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75:何苦?

    一本书砸中老公?

    舒然眼皮子跳了一下,看甄暖阳瞟向的审视目光正对着自己,她手里拿着馄饨皮一捏,里面都还没有包肉馅儿就被胡乱捏成了一团。

    “暖洋洋,你这话什么意思?”

    甄暖阳说得惊悚,她也听得惊悚,可是这惊悚跟她有半毛钱关系,甄暖阳看着她干什么?

    连续两周都泡在实验室里不见天日的甄暖阳看着进化成天然呆的舒然,眯眼,抖唇角,起身端起舒然面前那一小盘子包好的馄饨,头也不回地进去自己煮了。

    “唉--”舒然很明显从好友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鄙夷,恩,确实是鄙夷,她没看错,那表情就像是我甄暖阳怎么就认识了你这么一个傻帽拜托你离我远一点儿我发现我跟你说一个字都是在浪费表情浪费口水的一样。

    舒然跟在她身后,‘唉’了一声听见一阵乒乒乓乓的锅碗瓢盆的声音,表情郁卒,亲,我家里不是你家,我家里没有天平称更没有试管量具供你使用的。

    甄暖阳自顾自地煮着馄饨,听见身后的舒然再次追问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时,甄暖阳幽幽一叹,转脸看舒然一眼,将围着小花围裙的女人从头到脚地看了一边,最后把目光停留在舒然的小腹上,“亲,你怀孕了吗?”

    啊?

    舒然表情一僵,声音也是很明显得噎了一下,半响反应过来,“这跟怀孕有什么关系?”说着心里的某一处微微一疼,最不愿被人提起的伤感再次悄悄地从心口蔓延开来了。

    “怀孕了的女人反应的速度会比平日有所减弱,脑子也会转得慢一些!”甄暖阳相信这个解释舒然是懂得的,不过看舒然那郁郁的表情,她伸手拍了一下舒然的肩膀,转过身去继续说道:“我看林雪静的反应也是如此!”

    甄暖阳的话点到即止,端起那碗馄饨往饭厅那边走,边走边说,“当年某人一本书砸得年轻的代课老师一脸的鼻血,唉,想想那场面,血溅当场,某人却一声不响地连道歉的话都省了从后门一溜烟没了个人影,唉,舒然,你说那个代课老师倒霉吗?”

    啊----??

    端着小碗的舒然长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敢情,敢情那个雷人的始作俑者,是她自己?

    而那个倒霉的,被书砸了脸的--

    舒然睁大了眼睛!

    ----------华丽丽分割线--------------------

    “阿切--”

    这是关阳进办公室听到的第n声喷嚏声,想来刚才在会议室里大少也憋得辛苦,那种场合上,打喷嚏的实现机率不高。

    关阳伸手去试探了一下室内空调的温度,走过去将温度适当调高了一些,这边办公桌旁边用手绢擦拭了一下手心的男人微微蹙眉,刚才是喷嚏不断,好不容易喷嚏停了,耳朵又是莫名其妙的一阵火辣辣的热。

    尚卿文用手指摸了摸耳垂,灼灼的热度让他手指尖都烫了一下,他想了想莫不是某个*在背地里说他的坏话?

    关阳看着尚卿文垂眸含笑,转眼间表情又变得肃然起来,“跟那边的人联系了吗?”

    关阳这才想起昨天尚大少安排给他的任务,随即答道,“恩,浚晟老总说那是件小事情,他还说想找个时间约大少去骑马,看你有没有时间!”

    尚卿文点了点头,关阳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问道:“大少,为什么你不直接找张大少呢?”

    浚晟跟呈帝都是d市的房地产开发商,不过在排行上,浚晟是比不上呈帝集团的,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浚晟在d市也算是地产商的千年老二,这样的小事情直接找张大少很轻而易举就解决了,何必要找浚晟呢?这种商场上的关系讲究个你来我往,哪有白白帮忙的道理?

    尚卿文目光微闪,低沉开口吗“之所以找上浚晟也是有一定原因的!”他说着看了看关阳,笑了笑,关阳心知肚明,原因一定是有的,大少将一个小小的装修公司推荐给了浚晟,之前浚晟就欠了尚钢一个人情,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大少推荐过去的人,对方自然不会怠慢!

    想来也是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吧,不然这家毫无名气普普通通的装修公司怎么能入得了大少的眼?

