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64:你妈知道吗?

    风尚嘉年华!

    客厅里洗手间的门再次被推开,林雪静慌慌张张地冲进去,双手撑在洗手台上一阵呕吐,拧开的水龙头水花四溅,她用双手捧着水往自己的脸上扑,止不住地干呕是一阵接着一阵,从厨房跟过来的舒然看着伏在洗手台上呕吐不止的好友,忍不住地蹙紧了眉头。

    看林雪静情绪不太稳定,她便把林雪静带回了家,这几天尚卿文不在家,她也没让舒童娅过来陪,正好可以让她暂时住在这边。

    “你的情绪波动会让宝宝感到恐慌,宝宝一恐慌不安也会让你更加难受,你尝试着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呕吐的现象也会有所减缓的!”舒然取了干毛巾给林雪静擦了擦脸,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忙扶着她去客厅那边休息。

    林雪静吐得浑身瘫软,躺在沙发上眼睛无神地望着客厅里的吊灯,舒然替她擦拭干净脸上的水珠子,想要安慰她,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她就知道这个孩子不会是梵琛的!

    她从暖洋洋那里得知,跟梵琛交往了一个月的林雪静现在还跟人家相敬如宾,连手都没牵过,又怎么会有孩子?

    既然不是梵琛,那么这个孩子,就是他的吧!

    舒然现在不知道该叹息还是该怎么办,因为前几天她才从尚卿文的公文包里找出一盒子喜糖来,尚卿文告诉她,那是司岚送过来的。

    司岚要结婚了!

    订婚三个月,婚礼将在七月初如期举行,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舒然看着精神恍惚的好友,不知道该如何相劝,劝她打掉孩子?若是以前的自己肯定会这样坚持吧,只是因为她也失去过孩子,知道失去孩子的痛,她现在都不忍心说出口,但是如果不打掉,生下来?未婚生子?她即将要承担的生活压力该有多大?

    这个社会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养不养得活孩子的话题了,而是你该怎么来养?孩子不是你有钱就能养得好的,他需要最基本的条件就是一个和睦健全的家庭,仅仅靠母爱是不行的。

    林雪静平躺在沙发上,因为这两天呕吐的次数过多,吃什么吐什么,她的脸色很不好,此时胃部刚经历了一次翻天覆地地搅动,她已经没有了开口说话的力气,头靠着软枕,眼眶的殷红还没有褪去,疲惫不堪的她闭上了眼睛,转过脸去把头深深地埋进枕头里。

    舒然知道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听,现在要谈的无疑就一个问题,这孩子是留着还是做掉,而舒然也很畏惧这个话题,如果要问她的意见,她也很矛盾!

    “做掉!”接了电话赶过来吃饭的甄暖阳筷子一放,是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对面坐着的舒然端着碗一阵沉默,她其实不用想,也知道甄暖阳会给出这么一个建议来,这种事情上甄暖阳作为一个旁观者比舒然的话还要来得绝情一些。

    “选择有两个,第一,做掉,第二,留着,这个决定又会给你三个选择,你要么带着孩子嫁人让孩子认作别人做父,要么一个人独立养大他,要么--”甄暖阳看了林雪静一眼,“要么当一个第三者,靠脑子和能力努力上位!”

    甄暖阳淡淡地说完,看着端着饭碗没有动的舒然,知道她也听不见,此时正在努力地尝试从她的唇语中得到一些重要信息,她用筷子夹了一筷子苦瓜放进舒然碗里,目光一动,吃你的饭!

    舒然看着面色苍白的林雪静,唇齿间也尽是苦瓜的苦涩味道,放下碗筷,也不管甄暖阳刚才说了些什么话,轻声开口,“既然事情已经出了,孩子的父亲也有权利知道这个事儿,雪静,你要不要--”

    可能经历过流产之后,舒然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心就特别的软,她觉得如果司岚跟尚卿文一样喜欢孩子的话,如果,说不定会有什么转机,想着这个问题,舒然就觉得这根刺儿锥得人心里是特别的难受,她忘不掉尚卿文每次看到孩子眼睛里就流露出来的那种喜爱的目光,是发自内心的那种期待,可是她--

    甄暖阳用审视地目光看向了舒然,低头用手机在键盘上一阵捣鼓发了一条微信给舒然。

    “司家不同于尚家,他司岚也不是尚卿文,舒小然,你的爱心泛滥会害了她!”

    舒然看着手机上面的汉字,皱了皱眉头,看着林雪静起身去了侧卧,她低低开口,“不管如何,她是孩子的母亲,她有权决定孩子的去留,暖洋洋,你别--”

    甄暖阳看着舒然,重重一叹,起身去了客厅,舒然也收到了她发过来微信。

    “舒小然,心软是要有针对xing的!”

