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67:醒了(补更)

    白花花的墙壁上有着窗帘被微风吹起带过的影子在晃,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并不刺眼,但chuang上的人却用手虚虚一挡,用手去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她做这个动作时很娴熟,眼睛也是条件反射般地微微闭着,右手抬高遮眼睛,左手却极快地伸出来遮脸。

    窗外树影重重,有几片落叶飘下来砸在玻璃窗上,她保持着这个动作,身体却微微一僵。

    明明落地窗窗口离她这边有好几米的距离,明明窗户只隙开了一条通风的口子,明明窗外飘过的树叶就不可能吹进来,她却这么自然而然地第一时间就扬手遮脸,动作是拂下身上落叶的动作。

    耳边也传来了一阵自行车铃声的叮咛声,还参合着银铃般的笑声,混合在一起就像环绕立体声一样在自己的周边回响着。<g上,而是坐在了自行车的后座,阳光下投影在地上的影子紧跟着,头顶是枯黄了的银杏树叶,飘落时纷纷扬扬,她伸手就去挡。

    幻觉,幻觉--

    脑海里警铃大作,明明有个声音在焦灼地提醒自己,那就是幻觉,但是她却发现,这样的情景出来的久了,连她自己都分不清了。

    这才是真实的!

    舒然,舒然--

    用手遮住眼睛的舒然,手指尖有莹润的东西悄然无声地滑了下来,她不知道还要怎么做才能从现在这样的境况里走出来,她却觉得自己好像越陷越深,不可自拔地坠了下去。

    你我今生注定无缘,既已放手为何还要来苦苦折磨着我?

    这是她在梦里的话,她脆弱不堪,低喃着类似哀求,他抚着她脸颊的泪水,指尖指腹的温度微凉,深邃的眼眸里是望不尽的惆怅忧伤,她深深地凝着他的目光,直到看到他眼角滑下来的冰凉,溅在了自己的手心上!<g头柜上所有的东西都推倒在地上,被褥,枕头,当护士们看到她手里晃动着的水果刀时,顿时吓得一声尖叫--

    “救命啊--”

    。。。。。。

    询问赶过来的人都心惊胆战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病房里狼籍一片,被撕烂了的枕头,用刀划开撕成碎布条的被子,地上被摔碎了的杯子,拉断了的窗帘架,以及chuang上已经精神濒临崩溃的女子!

    “然然,然然,你看着我,我是卿文,然然--”尚卿文的手用上了一些力道才将发了疯的舒然给紧紧抱住,眼睛里是一阵血红,他冲过来时看到了什么?她手里紧拽着一把水果刀,发了疯似地乱刺乱砍,最后是被他强抢了过去才将她制住。

    怀里的人已经整个人神经都紧绷到了僵直,被尚卿文紧紧地抱着,眼睛还睁得大大的,惊恐未定,眼神也空洞无神,额头的虚汗是一阵接着一阵地渗出来,在被尚卿文紧捧着脸对视上他那焦灼的目光时她的目光才动了动,目光在四周看了看,半空中有飘落的羽绒毛,就像下雪了一样,漫天般地下坠,她突然推开抱着自己的尚卿文,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尚卿文抱着她不放,她情绪失控到开始大喊大叫,“放开我,你放开我!啊--”

    “舒然!”尚卿文在她的拳打脚踢下依然没有松手,双手紧紧地箍住她,防止她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来,门口站着的朗润见事态无法控制住,只好对赶来的主治医生点了一下头。

    用镇静剂!

    一针下去,发狂的舒然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她紧绷的身体柔软得软进了尚卿文的怀里,两眼也变得暗淡无光来,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乖乖地,躺在了他的怀里。

    <g上的人,又看了看好友,“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尚卿文摇头,脸上的表情是惊魂未定,因为紧张他的额头都渗出了一层冷汗,此时双肩都忍不住地抖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时才让自己镇定下来。

    “你这样抱得太紧会让她感到紧张!”朗润提醒尚卿文,尚卿文这才意识到自己抱着她的手太紧了,赶紧松开了一些,看着睁大着眼睛却两眼无神的女子,心口一阵抽疼!