    --------华丽丽分割线------------------

    医院,病房里接电话的女音音调不高,对着窗口的位置,窗口正对着住院楼楼下的花园停车场,现在虽是晚上,但在花园里散步的病人不少,白天天气又太热,温度三十几度,也就早上和晚上稍微凉快一些,可以出去乘凉走动走动。

    拿着电话低低说着话的女子‘恩恩’几声,挂了电话之后,目光朝着天空上那一轮圆月,脸上路出一丝苦涩的笑来。

    她都住院三天了。

    刚才打电话过来的是魏妈妈,电话里问她是怎么回事,这出去玩也该有个时间啊,怎么都去了这么久了还没有回来,林雪静也很无奈,不得不找借口掩饰,魏妈妈悻悻地挂上了电话嘱咐她在外面注意身体,一挂上电话,林雪静那不争气的眼泪就要滚出来了,以前老觉得妈啰嗦,几天没回家了,几天没看到爸妈了,几天没吃到妈亲手做的饭菜了,这短短几天却度日如年,看到她打过来的电话又是害怕又是难过。

    “林小姐!”护士进来查看一下病房,笑着说,“你还是应该多走动走动,这样对身体好!”这位小姐住院三天了从来没有主动走出过这间病房,也不像其他病人那样去花园散散步走一走锻炼一下,她的活动范围就在这个房间里。

    林雪静冲着她露出感激的笑容来,也知道人家护士是好意提醒她,但她何尝不想出去走走?那一天从楼梯上摔下去她已经吓得不敢再走楼梯,更害怕自己会莫名其妙地失去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她不敢出门,有人从她门口走过她都非常警惕。

    走到这一步,她也是走一步算一步,既然舍不得孩子,那么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就不能丢,拼了命也要保住。

    林雪静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咬了咬自己的唇瓣,他要不要孩子已经不重要了,这是她的孩子,可能在下这个决定之前她还是害怕的,但是人们说得对,母爱是伟大的,为了孩子她也能变得坚强起来。

    被临时放在窗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她愣了一下,以为是人家打错了说不定响几声就自己挂断了,结果电话铃声一直响着,她只好接通,‘喂’了一声,电话那边一阵沉默,没有回应,静静的,却又让她能听到一阵低低的呼吸声,她拿着手机先是一阵莫名其妙地紧张,但却迟迟没有挂断,冥冥之中好像这个电话即便是对方不说一句话,她也突然心酸得要哭出声来。

    又委屈,又无奈,却又无从倾诉!

    哽咽的声音透过电波传达着对方那欲言又止的情绪,在这黑夜里转化成一阵淡淡的凄凉忧思,两人都没有说话,最终电话那头低哑的声音打破了这一份平静。

    “把孩子打掉吧!”

    声音从电话那一头传了过来,震进林雪静的耳朵,震得耳膜一阵嗡嗡嗡的响,一手扶在窗台上的林雪静都忍不住地踉跄地退后两步,身形像秋天里遭遇了强劲寒风吹得凌乱落下的枯叶。

    司岚!司岚!

    我没想过要得到你的一点点眷顾,你是那么的高高在上,你是天之骄子,我自知身份平庸配不上你,却控制不住地倾心于你,从初一到大学,尘封十年的暗恋终于才让我鼓起勇气来到你面前,我没有奢求你会爱上我,我只想着你能多看我一眼,多一眼也好!

    我没想过母凭子贵要做些什么,你可以继续进行你的婚礼娶你的未婚妻,你会有你的家庭,你会有你的*,你的子女,而我也即将会有我的新开始。

    可是司岚,你现在是连这两个孩子都不肯施舍给我!

    林雪静把电话挂断之后手都在抖,何苦来?何苦来着?她没有嚎啕大哭,只用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脸,任由泪水顺着手指尖滚滚而落。

    医院楼下的停车场,一辆不起眼的宝来轿车里,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捏在掌心的手机发了热,手指尖夹着的香烟已经燃了一半了,车窗打开着,车内卷起的浓浓烟味儿被夜风吹散了,他靠着车垫靠枕,眼睛里有朦朦胧胧领带光在滑过,很慢,很慢,就像他手里圈着的钥匙扣,在中指上一圈圈地转,那钥匙扣上的猫咪公仔显得无比稚气,挂在他的钥匙扣上显得是不伦不类,他手指弹着公仔的脑袋,恍然想起自己从她包里抢战利品的场景。

    那感觉就像是昨天才发生过的事情吧!

    他抬脸,对着医院住院楼的一个房间,那里有窗帘在夜风里轻轻摇曳,却再也看不见那个影子!

    他苦笑了一声,被烟味呛得咳嗽了起来。

    ------------华丽丽的分割线,这是第二更,今天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