是在妈妈肚子里六个月的时候!就连隔三差五就来给女儿送汤的舒童娅都幸喜不已,每次一来就喜欢摸摸舒然的肚子,眼看着已经满了六个月,舒然的肚子也是凸了出来,肚子是越来越圆,走路的时候都得挺直了腰背,这个月份,舒然是看不到自己的脚背了。

    “以前看着那些孕妇挺着个大肚子就想着,天啊,身上突然多了那么一大个圆球,重不重啊!”舒然扶着舒童娅的手进电梯,冉启东负责给娘俩提包并且还包揽了跑腿的工作。

    今天是宝宝做四维彩超的日子,尚卿文因为公司的事情去了纽约,本来原定计划今天是能赶回来陪她一起来的,但班机因为天气原因延误了,所以只好让爸爸妈妈陪着来了。

    “现在你知道了吧,这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身上的重量是一点点地加上去,身体也就慢慢地适应过来了!”舒童娅摁下电梯按钮,让女儿站在她和冉启东的中间,询问舒然现在的体重,毫不意外的,舒然的一声长叹让旁边站着的父亲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怎么?卿文嫌你胖了?”

    舒然眉头都快拧成一块儿了,电梯/里的墙壁干净得如一面镜子,镜子里那臃肿身材的女子脸都不再是瓜子脸,而是圆圆的盘子脸,手臂和大/腿也是以前的两倍,腰围就更加不用说了,她这肚子在这样的月份里明显比其他人的要大。

    当然身材走样那是必然的,只不过想不到自己身材走样是这样大跨度地横向发展,舒然现在在家是根本不敢照镜子的,家里的更衣室她也有两个月没进去过了。

    而更让舒然担心的就是上次产检时,医生说宝宝发育得太好太快,体重有些超标了,建议她适量少吃些东西并多做些力所能及的运动,比如散步之类的,这个结果让舒然郁闷得想哭,她没有吃多少东西啊?怀了孕的她跟以前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以前是怎么吃都吃不胖,但是连喝口水都发胀,好在她本来海拔也不低,要是再矮个几公分,她这身材,远看应该是个球了!

    最开始舒然以为自己是水肿了,结果一检查,身体是没问题的,除了双腿有轻微的水肿之外,身体一切健康。

    这个结果让舒然是又是开心又是难过,开心的是身体没问题宝宝就不会有问题,难过的是,天,真的是迎风长肉!

    才六个月她都成这样了,还有三个月,她得长成什么样儿啊啊啊啊啊--

    -------------------------华丽丽分割线------------

    “尚太太,你不要太紧张,放松一些就好!”产检医生安慰着已经躺下来却依然显得紧张的舒然,让她尝试着深呼吸并宽慰她只是一个小检查,跟以前查b超一样,只不过比以前的要更加细致一些罢了。

    舒然深深吸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莫名其妙地紧张也显得有些无奈,这可能是跟她昨天晚上看了一下顺产全过程的视频有关,随着月份的递增肚子一天天的变大,联想着视频里那顺产的过程,舒然就忍不住地心惊胆战起来,看过那视频带来的直接后遗症就是今天躺在检查chuang上居然会控制不住地心跳加快,脑子里也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顺产的产妇在生产过程中的那疯狂的尖叫声,怎么都驱散不去!

    舒童娅陪在她身边,一边安慰舒然说就快看到宝宝了,别紧张。

    肚子上的检查仪器慢慢地滑动着,在舒然平静下来之后惊喜地看到了电脑屏幕上面的图像,在那个神秘的孕育摇篮里,光线很暗,但却在不停滑动时能依稀看到小小人儿的身体轮廓,从头颅到左手,右手,再往下发现宝贝的双腿盘着,肚子动了动,舒然呀了一声,镜像里一片模糊,紧接着医生便说宝贝不乐意了,转过身去了,现在只看得见他的侧影,双腿都还没有照出来。

    舒然也感觉到了肚子里强烈的胎动,第一次胎动是在四个多月的时候,那天晚上尚卿文睡得比较晚,舒然本来是睡着了,但被他落在额头上的轻吻给闹醒,刚想责备他几句就感觉肚子里动了动,你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当时舒然本来是睡得迷迷糊糊的,却突然被这一动给惊醒,睁大着眼睛语无伦次地指着自己的肚子,把尚卿文都吓了一跳以为是她肚子不舒服,结果却听见她欣喜若狂的声音,“动了,动了,宝宝动了!”这一消息把尚卿文是惊得睡意全无,赶紧伸手小心翼翼地抚在她的小腹上,果然,像是跟爸爸妈妈做互动的小家伙舒展了一下身体,不知道是哪个部位碰到了妈妈的肚皮,引起的胎动让爸爸‘呀’的一声叫出了声,沉稳的父亲突然失控得像个孩子,一晚上是抱着妈妈的肚子一口一个‘宝贝’地轻哄。

    第一次胎动的喜悦让夫妻两人是惊喜了一个晚上都没睡觉,舒然发现尚卿文自发现了宝宝要跟他互动之后,是比以前更加喜欢摸她的肚子了,还别说,肚子里的小家伙就是喜欢爸爸的声音,有时候舒然是千呼万唤都喊不动他,他爸爸下班一回家贴在肚子上喊几声‘小宝贝乖乖’,那个小家伙就真的在肚子里手舞足蹈起来了。

    舒然由此断定了,八成肚子里的是尚卿文上辈子的*!

