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04:不怕死,尽管来!

    -------<g上呼呼大睡了,比之前是更加积极。

    连续好几天,尚卿文都是很早睡觉,让舒然一致以为是他工作太劳累的缘故。<g坏了。

    确切的说是在尚卿文睡的那一天晚上之后,就坏了!<g垫,质量是好得没话说,而且侧卧那边也不是经常有人住,那么贵的东西,怎么能说坏就坏了?

    尚卿文说舒然是有些细节问题忽略了,她没发现,但他发现了。

    舒然看着他那一本正经的表情,想想自己有时候确实不如尚卿文那么注意细节,尤其是怀孕这段时间思维容易发散,精神不容易集中,也就将信将疑地觉得或许真的是自己没发现一些细节问题。<g!

    早晨七点半,关阳准时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舒然,冲着关阳笑笑指了指厨房,告诉关阳,他的boss正在厨房做紫薯蛋挞,关阳笑了笑,走进来才刚坐下便察觉舒然的表情有些怪异,先是朝厨房那边小心翼翼地多看了几眼,然后低低地吁出一口气,关阳看舒然的表现,善于察言观色的他便主动压低了声音,“少夫人,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如果说最近关阳最新被普及到的知识,有一项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认真认识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特别注意观察孕妇的情绪,因为最近他的车里随处可见一两本有关孕妇的书籍,当然那些书不可能是他的,是boss的。

    很多时候上下班他们两人共坐一辆车,除了每天例行的汇报工作进程的事项,关阳也难免会被坐在后排的尚大少问一些有关这方面的问题,好几次关阳都眉头紧拧,心里炸毛,拜托,大少,我都还没结婚,我怎么知道书上说得对不对?我又没实践过,你问我这些有个毛用啊?

    关阳在心里想,大少这么关注这些话题是不是因为舒然最近情绪不稳定?

    舒然看关阳的眼睛亮晶晶的,心想我的表情难道真这么明显?唉,关阳也精得像蛔虫似的,舒然又朝厨房那边看了一眼,看尚卿文正在使用微波炉烤蛋挞,这才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低声说话了,“关阳,你们公司最近很忙吗?”

    关阳愣了一下,脑子里想得最多的就是这段时间大少一共出去应酬了几次,每天晚上回家的大概时间,脑子里的数据迅速一扫,不对啊,大少这一周除了周一晚上跟高总一起吃了个饭回家时间是晚上九点钟,除此之外都是每天按时下班,哪里出了问题了?

    关阳很重视这个问题,因为他觉得说不定他回答的答案要是不能令尚太太满意,那么大少也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舒然是不知道自己一句简单的问话就让这位忠心的下属思前想后了这么久,她耐心地等着,还顺便朝厨房那边看了一眼,见里面的人还在忙碌,这才转过目光看向了关阳,压低了声音,“他最近是不是特别的忙碌?我感觉他一天都很累!”

    不然他每天晚上为什么都睡得那么早?这跟之前完全不一样。

    舒然问这话其实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就是想着是不是他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又想着她怀孕了有些工作上的事情他都不在她面前提起,将工作上的事情都隔绝在家门外,因为舒然发现最近几天,尚卿文都没在家里接到过任何一个工作电话。

    关阳朝厨房那边看了一眼,想了想才谨慎回答,“大少的工作量确实比之前要多一些!”

    舒然听了眉头微微一紧,也难怪他每天晚上都睡得那么早了,原来真的是累了!

    关阳细心地观察着舒然的表情,看到舒然的目光在看向厨房那边时眼神变得温柔起来,目光里还溶出一丝淡淡的心疼来,在心里低低长吁一口气。

    用早餐的时候,尚卿文发现尚太太今天早上是特别的殷勤,帮他盛粥,还帮他剥鸡蛋。

    尚卿文看着那嫩葱一般细长的手指剥掉蛋壳,露出里面那雪白的蛋白来,一颗圆滚滚的鸡蛋就落在他的盘子里,还附带着她那满是笑意的眸光,“快吃!”

    好像手里的这颗鸡蛋抵得上一颗千年人参!能把面前坐着的男人补出一个生龙活虎来。

    尚卿文的这一顿早餐是在舒然满是关切的目光下吃完的,在出门的时候更是受到了最贴心的目送,至少在整理领带时没有之前那么的用力,而且还细心地将公文包递到他手里。

    这一贴心的举动是让羡煞了随行的关阳,暗道自己刚才无意间说的那句话还真的给大少谋得了不少额外的福利,看看少奶奶那心疼的劲儿--

    今天一定是个好日子!

