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89:哭,狠狠地哭!(结局倒计时)

    “舒然,滚!”聂展柏伸手往阻拦在自己面前的舒然肩头上重重一推,被内心深处燃烧起来的熊熊怒火所侵蚀的心智掺杂着烦躁不安的情绪,他只想让舒然离他远一点,或许远一点就不会让他有这么难受这么不安的情绪出现了,他出手,毫不犹豫地推出一把,在看到拦在面前的女子踉跄不稳地被他重重推着撞上身后商店的钢化玻璃门,撞上去时整个身体都缩成一团,双手不是去护自己的头部,而是紧紧地护住自己的小腹部,她惊恐的表情看在他眼里,在慌忙之中所有的惊恐情绪都只汇聚成一句简短的‘啊’字。

    身后那一堵玻璃门都震得抖了抖,被推过去撞上门的舒然连门把上的扶手都没扶住,脸色就变得惨白,她一手想要拉住门把,那只手却突然像被抽空了力气一样拽不住,另外一只贴着小腹上的手便是一紧,紧紧地抓着那薄薄的裙子布料,后背微微一曲卷,身体顺着玻璃门就慢慢地滑了下去,

    “然然!”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声,剥开人群冲进来的是舒童娅,保养得极佳打扮得极为淑女的舒童娅发疯似地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她所谓的矜持都在看到女儿被推倒的那一刻再也顾不上,冲过去一把扶住滑在地上的舒然,脸唰的一下比舒然的脸色还要惨白。

    “你有没有怎么样?然然?你肚子疼不疼?告诉我啊!”舒童娅极了,手一阵慌乱地抚着舒然那苍白的面颊上,一只手被舒然紧紧地抓着,手腕都被舒然手指的力度捏得快断掉了。

    “疼,妈,我好疼--”舒然那紧咬着的唇瓣在此时颤抖出声,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裙角,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在意识到即将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就要来临时,她突然忍不住地放声大哭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跪在地上紧抓住舒然手腕的舒童娅也忍不住地突然泪流满面,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眼泪是大颗大颗地流,拿着手机的那只手抖得都快控制不住,松开捂住嘴巴的手再开口时连嗓子都哑了,她已经怕得不行,在听到舒然说疼的时候目光便朝她的裙/角底部看过去,在没有看到那触目的大红时,便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边拨1 急救电话边哑声安慰,“别怕然然,我马上找医生来,别怕--”

    舒然已经慌神紧张到情绪快要崩溃,因为紧张因为害怕,她在抓着舒童娅手腕的那一刻脑子就是一晕,意识便陷入了一片苍白混沌。

    舒童娅摁电话的手指都在抖,她是紧咬着唇瓣,让唇瓣上的疼痛感刺/激着自己不要晕过去,她已经顾不上去指责那个推女儿的人,她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了两个字在疯狂地盘旋。

    孩子,孩子--

    站在离她们不远处的聂展柏已经呆住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都听不见周边的人在说什么了,身侧的人提醒他先离开,但他的目光停在舒然那惨白的脸色上就再也挪不开步伐。

    她很疼吗?她的脸色怎么那么难开?

    “二少,您还是先--”身侧的人低声说着,简市/长在这些人围上来时就已经提前离开,并眼神示意他们带二少先走,只是聂展柏一直没动。

    身侧的保镖还要劝说,聂展柏已经动了,他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大步走过去,一把将还在拨电话的舒童娅推开,抱起地上的舒然就走。

    舒童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聂展柏过来把舒然抱了起来,大步地走向下行电梯,嫌电梯太慢,他一步三梯地往下走着,舒童娅抓紧了包追了过去,在他的身后大声喊着,“别走太快,她肚子里的孩子经不起颠簸!”

    抱着舒然大步走上下行电梯的聂展柏脊背一僵,低头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舒然,一时间情绪居然乱得他都忍不住地自嘲起来,他这是在干什么?救,救尚卿文的孩子?

    瞥见舒然即便是晕了过去,但一只手依然护在她的小腹上,手指撑开,掌心贴着小腹,那样子是想极力地保护住肚子里的宝宝,他停顿的脚步一滞,眼睛里的目光在挣扎着,最终他再次抬起脚步,比刚才更快的步伐更快更稳地冲出了商场的大门。

    还留在楼上走廊的人看着那匆忙离开的身影,快步走到了一个较为安静偏僻的角落,低声说道:“简市/长,二少走了!他抱着的那个人正是尚卿文的妻子,舒然!”

    刚才那边的人很多,简彬高便提前离开,是怕被人拍到不太好,此时听到下属的汇报,沉静的脸上泛起一丝异色来,随即便低声开口,“找人陪着他去吧!”

    简彬高说完,目光朝着聂展柏已经离开的方向,面色沉了沉。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自己的意识里充斥满了绝望,满满的绝望!

