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08:不解风情的老男人

    -------

    舒然再次醒来的时候嗅到了空气里融着的淡淡的消毒水气息,这种气息是医院里最常见,舒然眉头微微一蹙,感觉到一只手覆盖住她的左脸,手心的温度让她清醒一些,她睁开眼睛,对着身边的人轻轻一笑,还顺手拉了一下他的衣袖。

    “你不休息一下?”舒然说着眉头紧了紧,身体侧了过来,尚卿文的那只手臂也帮着她翻身,她习惯了左侧卧,医生说这样对孩子好,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就开始习惯左侧着休息,最开始半个膀子一晚上睡下来又累又疼的,好在现在是习惯了。<g头的男人,又抓着他手腕上的手表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了,他是一晚上都这么坐着?

    贺家老两口还没有醒来,尚卿文在医院里守了一晚上,本来是要送舒然回家的,舒然坚持不走,他便让护士安排了一间陪护休息室,暂时让她在这里住一晚。

    尚卿文摇头,看向舒然时淡淡一笑,“睡得好不好?”

    他最怕就是舒然睡不好,现在宝宝虽然是度过了三个月的危险期,但舒然平时就不喜欢来医院这种地方,空气里都是消毒水和药水混合着的气味,实在是不好闻。

    舒然伸手摸了摸他的下颚,一晚上,他光滑的下颚上就冒出了短而密的胡须,摸起来有些扎手,看着他那略微疲倦的神色,舒然拉了一下他的手臂,近似要求得出声,“你陪我睡一会儿,好不好?”

    贺家老两口的病情是稳定了下来,*的守护,他的神色也显得疲倦不堪,看他抬手看表的样子,就知道如果现在不让他休息一下,他今天一天又要去公司,难得有时间再休息。

    尚卿文正想说让她睡觉,都四点多了,再过一会儿他就送她回家,收拾一下就要赶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就见她拉着他的手臂不松,见他要开口了比他更快地接了他的话,“卿文,宝宝好困,你不陪着他睡不着!”

    舒然的话让尚卿文一时间哭笑不得,而情急之下说出这句话的舒然也忍不住地吐了吐舌头,在他发愣错愕时顺势拉住他的胳膊,自己往旁边挪了挪,腾出一个空位置来。

    尚先生经不住尚太太的要求,他觉得他要是再不顺从地躺下去,说不定各种‘宝宝需要’都要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了,他躺下,看着身侧的人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无奈地轻笑起来,侧过身去手覆盖在她的小腹上,觉察到她即便是闭着眼睛,脸上的笑容都还没有停下来,俏皮得就像偷了腥的猫儿,他手指移到她的鼻尖处,轻轻一弹,舒然‘呀’了一声睁开眼睛,亮晶晶地直眨眼,无声地控诉着他的恶劣行径,被扑面而来的暖软气息熏了一下,随即头顶响起他低笑的声音,“尚太太,闭眼,睡觉!”

    舒然的脸从他怀里挤出来,不满意了,我明明是想让你睡觉来着!

    尚卿文挑眉,对上舒然那眨溜的双眼,轻笑起来,“尚太太,宝宝好困,你不睡觉他睡不着!”

    啊——舒然砸着嘴巴,蹩脚的理由被他又还了回来,讨厌!

    舒然心里暗暗懊恼着,被尚卿文顺势抱着揉进心口上,在合上那双疲乏的双眼时脸紧挨着舒然的耳畔。

    “然然,谢谢你!”

    谢谢你,陪着我!

    怀里的舒然身体微微一震,心里隐隐感动而起,怀抱温软,他的衬衣上有干净的薰衣草的淡淡香气,充满着阳光的味道,鼻息柔和均匀,她躺着一动不动,闭着眼依赖着靠在那堵胸膛上,只因,抱着她的人已经困乏着睡着了。

    --------

    听见身边有脚步声响起,并且来人在推门之后明显是惊愕着发出了一声声音,舒然睡得要惊醒些,看着身侧躺着的尚卿文因为被声音打扰眉头蹙了一下,她慢慢起身,朝门口看了过去。

    推门进来的人是贺谦寻,不过显然他是没想到会撞见这样的一幕,两人正相拥而眠,他这推门一进来就知道自己现在来的不是时候了,你看,那个女人的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了!