    信息后面还附带着一个址,舒然点开了看了一眼,是d市的娱乐类型的电子报刊,首条信息便是一张婚纱照,是从侧面拍下来的,男人的背影比较模糊,但是从镜子里投射出来的女子妆容精致,身上穿着的是一套雪白色的婚纱,这应该是在试婚纱时的情景。

    是司岚跟他的未婚妻?

    舒然在看完那几张照片之后也没有了吃饭的兴致了!<g上全是雄xing荷尔蒙的气息,这话说得舒然是眉头直皱,差点扔鞋子去砸她的脸。

    甄暖阳在她的衣橱里挑挑拣拣,最后挑了一*新的薄毯子抱着才作罢,哼哼着看着抖唇角的舒然,挑眉,难道不是?

    舒然最后也没有办法,因为林雪静也是睡的客房,她不放心林雪静,只好抱着枕头也去了客房。

    林雪静的孕吐很严重,一个晚上也折腾着舒然和暖洋洋都睡不着觉,加上她情绪一直都不稳定,吐完就哭,让睡在沙发上的甄暖阳是一脸的抓狂,舒然还好,因为最近有些畏惧晚上,尤其是怕自己睡着了又做梦,今天晚上人这么多,她倒是安心了些,林雪静是不敢抱着甄暖阳哭,就把她当枕头抱了,舒然的肩头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怀孕了的女人都会情绪失常,舒然能理解的,不过甄暖阳就不同了,她这人一直偏理性,此时看着林雪静的模样,她从沙发上翻身而起,走到*边将林雪静的裙子扔过来,直接开口,“穿上!”

    舒然一怔,怀里的林雪静也抖了抖身子。

    “干什么啊,暖洋洋?”舒然看着甄暖阳那凶神恶煞的模样,觉得今天就不该告诉她,这女人可是个急性子。

    “去司家!”

    明白了甄暖阳的话时,舒然眼睛都快瞪出来了,疯了吗?

    --------华丽丽分割线--------------------<g上拖了下去,惊得急忙跳下去拉住林雪静,防止她不小心摔在地上,抱住同样惊慌失措的林雪静冲着甄暖阳就大声喊道,“你疯了吗甄暖阳?她现在是个孕妇!”

    孩子有多脆弱,舒然一想到就难受,她双手把林雪静护在怀里,警惕地看着有些失常的甄暖阳,心里也被甄暖阳的提议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去司家,挑明?她想起了林雪静在江边撕掉的那张一百万的支票,大家族里最不缺的就是孩子,很多人认为可以用孩子来维持一段感情,很多人也愿意为了孩子委曲求全,但是据她所知,司家不会的,现在去挑明无疑就是自取屈辱,司岚大婚在即,联姻的对象还是叶家,细细分析一下,这样对没有权势没有背景的林雪静没有任何的好处,换句话说也是给她断掉了一切的后路!

    “我不去,你放开我!”林雪静的情绪终于忍不住地爆/发了,舒然一个人都抱不住,被她大力推开,撕心裂肺的模样看得舒然是心里一阵着急,真怕她情绪失控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林雪静,你的性格就决定了你这辈子就干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你连在这件事情上都软弱得试图靠眼泪来挽救,你的眼泪值多少钱?跟你说,你现在就是在自取屈辱,你把你自己的身价降到了负数,既然没本事在感情的事情上做一个强者,但你至少得自爱自重,你在这里哭有什么用?你是在让我们看笑话,看你这个失败的第三者是怎么被踢出局的笑话!”

    “我不是第三者,我不是--”林雪静眼睛都红了,撕心力竭,挣开舒然的手抱着自己的头蹲在了地上。

    “甄暖阳你别刺激她!”舒然虽然听不见她们的话,但看着两人都情绪激动到这种程度,急得是满头大汗。

    甄暖阳看着蹲在地上哭的林雪静,面色沉了沉,“女人的眼泪只有在遇上了那个真正会心疼你爱你的男人才是弥足珍贵的,在其他男人面前,一文不值!为什么你总是觉得女人就应该靠着男人,你为什么就没想过靠自己也是可以的?”

    这*舒然是惊着睡觉的,她怕林雪静又出什么意外,只是很奇怪,林雪静在跟甄暖阳大吵了一架之后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尽管做梦的时候还在不断地抽噎,但是情绪却比刚才要稳定了很多,舒然再次醒来时,睁开眼发现身边的林雪静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用吃惊的表情看着她。

    舒然怔愣了一下,看她已经没事了,便起身去客厅,因为客厅的灯还亮着,舒然在睡觉之前就看到甄暖阳时常会在门口晃了一下,舒然暗道说她心软呢,她不一样,刀子嘴豆腐心!