    朗润挥了挥手让病房里的其他人都先退出去,自己从护士那边拿了消毒棉球和包扎用的医用绷带,径直走到尚卿文身边,见他伸手也不方便,索性用小剪刀将他手臂的衣袖剪开了一个口子,目光在那被浸染成了鲜红色的布料上凝注,仔细看了看伤口处的情况,沉声开口,“忍着点!”

    尚卿文在冲进病房时为了把舒然手里的那把水果刀给夺过来,被刀划伤了胳膊,疼痛感早就变得麻木了,此时他斜躺在chuang头,一只手抱着舒然,看朗润要给他包扎伤口,急忙开口,“先给她看看,她的脖子!”

    尚卿文说出这句话时,声音都在忍不住地抖了抖,说出口的音调都有些变了样,是,当他赶来的时候,她手里的水果刀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那一刻他脑子都瞬间变得空白了,她情绪失控到要自尽!!!!

    尚卿文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可怕的情景,这种后怕一直持续到现在,心惊胆战到他的心脏现在都无法平息下来。

    “她的脖子只是一点皮外伤,她现在刚冷静下来,我怕再一次刺激到她!”朗润说完,开始给他处理伤口,据他目测,她颈脖上的伤口并不严重,应该只是一点点的皮外伤,而且血液这么快就止住了,他注意到在尚卿文过来抢匕首的时候她的手抖了一下,一点轻微的划伤,倒是尚卿文的胳膊--

    朗润深深地凝眉,开始给他清理手臂上的血渍,刀口不深,血也很容易地止住了,只是才发现原来刀口不止一处。

    看来张晨初刚才真的是说对了,长久的梦境侵蚀,让舒然的神经开始错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把他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舒然那强大的精神力被压垮掉了!

    后面会发生什么,他们都不敢想象。

    精神崩溃,神经错乱,意识恍惚,她会疯掉的!

    尚卿文不敢往后面想,此时抱着怀里的舒然,看着她那无神的目光,将她一点点地往自己怀里靠,用自己的伟岸怀抱铸成她赖以依靠的避风港,惊魂未定之后的短短细语轻轻地溢出来,“然然,一切都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他坚信!

    ------------华丽丽分割线----------------

    d大教师公寓的客厅里,舒童娅放下了手里的电话,旁边的冉启东便问道,“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舒童娅摇了摇头,眉头已经紧紧地拧成了一团,“卿文已经搬到医院去住了!”

    冉启东也焦虑到叹息不已,早上爸妈那边才打电话过来,说然然和卿文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嘉禾了,正问着呢,他这胡乱找理由搪塞了过去,好在他们也知道卿文那边的工作也忙,然然耳膜出了问题的事情都没让老两口知道,就怕他们着急。

    “我想出去走走!”舒童娅突然站了起来,也不管现在外面已经天黑,她起身提着自己的包就要出门,冉启东紧跟其后,“童娅,这么晚了去哪儿呢?”

    “去墓地!”舒童娅头也没回,冉启东却愣了一下,去墓地?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这两天变得沉默,安静,很多时候她都靠坐在阳台上的小椅子上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一个方向或者是一个物体,眼睛都不动一下。

    尚卿文端着一碗粥过来,笑容温和地坐在她面前拿着勺子来喂她,她的目光却停驻在他的手臂上,尽管他穿着衬衣,但在刚才他撩起衣袖给她洗水果的时候她还是看见了。

    她最近虽然情绪不稳,但是依然是能记得事情的,她想起了那天她发疯似地用刀伤了他!

    她是,疯了吗?

    自己居然会失控到不能控制了!

    舒然苦笑着从他手里接过了那只碗,低着头时眼眶也红了,她很想对他说一声对不起,可是,她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这段时间她觉得她的日子天昏地暗的,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现实,当明白了自己失控地用匕首伤了他之后,她内心那深深的自责和愧疚再一次潮涌般地袭击而来,她不知道该怎么来面对他,因为每每看到他朝自己露出来的温和笑容时,她就心酸得心疼!

