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82:诛心之问(打赏加更)

    你做过什么?

    你做过什么?

    车身一震,车门被外力狠狠地煽了过来,震得整个车身都在电闪雷鸣中颤抖起来。

    诛心之问!

    他做过什么?

    他跟贺谦寻合作掐死了聂展云的所有后路!

    成王败寇,谁输了都是这个下场?比如聂展云,比如,他尚卿文!

    他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落井下石的人是他聂展云会有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他,他比谁都清楚,男人之间的战争,比的不过就是谁的心更狠,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而聂展云更不是,聂展云要他的命,他难道还要善心地拱手相让?

    可是偏偏----

    尚卿文那苍白的脸近似机械地转向了右边,右边的座椅已经空了,安全带上套着的蒙奇奇娃娃头唇角弯弯,而原先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子早已离开了。

    车窗的玻璃上一圈圈的水纹涤荡卷过,她的影子已经远了。

    --------华丽丽分割线----------------

    甄暖阳的白色宝马车就停在路边,在看见那浑身湿透狼狈不堪地行走在大雨中的舒然时,她的眉头高高得耸了起来,或许是心有灵犀,她在觉察到舒然今天的怪异情绪之后没有提前走,却不想真的让自己遇上了这样的一幕。

    这是怎么回事?

    甄暖阳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这边走过来的舒然,再看了看她身后那辆眼熟的奔驰车,一时间觉得这雨吓得是真***郁闷,她直接下车,伞也不打了,抓住舒然的手就将她往自己的车里塞,在上车时朝身后那辆车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男人也是一身湿透,两人都是一副模样,脸色苍白,看得甄暖阳是心里直发紧。

    白色的宝马轿车呼啸着离开,毫不客气地将身后的车甩得老远。

    “有情绪?”甄暖阳直接问,她不喜欢拐弯抹角,也不喜欢猜,猜来猜去费时费力。

    身侧坐着的舒然却惨淡一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眼睛却依然红红地,衬托着她脸上那挤出来的笑容,看起来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更年期提前了!”

    甄暖阳也没有点破,这是她和舒然惯用的方式,只有在真正伤心透了的时候,才会懂得用这种刺猬似的方法,把自己内心的心思卷起来卷到最深处,用灿烂的笑容或是满是刺的肢体捍卫在外。

    笑得越真,伤得越深!

    “别笑了,丑死了!”甄暖阳唏嘘一声,把脸转开,半响之后才再次出声,“想要去哪儿,我陪你去!”

    “我要去一趟医院!”

    ----------华丽丽分割线----------------

    “很抱歉,尚太太,病人已经出院了,是上午走的!”

    舒然赶到医院的时候,聂展柏的病房已经空出来了,清洁员工正在对屋子进行消毒处理,空气里全是消毒水的气味,让她一阵作呕,退出病房时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甄暖阳一手拉住她的手胳膊,“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舒然摇摇头,拿起手机在电话簿里翻了翻,最终找到一个电话号码拨了出去,结果电话是关机状态。

    “你知道接他出院的人是谁?长什么样子的?”舒然抓住那位清洁工就问,清洁工愣了一下急忙摇头,她不清楚。

    “要不要去查一下监控录像?”甄暖阳提议,舒然摇头,抬眼看着甄暖阳,“送我去个地方!”

    甄暖阳点点头,“好!”

    --------

    通往南山墓地的道路上,白色的宝马车绕着山道熟练地穿梭着,从陵园进入下坡路曲折蜿蜒,到了目的地,视线能看到的地方,隔着窗口一层水帘,那并立的五座墓碑前,一人撑着黑色大伞,浑身都是黑色的,立在大雨中,他没有回头,扬手便是一把纸钱洋洋洒洒地撒落在半空中,大雨倾盆,但那撒出去的值钱却在风中飞出了好远。

    肃然的黑色,墓碑前那洁白的桔花,地上散落的纸钱冥币,风吹来,一张纸钱飘过来,落在了舒然的脚边,沾了雨水的冥币很快被水泥地上的雨水浸透,贴在了地面上。

    熟悉的情景正是她昨晚上所梦到的,只是不同的是,梦里墓碑上渗出鲜血,而这里,墓地静谧,只听得到瓢泼的雨声和大风吹刮不远处的树林发出来的声音。

    舒然站得离墓地有些远,那边站着的聂展柏却在撒完最后一把纸钱时转过身来,舒然心口一跳,他转身,容颜与墓碑上的一张照片几乎重合起来,连笑着的唇角勾勒而起的弧度都是一样的。

    舒然觉得心口被重重一撞,恍然想起了根聂展云最后一次的见面,他站起身,对着她,说,这一次,请让我看着你先走!