    舒然起身往客厅里走,果然看到甄暖阳端着一只红酒杯在那边一个人慢慢地喝着,她走过去看了一眼那红酒瓶,恩,是尚卿文存放在酒架子上的一瓶,她端起旁边倒上的半杯红酒,坐了下来。

    甄暖阳神色也有些疲惫,看着舒然坐下来了,看她一眼,又看了看从卧室走出来的林雪静,闭了一下眼睛再次睁开时拿起了旁边的手机。

    “我一个晚上被你们两人折腾得够呛!”

    舒然神情一怔,甄暖阳的微信又到了。

    “她是没什么问题了,但是舒然,你的问题大了!”

    舒然已经神情颓废到身体一软,躺在了沙发上,双手插/在短发间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头,是吗?她也快疯了!

    --------华丽丽分割线------------------

    贺家别墅!

    贺普华一大早起来就让佣人娟姐把贺谦寻叫起*,贺谦寻难得的假期,也是软磨硬泡跟爷爷求来的,难得能睡上一个好觉,被爷爷吵醒,索性穿着睡衣就从楼上下来了,以这样的行动来无声抗议。

    “吃了早饭去你大嫂那边看看去,她拟定的手术日期就快到了,你过去看看她有没有什么需要的!”贺普华说着,沉思一会儿,再次抬眸时认真得说道:“如果可以啊,你就请她回来住几天,你哥现在还在纽约忙着,她一个人在家,耳朵又不方便,也缺个人照顾!啊?”

    贺谦寻觉得自己肯定是没睡醒,等到爷爷一说完,他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指着自己的鼻子,又指了指了门口的方向,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喊出了声,“大大大--大嫂?她?”

    贺普华坐在沙发上边喝早茶边看报纸,听见贺谦寻的话,抬头凝他一眼,目光在孙子瞠目结舌的表情上停驻,挑眉,“怎么了?你不叫她一声大嫂,你该喊她什么?”

    贺谦寻被爷爷的这句话堵得心都凉了半截,大清早的就败坏了兴致,他不满嘀咕,“人家又没说要认祖归宗!”要他喊舒然一声‘大嫂’,杀了他吧!

    贺普华手里的报纸一叠往茶几上重重一放,意味深长地说道:“他是你哥,这一点不容置疑,你以后要向他学习的东西多着呢,长点心眼,这可是难得的学习机会!至于你跟大嫂之前以前的那些事儿,我都从你奶奶那儿知道了,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她现在是你嫂子,这一点你给我记住了!”

    贺谦寻听着爷爷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淡淡的警告,他心里就更加郁闷,有没有搞错?看多了言情小说豪门里的什么私生子上位要历经各种的家族内战,就拿他认识的那些圈子里的好友们,有那个私生子的待遇像他这样的?

    贺谦寻这句心里话是不敢当着爷爷的面说出口的,因为这话一出口保证挨骂的就是他!

    凭空多了一个哥哥也就算了,现在还要多一个大嫂!

    舒然?

    你妹耶,我要喊她大嫂?

    贺谦寻顿时有了一种想要去死的冲动!

    --------华丽丽分割线----------------------

    嘉年华,舒然摁着客厅里的开关按钮,按了两次都不见灯亮,林雪静走到门口,踮着脚揭开了空开的盖子,用手指了指里面。

    跳闸了!

    “我来,你现在别乱动!”舒然过去把林雪静拉到一边,自己揭开了盖子,门铃声响起的时候还是林雪静去开的门,一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林雪静的表情都怔了怔。

    “是不是甄暖阳忘记带什么东西了?”舒然踮着脚,手里拿着一枚电笔在试探着,头也没回,觉得这么早有人敲门,多半是甄暖阳那个家伙遗落了什么东西在她家里了。

    舒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正要转过脸去看看是谁,手里的电笔就被人一下子夺了过去,她愣住,晃眼便看到那只抢自己电笔的手腕上戴着一只钻石名表,熨贴的整齐的衬衣袖口上镶着一枚银色的袖扣,有那么一瞬间,舒然以为是尚卿文回来了,可是脑子一转,不是,感觉就不是!

    贺谦寻一进来就看到这个女人踮着脚手里拿着一支电笔正在捣鼓着空开里的部件,他还险些没认出来,因为舒然以前是长卷发的,此时她背对着门口,他看开门的是她的好友林雪静,再走进来听见她的声音,眉头一挑,看她手里拿着的东西,直接就抢了过来,二话不说将舒然给挤开,把衣袖一撩,看着被挤在一边‘唉唉’直出声的舒然,转脸睨她一眼,跟一个理科生比这个,你行吗?