    “休息一会儿!”尚卿文没有错过她脸上那变幻莫测的表情,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轻轻地一抬手就抱了起来,她的体重在急剧下降,人也瘦得皮包骨似的,两只大眼睛深深地陷了下去,幽幽地看着人都慑人。<g上低声地说着一些柔软的话,舒然靠在他怀里,她听见他说,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他那柔软而熟悉的声线就真真切切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她怔住,浑身都抖了抖,睁大着眼睛抬脸看着面前的人,目光在他的唇瓣上停驻,慢慢地她的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来,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抱着他一直把眼泪浸透进他的心口上。

    -------华丽丽分割线----------------------

    夜静,尚卿文在阳台上接着电话,电话那边是远在瑞士的关阳打过来的,关阳去了有好几天,亲自在处理这件事情。

    尚卿文低低地说了几句,转脸去看了一眼此时已经安静睡过去的舒然,朗润给她开了些药,尽管她依然被梦境所困扰,但是比以前要睡得安稳了些了。

    “大少,这边的人要求见一见大少夫人!”

    关阳沉闷出声,这段时间他们是通过各种渠道才找到了瑞士这边一位曾经是聂展云有过交际的律师,调查显示,聂展云在死之前的一个月前就去过一趟苏黎世,见过的人也就这一位,只是对方很绅士地婉拒,并提出如果可以,要求见一见舒然,有一件东西要亲手交到她的手里。

    尚卿文在挂了电话之后才发现舒然已经醒过来了,此时正坐在那边看着他,他缓步走了过去,看着她那深深陷进去眼眶里的眼睛,眉头微微一蹙,伸手将她抱进怀里低低开口,“明天我就带你去苏黎世!”

    有句话说得好,解铃还须系铃人,在看到舒然那双流露出淡淡忧伤的眼睛时,尚卿文已经做了决定。

    舒然飞机上的时间都是浑浑噩噩的,她现在每天都是睁着眼睛就感觉累,就像永远都睡不醒一样得疲惫不堪,座椅前方的桌子上摊开着一方地图,是瑞士的几大风景名胜,尚卿文是想让她看看,想去哪儿走走。

    鲜榨的果汁有些酸,舒然抿了一口觉得涩涩的,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喝进去胃里就不太舒服。

    她的瑞士之行本来是安排在了八月末,在她带研究生实习完毕之后才去的,结果今天,却是他陪着来了。

    舒然看着坐在一边神色也憔悴了的男人,尽管他的脸上一直挂着温和的笑容,但是眼睛深处依然掩饰不了那疲惫的神情,他最近也很难受吧,舒然看过去的目光撞进了他那幽深的眼瞳里,唇角微动时伸手圈住了他的颈脖,在尚卿文微怔时靠进了他怀里,从心里最深处的内疚慢慢地转化成一种无奈和孤独,她甚至都产生过绝望的念头,每次照镜子,颈脖上那一道浅粉色的痕迹都在提醒着她因为梦境的太过真实险些逼得她自尽,她还有那么多放不下的人和事,却控制不住得做了那样的事情!

    好在,他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其实现在舒然才觉得自己先前提出的分开一个月的建议是多么的荒唐,她原本以为能靠自己的毅力来撑过去,结果她高估了自己,她开始深深怀疑,自己真的是病得不轻!

    得知尚卿文要带她去苏黎世,她也怔了好久,苏黎世,那个在梦里经常出现过的地方。

    张家的专机最后停在了一个半山腰的私人跑场上,面对着城堡般的别墅,舒然突然提出想要住酒店,尚卿文想了想便答应了,舒然不喜欢太宽广的屋子,跟他一样。

    张家在很多个国家都有私人住宅,张晨初每年都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不在d市,大多数时间都在这些风景宜人的地方度假来着,张家那位绅士的外国管家在听完尚卿文的解释之后很贴心地为他们订了一家酒店,在他们临走时还微笑着告知哪一家不知名的餐厅其实味道是最棒的哪一条没被列为风景线的街道是最美的。

    很多被列为风景名胜的地方往往还没有最朴实的一个街道更具有当地的民族风情。

    司机送两人到了下榻的酒店门口,下了车的舒然却伸手拉住尚卿文的手,尚卿文是想让她先休息一下,但是舒然却不想休息,她最近浑浑噩噩的日子过得太难受了,现在是一听到‘休息’二字,心里就跟蚂蚁在啃噬一样的难受。

    尚卿文只好让酒店的侍应生把行李箱送进房间去,正想说些什么变听见舒然轻轻开口,“能尽快见到他吗?”