    还没有出生就如此热络。

    拍四维彩超就是为了检查孩子的身体有没有缺陷的可能,而宝贝突然侧身了,似乎是不喜欢被人看把自己的小脸都藏了起来,医生们没办法了,建议舒然先散散步,跟宝宝做个沟通,医生还笑着说可别小看了跟胎宝宝的沟通,他可是真的听得懂的哦!还问舒然昨晚上有没有跟宝宝说今天要拍照来着?舒然苦笑着说她貌似跟宝宝不来电,这两天尚卿文不在家,宝贝的胎动次数也不如以前那么的频繁,任她怎么说话或是轻轻拍拍肚子,他都不理不睬的,要么就是在舒然说了一大筐的话之后懒洋洋地回应一下,完全是没有他老爸说话互动时的洋溢热情,让她这个做妈妈的是越来越觉得,唉,怎么这么不待见她呢?

    拍片不成功的舒然只好在舒童娅的搀扶下在走廊里散起步来,已经是入冬了,作为孕妇的舒然也只穿了一件单衣套上了一件外套,孕妇的体温比平常人要高,她现在吃个饭,一顿饭下来都热得满头是汗的,所以在别人都穿毛衣的时候,她还穿着单衣。

    “预产期是二月底,那个时候也要开春了,坐月子最好的时间,不冷不热,而且也是新鲜水果种类最繁多的季节!”舒童娅扶着舒然走了两圈询问她累不累要不要休息,舒然摇摇头,医生让她多走走,通过运动来刺激宝宝胎动,宝宝一动体位便会发生变化,拍片也容易得多。

    舒然是没想到这个小家伙到了紧要关头就给妈妈掉了链子,这一不满意就耍性子的性格到底是像谁呢?她摸着肚子轻轻拍了拍,低声说着要是不配合就让爸爸打屁/股,舒童娅一听忍不住地笑了,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宝宝喜欢跟爸爸互动,跟你是懒得动的真正原因了,你呀,对他太凶了!

    舒然是直呼冤枉,不过这恐吓也有恐吓的好处,因为就在舒然散了十几分钟的步之后,肚子里的小家伙终于肯配合了,又或是刚才他本来是在睡觉被吵醒了很不高兴背过身去以示自己的小情绪,现在终于醒来了,大大方方地让医生阿姨看个够!

    “呀,小家伙翘起了兰花指,看看,真的是耶!”拍片的医生惊讶着笑着,孩子的面孔只是个模糊的画面,舒然看着彩超单子,哦,鼻子好大啊,都占了小脸的四分之一了,还有那两条小腿,肉揪揪的,小手翘起的兰花指让舒然看起来就像个ok的造型,宝宝的第一次见面还真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尚卿文出现在医院门口的时候舒然刚好拿了报告从电梯/里出来,一下车就大步朝这边走来的男人笔直的商务西装外面套着一件厚实的长大衣,即将入冬,d市的气温也降得很快,毕竟再过两个月就要到新年了,d市的第一场雪也即将到来。

    看着风尘仆仆的尚卿文,挺着肚子的舒然站定在原地,他一靠近就轻轻一拥,尽管中间有个大肚子隔着,而且身边来往的人也不少,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尚先生伸出手臂来的相拥,听着怀里的小女人咯咯咯的笑声,听她兴致勃勃地说着刚才检查时的趣事,上车的第一时间就是翻出那检查报告给他看,指着彩超上面的图片告诉他,这是宝贝的小脸,你看啊,鼻子好大啊像你的鼻子,这是宝贝的小手,你看你看兰花指耶,还有宝贝的小腿和小脚。。。。。。尚卿文一一地翻开看,时不时地被舒然的讲解说得忍不住地笑,谈论到兴致之处,两人还在比较那大鼻子到底是像谁的,谁都不承认自己是大鼻子,连前面开车的关阳都受到了这种气氛的传染,忍不住地问起了舒然照片时发生的那些趣事。

    瞧,这就是宝宝的巨大魅力!

    还没有出生就能让人感受到快乐的存在。

    街景不停得倒退,轿车的欢笑声却一直没断过,当车驶入半山别墅的花园时,车窗上有一片片小小的结晶体从天上飘了下来。

    d市入冬的第一场雪,来了!