    舒然被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翻过来的白眼看得直瞪眼,混蛋啊,他怎么过来了?

    贺谦寻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空开里的部件,很快就安装好了,客厅里的灯一亮起的时候,他帅气地一甩头,把手里的电笔直接扔给站在一边看着的舒然,舒然跟他的眼神一对时,看他嘴巴在说些什么,说完还哼了哼转身快步走进客厅,那模样就跟入寨的山大王似的。

    舒然觉得从他嘴里肯定出不了什么好话,她看到站在一边的林雪静在低着头笑,顿时觉得自己因为听不见肯定是吃了亏了,忙转身大步跟过去,愤然,“你说什么?有本事用微信再说一遍?”

    林雪静看着心情沉闷了一晚上的舒然以为贺谦寻的到来顿时觉得活泼了起来,便笑了笑,客厅里的贺谦寻就因为舒然听不见,所以更加肆无忌惮地把那句话重复说了好几遍,但舒然听不见气得磨牙瞪眼,而贺谦寻似乎觉得欺负一下舒然也解了气了,谁叫尚卿文老是压他一头,欺负不了他,总能欺负一下他女人吧!

    加上以前的新仇旧恨,贺谦寻觉得,不解气啊不解气,得欺负很多回才能缓解心里的郁结之气呀!

    啧啧,看舒然吃瘪原来能让他心情瞬间好起来,一大早被爷爷训了的郁闷之气也一扫而空了。

    贺谦寻抓起茶几上放着的那碗皮蛋瘦肉粥,端起来先是朝林雪静看了一眼,林雪静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贺谦寻想也没想端起来就往自己的嘴里送,早上被爷爷追起来,他连早饭都没吃!

    舒然脸色阴郁得要抓狂了,本来连续几天都没有休息好,脾气就容易暴躁,他这个突然钻出来的坏家伙让她的心情是更加糟糕了,而看着他把自己吃过的皮蛋瘦肉粥给几口就吃完了,顿时眼睛都直了!

    那是,那是她吃过的!

    跟舒然一样傻眼了的还有正从厨房里端来一碗皮蛋瘦肉粥的林雪静,看着坐在沙发那边吃完了一碗的贺家二少,林雪静嘴角直抖,拜托,她都已经告诉他了,那是舒然吃过的!

    贺谦寻把手里的碗一放,也不去看房间里两个女人的表情,看了舒然一眼,这才取出手机用短信给她发了一条过去。

    微信号是哪个?

    舒然直接发了一个字过去,滚!

    贺谦寻眉头一皱,看舒然转身朝卧室那边走,明显是不待见他,他嘴角一抖,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了几下。

    走进书房里的舒然手机振动了,她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眼睛里都冒起火来了。

    @剪什么头发啊,丑死了!

    舒然现在是拿刀出去砍死他贺谦寻的心都有了!

    @我剪头发好不好看关你p事!

    贺谦寻看着回过来的信息,皱眉,然后往书房那边看了一眼,真俗!原来她也有这么俗的时候。

    @你这么俗,尚卿文知道吗?

    书房里的舒然已经到了大口大口喝凉水才能降火的地步了。

    @你这么嘴贱,你妈知道吗?

    贺谦寻,你怎么不去死?

    贺谦寻从沙发上一下子站了起来,好吧,这个死女人嘴巴还跟以前一样的厉害!

    消消火,消消火!

    在客厅里的林雪静感觉到这气氛有些不太对,怎么就感觉波/涛暗涌,贺谦寻跟舒然之间的过节林雪静也很清楚,两人之前在大街上吵架的那一会儿她也在场,当时两人那脾气都像是着了火一样,舒然是句句见血封喉,而贺谦寻是气得脸色铁青撕了舒然的心都有。

    不会吧,不会又吵起来了吧!

    林雪静正想过去看看,便见贺谦寻施施然地走到了书房门口,林雪静站得远,看到站在书房门口的男人靠在门口,有些不自然地摸摸自己的脸和鼻子,别扭地开口,“爷爷让你跟我回贺家住几天,等他回来了我就送你回来!”

    嘎?

    林雪静怎么听着这话就这么别扭啊,而且,看此时贺谦寻那表情!

    难道--

    林雪静顿时被心里的那个想法震得风中凌乱了!

    ------华丽丽结束线,么么,今天更新完毕了,继续期待大家支持哟,(*^__^*)嘻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