    前一段时间里,尤其是某一天的时候脸色沉郁地真让他们是吃不消,开个会都让下面的人战战兢兢地生怕说错了一个字会被那阴郁的眼神给秒杀掉,很多人悄悄地跟大少工作接触最多的秘书部部长周嘉打听董事长这是怎么了,周嘉抖着唇角丢下一句,更年期来了!

    车一驶出嘉年华的地下停车库,路上关阳习惯了跟尚卿文说说今天的行程安排,说完之后才想起自己忘记说个事儿了。<g垫,并没有检查到什么问题,说如果大少想换,他们会马上安排送货上门!”<g垫有问题,还是提出了如果大少想要换他们立马更换新的送来。

    车后排响起了一阵文件夹被合上的声音,随即又听见尚卿文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跟他们经理说一声,暂时寄存,时间八个月!”<g垫?

    还有这样的啊?<bg垫不顺眼。

    身后有手指轻轻敲打在文件夹上的声音响起。

    “关阳,你有没有觉得我家里的大沙发也挺占地方的?”

    “啊?”关阳一大早被不知道在哪儿受了刺激的尚大少给刺/激了,险些没握住方向盘!

    --------

    尚钢,董事长办公室,因为尚钢的专属写字楼还在建设中,预计在年底所有的管理层将全部迁到市区去,承接这一个项目的正是呈帝集团,张晨初也成了这里的常客,此时尚卿文才刚走进办公室,张晨初就从沙发坐上冒出来了。

    “我这里成了你的后花园了!”尚卿文一进来就看到了大大咧咧睡在他办公室里的张晨初,张晨初耸肩,“我来找老张,让他把第二期的款项提前预支一部分给我!”说完还拿出手里的合同,表示,喏,我可是按着合同来的,省得你老是说我讹诈你!

    尚卿文也没在说什么,打内线给周嘉,让财务部的老张过来一下,一提到钱,这家伙跑得可真快!

    “昨天我去普华,贺董事长让我替他向你问个好!”张晨初用手剃了剃指甲,看了尚卿文一眼,见尚卿文低着头忙着自己的事情,继续说着,“卿文,贺老太太当时也在场,不是说你家缺个保姆吗?就说--”

    “张晨初,我家现在不缺保姆!”尚卿文说着眉头微微一蹙,低下头去继续翻着手里的文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张晨初话语一噎,好吧,他也不过是应贺老先生和老太太的请求,传个话而已,而且还不是无偿的,只是没想到话都还没有说到点子上,就被他给掐断了。

    贺家人那老两口的心思谁都明白,这是变相的示好,最近贺氏内部也在传得沸沸扬扬,说贺老本来是要退位了,原定的继承人不容置疑的就是贺家二少,但是现在却迟迟没有反应,弄得贺氏的管理层都在私下里说着,是不是普华就快跟尚钢合并了,是不是他们就要换主子了?

    “你知道我不可能用贺家的人!”尚卿文神色不明,坐直了身体靠在了椅背上。

    张晨初目光微动,恩,他的言外之意是不会再用熟悉的人,尤其是会一直留在身边的人。

    莫妈事件给他的影响不小,最信任的人却做了最伤人心的事情,尚卿文现在是特别留意身边人,就连家里的那个保姆也是他从朗润家亲自挑选过来的,对方的身家,人际关系都了如指掌。

    更何况尚卿文压根就没想过要掺和贺家的事情。

    张晨初的话意味深长,“我看贺老爷子身体情况也大不如以前,最近更是隔三差五地住院!”说着张晨初朝尚卿文看了一眼,“卿文,你想独善其身,但依我看,贺家某些人却未必会顺了你的意!”

    办公室里因为张晨初的这句话而使得气氛有些诡异,坐在办公椅上的尚卿文目光微微一动,眼睛微眯时唇角勾起一丝暗嘲的笑意。

    “不怕死的,尽管来!”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接到林雪静的辞别短信是在某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当时她正在台历本的日期上画上一个圈,并标注上‘宝宝三个月’的醒目大字,心里满满的喜悦正要打电话跟尚卿文分享,就收到了林雪静的发来的短信。

    然然,我走了,希望你和宝宝健健康康的,等我回来让我看到一对幸福快乐的母子俩!然然,保重!

    舒然手里的笔落了地,情急之下也没有去捡了,直接用手机拨了林雪静的号码,打过去时电话已经关机,她握着手机面露焦虑之色,即便是要走,是不是也应该见上一面?这段时间虽然两人电话一直没断过,林雪静在电话里也是语气轻松自然,但舒然还是从她的话语里捕捉到了一丝淡淡的怅然和失落,舒然都不敢跟她提宝宝的事情,就怕她会难过,而那些在电话里的轻松笑语,又有多少是她发自内心笑出来的?

    强颜欢笑的背后都是让人不堪回首的过往!

    舒然握着手机一阵沉默,最后是按着手机按键发了一条短信回过去。

    保重!

