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94:你为什么不追究?(结局倒计时)

    尚卿文睁开了眼睛,眼角还沾着那凉凉的液体,唇角也有这种液体浸透进来,唤醒了舌尖味蕾,味觉变得涩涩的,苦涩的味道在舌尖流转,他凝着眸光一动不动,唇角却慢慢地抿成了一条直线,在察觉那些水珠子越发凶猛地坠下来时,他的眉头微微一蹙,手一收紧,将伏在他身边低头凝视自己的女子抱进怀里。

    从她雾气蒙蒙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影子,有着雾里看花一样的不真实感,此时只有各自的体温能证实对方确实在自己的身边,尚卿文伸手,把舒然抱得很紧,那些涌出来坠下来的泪水尽数被他一点点地卷进舌间,感受到怀里的人还在颤抖着,他用脸蹭着她的脸颊,用自己的体温来告诉她自己确确实实在她身边,垂眸就看到舒然那双睁大着的亮晶晶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好像是生怕自己一闭眼身边的人就不在了。

    尚卿文的喉头变得哽咽起来,他该高兴的,却看到这样的舒然心疼不已,那一句‘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是真真切切让他深入体会进了骨子里,此时此刻,任何言语都变得空白,他们紧紧相拥着,他包容她的委屈和无奈,她*地宣泄自己的恐慌和绝望,用眼泪来释放自己。

    舒然醒来了,在这个安静的夜晚,意识里总有个声音在追着她,唤她快快睁开眼睛来,她已经在茫茫的空白里走了太久太久,终于,睁开眼睛,见到了睡在旁边的他!

    那一刻,舒然以为自己在做梦了,梦见了很久之前也是这样的,他睡在自己身边,很安静也很疲累,甚至有时候回家晚了连衣服都没有换下来就躺上了chuang,她撑起身子坐起来,想要伸手摸摸他,又怕一经触碰这场景就像无数次的肥皂泡沫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不敢伸手触碰,睁大着眼睛恨不得将他的面部轮廓一笔一笔地刻进自己的心尖上,眼泪却止不住地往外涌。

    她尝试着张张唇,发现唇角抖动着无法发出声音来,她喉咙干疼,张唇也只是发出一声微弱的‘啊啊’声,她的一声‘对不起’都是断断续续地在抽噎声中一字一句地哽出来的,但这三个字也才说出两个字,唇便被他温热的唇瓣覆盖住,一点点柔和地辗转着,似三月拂柳春风,寥寥吹过,静谧的,却有着安抚人心的温柔力量,她在他怀里慢慢地安静下来,眼角的泪水也被他的大掌轻抚了干净。

    吻是如此真实!他真实的在她身边。<g上两个紧紧相拥的男女在低声倾述着,倾述着各自的思念,当怀里的舒然听到尚卿文说再哭宝宝也要跟着哭了,舒然才要止住的哭声突然又起,比刚才的哭声还要大,把尚卿文都吓得从chuang上坐了起来。

    “孩子,孩子--”舒然眼泪哗啦啦地流,尚卿文是怎么擦都擦不干净,因为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应对舒然大哭的情形,此时她才刚刚醒过来,情绪就这么波动,尚卿文是紧张得不行,情急之下拉过舒然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让她摸一摸,一边急得满头大汗却又害怕影响到她加重她的不安情绪只好强压住内心的慌张表面镇定着细语安慰她,“然然,你感受一下,宝宝是不是在动了?你再摸摸看!这里,这里!”

    尚卿文是还没有从舒然清醒的这个惊喜里完全反应过来就遇上了这样的情景,可以说是他为数不多的手忙脚乱,此时坐在g又比家里的小,他躺下去也就能侧着睡下半个身子,此时坐着,长腿只好放下地板上,连鞋子都没有来得及穿,套着白袜子的脚直接就踩在了地上,那样子看起来别提有多狼狈了。

    “还在吗?还在吗?”舒然眼角还挂着泪水珠子,手心被尚卿文用手按在小腹上,一脸的不可置信,不相信地摊开手再把手心放回去,再次看向尚卿文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他真的,还在吗?”

    尚卿文握住她的手,点头,“在,在,他一直都在的!”

    舒然愣了好久,突然伸手抱住尚卿文的颈脖,‘哇’的一声哭得惊天动地,“我以为,我以为他不在了,哇--”

    一向沉稳的尚卿文短短十几分钟心情却像在经历着过山车,哗啦一声上去到最高点,猛的一下又砸进了最低处,惊险无比,此时尚卿文明显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都渗出汗水来了,哪里还有睡意?恐怕今晚上都无法入睡了!

