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84:我做的!

    聂展柏,我恨上午那一耳光不是我亲自煽出来的!

    电话已经被挂断,听筒里只有嘟嘟嘟嘟的声音不断,但是聂展柏还依然保持着那个接电话的姿势。

    嘟嘟嘟嘟--

    耳边的声音阵阵,他却像僵定在那里一样。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在他的身后响起,有人替他端来了一杯白开水,并把一包药丸放在了一边。

    见他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便微叹一声,“你若狠不下心,就交给我来做吧!”

    他的话音刚落,聂展柏便伸出来的手将那小包的药丸放进自己的掌心,往自己嘴里一放,抬手便将那杯水灌进了自己的嘴里。

    苦,苦------

    ----------华丽丽分割线----------------

    身边有些潮热,让人很不舒服的湿热,车在前行,车里很安静,这种安静却在舒然睁开眼睛时的一声‘怎么办’给撕破。

    怎么办?怎么办?

    我该怎么做将对他的危害降到最低?聂展柏手里的证据到底是什么?

    她睁开眼,在对上尚卿文的那一双忧虑的眼神时,一声‘怎么办’脱口而出。

    她的声音苦涩难耐,说完这句话时垂眸一阵苦笑,她终究是晚了一步!

    最难算的人心啊!

    头顶,尚卿文的声音轻轻落下,“你身体发热异常,是不是不舒服?”他说着,把手覆盖在舒然的额头上,接触到她滚烫的肌肤时,眉头紧得厉害,直接将她的头摁在自己的怀里,语气里是一丝执拗的坚持,“闭眼,好好休息!”

    舒然被他大手一摁,小脑袋就乖乖得靠在了他的怀里,听完他的话,鼻子也是浓浓地一酸,连带着眼眶也瞬间红了,她是想着,哪怕是现在尚卿文骂她一顿她也是该骂的,她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偏偏他一句狠心的话都不说,这种滋味--

    她宁可他指着她的鼻子大骂她她是猪或是对她不理不问地进行冷战,如果是这样,也好过此时被他摁在怀里像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后者让她更加内疚,更加难过,更加自责!

    舒然的脸颊紧贴着他那湿热的衬衣,她睁着眼不敢闭眼,视线落在他那有些褶皱的衬衣上,还是他上午穿着的那件衬衣,领口的蝴蝶揪揪已经不再了,衬衣领子被雨水浸湿了有些褶皱。

    他怎么还穿着这件湿衬衣?也不知道换一换?

    迎头是尚卿文投递过来的目光,像是明白她心中所想一样,静静地叹了一口气,“我要穿的衣服都是你来挑你来搭配的,我不知道该穿哪一件,等你回去给我挑!”

    尚卿文说的坦然,舒然的鼻子却酸得溜溜地,在他的目光下她只好选择低着头,她连跟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

    拥着她的怀抱紧了紧,他的下颚抵在她的额头上,“然然,你没有错,每个人心里都该有自己想要捍卫的东西!”

    你善良,你执着,我相信换做是我,你也一定会不离不弃。

    有所坚持的人有什么不好?他喜欢的不就是这样的她么?

    “可是我--”如果我不坚持要救醒展柏,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发生了,我的心软却害了你。

    “傻瓜!”尚卿文伸手揉着她的短发,在看着怀里的人垂眸咬唇时,目光微微动了动,其实要让一个善良的人彻底心软归附,有时候要的不过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如果现在聂展云还活着,他不妨教他一课,留住自己的女人要的不是什么阴谋诡计,你只要在适当的时候示弱,她若倾心于你,何愁芳心不许你?

    更何况,聂展柏手里所谓的证据也未必能波及到他!

    ----------华丽丽分割线----------------

    一个特殊的审讯室,三人同审一人。

    “司市/长,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们会请你来的原因,也请你配合!”中间的人对着旁边守着的人使了个眼色,对方朝坐在那边的司岚递过去一支香烟,‘啪’的一声火光微闪,香烟被点燃,腾起一圈白雾来。

    “这样请的方式倒是特别!”司岚接过香烟,吸了一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新郎装,胸口还别着一支胸花,上面那红色的‘新郎’字样看得他嘲讽一笑,伸手将那胸花取下来往桌子上一放,耸肩,“很抱歉今天应该请你们去喝喜酒的,现在酒液没喝,糖也没吃,真是对不住了!”

    中间坐着的人听了淡淡一笑,“说起来该说对不住应该是我们,扰了司市/长的婚礼实在是不该,只是,这事态紧急,我们也很无奈!”

