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65:帮帮我

    奔驰车的速度为二十码,走走停停,这速度都比不上下车走路了。

    早上八点,此时正值上班高峰期,这个时候的路是最堵的。

    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指动了动,左手手指百无聊赖地把扣在右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转来转去,指腹接触着的细腻柔滑让舒然再一次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明确的。

    幸好这戒指款式简单,如果上面镶着一枚大钻石,要像她经常这样转来转去的,她的手指皮肤不被蹭破才怪!

    前面的车又滑了一小截了,舒然踩了一下油门跟着滑了几步,看着前面那浩浩荡荡的车队,堵得密密麻麻,舒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滑开窗嗅到车外那滚滚而来的汽油味儿冲鼻不已,而旁边坐着的林雪静也因为这浓浓的气味熏得一阵呕吐,舒然赶紧把车窗关上,目光朝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瞥见后面的车跟得紧,此时前车窗大开,那只悬吊在车窗外的手指间正夹着一支香烟,坐在车里的人吊儿郎当地收回去去吸一口,又伸出来弹几下烟头。

    舒然看着后面跟着的银色保时捷就心情郁结,这人今天还就像狗皮膏药似地,贴上了?

    “真的没事吗?然然?”林雪静用湿纸巾擦了擦嘴唇,刚才那汽油气息让她忍不住地呕吐起来,早上是硬逼着自己吃了些东西,一路都相安无事,突然闻到这种烟味儿,胃部就是一阵翻腾难受。

    还能有什么事儿?

    舒然说着,把手机放了回去,贺谦寻刚才说什么来着?让她回贺家去住?舒然是被这个提议给震得久久没回神!

    虽然她也知道了尚卿文跟贺家的关系,现在想想,在他的身世曝/光之前,贺奶奶还亲自来了一趟嘉年华,现在回想才理清楚,当天贺***那些语气为什么会让人感到奇怪了!

    那个时候,贺家人就应该知道尚卿文是贺家的人了吧!

    如今贺家态度明确,唯有尚卿文依然没有反应,舒然是能理解尚卿文的心情的,尚家的丧事才过去半个月,与其所谓的出面澄清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不如淡然处之,总不会一直待在风口浪尖上,现在不是挺好的吗?这个话题已经没有两周前那么潮/热了!相信很快就会平息下去了!

    “你要不要紧?”舒然将目光从后视镜里转过来看向了林雪静,本来是想让她在家休息,她说怕闷着,舒然也知道她本来就是个坐不住的人,与其让她待在家里胡思乱想,倒不如带她出来逛逛。

    林雪静摇摇头,转脸来冲着舒然淡淡一笑,没事儿!

    舒然发现经过了昨天晚上那一遭,醒来后的林雪静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舒然也知道暖洋洋那个人说话很直接而且往往是一针见血的那种,最开始她还真怕林雪静被她的话给刺激到了,不过现在看来,情况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早上的时候林雪静就问舒然,她和尚卿文的婚房,半山别墅那边是不是还空着的,舒然点头,那套婚房她和尚卿文住的时间不多,尚卿文跟她一样,嫌那房子太大太空旷,他们又只有两个人,再加上舒然在d大上课,如果住半山别墅那边又有些远了,而嘉年华这边房子套内八十多平米,装修得紧凑而温馨,是他们喜欢的格局,比起那边空旷的房子,他们更喜欢住这里。

    舒然还没有明白林雪静是什么意思,林雪静就问她,能不能把那房子暂时借给她住一个月,她只需要住其中一间客房就好,舒然是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毕竟现在林雪静怀着孩子,魏妈妈又是护士长,她在家住着实在是不方便,在林雪静还没有决定要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之前,还是暂时别让家人知道的好!

    舒然出来的时候就带上了那边的钥匙,决定在办完事情之后带她去看一看那边的房间,只不过身后跟着的车实在是让人恼心。

    他今天还没完没了了!