    尚卿文确实没办法睡觉,因为舒然醒来的时候才八点多的样子,哭过笑过之后才稍微正常了一些,可是还不等尚先生松一口气,她便提出,她想要出院,她不想在医院里住着了。<g栏走路的女儿,急忙走过来扶住她的手臂,不免责备她几句,“医生说了你还不能出院,先给我在医院里待着观察几天再说!”

    “恩,我知道的,我只是,在医院里有些不习惯!”舒然也觉得以自己的身体情况提出这种要求来,现在想想挺不实际的,为了孩子,她想她能克服,她说着朝门口望了一眼,看见父亲站在门口对着她笑了笑,进来时也扶着她,笑道:“别看了,他出去给你买吃的去了,你不是说饿吗?他说他很快就回来!”

    “刚才我们接到消息赶过来也没有给你带吃的,辛苦他跑一趟了!”舒童娅扶着舒然走了两步便让她坐了下来,“你都睡了两天了,又没吃什么东西,怕是浑身都没力气,别太累!”

    舒然点头,舒童娅看着她红了眼眶,对视上她目光的时候还感觉到她目光的躲闪,蹙眉,哭了就哭了,还不好意思被人看?刚才在医院门口碰上出去买东西的女婿,女婿的眼眶也是红的,这俩孩子!

    舒然也觉得自己醒来的这短短一个小时里情绪波折得厉害,现在还好一些,总算是平复了下来,想刚才是又哭又笑,把尚卿文都折腾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着那么沉稳的男人被自己折腾得手足失措的模样,再想着他那疲倦的红眼眶,舒然心里一阵心疼,她之所以突然想出院也是想着能让他好好在家里休息休息,他那个人有点睡觉洁癖,在家里的chuang上才能睡得安稳,在医院里怎么能休息得好呢?

    可这想法是暂时不能实现的,她便想着今晚上让母亲陪她一晚,让他回家好好睡一觉,那知这个想法也刚提出来就被他果断拒绝了,他说要看着她才能睡得着。

    舒然想着又朝门口看了一眼,在陪父母聊天的时候她会时不时地看门口,只要门口响起脚步声她便抬头看过去,看是不是他回来了?

    也不过才分开不到半个小时,她居然就有了这种一会儿见不着心里就莫名其妙地想念得紧的念头,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死了,在第n次收回目光时正好被舒童娅看个正着,她急忙转开目光,跟父亲聊其他的话题,听见身边母亲的轻笑声,她在心里一阵不耐的嘀咕,怎么还不回来?

    舒童娅是不想戳穿女儿的那点小心思,看她被自己抓了个正着露出来的别扭模样又忍不住地好笑,恩,才多长时间?总算是体会到‘牵挂’这个词的真实含义了吧?

    门口的脚步声又响起来了,舒然出于条件反/射/将目光转过去,没有看见人,病房的门是半开着的,如果有人路过也只是能看到一个不全的影子,脚步的声音有些熟悉,她也没有及时将目光收回去,可是没有见到门口有人出现,她愣了愣,觉得门外应该是有人,应该刚才那脚步声就在门口就停了下来了,但是从自己的这个角度又看不清外面到底是谁,她怔怔地看着门口,那种淡淡的熟悉感觉再一次弥漫开来,她发怔正要开口让父亲去看一看门外是不是有人来了,父亲递给她一杯水,她接过水杯,再次转脸过去看的时候,门外的那个影子已经不再了!

    “在看什么呢?”冉启东问舒然。

    舒然捧着手里的水杯,摇摇头,“没什么!”

    或许是她感觉错了吧,说不定外面根本就没人呢!

    --------华丽丽分割线----------

    奔驰车稳稳地停下来,从车里下来的尚卿文手里提着一只双层食盒,是d市一家有名的粥店买来的,还附带着两个开胃的小菜,对于两天都没有吃东西的舒然来说,粥是最好的食物,他也不怕麻烦地驱车半个小时去买回来。

    尚卿文刚锁好车,朝住院楼走了几步却又突然停下来,因为前方的路边停放着的那辆车边,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

    看样子,对方等了有一会儿了!

    夜色中尚卿文的眸光沉了沉,尤其是目光落在对方那张脸上时,他的目光变得深沉起来。

    聂展柏也没打算这么对视静默多久,他站在车边,一手闲适地插/在西装裤裤兜里,目光清幽地看过来。

    “尚卿文,尚佐铭胸口上那把致命的匕首上并不是只有苏扬一人的指纹,这件事你应该早就知道,你为什么不追究,原因是什么,你我心知肚明!”

    --------这是第二更,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