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72:恩?这个女人?

    你要只对我一个人心软就好了!

    耳边低低的叹息声恍如一缕淡淡的风,一晃而过便被沉喘的呼吸声所掩盖住,卧室内的纠缠喘息声久久没有平息,被晚风吹动着的窗帘轻轻地晃动着,一只白希的胳膊从chuang边滑落被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拉了回去,抚上胸口那跳动着的心脏,睁开了双眼的男人在幽静的空间里散发出低低的一声叹息。

    早上用餐时间,舒然却懒在*上不想起来,尚卿文一回到g上没动,却不想在他才刚穿上西装时,镜子里就显露出他身后的影子。

    白色丝质般的睡裙松松垮垮地穿在她的身上,正是他在苏黎世千挑万选买的一条,那晚上她嫌这裙子太暴/露都没敢穿,此时睡眼惺忪的她站在门口正朝镜子里的他观望,察觉他在看她,随即‘呀’的一声低呼起来,赶紧拉开一个抽屉给他找搭配的领带。

    尚卿文在她俯身拉衣柜抽屉的时候正好站在她身边,等着她给他系领带,看她睡得迷迷糊糊却想着爬起来给他找领带,睡意惺忪着也不顾她此时身上穿着的是她一直都不敢穿的裙子,此时她前倾俯身,眼神正关注着看着盒子里的适合的领带花色,全然没想起此时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正含笑着打量着自己亲手丈量了尺寸的裙子将她那饱/满的身材诱人的身体曲线都衬托展现而出,锁骨处星星点点,一直延伸到下方,随着她气息起伏,目光从胸口那高/挺而起的山峦之间的那条细线往下。

    呼------

    晨起便洗了澡穿戴整齐了的男人又一次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息,如果此时舒然转脸过来一定能看得到他双眸里跳跃而起的火焰。

    “就这条吧!”舒然已经从抽屉里的小格子里挑出了一条适合尚卿文今天这一身的领带,她把领带取出来正要转身给他系上,腰间就是一软,肩头是他沉沉压下来的下颚,舒然抬脸,正好见到正对着面的那面大镜子里,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从身后柔柔地抱住了她。

    “卿文!”舒然拿着领带的手一顿,从镜子里看到他的脸,眼睛里是含着笑的,一如既往的含笑凝眸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腰间紧扣着的手也是十指相扣,牢牢地把她扣在怀里,可在他那含笑的眼眸里一晃而过的是一抹淡淡的寂寥,舒然有些心惊,恍然便不再见,她却敏感地转过了身去,伸手捧着他的脸。

    “你有心事!”舒然用的是肯定句,从昨天晚上开始,又或是,更早的时候!昨晚上她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却被他纠缠得抵死*几次欲开口又被他热情的吻所止住。

    尚卿文本是要摇头,却被她捧着脸,迎上她那露出忧色的目光,他随即轻轻一笑,脸挣脱她双手的束缚落在她的肩头,恍如自嘲般地低笑起来,“我只是--”

    只是,突然害怕!

    有些怅然若失,总感觉能握在手里的东西似有似无,他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从来都没有,就算当初聂展云在世的时候,他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是患得患失吗?用在一个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三十三岁的男人身上,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尚卿文在心里自嘲着,抱着她腰的手却在慢慢地收紧。

    <g上说,在她意识迷乱时听着他在耳边的低喃,就像在夜里静悄悄怕被人来偷窥,将这种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情话绵绵密密地只送进她的耳朵里。

    然而此时,他有心事却不愿开口倾诉,让她心里在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够好?

    人总是不能一心几用的,她太关注自己的工作,太关注展柏的康复,太关注自己身边的朋友,却也忽略了他!

    忽略了这个在自己都险些出现精神异常的时候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温情丈夫!

    尚卿文在关阳敲门时离开了嘉年华公寓,舒然目送着他离开,等他走了之后心里的怅然若失是越来越浓郁,她在客厅里坐了很长时间,想起了昨天晚上本来是跟她提前约好先跟他汇合去给父母买些吃的东西送过去,结果她接到聂展柏的一条短信,短信很普通,就是聂展柏道歉的一句短信,她便先去了医院,知道展柏被人接走便急匆匆地赶回了家,她把跟他的约定都抛在了脑后。

    不知道是客厅里的温度太低还是怎么了,舒然觉得双膝有些发凉,她起身开始梳妆打扮,挑了一件温暖色调的长裙,把自己从头到脚都整理了一遍,对着镜子里恢复了生气的那个自己,她抿了抿红唇,轻轻一笑。

