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95:你无法撇清!(结局倒计时)

    “你不吃吗?”舒然看着自己手里的一小碗粥很快就见了底,要不是舒女士在旁边眼神监督她不能一口气吃得太多,她还真想再吃一碗!

    舒然小声地问坐在自己旁边看着自己吃饭的尚卿文,尚卿文正伸手给她锊了一下贴在脸颊上的短发,险些被她吃到发梢了,舒然这一顿饭吃得比平日要没形象的多,难怪旁边的舒童娅是看着看着就不停地摇头,大有女儿一嫁人怎么就让她越来越觉得‘江河日下暗淡无光。’了?

    “他看你吃饭的样子都饱了!”舒童娅看女婿笑而不言,便接了话,低着头用勺子把碗里的最后一小勺的粥舀起来要塞嘴里的舒然手一停顿,撅嘴之后就忍不住地吐了吐舌头,吐完舌头之后将那一勺子的米粥果断地往自己嘴里一塞。

    我都快饿死了,还要什么形象?

    舒童娅无语了,那边冉启东见时间也不早了便提出先走,舒童娅本来是打算留下来照顾舒然的,本意也想让女婿回去睡一觉,倒是看着尚卿文又是接碗又是取纸巾给舒然擦拭嘴唇,两人连抬眼对视时都眼眸含笑,女儿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俏皮和小鸟依人让她看得都甚感欣慰,恐怕尚卿文也不会答应乖乖回家休息,她要留下来就成电灯泡了!

    也好,让他们两人好好待着。

    舒童娅和冉启东离开了病房,临走的时候跟舒然又是一番嘱咐,说明天就过来陪她,走出病房不远,舒童娅就发现冉启东的脸色有些沉郁,便开口询问怎么了,冉启东回头朝身后的病房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蹙,低声说着,“也不知道我刚才是不是看错了?我好像看到聂展柏来过了!”

    聂展柏?

    舒童娅现在是一听到这个名字脑子里就警铃大作,她对聂展柏的看法从最开始的柔弱少年到近似冷酷无情的男人,一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她就觉得心里一阵烦躁,然然的孩子险些流/产,都是拜他所赐,虽说是现在有惊无险了,但如果不是他,然然也不会昏睡了两天都醒不来,追根究底还是他的错!

    “童娅!”冉启东看着舒童娅的脸色不太好,愤然的情绪在她眼睛里面流露了出来,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心里惦记着仇恨永远都不会活得轻松自在,别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你不是一向都看得开的吗?然然已经没事就好了!”更何况那天晚上,如果不是聂展柏迅速地将然然送到医院,可能那个孩子早就保不住了,这叫什么啊?唉,恩怨牵扯剪不清理还乱,说他冷血无情也好,说他还有一点良知也好,总之然然没事就很好了!他们也不要乞求太多了!

    “这可不像你的性子!”舒童娅跟着冉启东进了电梯,觉得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只不过自己心里这个气一直憋着难受而已。

    冉启东苦笑一声,转脸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目光柔和地散开,“我这不是经历过了受过这样的苦才看得透彻了么?”

    电梯/里就他们两人,舒童娅是感觉得到他投递过来的柔和目光的,她是过来人,怎么会感觉不到这目光的异常,只不过她没有转脸,装作不知道,等电梯/门一开,她比冉启东还要早一步跨了出去,“我待会要去一趟美容室!”

    身后跟着的冉启东眼色一暗,心里苦笑一声,她这又是要睡在工作室里了?恐怕女儿还不知道吧,他们两人虽然很多时候都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最真实的情况就是每次女儿女婿回来他们才会在一起,女儿一走,他就回另外一套房子,而现在,自从舒童娅开了那家美容室之后,她现在的落脚地点就在美容室里了,她在里面有专门的休息间,现在每天晚上都住在那边了。

    “童娅!”冉启东追出了几步,舒童娅已经走到他前面去了,追过去的冉启东想要伸手抓住她的手却迟迟没有伸过去,最后他一咬牙,直接伸手过去一把抓住了,前面走着的舒童娅浑身一僵,连甩手的动作都忘记了,转身看着紧抓着自己手腕的男人,脸上的惊讶表情一闪而过,紧接着便眉头一蹙,抓她手的男人观察到她蹙眉的表情急忙松开了手,表情讪讪地开口,“你没有开车过来,我送你过去吧,都这么晚了!”

    “我自己可以坐出租车过去!”舒童娅说着把手收了回去,静静地说完,看着深深地看着自己的男人,转身走出一步,却又停了下来,轻声开口,“我还没有做好接受你的心理准备,所以--”

    身后站着的冉启东眼睛里的光突然亮了起来,她这么说就表示着她心里也有这么考虑过,也把他纳入了考虑范围内了,意思是,她并没有对自己完全失望抛弃!

