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夏末】02:鸡婆?我?

    -------

    “给,尝尝!”

    甄暖阳递给舒然一杯果汁,是她刚带过来的新鲜水果,这段时间是夏橙即将上市的季节,够新鲜,唯一的不足就是果汁有些酸涩,没外面买的那么好喝。

    舒然‘恩’了一声,接过甄暖阳递过来的果汁杯喝了一口,不同于甄暖阳被酸得挤眼皱眉,她觉得还不错,有点酸有点甜,对喜欢吃酸的她这样的口味正好。

    甄暖阳喝了两口就喝不下去了,放一边不喝了,皱眉说着,“我就说这夏橙还是能找到销路的,别看这味道是酸,不过够环保,纯天然的,才从果园里摘下来的!”

    “你出去郊游了一趟就带回来这么一箱子的夏橙?没其他的了?”舒然朝放在茶几边那只纸箱子看了一眼,以为还能从那只箱子里能翻出一些其他的东西,这年头都流行农产货,前几天舒女士还在跟她说,你爸也不知道在哪儿听到的消息说d市郊区的那些农户家庭有出售土鸡的,他找学校的同事问,结果第二天就有人主动提着几只土鸡过来了,说什么啊校长我有个亲戚送给我家几只鸡说是正宗土鸡,我家里也多,正好给你提几只过来!

    舒然一听就幽叹一声,看,老爸是还不知道他一句话的影响力,这不,送礼的也投其所好,恐怕最近舒女士都有鸡汤喝了!

    “可别小看了这一箱子的夏橙,这可是从梵琛家后院里摘的,一点药水都没沾过,很环保!”摘的时候别人提醒她有些酸,甄暖阳说,酸?正好,有个孕妇正好喜欢吃酸的!

    梵琛?

    舒然抱着果汁杯,坐直了身体,用手撩了一下短发,先是想了想,然后才狐疑开口,“是不是上次说跟林雪静相亲的那个?”

    甄暖阳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好吧,都说怀孕的女人智力和记忆力都会不同程度的下降,舒然这反应速度,确实让她无语了。

    “恩,就是他,他祖父家就在郊区,我们去的地方正是他家后山,是d市盛产夏橙的地方,漫山遍野都是这种果子,随手可摘!”

    舒然其实也是听过好几次这个名字了,有一次是从魏妈妈嘴里听到的,上次魏妈妈还叫她过去说正好请梵琛来吃饭来着。

    舒然没见过这个男人,却想着既然他是甄暖阳的同事,甄暖阳这人一向异性缘就不咋滴,但是能入得了她眼的男人并且还能被她记住名字的人应该不算太差。

    “唉,梵琛这人怎么样?跟林雪静配不配?”舒然放下了杯子。

    甄暖阳正要起身去洗手,听见舒然的问话,不由得用奇怪得目光来打量她,“我一直在想,怎样的环境能把一个从来都不喜欢八卦的女人变成一个鸡婆,现在我知道了,那就是做孕妇!”

    鸡婆?我?

    坐在沙发上的舒然眉毛都要飞起来了,看着甄暖阳转身去洗手间洗手的背影,心里诧异紧跟着伴随着深深的疑惑弥漫开来。

    她最近是不是太闲了?

    暖洋洋说得对,她以前可不是这种喜欢八卦的人,综合想了想最近自己的表现,好像,自己真的就成了这种以前最讨厌的一种类型了。

    一想到这一点,舒然就在沉沉的一声叹息中颓废地躺回了沙发,伸手抱住一个抱枕压在自己的胸口,抬脸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自言自语地嘀咕出声,“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了?”

    这段时间她在养胎,因为考虑孩子,除了每周例行一次的胎检,她一般不出这个门,说实话她也闲不住,但是想着肚子里的孩子她也是在极力忍耐着,尚卿文给她买了很多书回来,有关插花,茶艺,还有围棋象棋之类的智力娱乐休闲玩具,她一天闲来无事就在家捣鼓这些东西,前几天刚学完了插花,墙壁,阳台,甚至连厨房,卫生间里,这满屋子都是她的杰作,那天朗润上来找尚卿文,一进门就被那浓郁的花香气息熏得直打喷嚏,走的时候手臂上还起了红疹,后来她还是听尚卿文说的,朗二少从小就对马蹄莲过敏。

    “我看你下一步就要开始疑神疑鬼了!这是所有闲来无事的宅女们都会有的通病!”甄暖阳伸手从墙壁上挂着的小花篮里拔下一支百合花,“家里这么多的绿色植物也不怕引蚊子来!”