    恩,司家那位应该要气得吐血了吧,儿子在婚礼的这一天被抓,整个d市都传遍了,那个爱面子的司老头子,你的脸,现在还敢出来露面吗?

    抽烟的司岚淡漠一笑,无耻的人说话也很无耻,不过在这个官/场上,比的不就是谁最无耻么?

    他把手里的烟头倒过来弹了弹,“想问什么,直接来!”

    对面的三人见他如此合作倒也松了口气。

    “五年前的聂市长一案,现在要重审,司市/长,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请你来的目的!”

    司岚的目光有些沉,目光深深地看着对面的三人,半响之后笑了一声,将手里的烟头一手掐断,后背靠回座椅,开口了。

    “我做的!”

    ----

    审讯室外,有人疾步走了出来,看着刚才一直站在门口暗处的人,低声说了一句,“简市/长,他说--”

    他做的?

    好爽快啊,这么痛快地就认了!

    司培生,你儿子可比你有担当!

    “他一口承认是他做的,将所有的罪都承担了下来!”真不知道该说他怎么好了,这个罪名可不轻,一旦认了可是杀头的大罪!

    “呵--这孩子,把自己的命当儿戏!”简彬高立在走廊上冷笑一声,“他要认罪背这个黑锅,有些人可不会愿意的。”

    “那现在--”他们似乎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轻松地一口应承下来,连他们审讯的过程都轻松无比,只是现在他认了,他们该怎么办?

    简彬高笑,转身,“关着,等--”

    ----------华丽丽分割线--------------------

    d市今年的夏天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季节,先是洪水不断淹掉几条大街,如今又爆/出一个惊人的消息,尘封五年的聂家大案将重审,最先被请进局子的人还是那位年轻有为的司市/长,以涉嫌谋/杀的罪名暂时收押。

    一石激起千层浪,深谙政治官/场的人都隐约嗅到了血腥的气息,新上任的领导人是要杀鸡儆猴,誓要将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这三把火燃得更旺一些,被拿来开头的这只猴牵扯到了d市的几大贵族,不少人纷纷揣测,新领导是要打破d市这个平衡,跟司家有莫大关联的几大垄断业,包括张家的呈帝地产,朗家的朗润制药,尚家的尚钢以及司家本身的木制产业链,这几家自发展到壮大,几十年都相安无事,一荣俱荣,靠的就是这几家私下里的各种关系,新来的领导人难道不怕惹急了这几家?

    “唉--”桌案那边的一声长叹重重响起,贺普华看着最新的报纸消息,眉头微皱,捏紧了手里的报纸。

    “谦寻,你给你哥哥打个电话,让他今晚上回家一趟!”贺普华说着,将目光投向了贺谦寻,贺谦寻目光动了动,走过去靠在爷爷身边,“爷爷,是不是有什么内部消息?”

    贺普华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在看了他一眼之后将目光转开。

    “司家出事,我怕他会出手援助,现在不是逞义气的时候!”

    贺谦寻翻白眼,“爷爷,他一向自有主张,你说了未必管用!”尚卿文那个人,祸害遗千年,肚子里的狐狸花花肠子一大堆,算计起来时花样百出,啥招都可能会有。

    “那也总比不说的好,总该要提醒提醒他!”贺普华叹息一声,思考着即将会发生的事情,低声说着,“这位新来的简彬高曾经在d市担任过两届的副/市/长,对d市的这些关系都很清楚,他这次拿司家的人开刀肯定是有备而来,不然不会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做这样的事情!”

    “他是真要给他的恩人报仇雪恨呢,还是借机发难,以谋私利呢?”贺谦寻摸了摸鼻子,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多着呢,以正义之名行不义之事的事情也不少!

    “聂家对他有恩!”贺普华低吁出一口气,但是,谁能知道这是报恩还是另有企图?

    ------------华丽丽分割线----------

    “然然,你脸色不好,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尚卿文从浴室出来,察觉坐在沙发上的舒然脸色很苍白,他走过去伸手摸摸她的脸颊,眉头一皱,他是知道她心里内疚,一回到家都不敢跟他对视,此时他说话她也低着头不敢看他,尚卿文心里一阵心焦,抬起手将她的脸抬起来,对上自己的眼睛。

    “会好的,然然!”

    她在自责,她在不安,她的自责和不安看在他眼里都是莫大的心焦。

    门被敲响,很紧促的敲门声。

    尚卿文将舒然扶坐好,起身去开门,门开了,林雪静出现在门口。

    她的脸色也很苍白,在从尚卿文身边疾步走过去奔进客厅,在对着坐在沙发上的舒然时,噗通一声!

    她跪在了舒然的面前!

    --------华丽丽结束线----今天的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