    她无心来观赏异国风景,她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解梦!

    ------------华丽丽分割线--------------

    d市,医院的走廊上坐着一个脸色略微苍白的女子,从门诊办公室出来,她手里捏着的那份检查报告单就早被她紧紧地捏在了手心里,医生的话一遍又一遍在她耳边回响起来。

    “第一次做b超的时候只发现了一个孕囊,现在居然有两个,恭喜你啊,林小姐!”

    林雪静觉得自己的世界轰然倒塌,两个小生命,她怎么舍得?

    --------------华丽丽分割线--------------

    晚了六个小时的苏黎世,班霍夫大街一点四公里的大道却囊括了两座消费天堂,夜幕下的街道两旁的商店里陈列着奢华的商品,这里是追求世界名牌的圣地。

    一家低奢的咖啡厅里,舒然见到了如约而至的人,对方是个英国人,一身得体的西装使得他本人看起来更加的肃然严谨,他入座的第一句话便用中文流利地开口,“我见过您,您好,舒小姐!”

    他一入座,舒然身体也微微绷直,不,这句话应该是她说才对,她见过他,在梦里!

    没有经历过的人一定会觉得很滑稽,不过舒然确实在梦里梦到过他,不过却不是本人,而是一张照片,照片上他的相貌都清晰得印在她的脑海里。

    他自我介绍叫王均,王在中国是大姓,虽没去过中国,但是读书的时候接触过不少的中国人,他那流利的中文也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

    “这是他要我亲手交到你手里的东西,还有一个银行账户,他说密码你知道!”王均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只小小的牛皮纸袋轻轻推移到舒然的面前,面露遗憾着开口,“他才二十七岁,却不想--,我很遗憾!”

    舒然拿着牛皮纸袋的手却停顿了一下,里面是一把钥匙,她表情一怔,不明所以,账号她是知道的,当然密码她不太清楚,还有这钥匙是怎么回事?

    王均告诉她这是一家银行的保险箱钥匙,不过还需要她亲自去银行一趟,需要银行的钥匙跟这把钥匙才能打得开那个保险箱。

    至于保险箱里存了什么东西,王均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当晚舒然在酒店里对着那把钥匙发呆,尚卿文开解她明天去打开了自然而然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他虽是说得轻松,但是却在舒然不注意的时候眉间微微一蹙,聂展云的保险箱里会有什么东西?今天在咖啡厅里,那位自称是聂展云律师的英国人礼貌地请他坐到一边去等,他跟舒然的谈话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回到酒店舒然也是犹豫了一会儿才将这把钥匙拿了出来。

    对方说过,里面的东西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看到,这里的‘其他人’也包括了他尚卿文!

    尚卿文很清楚聂展云对他的防备之心,只是很可惜,他人已经不再了!

    当晚,两人都心事重重,第二天舒然去了那家银行,开保险箱的时候只有舒然一人在场,钥匙拿在手里正对上钥匙孔,舒然却把钥匙收了回去,隐约地感觉自己还是不要打开看了的好,她站在那里思考了一分钟,最终将钥匙塞回了包里,走出银行时将那钥匙递给了那位英国律师,对方很惊讶地看着她,因为她手里手里东西都没有。

    “舒小姐,你真不打算打开看一下?”对方很吃惊地看着舒然还回来的钥匙,眉头微微一蹙。

    舒然摇头,或许有些事随着他离开而淡化掉就好,舒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也因为这把钥匙而沉甸甸的,她把这把钥匙还回去也是不想自己再过得那么沉郁,这段时间她已经被折腾得精疲力竭了,如果可以,她都不想再跟聂展云的事情有任何的交集。

    王均把钥匙收好,微叹一声,“他在这边购买的一套房产也是在你的名下,你要不要抽时间去看一看?”