    舒然的第一反应是看尚卿文有没有被惊醒,觉察到他只是蹙了一下眉头并没有醒来,而门口站着的人也没再弄出什么干扰的噪音来,舒然敢肯定,如果贺谦寻再制造出噪音,她一定会将chuang上的枕头给砸过去。

    尚卿文是凌晨四点多才在她的强行要求下躺下的,是个人都会累,从昨天晚上九点多开始两人到了医院,半夜的时候守着贺爷爷的尚卿文发现他出现了呼吸困难,叫了医生来,又是忙碌焦虑等到了凌晨四点多才松了口气,她心疼自己的丈夫,想让他多休息一会儿,哪知这个冒失鬼又闯了进来。

    贺谦寻被舒然那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好吧,他知道是他的不对,他不该这么早地过来打扰他们,只是因为爷爷醒了,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见尚卿文,他就过来问问他的意见。

    舒然见贺谦寻只是伸手将门关上,自己却没有要退出门的意思,舒然坐起身来,她的动作幅度虽然不大,但身侧的尚卿文还是醒了,睁眼觉察到舒然眼神的异样,坐起来一见到了出现在房间里的贺谦寻,尚卿文微微蹙眉,昨晚上太累的缘故,他一躺下警觉性都降低了,都没注意到贺谦寻进来了。

    “爷爷想见你!”贺谦寻见他醒了才开了口,这位公子哥也是一晚上没休息,要照顾两个老人,此时是满脸的倦色,神色比尚卿文的还要差。

    尚卿文最终还是进了那个病房,舒然跟在他身后,也见到了昨晚上生死一线总算是醒了过来的贺普华。

    贺普华脸色很苍白,精神也不太好,舒然进门之前就听到了低低的咳嗽声,显得有气无力又压抑难受,他看起来很难过,但在看着进门的两人之后,贺普华抬眸,看见舒然也进来了,眉头微微一蹙,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轻声说着,“病房里空气不好,谦寻,快把窗户打开!”

    “爷爷,你这病最怕的就是感冒,昨晚上才下了雨,现在外面的气温也不高,你不能吹风!”贺谦寻不依。

    老爷子见孙子不开窗,眉头都拧成一块了,手指着贺谦寻,还想要说什么可喉咙又发痒,便忍不住地咳起来,贺谦寻没办法了走过去替他抚着胸口,好吧,爷爷是觉得病房里空气不好会让孕妇感觉身体不适。

    “我没事!我在门口等着就好!”舒然也理解了贺普华的话里意思,房间里开着空调的,也不算闷!但是她觉得他们应该有话要说,她在门口等吧!

    舒然退出了病房,让她意外的是贺谦寻也出来了,将房间的门一关,贺谦寻陪着她坐在了走廊上,百无聊赖地从西装裤的裤袋里掏出了一只打火机,啪嗒啪嗒地点燃了又灭掉,灭掉又点燃。

    “你怎么出来了?”舒然问了一句,贺谦寻只顾玩手里的电话,淡淡地回了一句,“爷爷让我看着你这个孕妇!免得你乱跑跌胳膊摔腿的伤了孩子!”

    舒然眉头一皱,也知道这家伙其实是一番好意,但她就坐在门口也不会出什么事情,是他太神经质了,只不过大清早的听到这么晦气的话,让她是忍不住地想踹他一脚。

    明明是一句好话都被他说得变了味了!

    <g边的人,脸上便露出了笑意,他想撑起身体坐起来,身体颤颤巍巍地,双臂才支起来又体力不支地要跌下去,尚卿文已经倾身伸手扶住了他的手臂,用胳膊肘将他搀扶起来,后背上还替他枕上了一只枕头靠着。

    “谢谢!”贺普华在被尚卿文扶起来的那一刻眼眶已经有些红了,心里更是泛起了一丝酸楚。<g边的人,“昨晚上谢谢你了,你们没休息好吧?然然现在怀着孩子,她不能累着!”