    舒然心里郁闷,瞥见前面车总算是又开始动了,就要过红绿灯口子,前面的车起步慢了些,正好黄灯亮起,就那么三秒钟舒然的车就不得不停了下来,不过车身都已经穿了半个人行斑马线了。

    贺谦寻从她从嘉年华出来就一直跟着,她车开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现在又是上班高峰期,堵车的时间居多,她是想甩掉他都没办法了。

    红灯八十秒,这个路口的红灯就是等得久,舒然手指叩着方向盘,等待红灯时身边的林雪静就把手机递过来,眼神示意她短信来了,舒然皱眉点开,以为又是贺谦寻发过来,瞥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信息很简单,就一句话。

    然然,回家了吗?我跟你爷爷都等着你来呢!中午回来吃饭吧!

    舒然看着这条信息半天没反应过来,爷爷跟奶奶没有换电话号码,而且他们也从来不发短信,因为他们眼睛不太方便。

    舒然也没有时间去想对方是谁了,绿灯亮了!

    --------华丽丽分割线------------------

    贺家!

    贺奶奶张邵华正坐在沙发上捣鼓着手里的手机,一边问着身后的人,这样说行不行?要不要换一种语气?最后把手机一放,“这短信又不同于说话,有时候一个标点符号都能起到不同的语境效果!”说完她看了一眼娟姐,“谦寻有消息回来了吗?”

    “还没有呢!”娟姐说着,赶紧去厨房那边去瞅瞅,正在煨汤!

    贺奶奶凝眉!

    这孩子,让他去请个人回来,都去了这么久了都没有消息!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我不管啊,今天你无论如何都得跟我回去!”贺谦寻的银色保时捷车才刚停下,人就从车里跳了出来,正好把舒然的驾驶座的车门给挡住,舒然的车门还没有打开,他人就已经跳到车门口用手给挡住了,手臂伸到车窗口,手直接扣住了舒然的方向盘,一脸恨恨的表情又是眯眼又是磨牙的。

    “你有病啊!”舒然伸手就去拍他伸进来的手,跟了这么远还不死心呢,她今儿真是犯了太岁了,惹上他了!

    贺谦寻可不管,他今天要是不能把舒然给弄回贺家去,他就不能回去了,这是奶奶说的,虽然他也想,正好啊,她不去就不去,他才懒得跟这么久还死皮赖脸地像是要求着她回去似的,他可以找个休闲娱乐场所好好享受一天,可是该死的,他还就鬼使神差地跟上来了!

    舒然恼了,抬眼狠狠瞪他一眼,没看到她现在是要去医院办事儿?

    “贺谦寻,我今天没时间跟你闹,我现在有正事要办,麻烦你让一下!”舒然看着堵在自己车门口不让的男人,再一次有耐心地提出。

    贺谦寻冷哼一声,这才松开扣着她方向盘的手,伸手给她拉开了车门,趴在车门上漫不经心地开口,“快点,大爷我还等着呢!”

    舒然是听不见他说什么,但是坐在车里的林雪静却忍不住地笑出了声,这要是换做以前,这位贺家二祖宗怕是早就翻脸不认人了吧!

    舒然下车时询问了林雪静要不要跟着去,因为她耳朵不方便,身边能够有个人帮她及时以书面的形式告知她,也省的她老是有种不安感。

    林雪静松开了安全带正要下车,打开车门就是一阵呕吐,舒然忙绕过去给她递水,这边站在车外的贺谦寻看着呕吐的林雪静,眉头微微一挑,目光动了动。

    “好了好了,你还是别去了,里面的消毒水味道也重,你就在车里休息吧!”舒然把水递给她,又从车里取了好多湿巾纸塞给她,看着她总算是缓和了下来才放心地将车门关上。

    没有了林雪静,舒然只好自己进去了,才走了几步,就感觉身后有人跟来,舒然侧脸看了一眼,看是贺谦寻,微蹙眉头,“你跟来干什么?”

    贺谦寻不理她,径直跟她平行走着,用手机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你朋友怀孕了!

    舒然在看到这条消息时眉头都快拧成一块儿了。

    @没有!

    贺谦寻轻笑了一声。

    @没有?傻子才看不出来吧?