    光很刺眼,她的眼皮动了动却疲惫不堪地撑不起来,她好像听到了舒女士的哭声,手被人抓紧勒得她骨头都疼了,这种哭声传递出来的悲戚让她心里的绝望更加薄凉更加难受,她好像在意识混沌中听到有人在哭着说,求求你医生,救救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失去了这个孩子她有可能这一辈子都做不了母亲了!求求你救救她!

    一辈子都做不了母亲了!

    一辈子有多长,漫漫岁月,无尽的煎熬,她的求子之路难道就这样的被断送掉。

    她这辈子是注定跟孩子无缘吗?

    内心深处的酸楚痛苦翻江倒海地袭来,她把身体蜷成一团,任眼泪狂泻不止地流出来,哭,狠狠地哭!

    “她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人还没醒,但意识却已经醒了,她好像在做梦!”

    “要不要叫醒她?她的情绪会影响到她的身体状况!”

    “尝试着叫醒她吧!”

    。。。。。。

    ----

    妇产科医院的走廊上,闻讯赶来的冉启东是急红了眼睛,在看到聂展柏的那一刻时扬起手就是狠狠地一拳砸了过去。

    “我冉家到底上辈子欠了你聂家什么,这辈子你们聂家的人要这么来折磨我们!”

    聂展柏被冉启东这一拳打得跌撞着靠在墙脚,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苍白的脸上随即就显现出血红的印子来,鼻血被抡了出来,一滴滴地落在衬衣上,胸口的衣襟随即染红了一片。

    这个自聂母离世就被他们细心呵护照顾的聂家小子,他们把他当成自己的半个儿子,最开始父母也都在犹豫要不要收留他照顾他,他们考虑到聂家已经没有了亲人,丢下一人谁来照顾他?他们有这个经济条件又因为之前的邻里关系所以狠不下心肠来不管不问,可是现在看来,他们错得有多离谱,这个养不家的孩子,难道你的血天生就是冷的吗?

    冉启东逼近一手拎着聂展柏的衣领一手扬起的拳头要落下去却最终没有砸向聂展柏的脸,而是重重地一拳打在墙上,在收起拳头的那一刻冉启东的眼角血丝密布,“你知不知道你哥害得她失去过一个孩子,她现在的这个孩子来得有多么的不容易?不求你将心比心的报恩,只愿你能分得清是非,能将个人恩怨有所区分,你把对尚卿文的恨迁怒到她身上,她何错之有?她难道对你不够好吗?对你聂家还不够好吗?难道我们对你的好就是理所当然,我们生来就欠你聂家的?聂展柏,你如何消受得了我们一家人对你的好?啊?--”

    聂展柏的鼻血还在流,衣衫被抓得凌乱不堪,他看到走廊不远处站在那里的人要过来阻止,他目光动了动,对方便不得不停了下来,这边舒童娅也跑过来一把拉住冉启东的胳膊,看了聂展柏一眼,也没说什么,就是拉着冉启东示意他先放开聂展柏。

    冉启东的一通话震得在走廊上路过的人们都纷纷转过脸来打量,在舒童娅的眼神示意下他才松开手,狠狠地一推,指着聂展柏的鼻子,“我女儿要是有事,我饶不了你!”

    这一生,最让冉启东后悔的就是救了聂家的人,果然好人是当不得,哪怕是聂家人跟尚家有再大的恩怨,跟他冉家的人有什么关系?他可以中立地看待聂家和尚家的恩怨,所以在舒童娅发表自己的意见时曾说过聂家的案子也该清理清理,他没有帮亲不帮理,坦白的说他并没有觉得聂展柏现在给聂家翻案有什么不对,对于女婿他也是在心里叹息,如果他女婿确实有做过伤害聂家人的事情,也确实应该为自己做所的付出应有代价,但是,他的女儿何错之有?

    冉启东一把推开了聂展柏,气喘吁吁的他转过身去就不再看聂展柏,一声‘滚’字都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算了,他聂家能做出来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谁是舒然的家人!”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解开了面上的口罩,喊了一声。

    “我是,医生,我是她的母亲,我女儿现在怎么样了?”舒童娅松开冉启东的手,冉启东也跟着跑了过去,面色焦急得等待着医生的答复。

    医生看了一眼那边墙角还在流鼻血的聂展柏,眉头微微一蹙,心想又是一场家庭纠纷吧,唉,险些害得孩子都没有了!他们是真的不知道这个孩子经历了多么惊险的一幕啊,小生命都是很脆弱的!

    “还好,送来的及时,孩子是暂时保住了,但是我们建议留院观察,因为她的身体情况比较特殊,子宫壁很薄很容易滑胎,具体的情况你们也知道,不要再大意了!”