    贺普华面露歉意,尚卿文扶他坐好了便坐在了一边的凳子上,淡淡开口,“只是举手之劳!”

    贺普华目光微动着,目光凝在尚卿文的脸上没有移开,好像是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熟悉的影子,他苦涩一笑地转开了脸,心里怅然,毕竟是父子,以前没有察觉,其实仔细看,他的眉宇甚至是那双眼睛,真的跟覃南很相似。

    老了,最容易想到的就是以前的事情了!

    贺普华叹息了一声,“卿文,谦寻这人性子很软,而且太看重亲情,他对他那个二叔是狠不下心的,贺明的有恃无恐我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我的身子骨不如以前,我很担心万一我走了,谦寻会受欺负!”

    贺普华说着目光紧紧地看着尚卿文,其实这两兄弟都有一个共同点,重感情,尚卿文对尚家的情从他被踢出尚钢到最后他吞掉万美都不曾改掉‘尚钢’这个名号就可以看得出来,他重情,他如果不重情,昨天晚上也不会在医院守他一晚上了。

    贺普华满是希冀地看向了他,他是多想亲口问他一句愿不愿意接手普华,接手贺家?但他觉得这个时候提这个要求对尚卿文来说不公平,他本来是想给尚卿文一个完整的贺氏集团,但是贺明的搅局让贺家陷入一场继承权之争,现在的贺氏不安宁,这个时候问他愿不愿意接手,不是把烂摊子扔给他吗?

    贺普华心里就痛恨着这样的方式,之前在他还不知道尚卿文是他贺家的人时,那个时候尚佐铭不就是这样的?有难事了处理不了了就找尚卿文,处理好了就一脚踢开,他想想就觉得龌龊。

    他这个时候提出来,会不会让尚卿文觉得厌恶呢?自己原本一番好意却弄成了这样子,他都没脸再提了,可是又担心着贺氏普华未来的命运,他这一颗心是始终悬着的。

    几十年辛苦创业才有了今天的贺氏,没能交到一个信任的人手里,他怎么能放心得下?

    贺普华的一声长叹在房间里响了起来,那双满含期待的眸光里带着一丝祈求的意味来。<g边的尚卿文沉默良久,目光平静得开口了。

    “不会的!”

    贺普华神色一动,屏住了呼吸,便听见尚卿文一字一句地继续说着,“有我在,他不会被欺负!”

    ————————

    d市最惹人瞩目的话题在尚钢跟普华签下一宗合作协议之后再度被推在了浪尖上,尚钢的举动让人是既惊讶又觉得在情理之中,毕竟那一层关系都不再遮掩,只不过是尚钢的董事长一直没表态而已,如今重新开始跟普华合作,继上一次合作已经有半年之久,还是在老董事长尚佐铭在世的时候有过合作项目,在尚卿文的身世被曝光之后的这段时间里没有任何的经济往来,现在突然恢复了合作关系,意味着什么?业界的人士将这饭后谈资拿在工作之余调侃揣测,尤其是尚钢和普华的高层,都在私底下思考着,看来,两家合一是必然的了!

    不过这些都是人们的猜测,而握有决策权的人却并没有其他表示。

    “听说你最近对普华很感兴趣!”司岚在中午午休时分打电话过来,不过他那边还有人低低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是女人的声音,有些甜腻的嗓音让接电话的尚卿文忍不住地蹙了一下眉头,看来这货的癖好依然没改!

    “恩,我对你的司嘉企业也很感兴趣!”尚卿文说着听见电话那边的声音眉头一紧,音量也大了一些,“司岚,叫你身边的雌性动物滚远些!”

    电话那边终于安静了,司岚笑了笑,不同于前些日子的低沉,多了一丝玩世不恭,笑道:“不解风情的老男人!”

    尚卿文眉头一沉,眯着眼睛看着旁边关阳递过来的报表,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风情是要留给懂你的女人的,笨蛋!

    ————————今天的更新完毕了,啦啦啦,明天继续,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