    言下之意骂舒然是傻子!

    舒然停步,转身对着他,开口,“我差点都忘记了,贺二少已经是快要当父亲的人了!”那个于暖心,之前不就是怀孕了吗?还单独找过她让她让位的那个于家小姐,不过奇怪了,怎么还没有听到他们喜结连理的消息?算算月份,也不小了吧!

    贺谦寻的脸色有些发黑,是瞬间就黑下去了的那种,舒然说完看他的脸色突然就变了,心里也纳闷,怎么?自己干了这种事儿还容不得别人说了?

    贺谦寻伸出手指用食指指着她点了点,表情是那种欲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那种,舒然是见不得别人用手指指着她的额头,当下就伸手狠狠一拍,像拍苍蝇一样得拍了下去。

    舒然看他吃瘪,心情大好,刚转身,手机就振动起来了。

    贺谦寻@,你还好意思说?

    舒然怔住,@我怎么不好意思说了?

    你那点破事我还懒得说呢!

    贺谦寻@,你怎么不问问聂展云干了什么好事?说起来我还真要好好感谢他!

    舒然被字里行间那敏感的字眼刺得有些恍惚,这两天她因为‘聂展云’这三个字弄得神经紧绷,再一次看到这个字眼就觉得神经疼。

    舒然把手机一放,“不想知道!”说完头也不回地朝自己要去的楼层走去。

    贺谦寻听着她的语气突然转凉,怔了一下,怎么了?聂展云不是她初恋吗?说一下都不行?

    舒然现在是根本就不敢想起任何跟聂展云有关系的话题,她把烦躁的心情给压制了下去,快步走到一个病房,瞥见病房里有护士在整理打扫,病chuang上的人也醒了,不过此时依然低着头,手里玩着那只方形魔方。

    舒然也是早上的时候接到来自军营里的尚雅阳的电话,电话里尚雅阳提到能不能请她帮个忙替父亲拍个视频传给他,他已经回军营有一周时间了,因为时间限制他是暂时不能回来,惦记着父亲的病情,尚卿文和关阳都还没有回来,他便只能请舒然帮这个忙了。

    尚雅阳从小就无心从商,这是之前尚卿文跟舒然说到过的,他的志向就是做一名合格优秀的军人,之前是因为尚佐铭一直阻挠,将他从军营里叫了回来,现在有尚卿文操持着尚钢,他这拍拍屁股就潇洒走人,把尚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扔了个干净。

    舒然叹息一声,觉得这个小叔子还真是--

    军营里那么苦,他都待得住!回来做个阔少爷还闲不住了!<g头玩魔方的尚昌宁,缓步走过去轻轻开口喊了一声“爸!”

    舒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尚卿文几乎是隔两天就会带她来一次,只不过前几次都是因为尚卿文在,她都在旁边看着他们两父子交流,说话的永远是尚卿文,父亲只是坐着,时不时地会抬头望他一眼,他没有过多的情绪表露,但他的主治医生说了,他的精神状况有了很大的好转,在积极地配合着他们的治疗,情绪波动发作的次数现在几乎为零了。

    这是个很好的预兆,舒然也在心里替尚卿文高兴着,或许有一天他能开口说话,尚卿文一定会很高兴的吧!<g上的人,试图着想通过自己友好的表现跟他拉近距离,她靠近时缓缓地玩下腰,不让自己身高靠近给他增加无形的压力感,发现他把玩魔方的手指顿了一下,慢慢抬头时看了舒然一眼。

    舒然的神经也在此时紧紧地绷了绷,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靠近他,眼前的长者两鬓发白,因为长年药物相侵,他比其他同龄人看起来都要老了好几岁,脸型偏消瘦,却更是凸显出了他那硬朗的面部轮廓,尤其是眼睛,深邃得让舒然以为那就是一汪沉下去的古井。

    “爸!”舒然声音很轻,心口却被他那双深邃的眼睛看得一阵打颤,他的眼睛的震慑力让她突然有些不安起来,她小心翼翼地拿着手里的摄像仪正要靠着chuang边坐下来,面前的人却突然扬起手就将她推了一把,舒然没料到他会突然动手,手里的摄像仪被不幸落了地,啪的一声直接掉地上去了。

