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76:你可以考虑一下我

    月中满月,今夜的夜色有些凉悠悠的惨白。

    住院部底楼的花园里的人越来越少,已经快到熄灯的时间了,外出乘凉散步的病人也相继回了病房。

    从住院楼底楼的大门出来的女子步伐显得有些沉重,一入夜,住院部这边的急症室依然人满为患,而从中间挤过的她有意无意地侧着身体,用手臂虚虚地挡住自己的小腹,谨慎有人会碰到她。

    她撩开门口挡气的塑料膜,从大门出来,脚步有些虚晃,站定着稳住了自己的身体之后才低低地吁出一口气来,住院楼的中央空调气温不高,但因为人多气息纷杂,浑浊的空气让她几欲作呕,迫不及待地夺门而出,一嗅到的新鲜的空气才稳了心神。

    晚风里带着一丝浮躁的炎热,卷起的热浪里有着白日里城市的喧嚣释放出来的气息,如果说刚才那一路下楼的路是在做梦,那么此时,当她的手掀开那一层厚厚的塑料膜接触到这现实的气息时,她醒了!

    她从那间三天都没有主动走出来的病房走了出来,踩着空空荡荡的住院走廊,踩过那让她这三天都惊魂不定的楼梯道,从七楼一阶一阶地踩下来,从七楼到底楼,楼梯间里的脚步声一声一声地消失在自己的身后,她的每一步都是迎着内心最恐惧最害怕的地方一步步地碾过去,踩过去,将内心的软弱远远地抛在身后。连同那十年的苦苦相思情,不用转身,已经落在了她的身影之后,她抬脸,用那双微红的眼眶看着头顶那一轮皎洁的明月。

    真好!

    林雪静迈着步伐走下阶梯,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像今天这样走得如此轻快了。

    从住院楼门口离开的身影步履轻快地朝医院的大门口走,此时此刻,她要回家!

    回自己的家,想喝一碗妈妈亲手炖的鸡汤,想听妈妈那喋喋不休的唠叨,想看看爸爸是不是依然愁眉不展,她想回去告诉,告诉他们,无论多艰难,他们一家总会好起来的。

    夜风里站在医院大路边的女子准备伸手拦下一辆的士车,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却停在了她的面前,车窗滑开时,开车的人对着路边站着的女子微微一笑,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林雪静不相信梵琛有可能会说的话,下班路过?他上班的地点跟这边是南辕北辙,说这话谁会相信?又或是他原本就在这里,等着?

    林雪静是不太相信后面的这个猜测,毕竟,她自认自己还没有那么大的魅力,她没有问,而开车的梵琛也没说,他将林雪静送到住的小区门口,像很多次一样,替她打开了车门。

    “包拿好!”梵琛提醒林雪静,林雪静‘恩’了一声,看了一眼站在车门边替她开门的男人,因为他的细心而感到了一丝温暖,脑海里划过一个念头来,如果,如果没有那个人,如果她很早就能遇到他,或许,或许自己真的会喜欢上这个温润如水的男人吧!

    只是,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夜深了,早点休息!”梵琛看着林雪静的背影,轻声说了一句。

    林雪静转身微微一笑,“谢谢你送我回来!”说着她转身要走,身后的男人却再次开口,“雪静!”

    林雪静的肩背微微一颤,有心想要打断身后男人的话,想要阻止那即将就要开口的话,脑子却突然乱糟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因为有些话一说出口来时可能连朋友都不能再伪装得做下去了,就这么一晃神,身后的男人就已经开口了。

    “你可以考虑一下我!”

    ------

    电梯里的有着通风口吹进来的风声,呼啦呼啦的,直行往上,印在光亮如新的门上的,是一张有着微微红肿双眼的女人。

    你可以考虑一下我,你可以考虑一下我。。。。。。

    梵琛的话还在她的耳朵周边徘徊着,她却近似狼狈地转身就跑,这个经常被她无故放鸽子的男人,从来没有一次因为的故意晚到或是故意挑刺而翻脸的男人,这个跟她接触了有两个多月的男人在她一次次的回绝中依然没有放弃想要追逐她的念头,就在刚才,他终于开口了!

    其实都是成年人,哪有看不明不知道的?而且他们本来就是在相亲场上认识的,大家的目的都一致,更何况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无缘无故会对你好的。

    梵琛这个男人,其实,真的很好!用魏妈妈的话来说,梵琛这样年龄段的男人有房有车有稳定高收入的工作,是符合了成家的所有条件的。

    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林雪静才觉得无奈。

    太好了,她觉得配不上!

    电梯里的林雪静忍不住地苦涩一笑,错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

    门铃声响了起来,起来开门的是魏妈妈,看样子是刚洗过澡,还穿着睡裙,一开门就看到林雪静出现在门口先是一愣,然后边朝门外看了看,就看到女儿一个人,‘呀’了一声,“怎么一声不响地就回来了呢?好歹来个电话啊,吃饭了吗?你--”

    魏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口站着的林雪静就靠近她靠在了她的怀里,伸手抱着她,什么话都没说,然后在魏妈妈震惊地目光下松开了手,笑着打起了哈哈,“这不刚赶上最后一班的高铁,我不就回来了,怎么?几天不见我你还不高兴啊?我还没吃饭,给我弄碗饺子去!”

    林雪静大刺刺地进屋,魏妈妈还站在门口没有反应过来,回神之后把门一关,‘唉唉’两声,“我上辈子是你家保姆来着!唉,林雪静!”

    林雪静已经打开了自己卧室的门,听见魏妈妈的啰嗦,头也不回,“上辈子是保姆,这辈子当妈供着,你都升级了,该满足了!”

    呀,这丫头说啥话呢!