    舒然表情微怔,聂展云以她的名义在卢塞恩购置了一套别墅,自然景色最为优美的地方,那里是疗养和旅游的胜地。

    “聂展云,我以后要住在卢塞恩,那里的景色好美啊!”

    “瑞士?”

    “恩!”

    “你德语那么差,你确定要去?”

    “你德语说得好就行啦!”

    。。。。。。

    原本以为曾经的记忆随着他的离去在慢慢地被淡忘,可是现在--

    她不该有愧疚,如果真要有,那也是世事无常,阴差阳错!

    坐在车内的关阳从后视镜里看着从银行里走出来的舒然,又看了看坐在车座后面的尚卿文,心里又是叹息又是不安,很想说,大少,你不该带她来这个地方!

    这里是聂展云曾经给舒然许诺过的城市,这里的每一条街道都是聂展云曾经在舒然的记忆里描述过畅想过的地方,一座建筑,一条街,一座喷泉,甚至是一杯咖啡!

    “在梦想没有被画上句号的地方亲自画上一个句号,也算是完美了!”

    尚卿文轻笑起来,但关阳却从他轻笑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淡淡的惆怅。

    遇上一个对的人,需要不快一分不慢一步的好运气,有时我们虽然已经得到了那个结果,却也在深深地遗憾着,想要苛求得更加完美,比如,能早一点地遇见!

    尚卿文推开了车门,站在了马路边上。

    舒然站在王均的车边,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垂下了眼帘,有种深深的无奈感,目光掠过去,却掠至那不远处站着的男人,尚卿文靠在车边,一副闲适姿态,正看着这边她站的位置,感受到她朝自己看过来的目光,一勾唇,微微一笑。

    异乡街道,面对早已再熟悉不过的笑容却突然变得亲切无比,心里涌出的淡淡苦涩也因为他那浅柔的笑容给瞬间冲散,这一笑恬静而包容,她启唇微勾唇角,快步朝他奔去。

    一生中,有一个人注定教会你成长,曾经的曾经只因阴差阳差而错过,你需要感恩和铭记,但却不能因此而辜负了那个肯陪着你留下来的人,他或许来的比较晚,却在用实际行动弥补着他晚到了的那些岁月,舒然,你在最美好的时光里遇上了一个对的人,何其有幸?

    尚卿文看着朝自己奔过来的女子,身姿轻盈如翩飞的蝶,身影投影在马路两边那有着古典风格的橱窗上,她的步伐带着一丝急切,在离自己还有两步远的位置突然停了下来,短发末端的微卷发梢在风中柔柔地拂动着。

    “尚卿文!”

    男人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站姿,手指磨着无名指上那环形状的戒指,本要展开怀抱却见她脚步一停,喘急的呼吸还没有来得及缓一下,那双发亮的眼睛的眼睛就直盯盯地盯着他。

    “我爱你!”

    饶是是淡定成习惯了的男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震得浑身都抖了一下,为她这一句突然的表白。

    这是,表白?

    坐在车里的关阳因为车窗紧闭着他是没听到舒然说了句什么,却发现站在那边的尚卿文背脊突然一僵,脸上的表情是既震惊又--,关阳说不上来,感觉是有些别扭的表情,恍然一见,居然瞥见尚大少微垂的脸颊上有着一抹浅浅的红,尤其是耳垂,红得像两颗血红色的珠子,关阳心里一怔,咦,这是什么情况?

    她说,我爱你!

    舒然从来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这句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他的引导下,在他*的攻势下低低地应一声,主导的一方依然是他,却不想在这异乡街道,她翩飞而至到自己面前,跟自己开口说了一声,我爱你!

