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47:命还真大

    普华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几大区域负责人正在做简单的汇报,一个电话打进来,助理急忙接起来,拿着电话听着,脸色瞬间变得紧张起来,挂断电话之后快步走到贺普华的身边弯腰凑在他耳边低语一阵,贺普华面色一惊,抬起手示意做汇报的区域经理暂停一下,起身快步走到门口,边走边说,“去叫二少爷一起来!”

    “什么?奶奶不是早上还好好的吗?”贺谦寻从办公楼疾步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就坐进去,看着坐在车里的贺普华,眉头微挑,那表情好像是,爷爷,是不是你又惹奶奶生气了?

    贺普华眼睛一眯,混小子,我还想问到底是不是你惹她了?

    贺奶奶住院之后,贺谦寻每天早上在去公司之前都会去一趟医院,陪奶奶说说话散散步之类的,今天一大早他也去了,医生还说奶奶身体恢复得不错,因为心情一直愉悦,治疗也是事半功倍,早上他还跟奶奶商量着,什么时候出院,老是待在医院里会很闷的!

    两人赶到医院时,贺奶奶已经在医生的照料下躺在了病*上,医生说是贺奶奶因为情绪突然激动导致心律过快而晕倒,贺谦寻仔细询问了护工是出了什么事情,护工把刚才经历过的那惊险一刻完完整整地告诉了他,贺谦寻也很奇怪,奶奶在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叫爷爷过来,就护工的语言描述,像是有很急的话要跟爷爷说一样。<g上已经转危为安的奶奶,他还是松了一口气,好在是没出什么大事!

    医生说贺奶奶晕过去了,需要多休息,恢复了体力和精力之后就能醒来了,贺普华让贺谦寻先回公司去照料着,他在这里守着,尽管医生也说老伴儿只是晕过去没有危险,但是在刚才接到电话的那一刻他还是吓得不行,大儿子儿媳五年前空难之后,贺家人丁就更加单薄了,除了一个远房过继过来的孙女,就剩下二儿子贺明和孙子贺谦寻,所以尽管知道贺明这个儿子在公司里胡作非为,但是他最终没有忍心将他扫地出门,毕竟,有着贺家血脉的人不多了!

    贺谦寻离开之后,病房里,贺普华看着病*上的老伴儿微微叹息,自言自语道:“邵华啊,你说要是咱们家大儿子还在,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咱们也犯不着操这么多的心了!”

    贺普华说完长长叹息一声,眼睛里有波光闪动着,近似喃喃地低语,“如果他不是为了那个女人,他就不会千里迢迢地要赶回来,他如果不回来,就不会遇上那一场空难,邵华啊,这就是命啊!”<g边轻声说着:“董事长,尚老也在这家医院,就在楼下,高血压发作,刚抢救过来!”

    贺普华原本有着柔和表情的脸上一瞬间就变得阴沉起来,“还没死?”

    助理嘴角抖了抖,点了点头,“已经脱离危险了!”

    贺普华冷哼一声,助理刚转身就听见身后一声低咒,“老不死的,命还真大!”

    ----------华丽丽分割线----------

    d大教师公寓,厨房内,煨汤的火调至最小,舒然将厨房里的通风窗也拉小了一些,免得一步注意,外面的风一吹进来把灶火吹灭了。

    “妈,枸杞是什么时候放?”舒然随口问道,身后靠在门口的舒童娅看着忙碌得头发都来不及整理好的女儿,挑眉回答,“汤快好了的时候!”

    “你确定吗?”舒然问完之后才觉得问舒女士这样的话题是个错误,你还不如问问她今天身上的衣服应该配什么颜色的手指甲最时尚。

    “恩,书上说的!”舒童娅扬起手里的那本书晃了一下,表示照本宣科应该**不离十!

    舒然蹙了一下眉头,好吧,对舒女士,她就不该抱有多大的希望!

    “你今天让我看到了你身上有贤妻的潜质了!”舒童娅把手里的书放下来,舒然背对着她,用勺子舀汤的手停顿了一下,没有回应但唇角却轻轻地勾了起来,转身双手抄在胸口,看着舒童娅,“那么舒童娅女士,你什么时候恢复你的贤妻良母的光辉形象呢?”

    舒童娅看着女儿脸上闪过的狡黠笑容,挑眉转身,打算不理她,却被放下勺子靠过来的舒然圈住了脖子,两母女身高差不多,舒然伸手正好圈住舒童娅的脖子,两母女鲜少有这么相互打趣的时候,但抱在一起也丝毫不感到陌生。

    “舒童娅女士,冉先生现在不是好男人吗?”

