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10:上辈子的情人

    ---------

    舒然伸手按下了抽油烟机的开关按钮,端起手里那一小盘子炒好的苦瓜,放在鼻子边嗅了嗅,很有成就感地朝走过来的尚卿文显摆了一下,“可以吃了!”

    枚姐今天请假了,早两天就跟尚卿文说好了,说家里的儿子正要买房,她也跟着操心,今天是提前预约了去看房,请了一天的假。

    对舒然来说,煮个饭是不成问题了,之前是孕期前三个月,她特别容易嗜睡,加上身体本来就不太好,尚卿文是怕她照顾不好自己才请了保姆回来,现在她的身体状态都在慢慢恢复,枚姐一天不来,她也正好练练手,免得把学来的厨艺又忘得一干二净了。

    厨房历来都是尚卿文的天下,舒然偶尔会帮着打打下手洗洗碗之类的,难得枚姐今天没来,厨房里的两人又恢复以前的默契,一起下厨共进晚餐也是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尚卿文配合得伸手接过太太递过来的一小盘子的苦瓜,放在鼻子边轻轻嗅了嗅,调侃,“恩,色香味俱全,可以出师了!”

    这一句违心的夸赞险些让舒然的小辫子都翘到了天上去了,本来还觉得有点吵干了,听见他这么一说,脸上的笑容是越发的迷人起来。

    夫妻间的夸赞不是要时刻都有,偶尔一两次,尚先生拿捏的分寸是恰到好处,一句话就逗得孕妈尚太太心情愉快了。

    “刚才谁的电话呢?”舒然帮着端碗拿筷子,尾随在尚卿文的身后。

    “张晨初!”尚卿文轻声答,替太太接过碗筷摆好,又很绅士地替她拉开了座位。

    舒然‘哦’了一声,貌似刚才听见他们在说什么‘钱’来着,谁欠了谁的钱,然后应该怎么算。

    不过看尚卿文那脸上露出来的愉悦表情,笑容是大有得逞后的狡黠,舒然就想,八成张晨初又被他欺负了!

    晚餐过后,在舒然正在埋头挑今天舒女士送过来的那些书,打算找一本来看一看,就被蹲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吓了一跳,尚卿文本来身高就不低,蹲在小沙发前面就跟一座小山似的,尚卿文不知道从哪里变戏法地掏了一条布带软尺过来,正笑米米地望着舒然,舒然是没料到他会突然蹲过来,刚才还听见他在厨房里洗碗的声音,这么快就忙完了?

    很快客厅里响起了尚太太别扭的声音,“是不是太紧了些?又大了?”

    “恩,大了两公分!”尚卿文很认真地回答,手指很轻地扯着那条带子绕到舒然的小腹上,舒然站着,他则一条腿半跪着,用手上的软尺很仔细地量着舒然的腰围,惊喜地发现比上一周又长了四厘米,不由得抬眸,眼睛里缀起了亮晶晶的星子。

    舒然正一手撩着睡衣的一角,低着头眼睛正撞进了他那满是喜悦的眸子,这种喜悦是能传染的,连带着她的心房都暖了起来。

    孕期十三周零三天,舒然原本平坦的小腹慢慢地凸显了出来,一想到刚三个月的时候两人去医院检查,拍出来的片子上,肚子里的宝宝像只小海马,尚卿文在她做b超的时候也陪在身边,看着电脑上的图像是兴奋了好久了,舒然记得那一整天,他脸上的笑容都没断过!

    他是那么期待着心疼着她和宝宝,让舒然觉得之前那三个月的食欲不振精力不济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的欢喜,他脸上流露出来的发自内心的欢喜。

    孩子就是爱情的种子,慢慢地发芽,两个人细心呵护,静静地等待着这颗小结晶的到来。

    舒然感觉肚子上一暖,就见半跪着的尚卿文用脸贴在她的小腹上,是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什么,舒然打趣地笑,“医生说了胎动的时间还早着呢!”

    这位准爸爸最近喜欢上了这种方式,早上醒来或是晚上睡觉都会用脸贴一下,舒然问他听到了什么,他则像个孩子似地弯起了眉角,我跟宝贝的秘密!

    舒然趁机询问他是喜欢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尚卿文挑眉一笑,“不是说女孩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吗?”

    舒然眯了眯眼睛,敢情之前他说的男孩女孩都喜欢原来是安慰人的,敢情他还惦记着他上辈子的*呢!