    甄暖阳说着看着躺在沙发上的舒然,轻叹一声,“舒然,你别把自己绷得太紧了,顺其自然的好!”

    这屋子里的书架子上摆满了育儿金典的各种书籍,都是摆放在了舒然随手可以翻取的地方,她也不知道舒然这么一个闲不住的女人以前老是到处乱跑现在蜗居在这么一个不到一百四十平米的房子里,每天做的就是看书写字画画,这样的日子说是惬意,但是对舒然来说,没闷死真是万幸了!

    舒然睁大着眼睛,是不是她的重心太过偏移,自以为自己一天只要不闲着就不会出现内心空虚?她一直抖知道自己的重心是肚子里的宝贝,所以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她肚子里的这个重心来转悠的,想得最多的就是这样做了会不会对宝宝不好,怎样做才会对孩子更好?然而想得越多越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那些育儿书籍她都一目十行地看过好几本了,有关孕妈的注意事项也是做了重点每天都会看一遍,时刻提醒自己现在是一个准妈妈,一些不该做的事情绝对不能做,比如逛街,比如太劳累,她每天提醒自己要放轻松,可是现在想想,越是这样越是紧张。

    甄暖阳的话让舒然怔了怔,连好友都看出来了,她这是表面上平静淡定,心里是心乱如麻,并且还伴随着一种慢慢滋生而起的焦虑。

    甄暖阳看着舒然表情上有些落寞,心里忍不住地叹息,都说怀孕的女人情绪不太稳定,确实是这样的,舒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也难怪尚卿文一个电话打到她的手机上,邀请她没事就过来坐一坐。

    舒然以前是干考古的,又酷爱旅游,学生时代就喜欢背着个包四处乱跑,别看她外表看起来沉冷,其实心里就是塞着一把热火,之前的生活是如何的激/情四/射,突然生活都归于了平静,难免有些不太习惯,还需要慢慢适应。

    你看她也知道自己的性子,插花,茶艺都是需要静心,她也正在慢慢地努力调节。

    “我看你眼睛有些红?昨晚上没休息好吗?”甄暖阳过去拍了一下舒然的肩膀,瞥见舒然那略微怅然的脸上终于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才松了一口气。

    舒然这才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表示默认,确实没睡好,昨晚上吃饭的时候险些跟尚先生擦枪走火,又考虑到自己频繁起夜会影响尚卿文的睡眠,她主动提出暂时分chuang休息,她让尚卿文睡客房,自己睡主卧,因为客房离书房最近,有时候他忙得晚了点去休息也犯不着走太远的路,只是昨晚上她起夜比之前还要频繁了,更是有失眠的征兆,早上起来眼袋都长出来了。

    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尚卿文睡得好不好?

    早上她起来的时候,尚卿文已经去上班了,她折腾了一晚上都没睡,早上的那一会儿才刚睡下就感觉额头有些痒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听见了卧室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爬起来时枕头边摆放着的纸条提醒她刚才尚卿文进来过了。

    纸条上画着一个大大的笑脸,ps:厨房里有早餐!

    <g的。

    舒然揉着太阳穴,语气里带着一丝无奈,看着好友关切的目光,轻声回答:“我正在尝试着努力调节,相信会慢慢适应过来的。”

    甄暖阳也没再说什么,一些问题纠结久了,不是问题的都会成了问题,更何况现在舒然正在努力调节,如她所说,应该能适应过来,毕竟孕育生命就是一个需要耐心等待的过程。

    “之前原计划是要带队去k市做研究的,现在那一大帮的实习生都没人带了!”舒然提起了自己的工作,研究院里的同事们工作也很忙,而且带实习生的工作不比接单,接单还有油水可捞,但带实习生就是一个清汤寡水的劳力活儿,而且还要自己找赞助,更重要的是还要负责每一个队员的生命安全,可谓是责任重大,没人敢冒险。

    甄暖阳看着舒然蹙眉的表情变得生动,一谈及她的工作舒然的眼睛里总是有着异样的神采,就像她一样,别人觉得实验室里除了冷冰冰的仪器就是一些搅得脑子都能成浆糊的公式,但对她来说,那里就是天堂,每个人都对自己专一的喜好抱有极大的热情,这种能量超乎别人的想象。

    工作中的男人是迷人的,而对事业执着的女人更是男人所致命的!

    这就是所谓的男人能征服世界,女人又征服男人的意思吧!

    “还没告诉你,林雪静要出国了!”

    舒然表情一怔,雪静出国?她要走?

    --------华丽丽结束线,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二更在下午,我写好就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