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03:最省力的法子

    林雪静要走?

    舒然的第一个反应是她的身体康复得怎么样了?

    甄暖阳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舒然,说是林雪静让她带过来给舒然的,舒然一看就知道那是半山别墅的那一串钥匙。

    “暖洋洋,雪静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舒然突然抬脸眼神犀利地看着甄暖阳,她这段时间因为被医生勒令在家修养,上次被展柏不小心推了一下险些流产,一家人每天都心惊胆战的怕她再出事,她也不想让家人担心,所以才一直闷在家里不出门,跟林雪静也是经常通电话的,可是就没听她说起过要出国的事情,突然之间听到这个消息让她心里的疑虑是又冒了出来了,雪静真的没事吗?

    甄暖阳面色平静得坐了下来,“她没事,不过就是想出国散散心!你放心吧,她是去英国,我爸妈就在英国,而且我在那边有独居的公寓,我把钥匙给她了,她去玩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的!”

    舒然静静地看着甄暖阳,好半响才问了心里一直想问的疑惑,“暖洋洋,雪静的孩子,还在吗?”

    甄暖阳神情微微一愣,目光动了动。

    ------华丽丽分割线----------

    下午六点,尚卿文准时出现在嘉年华的公寓门口,开门的是新来的保姆枚姐,见是尚卿文回来了,急忙让开了路,“先生回来了!”说着朝客厅那边看了一眼,接过了尚卿文手里的公文包,“太太还在屋子里呢!”

    尚卿文一回来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往常的这个时候,他一进门就会见到迎上来的舒然,今天客厅里空空荡荡的,他低声询问了枚姐,枚姐告诉他,说太太情绪有些不太好,中午也没怎么吃东西。<g上,并没有睡着,因为他一进来她的眼睛就睁开了。

    舒然的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让尚卿文心里一惊,急忙走过去,“然然,身体不舒服吗?”怎么都不给他打电话?今天他本来想着甄暖阳过来了,尚太太的心情应该会很不错的,可是恰恰相反,他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了她情绪低落,心脏不由得揪了一把。

    舒然摇摇头,眼眶却有些微红,尚卿文着急着又要问,她却坐起来伸手圈住他的颈脖,不停地摇头,不是她身体不好,是她心里不好受而已。

    “暖洋洋说,雪静的两个宝宝不在了!”

    她听到这个消息难过了一个下午,可能是自己也是要做母亲的人了,加上孕期情绪不太稳定,一想到那两个都要成型了的宝宝就这么去了,想想都觉得难受!

    舒然的哽咽声也让尚卿文怔了一下,良久的,室内响起了他低低的叹息声,他想,他现在除了叹息也不能做什么了,舒然是不知道,曾经他就此事询问过司岚的意见,司岚会知道林雪静怀孕也是他间接地告诉他的,说实话,这种事情站在兄弟的立场不好发表任何的意见,但可能他太爱孩子太渴望能有个孩子的缘故,所以才对那两个孩子起了怜悯之心,跟舒然说得一样,两个宝宝是上天的恩赐,他也潜意识里希望司岚能表个态,如果给不了名分给个希望也是好的,当时正值司岚大婚之前,他知道那个时候提出来很不是时候,像这种事情豪门贵族里从来都不可缺少,挺着大肚子母凭子贵地嫁入豪门也是不少见的,但他还是说了,那两个小生命可怜,他们应该有争取生命的权力,这个权力就在作为生理父亲的司岚手里。

    但当时的司岚在良久的沉默之后只给了他一个答案,孩子不能留!

    所以如今听到这么一个结局,他虽然遗憾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司家不同于他尚家,司家需要的是一个能对家族利益有助力的外援,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的现实,如果说是谁害死了那两个小生命,归根结底也只能说是这个残酷的社会现实。

    怀里的舒然还在难过着,尚卿文低叹着抚着她的脸,低声说着,“然然,不在了也有不在了的好,没有牵扯就不会有羁绊,才会有更好的起点和选择!”

    伏在他胸口的舒然点点头,是的,她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想归想,还是会为那两个孩子而心疼遗憾,更心疼好友失去孩子的心情。

    她一定是难过死了!

    不然也不会要离开了!

    之前舒然出国的时候就问林雪静要不要跟她一起去,林雪静说这地方是自己生活过二十几年的地方了,走了会想家,国外的月亮也未必比家里的圆,我舍不得我的家,舍不得我的爸爸妈妈,更舍得不这里那么多美好的回忆。

    现在呢?

    现在就舍得了吗?

