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70:我就知道

    你跟我哥分手了吗?

    聂展柏的这句话很轻,声音有些沙哑地从喉咙里蹦了出来,舒然勾住尚卿文手指的手指尖微微一颤,瞬间觉得自己此时不知道该有哪种方式来回答他这个不似质问却比质问来得还要突然还要揪心的问题。

    他一句话突兀地将舒然心里一直不愿提起的那个人给牵扯了出来。

    尚卿文明显感觉到舒然拉住他的手指尖颤了颤,他的手指微顿,敏锐地觉察到她此时心境的变化,不待她开口便反手将她的手握住了,将目光转向了坐在那边等待着答案的聂展柏,轻轻开口,“我是舒然的丈夫,尚卿文!”

    聂展柏的眼睛落在了尚卿文紧握住舒然的手上,眼睛里有一瞬间的停滞,半响之后他转开了脸,低喃一声,“我就知道!”他说完之后不再去看旁边坐着的舒然,低喃的声音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自嘲讽刺,轻笑时淡淡出声,“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默默走出病房的舒然从门口看着那依然坐在沙发声用背背对着病房门的聂展柏,想起了他刚才脸上浮起的那一抹笑容的苍凉,这些本不该在一个年纪还不到二十四岁的人脸上会出现的情绪就这么真实地在她面前展露了出来,那些隐晦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解释的过往让舒然心里忍不住地一阵阵地酸楚难受。

    她要如何跟他解释,告诉他聂家现在仅剩下他一人,他那从小就崇拜尊敬的大哥已经不在人世,她要怎么把这个残忍的结果来告诉他?

    舒然走出医院时有些头重脚轻,下台阶也差点崴了脚,幸好跟在她身边的尚卿文一把拉住她,她才没有脚软地跌下去。

    “怎么了?”尚卿文一手扶住她,感觉她整个人的重心在往下沉,赶紧伸手将她抱住稳住了她的身体紧张开口,从病房里出来,她的脸色就不太好,靠近了才发现她的脸色苍白的厉害。

    舒然伸手抱住他,低着头把自己的脸埋进他胸口,站着不动,直到尚卿文感觉到他的胸口的衬衣湿濡到贴在了肌肤上,听着她变了音的哽咽着,“我该怎么告诉他,我--”

    因为亲身经历过那样的痛,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所经历的,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那么的鲜血淋漓,她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这对展柏这个睡一觉醒来就失去了所有的人来说,太残忍了!

    头顶飘来尚卿文低低的叹息,舒然的身体慢慢地被他抱起来,坐上车之后他将在他怀里毫不掩饰地展示自己软弱的女子抱在怀里,用下颚靠在她的额头上,“然然,有些事不是该你背负的!”

    尚卿文明白她不是在为聂展云而哭,而是因为聂展云的母亲以那么惨烈的方式死在她的面前,因为这样,她才内疚,深深地内疚着!

    回到嘉年华,舒然很早就入睡,尚卿文看她神色疲惫,也知道她今天心里难受,在目视着舒然已经进入睡眠状态,他移开目光时,那一直隐匿在眼底深处的烦躁才慢慢地显露了出来。

    聂展柏醒过来这短时间一直没有可疑的人接近过病房,除了他的主治医生还有舒然的父母以外,舒童娅和冉启东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跟聂展柏提到他的家人的,但是很奇怪的是为什么聂展柏也不问?今天他突然在舒然面前提到他的哥哥,他是真的不知道还是--

    尚卿文没有再想下去,而是一个电话打给了关阳,电话结束之时沉沉地说了一句,找人看着聂展柏!

    ----------华丽丽分割线----------------

    “耳朵还有耳鸣的声音吗?”医生问舒然,舒然点了点头,确实,耳朵还是在有些时候听不清楚,还耳鸣嗡嗡嗡地很吵。

    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再好的手术也不可能让破损了的耳膜做出来的跟原装的效果一样的好,对于医生的这个结果舒然已经能接受了,相比于无声的世界,能听见已经是万幸,只是她这一生最喜好的潜水运动再也不能碰了!

    哗啦--一阵水花在半空中飞溅而起,一条海豚破出水面一声清越声气,在海豚馆里响了起来。

    已经快下班了,此时馆里只留下了管理员在清理现场,为迎接明天的游客做准备。

    舒然坐在不远处的座椅上,凉椅冰凉,坐着有些不舒服,她起身,在一阵四溅的水花声和海豚愉悦的欢叫声中朝前走去,水池里的海豚颇有灵性地在水里转着圈,首追着尾部以一种特别的欢迎仪式迎接着这位曾经个的主人,舒然靠近了,一个巨大的水花就从水池里绽开出来,溅了她一脸的水。

    这个小淘气!

    舒然用手摸着脸上的水珠,朝池子里看了一眼,安安跳跃而起,很活跃地在水里打着滚,滚了几圈之后朝岸边游过来,探出大半个身子,双鳍趴在台子上,低低地叫着。

    许久不来,它依然还记得她!