    舒然被推一把身子直接朝后仰,门口站着的贺谦寻大惊失色,一个箭步冲上来护了舒然一把,将她扶着站稳了看着舒然那苍白的脸色正要询问她有没有怎么样,就被扔过的魔方砸了面门,chuang上的人突然失控咆哮,冲着两人站的方向大喊出声,贺谦寻一把拉住舒然疾步退出了病房,并在走廊上喊护士赶紧过来,赶过来的医生和护士在病房里忙碌着,舒然被贺谦寻一把从病房里拉了出来,舒然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向病房里面,g栏上砸过去。

    舒然被惊得退后了一步,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他的反应这么剧烈,她转头看向一脸沉郁的贺谦寻,“他刚才喊着什么?”

    尚宁昌在大喊大叫,而且是冲着她和贺谦寻喊的,她不知道他喊的是什么,不过看着他那失控的表情,她心里就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安。

    贺谦寻的目光这才从病房那边转移过来,此时主治医生也出来,跟他们说已经给病人注/射/了镇静剂,为了让病人缓和一下情绪,请他们暂时不要进去了,主治医生说完朝舒然看了一眼,那眼神让舒然觉得怪异极了。

    贺谦寻目光凝了凝,点了点头,这边舒然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贺谦寻眉头一皱,很明显也有些烦躁,从包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看了舒然一眼,真要知道?

    舒然点头!

    贺谦寻动了动手机。

    舒然的手机你屏幕上就出现了四个字,舒然被这四个字惊得目瞪口呆!

    歼/夫yin/妇!

    他冲着他们喊着歼/夫yin/妇?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公公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咆哮着的一句‘歼/夫yin妇’,虽然也知道公公精神失常,说出来的话也不必放在心上,但是从医院出来,她心里就堵得慌!

    “他对你很排斥!”

    贺谦寻很明确地指出这一点,用审视地目光看向了舒然,那表情好像在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人家这么不待见你?

    舒然想着前几次她来的时候是跟尚卿文一起来的,尚宁昌的情绪一直都很稳定,看她的表情虽然是淡漠的,但是也没有像今天这样,今天她单独一个人过来没想到会让他情绪失常成这样。

    舒然觉得头疼不已,才刚坐进车里,尚卿文的微信就到了,询问她父亲怎么样了,舒然来之前是跟尚卿文提起过的,此时坐在车里心情依然没有平复下来的舒然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说起。

    最近糟心的事情确实多,连续几天都休息不好,她的抗压能力也远不如以前,今天被公公这么一咆哮,一时间觉得脑子都乱了,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她拿着手机,突然觉得万般委屈,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的时候心里酸得要命。

    卿文,我好累啊!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接下来的一天都没有什么精神,贺谦寻叫她去贺家,她直接回绝了,并警告贺谦寻再跟着就别怪她翻脸了,贺谦寻走的时候深深地看她一眼,上车之后舒然才接到他发过来的消息。

    @你找个时间好好睡一觉,别盯着一双熊猫眼出来吓死人!

    舒然是知道自己眼睛的青黛是化妆都掩饰不了了,眼睛一直都涩得难受,老感觉是眼皮都撑得吃力,她把手机放小腹上一放,也懒得回消息了,闭上了眼睛,林雪静上了二楼去看客房,本来舒然是提议让她住一楼的,毕竟上下楼梯总是有些不方便,林雪静说没事儿,她还是喜欢视线宽广一些。

    此时的舒然是没有力气去巡视一下自己的屋子了,她往沙发上一躺,觉得今天可能也没力气把车开回去了,索性就在这边住一晚。

    在她意识开始模糊,意识里出现了那一串熟悉的自行车铃声时,她敏感地抱紧了自己怀里的抱枕,被旁边一个不轻不重的力道轻轻拉了拉,她惊醒过来,差点就要进入梦境,明明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排斥想要醒过来只是自己没有力气醒来,此时被旁边坐着的林雪静叫醒,她松了一口气,微叹出声,用手撑着自己涨疼不已的太阳穴,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或许过不了几天,她也要崩溃了!