    尚卿文没想到自己一句无心的玩笑话就让情绪多变的孕妈尚太太脸色变了变,尚太太变脸后的直接后果就是,尚先生当天晚上屈就跟那小沙发做了伴儿,话说那沙发自然是很小的,因为那是尚先生自己亲自选的,不可能会选多大。

    尚太太倒不是无缘无故地发脾气,中午的时候贺谦寻过来给她送东西,一些进口水果啊,还有两罐子的汤,他两只手不空,提到门口,舒然一开门就埋怨舒然开门开慢了,他两只手都快断了,贺谦寻说这些东西是奶奶要求他亲自送过来的,他在客厅休息喝水的空当,舒然无意间就问了他一句认不认识某家chuang垫专卖店的人,客房里始终空着也不是办法,暖洋洋这段时间忙得人都瘦了一圈,家里又没人照顾,她想她现在也不忙,偶尔也让好友过来蹭蹭饭顺便聚一聚聊聊天也是好的,问了尚卿文g垫怎么修这么久?

    贺谦寻一听就说这事儿好说,他认识那家店的经理,留了个电话给舒然,舒然一打过去一问,对方还很诧异地问道,不是你们说的要寄存吗?还是寄存八个月呢!<g垫的头上了,明明没坏还一口咬定说是坏了,还一本正经地说客厅里的沙发颜色不好看,换一个新的,这家伙不仅把chuag!

    舒然还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埋怨了好几天说那么贵的东西原来也不是什么好货,丫滴,她还傻愣愣的被他忽悠得团团转!

    客厅里抱着小枕头的尚先生忍不住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好吧,每一个准爸爸都要经历一番磨难的,因为,好丈夫和好爸爸不是那么好当的!

    精明如尚先生,这一晚也尝到了自己搬石头砸了脚的痛楚,更深刻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其实,沙发还是大一点的好!

    --------------

    尚先生感冒了,就睡了一天晚上的客厅就咳嗽不停,本来舒然还在心里埋怨被他忽悠了气都还没有消,紧接着一天时间无论是电话里还是其他地方,只要是有他声音出现的地方,都有他咳嗽的声音。

    舒然为此忧伤了,她这该生气的还没有享受到该有的待遇,他这个被罚的只是睡了一个晚上的客厅就像被残忍摧残了三百回合,第一次睡客厅,倒霉了那张chuang垫,这一次睡客厅,倒霉了她舒然!

    此时坐在沙发上的舒然像接受审讯般地被父母围着,舒童娅和冉启东是下了班过来的,正好一起吃个晚饭。

    厨房那边有枚姐在忙碌,尚卿文今天回来得也很早,大概是知道了父母要过来,他就提前回来了,只不过是时不时地咳嗽,跟冉启东说话的时候都忍不住地用手巾捂着嘴低咳两声。

    “先生昨天都还好好的,怎么就感冒了呢?今年d市的天气也怪,这两天时冷时热的,要注意身体啊!”枚姐端着一杯润喉的茶过来放在了尚卿文的面前。

    剥桔子的舒童娅看了表情有些奇怪的舒然,便开口了,“这两天也不热,也用不着开空调,还是注意些身体好!”说着,把剥好的桔子递给舒然一半,舒然伸手接桔子,被舒女士那审视的目光一定住,心里随即暗叹起来。

    舒女士那眼神就是在说是她没照顾好尚卿文,别拿自己是个孕妇来说事儿!孩子是孩子,你是你,别打着孩子的旗号给自己来谋福利!

    舒然嘴角抖了一下,掰了瓣桔子往自己嘴里塞,不是说孕妇就是最大的么,她怎么觉得自己压根就不是舒女士生的呢,尚卿文才是她的亲儿子吧!居然胳膊肘外拐帮别人呢!

    舒然边抖牙,听见旁边的尚卿文低哑着轻咳两声,好像是父亲问他怎么好好的感冒了,他的回答是昨晚上没注意到盖被子,着了凉,舒然想着昨天晚上让他睡了客厅,听着他一阵阵地咳嗽,心里也是紧了紧,是更加后悔不该让他睡客厅了!

    尚卿文轻咳了一声,身边的舒然便端起茶几上的那杯润喉茶递到他面前,尚卿文看着小妻子瘪嘴,但眼睛里却满是关切,眼底划过一丝浅浅的笑,恩,知道错了?知道不该赶老公出卧室睡客厅了?

    啊,要不要再深入挖掘一下这孩子的同情心?

    舒然觉得自己此时这举动就是在主动认错,而尚卿文也很配合得接过了她递上的水,舒然发现他抿了一口之后嘴角微扬,两只酒窝都深陷了下去,这一举动看在舒女士的眼里更加是证实了心里的揣测,难怪今天一大早尚卿文就打电话过来诚恳要求他们过来共进晚餐,原来是求救来着!

    不过,这可不是一个求救者该有的姿态哦!

    舒童娅又看了看一副明明是一脸病态却精神饱满的女婿,挑眉!这丫滴扮猪吃老虎的本事见长!

    又看了看女儿,完了,舒小然,可怜的孩子这辈子不知道要吃多少哑巴亏!

    --------华丽丽结束线,今天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