    尚卿文觉得自己意识有那么一阵的恍惚,以至于他是如何回到的酒店,中间这十几分钟的路程都成了空白,直到酒店套房的门被轻轻关上时,卡擦一声他才震回了神,有那么一会儿他心里深深懊恼着,自己都三十几岁的人了,却被她这么一句话就震得灵魂脱壳了一般,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心里却像被塞了一团蜜糖,慢慢地揉开,越来越软,越来越甜。

    门口的男人是陷入自己的沉思,脸上还带着笑,舒然却懊恼地快步走进了卧室,将手机从包里取了出来,王均发了短信过来,询问她钥匙应该怎么处理,她说暂时放他那儿保存就好,还有那一个银行账户,她试过了,居然真的就是那个密码,聂展云在出事之前反复跟她联系时提到过小时候的事情,那密码就在那本书里,只不过他一直没跟她提到过那把钥匙,那把钥匙拿在手里她却没有去打开看,说是直觉也好其他也罢,她也是临时决定不看的。

    舒然将手机收起来,暗吸一口气,很奇怪自己到了苏黎世这边睡眠质量好了许多,这两天她只是在尚卿文的安排下沿着一些风景名胜区走了一圈,有好多地方似曾相识跟梦境里的情景是一模一样,最开始她很怕走这些地方,但尚卿文却带着她走了一遍,晚上她依然梦到了这些场景,不过身边却多了一个人,那就是陪在自己身边的尚卿文!

    不再是一个人的梦,不再是她一个人走在陌生的大街上,心里也不再那么恐惧,不再那么害怕,心态也突然轻松了许多了。

    这是什么原因,她也想不明白!

    是不是解开她这个梦境的唯一办法就是她在梦里走过的地方都走一遍?

    舒然觉得这跟人的潜意识有关,可是她又没来过这个地方,怎么可能有这么清晰的认知,如同身临其境地来过一次一样?

    身后有人轻轻靠近,拥了过来,把舒然吓得身体抖了抖,感受到耳畔那熟悉的气息,她才彻底放松了戒备。

    “然然!”从身后圈住舒然的尚卿文声音很轻,最开始觉察到她身体的僵直他也感到了一丝的紧张,从他上个月从纽约归来一直到现在,她的若即若离都让他心里深处感到一阵恐慌,他明白她的用意何在,怕她为难所以自己也没有勉强,她住院的那大半个月,其实每天晚上他都在,甚至是白天也在医院里待着,公司的事情他全权交给了关阳,不然在舒然情绪失控的那一次他也不可能及时赶到。

    一想到那天她把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情景,他的手心就是一阵发凉,低头时目光所及之处便是那颈脖间浅浅的粉色,他唇瓣轻轻落下,感受到她肌肤的战栗,迟疑了一下却还是*地覆盖了上去。

    “然然,刚才你跟我说了什么?”尚卿文轻喘着将怀里没有挣扎没有反抗的人抱紧了,唇瓣落下去时自己都在努力地控制着那越来越厚重的喘息声。

    舒然颈脖上一阵战栗感随着他落唇之处形同一股电流窜便全身,身体一阵酥/软地掉进他怀里,意识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身体条件反射般地依靠着他身上。

    她说了什么?

    舒然的双肩一阵抖动,酥痒难耐到开始发抖,肩膀上更是一阵麻麻的疼,是牙齿和舌尖完美协作的壮举。

    这酥麻的电流使得她全身都一个激灵,身体里那潜伏着的渴望的兽被撩了触角,敏感地苏醒过来了。

    “然然,再说一遍!”尚卿文的声音魅惑到了极致,声线清温如甘泉,把此时浑身灼热到快燃起来的舒然浸透了进去,沉溺着不想起来。

    “我爱你!”舒然脑海里就晃出这一句话来,对,刚才她是这么跟他说的,腰间贴上的掌心热得像一个大火炉,烫得她忍不住地低/吟起来。

    “再说一遍!”他开始诱哄。

    “我爱你!”舒然就像中了魔咒,浑身燥热到只能依靠攀附着他才能解渴,意识模糊时她双手抱着他的颈脖,感受着他那起伏而起忽又重重落下时的有力身体,每一次深/入都让她战栗不已,从抛入云端到坠入地上之间的连连尖叫再一次次地被他吞噬入腹。

    <bg上响声时而轻柔辗转时而涌动如大浪拍岸,不依不饶的诱哄声将那低低求饶的声音覆盖了去,转化成了欢/愉的喘息。

    清晨,舒然醒来时才发现自己睡在地毯上,当然并不是她一个人,尚卿文还闭着眼睛,看样子还在沉睡,两人身下还压着一g上,地上随意扔着是他们的衣服,卧室的门大开着,透过一阵阵的风,门口那边落着的是尚卿文的领带,再过来一些就是自己的裙子。

    如此相似的场景让舒然好像回到了她跟他最开始的那一晚,房间里也是这么的乱,还没有开空调,闷热得将她热醒了。

    几个月而已,这个男人却成了她舒然的丈夫!