    林雪静坐在她身边,微笑着看着舒然,“然然,抽个时间陪我去一趟医院吧!”

    舒然微怔,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吃惊地看向她,“雪静,你--”

    难怪她说要借住她的房子一个月,她这是要--

    她要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华丽丽分割线--------------

    凌晨三点,舒然在二楼书房,整个二楼,除了林雪静暂时住的那一间客房的灯是熄灭掉的,其他房间包括走廊上的所有灯都亮着,舒然把书房里的书籍整理了一遍,她现在是没心思睡觉,实在是太累的时候会小憩一会儿,不过都是惊着睡的,往往是意识到自己要做梦了猛的一下就醒了过来,她端起书桌上那杯浓咖啡,皱着眉头喝了一口,没有加糖的咖啡苦得吓人,味蕾和神经被这苦味把刚醒过来的她刺激得一个激灵,咖啡杯在她睡觉之前是滚烫的,现在还有些温度,可见她这一觉还是睡了些时候了。

    舒然从来没有想过,如今想要好好睡一觉的愿望都是那么的奢侈!

    同样凌晨三点的d市,这位心理治疗医生的公寓里灯光也是大亮着,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大boss,心理医生好半响才缓过神来,厨房里有磨咖啡豆的声音传了过来,客厅里宽大的液晶显示屏上正播放着一段录像,他看着坐在沙发上静默着看着电视屏幕的男人,低低吁出了一口气。

    扰人清梦的凌晨,怪只怪他住的地方离机场太近!

    沙发上拿着遥控器紧盯着电视屏幕上的男人将画面一定格,抬头看向站在一边的心理治疗师,“如何治?”

    心理医生迟疑了一会儿,开口,“在不受任何干扰的情况下,让她把这个梦给做完!”

    这是他这两天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沙发上的男人眉头一沉,心理医生继续说道,“她现在很恐惧这个梦,所以每次只会做到一半或是一小部分就自动被惊醒,浅意识里她是不想让自己再去梦到这些场景,但是越是惧怕越是容易梦见,久而久之就会存在一种心理障碍,就像人在处理一些事情时必须迎难而上方能解决,得说服她慢慢地从心里上来接受这个梦!”

    心理医生说完重重一叹,这个案例实在是一个挑战,他看着沙发上同样凝眉的男人,发现他在看着那治疗录像的片段时,每次看到那被催眠的女子脸上露出恐慌的表情时,他的眉头就会皱紧凝注,一个片子看完,他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心理医生认真地看着他,“尚先生,我想你应该可以有办法去说服她从心里来接受它!”

    ------------华丽丽分割线----------------

    凌晨三点半,舒然感觉书房窗口有灯光闪了两下,她拿着书的手顿了一下,这个时间段除非是这一片区域居住的房主能自由进出外,外面的车是不能进来的,她带着疑惑的心情朝窗口看了一眼,瞥见车灯就停在楼下花园,她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就往楼下跑。

    花园的大铁门徐徐而开,缠在墙头开得正艳的九重葛在晨露的灯光下依然妖娆夺目,从二楼上飞奔而下的舒然停在大厅的门口,看着那辆车缓缓停下,从车里下来的人朝这边走了几步,看到跑出来的女子,先是神情怔了怔,随即朝她张开怀抱,迎接他的便是飞奔而来的热情相拥,柔软的身体浸透着夜间空气里淡淡的花香,像一抹柔软的空气清新剂直扑而来。

    关阳正要下车帮着尚大少把行李提下车,就被眼前这一幕看得低头轻笑起来,哟,这样的迎接方式可真是正中大少的下怀啊!

    舒然扑进尚卿文的怀里,迫不及待地一头扎进他的胸口,可能是这三天惶惶不安的日子让她恐慌极了,突然之间他回来了,再看到他的身影时,她就像泅渡的溺水者抓到了浮木,扑进他怀里时是满腹地委屈,握拳捶着他的肩膀不经意间就小女儿姿态流露出来,“你怎么才回来啊?”