    ----------华丽丽分割线------------

    林雪静见到出现在自己面前妆扮一新的舒然,先是一愣,然后笑道,“怎么了?今天要约会?”<g头,走过去把从瑞士带回来的巧克力递给她,昨天她光顾着找林雪静了,带回来的礼物都没有机会拿在身上,今天她就带过来了。

    “哇,苏黎世阅兵广场的手工巧克力,尝一颗先!”林雪静说着忙翻开了盒子,她对甜食没有抵抗力,加上吃巧克力也会让人心情变好,她现在正需要这个。

    舒然坐在一边看着好友品尝着巧克力,还接受着林雪静时不时抬脸打量过来的目光,“今天这一身穿得很漂亮,你很久没有这么光鲜了,上次娅姨都说你都长鱼尾纹了!”

    林雪静的话让舒然眉头一挑,拜托,没长好不好?

    舒然看着昨天还抱着她哭的好友今天又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从哪里跌倒又从哪里爬起来心情又好了的好友,心里也稍微有了些安慰,张了张唇本想跟她说说一些有关司岚的事情,但是又怕她触及伤感,话到嘴边又卡住了。

    早上尚卿文离开时,她问尚卿文一些关于叶家的一些事情,尚卿文用深邃的眼眸看着她,走的时候轻声告诉,有人自然会操心的,让她别担心。

    这个‘有人’指着是谁?

    舒然觉得尚卿文这个说话说一半留一半的习惯太不好了,让她一早上都在胡乱的猜,当然她最先想到的是司家那个男人,可是想了想,怕是不太可能的,毕竟林雪静怀孕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

    舒然为此郁郁,决定今天无论如何要从尚卿文的嘴巴里撬出点消息来,实在不行,她也不怕亲自走一趟市政aa府!

    “看你一进这个门半个小时之内看了几次钟,有事就去忙吧,我又不是瘫了需要你来守着!”林雪静打趣地笑,腾出翻书的手来指了指门,意思很明白,门在那边,要走就赶紧走吧!

    舒然今天来给她带来了几本书,林雪静这人是一看书就头疼的人,但是却恶俗地喜欢穿越小说,舒然在来之前去了一趟书店,挑了几本给她带过来。

    舒然听了好友类似唠叨的话,抬手看了看表,“你还真说对了,我今天确实有事!”说完她把放在旁边的包捡了起来。

    “你是去展柏医院?”林雪静冲着已经快步走到门口的舒然,舒然头也没回,冲着她挥了挥手,迈开步伐就走出了病房。

    林雪静纳闷,咦,今天的舒然,有心事?

    --------华丽丽分割线--------------

    尚钢集团的办公楼,电梯从顶楼直下,到底楼时,交错在一起的脚步声中有声音响了起来,“今天晚上又要仰仗你们了!”

    说话的人是尚卿文,语气轻缓,带着一成不变的笑意,跟他共事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尚卿文一到下班时间都是很随和的,尽管在不熟悉的人面前一直是保持着淡淡疏离客套,但对身边的朋友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尚总,你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心惊胆战着!”说话时跟在他身后的周嘉,还不免看了看今晚又要遭殃的关阳,唉,别醉得到时候需要她来收场就好。

    晚上有应酬,像很多次一样,尚卿文不需要亲自出马,交给关阳一人就能处理好,而她免不了也要跟着去一趟,做什么?关阳要撑不住了她就替补,谁叫他们的尚总现在已经戒酒了呢?

    咦?难道是怕喝了酒回家跪搓衣板?

    周嘉心里在八卦,想想他们的董事长夫人外表看起来就很温柔,而且人家是为人师表的教授,可不像前面的这个男人,看起来温文尔雅纯洁无害其实本质上就是个腹黑的高级禽/兽。

    当然这些话周嘉可是不敢说出来的,赶明儿尚大少心情好了让她去做关阳这个职务,那她这一辈子也甭想嫁出去了。

    三人前后走出了大厅,停靠在大门外的一辆车车灯闪了闪,车门一开,从车里下来的女人一站定便将目光锁定在了尚卿文的身上。

    周嘉眉毛一挑,敢情尚老大今天不去应酬,是因为,临时有约?

    恩?这个女人??

    ----------华丽丽结束线,下一更赶不到九点之前更新了,剩下的大概只有在明天上午才会审核出来,大家请明天上午来看就好,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