    舒童娅捂着嘴巴险些喜极而泣,抱住了身边的冉启东才稳住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全身颤抖得控制不住,冉启东也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来,万幸,万幸!

    靠站在墙角那边的聂展柏这才迈开步子走开,走廊尽头那边,他的身影渐渐远去,垂放在西装裤边的手心上,凉凉的,就在等待结果的这段时间里,他的手心都渗透出了冷汗来。

    “二少!”紧跟在聂展柏身后的保镖看着他那张还沾着血迹的脸,示意他要不要去处理一下,聂展柏什么话都没说,大步地径直走进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他用随身携带的湿纸巾擦拭着嘴角的血水,静静地开口,“跟高叔叔说一声,我有些事想跟他谈谈!”

    ----------华丽丽分割线------------

    饭厅里响起一阵摆碗筷的声音,速度很快动作很麻利,汤勺撞击在瓷器碗沿上的清脆声音响起,魏妈妈一手拿着一双还没有摆下去的碗筷,抬头朝客厅那边看了一眼,“林雪静,你能不能把电视的声音放小声一点?”

    魏妈妈喊了一声之后放下最后一双筷子,见还是没有反应,便大步走了过去,直接从茶几上面将电视遥控器拿起来对着电视直接按下了‘关闭’按钮,电视屏幕一黑,大尺/寸电视被关闭,她正要说什么便看见坐在电视机前的女儿一脸的茫然,随即一挑眉,“你最近关心d市时/政消息有些过/火了!”说着把遥控器一放,免不了一阵唠叨,“现在当/官的有几个是好东西?面子功夫做得好,里子里面早烂/透了,就拿现在那个年轻的市/长来说,不也是不干净么?”

    “妈--”林雪静突然开口截断了母亲的话,在魏妈妈诧异的目光下起身,“别乱说话!”

    “唉唉唉--”魏妈妈看着林雪静快步走开的身影,一时纳闷了,怎么了?说说都不行了,在家里都没有言/论自由了?

    “唉我说得不对吗?一审就要开始了,听说人家已经态度很好得认罪了,你看这案子审起来多简单,一人罪一签字一公布一个子弹就了结了!还不像有些人的案子调查取证审来审去的大半年,本来是该判极刑的都能在监狱里再活个大半年的。。。。。。”

    林雪静的脸色白了白,魏妈妈后面说的些什么她都没有听进去,脑子里只想着报纸上看到过的最新消息,有消息传出来,聂家案一审就要开始了,她在走进洗手间时,俯身拧开水龙头冲手的时候手不由得颤抖起来,他真的如报纸上传的那样,认罪了吗?那可是死罪啊!

    “婚礼上被休弃的男人运气确实不太好,林雪静,你看,叶家那位小姐,动作多干净利落,把关系式撇得一干二净!”魏妈妈在客厅里翻着之前的报纸,看了看,啧啧说着,这些话题还真是很好的饭后谈资。

    洗手间里的林雪静已经关上了水龙头,回想起早上的那一通电话,镜子里的她脸色又变得苍白起来。

    <bg上翻身而起,在最终下定决心之后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被接通里,电话里的声音还带着朦胧的睡意,却在第一句‘喂’之后冷笑一声,“怎么?想通了?”

    叶箐艾!

    林雪静捏紧了手里的电话,良久才开口,“你说的话算不算数?”

    “算,当然算,前提是你敢不敢做?”

    “叶箐艾,他是你丈夫,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林雪静咬着唇瓣,想着她之前说的那个条件,心里一阵颤抖。

    “我怎么对他跟我怎么对你是两码事,难道你觉得本该是他妻子的我看着一个小/三怀着他的孩子还这么堂而皇之地活下来能咽得下这口气?林雪静我给你说,之前推你下楼没打下你肚子里的孽种是我运气不好,现在我也不想跟你搞什么小动作了,一句话,你自己去打掉孩子,你不是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吗?我就看不惯你肚子里的那两个种,你要有决心救他,拿诚意说话!”

    林雪静用颤抖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因为紧张而叫出声来,她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对着手机牙关紧咬,捏着手机的手骨节都泛起了白,“你要如何救他,我想知道!”

    “这个你不用管,你也管不了!我给你两天时间,自己决定!”

    “等等----”林雪静的牙齿紧紧地咬着自己的食指,良久才低低出声,“叶箐艾,既然你也曾爱过他,希望你说话算话!”

    ------

    挂上电话的那一刻,林雪静双手揪着自己的衣襟口,痛苦的抉择总是让人痛不欲生,然而她却没有任何选择,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希望她也不想放弃!

    司岚,我唯一能替你做的,只有这个了!

    ----------华丽丽结束线,这两天重感冒,脑子都晕晕的,今天就五千字了,希望明天能好一些,感谢大家的等待,今天更新完毕了,明天继续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