    ---------------甜甜又蜜蜜分割线------------------

    入冬之后时间似乎过得更快了,而怀孕的舒然动作也越发的迟缓,她的肚子已经紧绷到她走几步路都要喘气了。

    “第十八梯!第十九。。。。。”舒然正一手扶着扶手不受外面鞭炮的影响数数来着,孕妇都是健忘的,她现在每天被肚子里的宝宝折腾得夜不能寐,因为宝贝从最开始就习惯了左侧位睡觉,她这长达八个多月的左侧卧睡得她半边左腿都发木发麻,后背还得垫个枕头支撑着,再加上越是到了后期,胎动越是频繁,稍微侧一下身体,宝贝就不乐意地开始反抗,小手小脚在肚子上撑啊撑,最吓人的是那小脚板时常在肚子上面凸显出来,吓得舒然真怕他再用力自己的肚子就给他撑破了。

    这段时间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坐着肚子紧得厉害,感觉是呼吸都困难,站着呢,双脚支撑着难受,全身的重量都靠双腿支撑,她的腿也水肿得厉害,拖鞋都是比以前大了好几号,她现在觉得穿尚卿文的拖鞋是最舒服的,那鞋码是足够的大,不受束缚的真是爽啊!哪里还管得了什么体型发胖啊双脚长肥啊,这些到了这个时间段,都是浮云了,能睡个好觉就是最大的奢侈了!

    舒然还没有数到‘第二十梯’,就听见楼下的冉奶奶喊出了声,“然然,你这是干什么呢?快快快,快下来!”

    舒然扶着楼梯扶手无奈地朝楼下看了一眼,也因为冉***突然发现并大声喊她的名字,楼下客厅里的人都朝楼梯间这边看了过来,而尚卿文也是当属最快一步三梯地跨上了楼梯间,还有几个也跟着往楼梯间跑,噼里啪啦的脚步声让扶着楼梯的舒然恨不得去撞墙了,拜托,忽视我吧,求求你们了!

    当然,孕妇是不可能被忽视的,舒然心里还没有哀嚎完,尚先生已经上楼了,伸手要扶她,被孕妈抬起手在他的掌心拍了一下,瞪眼,孕妈最近因为休息不好脾气也越发的不好了,用家人的评语就是,跟更年期提前来了相似。

    尚太太的表情让跟着哥哥上来的尚雅阳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他哥,微蹙眉头好像在无声地申讨他哥,哥,你是不是惹嫂子了?

    尚卿文被放假归来过年团聚的弟弟看得眼睛直抽,拜托,我现在哪里敢惹她,她不欺负我就很不错了!

    “我才刚上来!”舒然瞪眼,提醒尚卿文,医生说了要多运动的,多运动有利于顺产,现在外面下着雪又不能出门,她想了想只好趁他们不注意瞧瞧爬起了楼梯,因为医生说了,爬楼梯有利于顺产。

    现在舒然是满脑子都想着要生,要生,赶紧让孩子出生,她快受不了了!

    尚卿文则温柔得看着要抓狂的妻子,柔声说着,“然然,咱们也可以选择在一楼客厅里散步的!”说着顺势挽住她的胳膊。

    舒然跺脚,一楼客厅?那么多人呢!因为顾及她这个孕妇,今年过年家人便都到了半山别墅这边来,今天正好是除夕夜,冉爷爷和冉奶奶,还有舒童娅和冉启东,加上正好休假回来的尚雅阳,尚宁昌也被接出了医院,经过大半年的治疗,现在他人也清醒了,此时正坐在客厅那边,刚才他们三父子正在下棋来着,舒然是趁尚卿文不注意才跑到这里来的,却不想被楼下包饺子的奶奶一开口,她的催生计划就泡了汤。

    嗷--------

    舒然觉得他们是故意的,她顶着大肚子难受啊!

    孕妇的极端情绪开始爆/发,舒然在跟尚卿文对视的时候眼眶一红,眼泪水就哗啦哗啦地开始掉了,把尚卿文都吓得怔了一下,而站在下面看清楚了的尚雅阳也长大了嘴巴,更加确定了,哥,你一定是欺负嫂子了!

    舒然委屈得哭,身材走样,睡不着觉,每天还这么累,哇----

    舒然的眼泪来得凶猛,尚卿文是急得赶紧找纸巾给她擦眼泪,一边软语相哄,别哭别哭,我陪你走就是了,来来来,我扶着你走。

    终于以眼泪战胜尚先生的尚太太抽噎了几声,扶着他的手刚走到第二步,扶着楼梯扶手的手突然抓紧,另一只抓着尚卿文的手也用了力。

    “肚子,肚子,疼,疼------”

    第一声疼把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尚卿文给再次惊住,第二声疼则把楼下的人给震住了,紧接着便听见舒童娅紧张的声音。

    “然然,你,你是不是要生了?”

    --------嘎嘎,今天有福利拉,算是加更的哟,么么,求个月票,今天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