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56:大少,我自己说(求月票啦)

    司家,今晚上也不平静!

    饭厅里响起了一阵桌椅被推开的巨大声响,坐在主位上的司谨筷子重重一放,抬眸目光锁住那就要上楼的司岚,厉声开口,“给我站住!”

    司岚背对着父亲,单手插在西装裤裤兜里,转过身来跟父亲的目光对视在一起,一个态度坚决,一个神情倔强,两道目光撞在一起的时候,坐在中间的司太太是明显感觉到了燃得滋滋作响的火花声,空气沉郁压抑得让人呼吸不畅。

    “不管你的意见如何,这一次的换届你也没有可能能保住这个位置!”司谨冷冷得说了一句,眼睛微眯着看着这次打算要跟自己对抗到底的儿子,浓深的眼眸里卷起一团墨汁般的深沉,那是一种势在必得的眼神。

    司岚跟父亲的目光对视,这个从小就操控了他人生的父亲五年前要求他弃商从政,没有给他说任何的理由,只告诉他必须这么做,他做了,现在他要他退出来,也是没有任何的理由,必须这么做!

    他当他是什么?

    牵线的木偶?没有意识的玩具?

    司太太看着脸已经铁青的儿子,轻轻放下了碗筷,低声开口,“司岚,两天前发生的案子影响不小,你父亲也是考虑到——”

    “别再说了!”司岚低喝一声,转身就抓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头也不回地甩门而去。

    司太太看着这两父子又一次不欢而散,她看了一眼脸色沉郁的丈夫,是觉得儿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忤逆过他的意思,这一次的反应这么大,也是让他措手不及吧。

    “儿子一时还没有适应过来,你让他好好整理一下情绪!”司太太轻声说着,把目光转向了丈夫那边。

    司谨目光深幽,淡淡开口,“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以为他还能顺利连任?这五年是他的能耐大还是司家的能耐大?没有我司家的财力支撑,他能平安得过了这五年?”司谨说着将自己面前的碗碟重重一推,“年下便是换届时间,我给他半年时间来适应,不管他适不适应得过来,他都别想再留在那个位置上!”

    ——————————华丽丽分割线——————————————————

    此时尚家的三楼卧室门口,朗润将手里的那杯牛奶递到了尚卿文的手中,朝门里面看了一眼,并没有见到舒然便低声开口,“出来一下,找你有事谈!”

    尚卿文看着好友那沉郁的脸色,也意味到应该有要事找他,他把那杯温热的牛奶接过去放在了茶几上,并从茶几下方取出了一支笔在一张纸页上写了一句话,用牛奶杯子压住,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才走出了卧室。

    “什么事?”尚卿文走出卧室时顺带将卧室的门关上了。

    ——————————华丽丽分割线——————————————————

    楼下的张晨初看着从厨房那边出来的朗润端着一杯牛奶什么话都不说,沉着一张脸出来,刚才见他进去的时候脸色还很正常,怎么一出来脸色都变了,他看着被朗润刚才指使出去的朗家人,很疑惑都这个时候润老二叫人出去干什么,他本想问,冲着朗润的背影喊了一声,结果对方压根不理他,只丢给他一个背影,张晨初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副扑克,百无聊赖地不知道还能玩什么,当他看到朗家人带来了董源,董源一进来的时候,大厅的门就被外面候着的人给关得死死的,而近来的董源在听到门轰然一声关紧的那一刻,身体还忍不住地抖了一下。

    不会是,都傻了吧?

    张晨初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因为最近这一连串的大事发生,所有人都变得神经质起来,刚才他就接到司岚的电话,司岚问他,要不要出去喝酒!

    喝酒?他还在这里守灵呢!

    张晨初觉得司岚这个官儿当得也不容易,因为苏扬那个王八蛋炸毁了市医院的两栋大楼,安置在外面报亭的炸弹炸死了三个路人,两个还是重伤,现在还在医院icu里躺着,这件事是司岚从政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件大案,最近的媒体披露都是含沙射影地讽刺政府的无能,带来的社会动荡引得大家人心惶惶,张晨初很奇怪,他明明花了钱了要把这个事情给压下来的,怎么反倒是越压越是压不住了呢?