    正如尚卿文所说的,没有牵绊才会有更多的选择更好起点,希望再见,又是曾经那个鲜活的林雪静!

    -----

    舒然在孕期第三个月的时候体力和精神力都在慢慢地恢复了,每天睡觉的时间也固定了下来,没有再有昏昏欲睡的感觉了,尿频现象也有所缓解,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胎儿稳定,孕妇的心态也会有所好转,这段时间可以适当地增加一些运动,比如散步之类的轻松运动。

    早间尚卿文离开后不到半个小时,舒然就突然很想吃葡萄,孕妇的口味就是很奇怪,突然之间就想吃某种东西,那种渴/望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看书上有的孕妇有一段时间特别想吃方便面,而她此时此刻就想吃葡萄,特别的想。

    但恰恰冰箱里没有葡萄了。

    舒然在冰箱里翻了半天也没翻到,最后决定自己下楼去买,就当散散步,反正现在也不太热,楼下就有新鲜的水果超市,不远。

    早上的水果就是新鲜,舒然买到了自己想要吃的葡萄正准备返回家去,她一次性买的不多,因为谨记着孕妇不能提重物,手里提着的袋子也就半斤左右,刚从水果店出来,停车道上一辆车嘎然而止,在她丝毫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就停在了她的面前,突然停下的车距离舒然不到半米的位置,舒然的身体是条件反、射/般地后退两步,提在手里的塑料袋也掉在地上,她双手护住自己的腹部,确定自己已经站在了安全距离之外,眼睛里虽然有些慌乱,但还是抬起脸来警惕得看着那辆车的主人。

    身后一道急风刮过,有人在那辆车的主人下车的那一刻就一阵风似地冲了上来,直接挡在了舒然的面前,舒然都还没看清他是谁,就听见有人重重关车门的声音,还伴随着一阵阴阳怪气的笑声,“哟,谦寻,你这速度还真是快啊!”

    这声音舒然是不熟悉,但是这人,她是认识的。

    贺家的人,贺谦寻的二叔,贺明!

    当日在尚佐铭的送灵仪式上出现过的人。

    舒然听到他那阴阳怪气的笑声也才留意到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贺谦寻,随即一挑眉,贺家的两个混蛋!

    小区里的车辆车速一向要求低速,这辆车明明在距离自己还有百米的时候速度是很慢的,可是刚靠近自己就快了起来,并在她没有留神的情况下突然停下来,这对舒然来说,已经是个惊吓,哪怕是现在她一脸平静,但在车突然朝自己方面冲过来时,她的后背上还是有冷汗渗了出来,连手心都湿了。

    混蛋!

    舒然在心里低咒,连带着挡在她面前的贺谦寻也一并骂了。

    此时挡在舒然面前的贺谦寻感觉后脑勺一阵凉悠悠的,紧皱眉头的时候心里想着恐怕这女人都在骂他了,只不过现在要应付贺明,他也懒得转脸给她解释,见贺明下车站在车门边一边抽烟一边挤眉弄眼地朝身后的舒然身上瞄,眼睛随即一眯。

    “二叔,你住的地方不在这个方向吧?”

    贺明目光在舒然所站的位置打量了一圈,收回目光时笑了笑,“哟,我这不是跟你一样嘛,来看看侄媳妇!”说完又朝舒然那边看了几眼,眼睛里泛起了意味深长的光来。

    侄媳妇?舒然不动声色地捡起地上的水果袋子,准备转身走另外一条路,她没那个心情去听这两人阴阳怪气的话。

    “啊,谦寻,我看侄媳妇,你来看前妻,你看我差点都忘记你们俩的关系了!”贺明笑着把音量提高了一些,“哎呀你看你们两兄弟的性子可真是像你们的父亲啊,你们两人的父亲也是喜欢上同一个女人,你们也一样,共用过一个女人,看,这就是遗传,谁敢说你们不是一个爹妈生出来的,我第一个就反对!”

    已经背过身去的舒然猛地一转身,目光直直地定在了贺明的脸上,一步步地朝这边走,眼神变得犀利非常,冷声说道:“贺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你现任太太在一年前的某一个夜晚出现在了另外一个男人的chuang上,你的包容体谅更是d是市男人的典范,看,你跟另外一个男人或是另外一群男人共享过一个女人,谁敢说你是头上戴了绿帽子的男人,我第一个就站出来举双手赞成!”

    站在一边的贺谦寻是张大了嘴巴,眼睛也是越瞪越大。

    靠,一针见血,好恶毒的女人啊!

    ------这是第一更,还有一更,在下午啊,呵呵,感谢大家的支持,我要先下楼带儿子,下午才能写稿子了,时间定不下来, 尽量早,留言晚上来回复啊,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