    舒然浑身都累极了,想要翻个身却不想一动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掉了,搭在她腰间的手臂也动了一下,浅眠的男人睁开了眼睛,在她表情微怔时用唇在她额头轻轻一点。

    “然然,你昨晚上喊了一个人的名字!”

    舒然心里一跳,那原本迷糊的心智也突然清醒了过来,心跳如雷,垂下眼眸时紧紧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唇瓣,怎么办?她--

    都是她一时情迷,说好了暂时分开,连刚开始来苏黎世的这几天都是分开休息的,可是昨天晚上,她--

    尚卿文看着她那内疚又自责的表情,心里微微一疼,用额头挨了挨,低笑,“傻瓜,你喊的是我的名字!”

    舒然心口一震,真的?

    尚卿文轻轻一笑,轻笑时在她耳垂上轻轻一啄,“你说,你爱我,你喊了一晚上!”

    --------

    舒然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再这么嗅了,连吃早餐的时候都被对面坐着的尚卿文看得满脸通红,她昨晚上做过什么倒是有些印象,但是说过什么,意乱情迷时说的话她怎么可能记得?

    她昨晚上真的说那句话,还说了一晚上?

    舒然觉得自己此时真像变成一只鸵鸟,在尚卿文如此打量的目光下能将自己的头深深地埋进地底下去。

    对面的男人心情却是特别的好,看她脸红,也不说话,而是静静地坐在一边看,脸红的女人当然是别有一份情/趣在。

    “啪--”舒然把手里的叉子放了下来,抬脸去瞪死死盯着自己的男人,见他姿态闲适地靠在沙发座上,一脸笑意盈盈,而她却因为脸红心跳而身体紧绷,顿时觉得落了他的下风,磨牙,尚卿文,你讨厌!

    尚卿文脸上的笑容却如昙花绽放般晕开了,把吃的东西都移到她面前,兴致勃勃地告诉她待会要带她去苏黎世大教堂还有市内的一些博物馆,说舒然一定会去的地方就是博物馆,待会会好好陪她去走走,舒然气鼓鼓的表情还没有褪下去便被他那迷人的笑容看得心口微震。

    他就因为她的一句话高兴得像个孩子?

    ----------华丽丽分割线--------------------

    “看来他的决定是正确的!”朗润在放下电话时低低吁出了一口气,最开始他也不同意尚卿文带舒然过去,毕竟舒然的梦境里反复出现过苏黎世这个地方,他是怕舒然一去了境况会适得其反,可是,恰恰相反!

    “这叫什么现象?”朗润问身侧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含笑解释,“大脑个人差异,跟个人的意志力也有关系!”

    朗润正想说些其他的,被张晨初打过来的电话给搅了思路,郁闷地接起来,“毛病!”一般这个时候,这厮是不会跟他打电话的。

    张晨初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吐血,“我看你最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了,你赶紧想想办法,疏通一下!”

    “什么意思?”朗润挑眉,疏通什么?什么事情他张晨初办不了还需要他来做?

    那边张晨初见这边的榆木疙瘩还没出窍,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司岚要出事了!”

    朗润凝眉!

    司家出事了?

    --------华丽丽分割线------------------

    此时的巴黎医院,护工在为病人擦拭身子时突然感觉到对方的手动了一下,他以为是惯性引起的也没有在意,慢慢地将病人放回去时,正要收回手臂,眼睛就对上了那一双睁开的黑眸,顿时吓得‘啊’了一声!

    醒,醒了???

    ----------华丽丽结束线,对不住,我蜗牛了,来了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