    尚卿文是站在台阶下的,舒然扑/过来时,他伸手正好将她抱坐着跨坐在自己的腰间,肩头被她捶了一下,他圈住她的腰,感受着指腹下丝质睡衣的柔软丝滑,嗅着她身上那淡淡的沐浴花香,他深吸一口气,见窝在他怀里的那双手不安分地拉扯他的领带,顿时身体里潜藏已久的那股子火热就挑了起来,听见身后关阳搬行李的声音,他暗暗吸了一口气,转过脸去,就见关阳开着车已经退出了花园铁门,铁门自动关上的那一刻,尚卿文才忍不住轻笑起来。

    这家伙一直都是这么上道!

    舒然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关阳也在,趴在尚卿文的胸口朝大门那边看了一眼,见关阳已经开着车走了,忍不住地脸红起来。

    “你都没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回来!”舒然搂着他的颈脖,觉得他的出现就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尚卿文直接抱着她上了二楼进了两人的卧室,他的工作进程本来也是今天下午才能结束的,可是上午的时候接到她的短信,他也没有那个心情继续待在纽约那边了,心急火燎地赶了回来。

    不过这些他是不会告诉她的。<g上的薄被子枕头都还放得整整齐齐,还没有被用过,就知道她还没有休息。

    舒然给他放了水,一切准备就绪就过来叫他去泡个澡,现在才凌晨四点,还有时间可以休息,走到浴室门口就被他拉住了手,怀抱一腻上来,舒然就感受到他胸膛传递过来的火热,被揽抱住的舒然读懂了他微动的唇语,他说,一起好不好?我好想你!

    舒然一阵脸红心跳,身上的丝质睡衣已经被拉下了一半,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和肌肤的灼热感,她的意识一阵眩晕,可是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连续几天都出现过的梦境画面,攀附在他颈脖上的手一紧,她把脸别开,躲开他靠过来的唇,推了推他的肩膀,低着头低声开口,“卿文,你也很累了,早点休息好不好?”

    尚卿文抱着她的手轻轻一顿,间她低着头,脸别开了一些,他用手勾住她那俏皮的短发,目光深深地凝着她,正要告诉她别害怕时,怀里的人从他怀里钻了出去,很快地把衣服拉上,趁他不注意时就快步走到了门口,有些不自然地开口,“你先洗洗吧!”

    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啦地响着,卧室里的舒然却像被置身在了水深火热之中,从最开始因为他的归来而总算找到了心理归宿感,到现在突然隐隐地害怕起来,她害怕她待会会情不自禁地喊出另外一个人的名字,更害怕自己睡着了会莫名其妙地就喊了出来。<g上背对着尚卿文睡的那边,心理乱糟糟的无法控制,感觉到浴室里的人已经出来时,她赶紧闭上自己的眼睛,装睡!

    尚卿文从浴室里出来看到舒然已经睡下了,穿着一件浅紫色的丝质睡衣,裙角很短,身体微屈时正好将她那修长的双/腿呈现出来,此时站在chuang边,看着三天不见的小女人,对于她突然剪短了头发,最开始他从照片上看到也是足足惊艳了一把,从最开始认识她,她就一直是长头发,不过现在觉得其实短发更适合她,恰好那天他翻手机的时候被旁边的一个外国助理眼尖地看到,顿时惊讶出声,,他含笑地解释这就是他的太太,助理瞪了瞪眼睛珠子,哦,尚总你居然有个这么年轻的太太?

    是是是,他是老了,他太太正风华正茂!