    魏妈妈看着她进屋的身影,一阵交锋倒让她把刚才心里突然闪过的疑惑给吵没了,咦,她刚才疑惑什么来着?良久客厅里的魏妈妈叹息一声,老了,记性都不好了,她朝着林雪静的卧室门,“林雪静,你要吃什么馅儿的?胡萝卜肉馅儿,白菜肉馅儿还是其他的?”

    卧室里响起一句‘随便’,魏妈妈低吁一声,就这‘随便’是最难伺候的了。

    门外的声音远去了,厨房那边的抽油烟机的风扇声响了起来,魏妈妈是这样的人,对女儿是刀子嘴豆腐心,说是说,但女儿说要是饺子她就会立马去煮,虽然待会端过来会有一两句地冷嘲热讽,但这只是她们两母女相处的习惯模式而已。<g头的梳妆柜,翻出了抽屉里的一只小盒子,啪的一声打开,里面是两颗镶着金色边纹的黑色钮扣,是那天从他衬衣上掉下来的。

    黑色的钮扣在柔和的灯光下闪了闪,晃出来的光刺得林雪静伸手去捂住自己的眼睛,脑海里影象也如决堤的洪水,一泻而出#已屏蔽#

    而肚子里的两个孩子。。。。。。

    林雪静苦笑一声,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手心里还拽着两颗钮扣,卧室的门却已经被魏妈妈敲了敲,她赶紧起身,却没有急着去开门,而是将手臂伸到窗外,手指一展开,手心里那两颗钮扣就消失不见了。

    ----

    “你今天没吃饭了来着?”魏妈妈看着埋着头一口一个饺子的,‘哎呀’一声就去夺过林雪静面前的大碗,狠狠地瞪她一眼,“你一个女人吃东西怎么这么粗鲁?”

    “妈,你什么时候跟娅姨学了?”林雪静白了魏妈妈一眼,伸手把大碗抢了过来,想来舒然小时候有多可怜,她急得第一次跟舒然一起吃饭的时候,吃面,她呼啦呼啦地半碗面都吃完了,对面坐着的舒然拿着筷子怔怔地看着她,她从当时的舒然表情里看到,原来吃面也可以这样的吃?而舒然吃面的样子让林雪静这么多年都还忍俊不禁,天啊,一根面一根面的挑着往嘴里送,慢嚼细咽,绝对没有发出过一声奇怪的响声,看得她眼睛都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林雪静每次吃面都会想到那个时候的舒然,后背更是忍不住地一个激灵,天,这就是所谓的‘淑女’?好在之后的这些年里,舒然没那么雷人了!

    舒然说那是她妈要求的,并且在好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会睁大着眼睛好奇得看着林雪静吃面,林雪静当时就觉得,唉,好可怜的舒然,恐怕长这么大都没有一次随心所欲地吃过一碗面吧!

    林雪静是知道魏妈妈一直想让她向淑女靠拢来着,但是,要她笑不露齿,要她像少年时代的舒然那样吃面一根根地挑?要她像甄暖阳那么爱干净?

    杀了她吧!

    “你眼睛怎么回事?”魏妈妈坐在一边没走,看着林雪静,问。

    林雪静低着头继续吃饺子,呼啦呼啦地喝汤,一大碗的饺子风卷残云地就剩下了碗底的碎片儿汤,几口就下了肚。

    “熬夜打游戏来着!”林雪静咕哝,并恬不知耻地抬起脸来好让老妈看得更加清楚一些。

    魏妈妈一阵倒吸气,还打游戏呢?多大的人了还打游戏?

    “你说你没事儿跟梵琛出去逛逛街随便坐坐联络一下感情也比你打游戏的强吧,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

    “妈--”林雪静要去捂耳朵。

    魏妈妈还想说什么,吃完了饺子的林雪静抬起脸来,“爸爸今天不在家吗?”

    “哦,你爸刚接到一个活儿,他很重视,可能要忙上好一阵子了!”魏妈妈说着看了一眼林雪静,“我说虽然我现在失业了,但林雪静,你能不能不要像你爸那样用怜悯的眼神看我?都说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是过劳死,好歹老娘现在是解放出来了,不用劳累致死了你们也该给我放些鞭炮庆祝一下!”

    “只有死人了才大半夜的放鞭炮!”林雪静一脸正色的指出,被魏妈妈劈手过来拍了一下脸蛋,扯淡的女儿!

    被魏妈妈拍了脸蛋的林雪静拿着筷子敲着碗沿,“妈,爸,接了什么活儿?”问这句话的时候,林雪静心里一紧,看似面色冷静不动声色,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因为,她怕--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你也知道你爸的这个装修公司规模虽然不算大,但这么多年累积起来的客户人脉还是很可观的,也就前一阵突然闹出那种事情,跟几个合伙的朋友都撕破了脸!”

    这件事林雪静是知道的,拿着筷子的手不由得捏紧。

    那天叶箐艾来找到她,说得简单直接,不愿打掉孩子?可以,后果自己承担!

    第二天,魏妈妈被无故辞退,紧接着便是父亲的装修公司也出了问题。

    这些根本就不是巧合,她很清楚!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你爸在昨天接到一个单子,还是个大单!”

    “什么大单?”林雪静心里更加紧张,她知道商业运作里有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但是她也不懂那些事情,因为不懂所以才会紧张担心,担心父亲又被人暗算。

    “叫什么公司来着?就是那个,外头拉横幅打广告那个,已经开盘了的那个楼盘,开发商叫什么--”魏妈妈一时想不起来,摸着额头在林雪静着急的目光下想了好久,“哦”了一声,拍了一下额头。

    “浚晟地产!”

    --------啊,这是第一更,恩,还有一更可能有些晚,不过九点之前应该能出来的,呵呵呵,天干气躁,码字情绪不稳,码字速度慢如乌龟,请大家耐心等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