    “童娅,我,我会做得更好,我--”一个身为大学校长的男人在各种台上做演讲都是口齿伶俐,此时居然结巴了,一句很简短的话都在嘴边了还支吾了大半天都说不出来,自己也是急得满头大汗的,再抬首时,舒童娅已经招手拦下了一辆的士车,他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迈开步伐就跑了过去,将被舒童娅拉开的出租车的门一把拦下,冲着一脸懊恼的舒童娅灿烂一笑,“我送你!”

    --------华丽丽分割线--------------

    病房里,舒然看着父母离开,过了好一会儿觉得舒童娅不会再折回来了才满是乞求地看着身边的人。

    我饿,我没吃饱!

    旁边正在给她擦手的尚卿文忍不住地笑,露出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变魔术般地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一包开心果来,“吃这个吧!”因为很遗憾,刚才那剩下的一碗粥被舒女士带走了,医生说了舒然才刚醒来,一次不能吃太多,现在都是晚上,吃多了怕对肠胃造成负荷,循序渐进地慢慢多吃,过两天就好了。

    这些坚果还是能吃一些的。

    舒然满眼惊喜,尚卿文给她撕开塑料包装,并开始取出一些一颗颗地给她剥壳,喂一颗在她嘴里听见她牙齿咬出的咯吱咯吱的清脆声响,他笑了,嘴角的两只酒窝都深陷了下去。

    等舒然吃完半包开心果已经快到十一点了,尚卿文洗漱了躺下来,像往常一样跟她平躺在一起,本以为身边的人已经睡着了,但那只手却突然伸过来搂住他的脖子,他低头,见她眼睛珠子还挣得大大的看着他,不由得叹息一声,“然然,很晚了,不困?”

    舒然摇头,把脸靠过去靠在他的胸口,“卿文,你有心事!”她说着抬起脸来看着他,“能跟我分享一下吗?我或许不能帮到你什么,但是我想,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尚卿文的神情愣住了,好半响才释然一笑,以前的她不会主动说这些话,而且他也从来不会想着把一些事情告诉她,这是很多男人的通病吧,不想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承受太多,喜欢独自消化,独自处理,然而此时听到她这么说,才知道她心里也是这么期待着要替他分担。

    他伸手将她搂回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眸光微动的时候想起了两个小时之前在楼下发生的事情。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之前的住院楼楼下】--------

    “你为什么不追究,原因是什么,你我心知肚明!”聂展柏靠站在车门边,声音轻缓徐徐而来,目光犹如夜间闪着明光的夜明珠,灼灼生辉地看向了站在离自己不到三步远距离的尚卿文。

    夜风里夹带着一丝栀子花的香气,香气一掠而过,还有着夏日里惯有的夜间清凉,提着食盒的男人却在沉冷中将唇线慢慢地拉成了一条直线,暗色中看不清他脸上的笑到底是饱含了哪种情绪的笑容,只是让聂展柏感觉到一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和疏离。

    唯有他那只提着食盒的手,腾空了将食盒移至右手,左手手指灵活地转动着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他并没有特意低头去看自己手上的动作,他做这个动作类似于很多人在做某一项思考的时候惯用的动作,“恩?你还知道些什么?”

    尚卿文的语气云淡风轻,好像聂展柏说的那些话对他来说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题外话,他的态度就是一个旁观者的态度,聂展柏的话并没有让他感觉到惊讶,语气依然波澜不惊,如果现在此时两人换个地点,面前摆上两杯清茶,倒不像是针锋相对的宿敌,而是在月下聊天的好友!

    聂展柏的目光微微一动,随即淡淡地笑了,难怪别人都说这个男人深不可测,老狐狸确实有老狐狸的性子,让人根本无法从他的语气和神态里能揣摩出他的真实想法来,他到底是知道呢?还是不知道呢?

    不过聂展柏也不需要管他到底是真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一般像尚卿文这样的男人,不可能没有两把刷子。

    聂展柏笑,走近了,目光落在他手里提着的那只食盒上,再次抬眸时轻声开口,“我只是想说,或许我们在某件事情上意见还能达成一致!尽管你的守口如瓶只是不想搅这摊浑水,但是你比我更清楚,自你那个冒牌爷爷死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无法撇清了!”

    --------华丽丽分割线----------------

    ----啊,这一更算是加更了,原本定的25号大结局,现在看来怕是25号结局不了了,之前也说过那只是个大概日期,所以结局会延后,具体哪天我也定不了,应该快了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