    尚卿文把擦拭头发的干毛巾放在了一边的凳子上,躺下去从她的身后将她抱住,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微微颤抖,他把她拉进怀里,想起了自己刚才在心理医生那边看了两遍的录像,结合她现在的反常,他也明白了,将她抱过来,什么都不做,仅仅是抱紧了她。

    没有过不去的坎,他在努力地寻找更好的治疗方法,朗润那边已经联系好了,她的耳膜手术要提前,就安排在明天下午,他想好了明天早上再跟她说,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让她好好睡一觉。

    舒然被他抱进怀里,久违的温暖怀抱让她突然有些难受得想哭,她伸手抱住他的腰,头扎进他的胸口,她很想很想跟他说一声‘对不起’,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心理也很矛盾。

    矛盾到她现在在深深地思考一个问题,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爱他?

    如果是,那为什么她还会喊着聂展云的名字?

    --------华丽丽分割线----------------------

    特殊病房休息室,朗润看着面色不佳的尚卿文,进来的时候将手里的报告册递给他,“手术很成功,你怎么还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活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你钱似的!”

    “如果你老婆跟你提出分开一个月,你能高兴起来,我只能说你不是男人!”尚卿文将面前的那份报到单捡起来翻开了看了看。

    朗润表情一怔,怎么回事?这么严重?他昨天晚上才回来,今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这要是传到张晨初那边,保不准人家张晨初还会觉得是你尚卿文走了三天后院就起火了呢!

    朗润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看尚卿文面色沉郁,想着刚才进手术室的舒然同样神色不太好,心里就忍不住地倒吸一口凉气。

    这两人,够折腾的!

    ----------华丽丽分割线------------

    “什么?舒然你再说一遍?”舒童娅那落在写字板上的笔锋是突然变得犀利起来,连划下去的力道都重了。

    “童娅,你冷静一些!”同样守在舒然身边的冉启东轻声开口,拉了一把因为震惊而直接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的舒童娅。

    冉启东是从舒童娅那边得知了舒然的情况,也很着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女儿,确切的说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女婿沟通一下,但年轻人的事情他们是有那个心却没有那个力。

    舒童娅把写字板放了下来,紧跟着也是重重一叹,其实冉启东是误会她的意思了,他以为她会生气会说女儿,其实不然,她不过是觉得一个月的时间太久了一些,都知道夫妻之间最好不要分开太久,她是怕一个月时间太久了影响了他们两人的感情。

    “妈,我想好了!”舒然低低开口,她已经想了好多天了,她只是想弄明白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而已,耳膜手术做完了需要住院半个月,这半个月她都住医院,也想趁这个时间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维。

    连续几天的梦已经折腾得她精力憔悴,她都不敢在他怀里睡着,这种心理的恐惧延伸出来的结果就是让她都不敢靠近他了!

    是打从心里的那种内疚感迫使她是不敢靠近他,更不敢看他的眼睛,他对她越好她越是觉得对不起他,她感觉这样的日子太煎熬了,她伪装不下去了!

    舒童娅微叹出声,她也知道女儿这是实在找不到其他的办法了,刚才她在走廊上也看到了尚卿文,女婿的神色也不太好,她想想就觉得心情郁结,对聂家,他们也是尽力了,可以说是仁至义尽,聂展云入狱,他的弟弟,他的母亲都是他们在照顾着,可是一个聂展云弄得他们家鸡犬不宁,人都死了还不让人好过,她还真想现在就去墓地把聂展云的骨灰盒给撬起来,问问他到底想怎样?

    你都死了还不放过我的女儿!

    <g边跟她说说话,只不过尚卿文都没有在病房留宿,这是舒然要求的,当尚卿文的身影再一次从病房里离开时,舒然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再次低头时眼眶都红了。

    “心疼了?”暖洋洋是在旁边坐着削苹果,把舒然的表情都看在了眼里,递了一瓣苹果过来,“心疼了就让他留下来,逞什么能?”

    舒然咬着唇瓣,死命地摇头,不,她最近梦见聂展云的次数越来越多,心理的不安感也越来越强烈,尤其是昨天晚上梦见的那个情景,梦境里这段时间从来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聂展云在她即将梦醒的那一刻说话了。

    声音从遥远的地方渗透而出,他的声音熟悉而有力,却也带着满满的恳请。

    他说,sugar,帮帮我!

    ----嗷,天干气躁,情绪不稳,这码字速度是要了我的命,天啊,地啊,今天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