    舒童娅被女儿圈住脖子实在是不舒服,便伸手挠她的胳肢窝,舒然最怕痒,舒童娅的这个举动惹得她尖叫起来。

    “舒小然,好男人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舒童娅意味深长,舒然的笑声嘎然而止,蹙眉,“你是说冉先生还有其他的女人?”说完,眉头一皱,一把就把衣袖撩了起来,“待会我告诉爷爷奶奶去,让爷爷奶奶收拾他!”

    舒童娅觉得自己怎么就跟女儿的思维走不到一块儿去呢?她沉眉,看了看舒然,“我是说,你防着点你家里的那一位!”

    舒然的表情一怔,怎么说着说着话题就转到她头上来了?她表示不满,撅着嘴巴无声抗议。

    舒童娅觉得女儿的这个表情就是油盐不进,看着让她心里干着急,“发亮的灯光会引来无数的飞蛾扑过来,即便是你绝对相信他不会乱来,但是这个社会,有时候,女人疯狂起来比男人都还要过之而不及,上一次你送了一条领带,这次,去买条皮带吧!”

    舒童娅的话让舒然都愣了一会儿,因为不少的现实实例就是这句话,男人有权有钱就变坏!

    舒然想到这一句话就忍不住地直摇头,她还没把这句话跟尚卿文画上一个等号,所以也只当是听听而已,既不反驳舒女士,也不表示赞同,相反倒是让她在此时想到的另外一件事情。

    “我今天见过他的父亲了!”

    舒然一说到这句话就想到了宽敞的阳台上,那一对父子一个坐着,一个半蹲着在一起玩魔方的情景,那么静谧动人的画面让她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心里暖暖的。

    她跟尚卿文结婚的那一天,尚家除了尚佐铭和尚雅阳出现过,其他家人都没有,她知道他奶奶是在三年前去世的,当时她还不知道尚卿文的母亲已经离世,而且他们结婚的时候他那边的事情她都没有参合,他不主动提起,她也没有主动问过,舒然也是在婚礼那天听到奶奶无意间说了一句,她才知道他有个入狱的父亲!

    舒童娅表情一愣,“尚宁昌?”

    舒然点了点头,“妈,你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而入狱的吗?”因为今天尚卿文跟她只说了一些儿时最幸福的回忆,让舒然也真实的感觉到他的童年其实确实很幸福,家庭和睦,他有疼他的家人,尤其是他的奶奶和父亲,字里行间句句都透露出他对自己家庭的爱,尤其是对自己的父亲,敬仰,崇拜!

    但这个让他敬仰崇拜的父亲是因为何事而入狱的,五年前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吗?

    舒童娅沉默了一会儿,缓声说着:“我只知道五年前发生的事情特别的多,牵扯到了聂家,尚家,还有贺家,至于还有哪些被牵扯进来的没有显露出来的家族,我就不太清楚了,聂家出事,尚家长子尚宁昌入狱,妻子苏妗雨割腕自尽,贺家长子贺覃南和长熄遭遇空难,都是相继发生的,贺家和尚家两家也因此彻底闹翻,之前就是很强劲的竞争对手,经过了那件事情之后关系就更加恶化----”

    “等等,妈,你说,尚卿文的母亲姓苏?”舒然从母亲的讲诉之中听到了这个姓氏,表情都怔了怔。

    姓苏?

    舒童娅点点头,“是,姓苏,名妗雨,我曾在宴会上见过几次,打过几次照面!”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舒然突然觉得对这个女人有了一丝的好奇,因为尚卿文在给她说自己的母亲时只是寥寥几句。

    舒童娅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回忆,随即淡淡一笑,“当年d市的第一美人,只不过,是个病美人!”舒童娅讲诉着自己在宴会上见过几面的苏妗雨,说她因为身体不好很少参加宴会,即便是来了也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很文静的一个女人。

    舒然脑海里也浮现出这样的一个情景,奢华的宴会场上,名媛绅士在舞池中翩然起舞,而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静静地坐着一个女人,她不像其他贵族太太们手握着酒杯在人群里尽显卓越风姿,她只是安静地待在那里。

    “如果早知道她将是我现在的亲家母,当时就该多跟她说说话的!”舒童娅微叹一笑,觉得实在是造化弄人,当年谁会知道自己的女儿会跟她的儿子走到一起呢?

    “不过听说当年她的婚姻也是备受争议的!”

    舒然疑惑地看着舒童娅,不明白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舒童娅叹息说着,“跟她订婚的本来是贺家大少贺覃南,但是,她结婚的对象却是尚宁昌!”

    --------这是第一更,还有一更,在后面,我继续码字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