    ---------

    晚餐的时候舒然眼睛还是微红的,吃饭本来是没有胃口,但看着枚姐那期待的眼神,舒然又舀了一碗汤慢慢地喝下去。

    枚姐是尚卿文找来的专业家政保姆,听说还是个带孩子的高手,尚卿文的用意舒然也是知道的,就是想让枚姐先适应一下,以后舒然生了孩子也好顺带帮忙照顾孩子。

    当然为了保姆的这件事情中间也有个小插曲,也不知道他们要找保姆的事情贺奶奶是怎么知道的,那天贺奶奶打了电话过来说身边就有个得力的助手,询问舒然如果不嫌弃就让贺家的保姆来照顾他们,这件事舒然问了尚卿文的意见,尚卿文当时正在书房里看文件,一听到这个消息目光就定了定,舒然看他目光有些微沉,知道他跟贺家现在还没有正常来往,这种关系让她觉得很不好处,尚卿文后来是拒绝了,第二天就亲自找了枚姐,然后回复贺奶奶家里已经有保姆了,不用她操心。

    舒然也不太明白尚卿文对贺家是个什么样的想法,不过他所坚持的必然有他的道理。

    晚餐过后枚姐收拾完毕便离开了,枚姐并不住在嘉年华公寓,她只是每天负责中午的午餐和晚餐,舒然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尚卿文今天不在书房,她边走边擦湿头发,路过书房的时候刻意朝里面看了一眼,确定尚卿文不在书房里,疑惑着往主卧的方向走去,一进门就看到尚卿文躺在主卧的大chg。

    舒然擦头发的手一顿,昨晚上才说得好好的暂时分开休息,他也是答应了的,尽管要让他答应的过程有点艰难,但好说歹说他最后还是去睡了客房,难道他又忘记了?<g上的男人是一动不动,看样子是真的睡着了,舒然缓步走过去靠在旁边蹲下身去轻轻唤了一声,“卿文?”

    她是想提醒他,咱们不是说得好好的吗?昨晚上才说好的啊!

    尚卿文依然一动不动,浅沉的呼吸声轻轻响起,清爽的漱口水气息扑面而来,长睫毛微微颤动着,不过却没有睁开眼睛,好像是真的睡着了。<g边看着面色疲惫的尚卿文睡熟了,总不能现在叫他起来吧,晚上吃饭的时候就察觉到他眼睛里有血丝,应该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她在心里微叹一声,慢慢地起身,小心翼翼地朝chuang边靠去,想要伸手去把他枕头边的小枕头取过来。

    她颈椎一直不太好,所以睡的枕头也是那种长的圆形的护颈枕头,此时间尚卿文睡熟了也不忍叫醒他,便想取了枕头自己去睡客房,正好自己也可以看看一些专业书籍,因为身边睡着尚卿文,她每天晚上在九点半的时候就被尚卿文拉着睡下了,哪有时间看自己想看的书,偏偏她这段时间又是个夜猫子,可能也是晚上经常起夜的缘故,晚上的大脑思维比白天要活跃许多。

    舒然正想着昨天晚上看了一半的专业书籍,轻手轻脚地倾斜着身体,伸手去拿枕头,裙边落在了尚卿文的脸上,她只想着小心翼翼地拿着枕头就出去,手才刚拿到枕头的一端,腰间就被一双大手轻轻贴上了,她‘呀’了一声,整个人就被那双手抱住顺带着往大chuang上一放,舒然在惊呼声中已经安全着陆,胸口上感觉有些沉,定睛一看才发现尚卿文把脸靠在她的胸口,一动不动地睡得香沉。

    啊?他还没醒?

    舒然本来是吓得差点叫出声,一见尚卿文只是翻了个身顺带将自己抱紧了些,她觉得胸口有些气闷,想动又动不了,双/腿在刚才被翻身过来的尚卿文的腿给缠住,除了一只左手和眼睛珠子还能动之外,她都动弹不得了。

    “卿文,你--”手能不能换个位置放啊,舒然一口气堵在嗓子口想叫又叫不出来,就怕吵醒了他,本来就心疼他这段时间没休息好,现在见他睡得这么香更加不忍心了,只好闭上了嘴,这么安静地躺着,被身边的人拥抱着,渐渐的也有了睡意,待舒然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耳边一阵痒痒的,她侧了侧脸习惯性地往他怀里钻,迷糊中听见耳边有低低的轻笑声。

    对于达不到目的就采取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张晨初来说,一直在找某种最省力的法子,然而无论撒娇卖萌还是坑蒙拐骗,最上乘的办法就仅仅是博取对方的同情心罢了。<g上的男人怀抱着温软,忍不住地勾起了唇角!

    ------今天更新完毕了,么么,感谢读者们的不离不弃,感谢【上帝也疯狂s】的打赏!----------

    ps:【我一向尊重我的读者,因为有她们才不至于让我失业,但是有一点,如果你是看的盗版,请别在我的评论区发表你对我的文有任何的不满,因为你没有付出任何东西就占用了我的劳动成果,请你低调,因为我也是个低调的人,如果你觉得我的文真的是看不入眼,那么请你别再看,也别在我的评论区说一些不尊重人的话,最起码请你尊重我的劳动成果!如果你依然坚持,那么我也只想说一句----你真的恶心到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