    舒然走过去摸摸它的头部,安安很欢快地再次游进水里,边游还边煽动着水花,这是它邀请舒然下水惯用的姿势,蹲在池子边的舒然却无奈地笑了笑,她都这样了,还怎么游泳呢?

    馆里显得有些空寂,她拍着手上的水,就对着那眼巴巴瞅着她的海豚安安,“安安,见到林雪静了吗?”

    她今天来这里是来找林雪静的,这女人打她电话她也不接,她回了一趟半山别墅也没见到她的人影,打电话问甄暖阳,甄暖阳那边正传出吃方便面才会有的速度声音,一般在甄暖阳吃这种速食的时候那么她一定是在实验室里待了一下一周的时间了,她猜的没错,甄暖阳说她有一周没出实验室了,所以林雪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她也不知道。

    舒然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她在被尚卿文带到瑞士之前的那一天,林雪静才跟她说了让她陪着去一趟医院,她要做掉肚子里的孩子,而她一去瑞士就是一个月,这一个月她到底过得怎么样?

    舒然很似焦虑,所以她才在半山别墅找不到人之后赶到了这里。

    “然然,你来了,你都有好长时间没有来了啊!”进来整理打扫的人看着舒然蹲在池子边自言自语,笑了起来,舒然站起来看着曾经的同事,“林雪静在吗?”

    那位同事先是一愣,然后笑了笑,“她呀,这几天闹肚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说是肚子不舒服,恐怕现在又去医院了吧!”

    同事说得不以为然,但舒然却听得心惊胆战的,在她到了谢快步走出海洋馆的时候,她包里的手机总算是响了起来。

    舒然奔到目的地时已经是心急火燎了,电话时林雪静回过来的,她这一个上午电话可没少打,林雪静总算是舍得回她一个电话了,此时舒然快步走到妇产科的某一个病房里,推门一进去看着chuang上的林雪静就忍不住地想骂她一顿,好端端的搞什么失踪?她不知道她找不到人心里有多着急吗?<g上那脸色苍白,人也瘦了一大圈的林雪静时,她那卡在喉咙里的话却骂不出来了。

    “你看你把自己搞成什么样了?”舒然把门关起来,刚才听门外的护士说她不小心摔了一跤,膝盖都破了,她一听心都要跳出来,林雪静能摔跤吗?<g上的林雪静脸色苍白的看着风尘仆仆赶过来的舒然,突然鼻子一酸,眼睛里就雾气蒙蒙,她咬了咬唇,垂下眼帘时状似轻松开口,声音却哽咽着,“我手机关机,所以才接到你的电话!”说完她突然抬起脸,朝舒然伸出了手,舒然走过去,林雪静便伸手抱住了她,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在舒然面前不需要伪装,她这段时间伪装得辛苦,此时此刻她也不想再装下去,只想找个可以依靠的地方好好地哭一场。

    彷徨,迷茫,害怕,无助!

    尽数委屈都在此时发泄而出。

    她终究就如甄暖阳说的一样,她没有舒然那么的坚强。

    舒然所经历的任何一件大事若是发生在她身上,她都会崩溃到发疯。

    今天单单是被人从楼梯上推下来她已经吓得魂飞魄散,若不是她死死地抓住了护栏,在最紧要的关头强忍着疼痛膝盖压地才保住了肚子里的孩子,她都不敢想象,十几个阶梯,她滚下去会落得怎样的下场?

    当时怀孕的舒然就险些被冉诺退下楼梯。

    林雪静无助地哭着,如果是甄暖阳在这里她可能还不敢哭,因为那天晚上她已经被甄暖阳骂得无力还击了,但是强忍着不哭不代表着自己内心真的就坚强起来了,她做不到!

    舒然最开始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问题才会哭得这么厉害,在林雪静抱着她哭的时候她目光扫了一眼挂在chuang边上的记录本,上面写了个‘保胎’,舒然在看见这两个字时浑身都松了一口气,可随之而来也是更深的蹙眉,孩子是还在,但是接下来呢?

    司岚的婚礼就要举行了,她到底是什么打算?

    舒然心里寻思着这件事能不能通过尚卿文让他想想办法,但是,这种事情,站在尚卿文的角度,他可能不会选择插手!

    因为在瑞士她有一次就问到过这样的类似问题,尚卿文的回答很简单,这是两个人的事情,外人帮不了忙。

    舒然正思量着要如何帮她,怀里的林雪静就抬起头来,眼角的泪痕还没有干,“然然,那个女人说如果我不打掉孩子,她让我们林家在d市没有立足之地!”

    舒然眉心一跳,这么,狂妄!

    --------华丽丽结束线,今天更新完毕了,明天继续,宝们,不要着急,本来这个文的框架就比上一个文的框架大,所以,别着急,呵呵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