    张晨初一想到这个事儿就头疼,这边尚家的事情也是弄得人焦头烂额的,司岚那边也是让人忧心不已,他伸手揉着太阳穴,听见二楼上的楼梯间有了动静,他朝还站在大厅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董源看了一眼,发现一向老成镇定的董源今天的脸色不太好,张晨初觉得今天的气氛怎么有点怪怪的?

    哪里怪了,他一时想不明白!就听见楼道上响起了朗润冷冷的声音,“是你自己开口,还是我想办法让你开口?”

    张晨初神色一怔,看向了缓步下楼的朗润,身后还跟着下来的尚卿文!

    ——————————华丽丽分割线————————————————

    水温是适合的温度,浴缸里的水混合着能舒缓神经的精油,散发出来的阵阵香气让人能适当的放松,舒然惊了一下,看到已经满到了颈脖上的水位,急忙从水里站了起来,心里直呼自己太大意,忙用干毛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耳朵,觉察到耳朵处是干燥的才松了口气,想着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差点睡着了,都忘记了自己的耳朵不能进水,刚才进来之前尚卿文就跟她反复提醒了,洗澡的时候要注意,别让水进了耳朵,舒然也纳闷了,自己都在浴室里待了这么久了,怎么就不见他来叫自己呢?

    从浴室里出来的舒然在卧室里没有看到尚卿文,就看到茶几上留着一张被牛奶杯子压着的纸条,上面写的一行飘逸的字体,让她喝了这杯牛奶乖乖上chuang休息,他很快就回来陪她,舒然在看完这一行字之后觉得自己又被他当成了小孩子,或许是前两天自己对他太依赖,又或许是自己现在的状况让他很担心,所以他总是小心翼翼地,生怕她会出了什么差错。

    舒然觉得应该是最近自己的情绪状态没有调整好,才让他这么担心,她把纸条收起来握在手心里,想要下楼去看看他是不是在忙着,但是自己洗了澡就穿了一件他的睡衣,楼下那么多人,她也不方便,摸着还温热的牛奶杯子,她端起来小口小口地喝完,她敢保证,如果待会他上来看见她没喝牛奶,一定会想尽办法让她喝下去。

    与其待会跟他斗智斗勇,倒不如先喝光了,免得让他担心!

    舒然就带着这样的心态将那杯牛奶喝了个干净,她这是第二次来尚家,也是头一次在这里过夜,她先把尚卿文的卧室都观赏了个遍,虽然长久没有人住,但是这屋子收拾得依然干净整洁,她走到窗边拉开了帘子,正好看见楼下司岚的保时捷车开了进来,她正要给尚卿文发短信询问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她总感觉好像有些不对劲。

    只不过舒然才刚转身去取手机,就感觉人困得不行,浑身都累得软软的,是连走到沙发那边去取手机的力气都快没有了,脑子里也是一阵眩晕。

    突然之间,好困!!

    ————————————华丽丽分割线————————————————

    “是你自己开口,还是我想办法让你开口?”走下楼的朗润声音淡漠冰凉,声音随着他的步伐在大厅里缓缓响起。

    张晨初一怔,有些不明所以,门外推门而入的是关阳和司岚,司岚进来时身上也是阵阵的寒意,让坐在旁边的张晨初是忍不住地皱眉头,暗惊,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了?

    尚卿文也觉察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他看了一眼站在那边的董源,董源是尚佐铭的左右手,一直在尚钢担任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听润老二刚才说话的语气,他敏锐地感觉到,董源有事情在瞒着他!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句话不假,尚佐铭的送行仪式在明天,而董源也将在明天下午移民至加拿大,有关他的职务交接和离职申请都递交了出来。

    董源脸色微微发白,抬眸看过来时对视上尚卿文的目光,原本平静的眼眸也瞬间不再平静了,脸色虽有些犹豫但还是在尚卿文那沉思的目光下渐渐地低下头去。

    低下头的董源似乎是在犹豫着该不该说,而当他抬眸时,目光落在了那大厅正中央灵堂之上的那张黑白照片上时,最终微微一叹,低声开口,“大少,我自己说!”

    ————————额,华丽丽结束线,今天应该还有一更,在后面,有些累啊,手指敲着键盘疼,等我休息一下,写好就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