    她转身,此生便不再相见,走出监狱时,已经泪流满面!

    却不想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张相似的脸。

    甄暖阳看着舒然脸上那复杂的表情,心里也在微微叹息着。

    那站在墓碑前的人伸手遥遥一指,指着那些墓碑,眼睛里泛起了一丝淡淡的寂寥来,“你瞒得辛苦也装得辛苦,其实你不必的,我都知道!”

    舒然苦笑一声,是,展柏从小就聪颖,清醒过来一个月了都不见他问及他的家人,他不问,他们也选择了不说,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忍去挑破,谁也不想做这个残忍的刽子手,告诉他这个残忍的真相。

    “你们不会说,但是总有人会告诉我!”聂展柏的目光清幽幽地飘向了舒然的脸,他走过来,清瘦的男子经过一个多月努力的调整训练,已经能自由活动肢体,哪怕是他现在依然很瘦,但眼睛里那迸射出来的目光却闪烁晶亮逼人。

    他朝舒然摊开了自己的手,目光平静而淡然地,开口,“把我哥留给我的东西,拿给我吧!”

    舒然握伞的手一紧,他朝她投递过来的目光冷而犀利,摊开的手心就直接摆放在舒然的面前,她被他那犀利的眼神看得呼吸一滞,目光定了定才平静出声,“你哥给你留下的账户里有一千九百二十万的美金,有一套海外房产和一部豪车!这些钱足够你顺利得完成你的学业。”

    “舒然!”聂展柏突然打断她的话,唇角露出一丝冷笑来,“你明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

    舒然的心里也跟着紧了紧,也明白他摊手要的东西是什么,瑞士银行那家保险箱里的东西,她当初明明都已经打开了保险箱却最终选择没有取出来,就是隐约感觉那东西太过沉重。

    “展柏,你哥只留下这些东西,没有其他的了!”舒然在说完这句话,忍不住地皱了一下眉头,潜意识里她不想让展柏知道那个东西的存在,或许,知道越少对他越好。

    “舒然,你在袒护谁?”聂展柏嗤笑一声,“你在袒护尚卿文,还是在包庇那些暗藏祸心的人,或者,害死我哥,你也有份?”

    “不是!”舒然的声音在大雨声中微不可闻,一声‘我没有’冲破嗓门在雨声中变得凄厉尖锐。

    “那就当着我哥的面,你再说一次没有!”聂展柏指向了五座墓碑中的一个。

    我没有,我不是帮凶!

    舒然的脸色变得惨白无声,她被聂展柏拉到聂展云的墓碑面前,指着那墓碑上的照片,声声厉色,“舒然,你敢吗?你敢吗?”

    攻心!

    “啪--”一个身影冲过来,一记耳光甩了过来,直接甩在了聂展柏的脸上。

    “她问心无愧,有什么不敢?”

    甄暖阳!

    在一边实在看不下去的甄暖阳一冲上来就给了聂展柏一个耳光。

    “这一耳光赏你的忘恩负义!”甄暖阳一把扶着脸色难看的舒然,眼神变得犀利起来,“聂展柏,是谁将你这个植物人从混沌的意识里拉回来?是谁替你这个杀人凶手的哥哥收的尸?又是谁你将那跳楼的母亲葬在了这里?你今天能站起来靠得又是谁?”

    聂展云被处极刑,是舒然的母亲亲手捧着他的骨灰盒送了回来,他的母亲从高空*也是舒家人办理的后事,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地对别人好,舒然会这样也不过是还他聂家从小对她的爱护之恩。

    她舒然要是不心软,将你送往国外治疗,你能醒来吗?

    聂展柏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他手里的伞落了地,在风中打着旋飞出了好远,大雨中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舒然,好似回到了很久很久的以前,他站在教室门口伸手朝她勾手指,“早餐!”,她从书包里拿出一包热腾腾的东西往他手里一塞,“快滚!”

    “嘴巴这么毒,小心这辈子都嫁不出去!”

    “你眼睛这么毒,也不怕有一天长针眼!”

    。。。。。。

    他比他哥更早认识她,也是学校里闹得最凶的一对冤家,却不想,真的是冤家了!

    他看着脸色不好的舒然,走过去将落在地上的伞捡起来,从她身边走过时,侧脸看向身后的墓碑群,凄恻一笑。

    “我聂家的人,不会白白含冤而死!”

    ------------华丽丽结束线,今天的更新完毕鸟,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