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45:谁说他是我尚家的人(求月票)

    唇上软,掌中热!

    舒然的手掌心接触到他那柔软的唇瓣时,手心就像瞬间聚集了一团火气,是从他唇中呵出来的暖。

    掌中的柔软使得她忍不住地抖了一下手,想要收回来却被他握得紧紧的,紧紧地贴在他的唇瓣上不让她的手动。

    “怎么都不叫醒我?”刚醒来的他尽管眼神清明可是声音却低哑哝哝,有着一丝慵懒,握着她的手不放,说话时把她的手心移开了一些,却又好玩似地用自己的鼻尖碰了碰,再用自己下巴上冒出来的点点胡须扎一扎,就像一个起了玩心的大孩子,把她的手当成了一个玩具。

    舒然的掌心被他胡桩扎得麻酥酥的痒,下颚皮肤的软滑和粗噶的胡桩在掌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触及到她的手心神经末梢,有了一种触电般的酥麻感,她看着醒来就握着她的手这里蹭蹭那里靠靠的尚卿文,觉得现在面对着就是个好玩的大男孩子,因为有了起*气所以要尽情地撒娇。

    撒娇?尚卿文?

    舒然觉得这个词用在尚卿文的身上实在是有些让人哭笑不得,但是看着此时模样的他,她又不忍心说他怎样不好的话,只是想,或许,男人经过深入挖掘,真的会有很多很多面不断地展现出来。

    “看你在睡觉,所以没叫你!”舒然把手往回收,他拽着她的手不松手,对着她掌心呵气痒得忍不住被逗乐了,“别,痒!”

    舒然咯咯的笑声让尚卿文忍不住的弯起了眼角,拽着她的手就跟玩拉锯战似地,手指在她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上划了一圈,眸底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拽紧她的手往自己这边拉,勾唇时嗓音也比刚才嘶哑了些,“然然,坐过来好不好?”

    舒然手指被他的手指绕的有些疼,触及到他掌心突然如火炭般热了起来,再看着他眼底深深,最深处暗藏着的火苗燃起了一点星子,很快地如星星之火燎原扩展到一双眼眸,似乎要把目光锁着的她给深深地吞噬进去。

    尚卿文看着舒然的目光变得深幽而火热,眼睛里的星火间像是有暗藏着的兽被激醒,舒然怎么会看不懂他眼睛里的东西,脸有些火辣辣地,伸手把他的手掰开,“别闹,赶紧下车上楼去休息!”

    尚雅阳说他有两天两夜都未曾合眼了,刚才在车里也大概就睡了二十来分钟,醒来就想着这种事,也不怕费体力!

    舒然在心里嘀咕,脸上却因为这样的想法也变得通红,好在是车里光线比较暗,不然舒然一定会发现自己的脸红得快滴血了。

    舒然用手推了推他的手,被他反握着不松开,反倒是越握握紧,手掌心的热都渗透进了她胳膊的肌肤,灼热得她都忍不住地瞪大了眼睛,听见他急切中带着一丝低低的恳求,“然然,我就一会儿!”

    就一会儿?

    舒然被他这句话说得耳根子刷的一下都燃起来了,被他伸手揽着腰地往他那边抱,舒然在他的软言细语声中听出了楚楚可怜,像个索要不到糖果的孩子,舒然心疼他话语中带着的疲惫心里便是一软,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心软实在是个错误,这个索要糖果的大孩子之前卖萌撒娇一旦得逞便如猛虎苏醒,是恨不得将她骨头渣子都吞噬入腹,她喘息着用手抵在他胸口想要叫停,却被他更加深入的侵/犯,身体不能自抑,她所有的力气都只剩下了双臂的力量,双手插/进他的短发间,拂着他从额头上渗透出来的汗水,狭小的空间里,力量的勇猛勃发激发出呼吸的连连惊喘,犹如狂风大浪来袭,狠拍着蜿蜒崎岖的海岸线,鸣奏出来的交响乐亢/奋人心。

    。。。。。。

    室内灯光柔软,犹如在水中旖旎涤洗过一般,舒然感到口渴,趁着身边的人正在低声说电话,便起身去取水,双脚刚在地上站稳便忍不住地打了个颤,双脚,发软了!

    舒然尽量让自己站稳住,心里懊恼着某人刚才的太用力,转脸过去看着本来是在接电话的男人也正在看着她,好像是看懂了她的心中所想,挑眉轻笑时,唇角还高高地扬着,虽然是在接电话,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一心二用,高扬着的唇角带着一抹得逞的小得意,把舒然看成了一个大红脸,赶紧穿上睡衣往客厅外面走。

    呼--舒然走出卧室去客厅取水,转出卧室的门看到沙发便躺了下去,双/腿还忍不住地打颤,她皱着眉在心里发誓,以后绝对不能再对他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心软了,这个男人太坏了!

    舒然取了大杯水喝了下去,又在客厅里休息了一会儿,想着他正在打电话她现在进去也睡不着,等她听不到卧室里的声音时她才缓步走进去,本想问他要不要喝杯水,却看到了这样的一副情景。<g头头靠抱枕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的,此时姿势依旧,只是电话已经落在了枕边,人闭着眼睛,呼吸浅浅着睡着了。

    <g边看着累极了的他的睡颜,真想伸手替他抚平眉宇间的褶皱痕迹,舒然起身从另外一边躺下去,靠近他,蜷着身体依偎在他的身边,闭上眼时,心中微微一叹,岁月静好!

    身侧的尚卿文伸出手臂将她搂进怀里,用融合了缱绻的暖把身边的女人紧紧得裹住!

    --------华丽丽分割线----------------

    张家庄园!

    “我不太赞成他的这个意见!”司岚一开始就不赞成,即便现在已经对外宣布了,已成定局了,他还是持反对意见。

    “尚钢已经不再了,他完全可以更名,建立属于自己的一个公司,却还坚持着叫这个名字,他的意思难道他现在得到的还是归属于尚家的?”

    对于司岚的意见,张晨初也是这么想的,既然尚钢已经是过去式了,重新整合另立公司就是一个大好时机,何必还要叫‘尚钢’?

    朗润却有不同的意见,“叫不叫‘尚钢’现在都是他的股份最大,以前的尚钢现在就是一个附属品,你们纠结的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朗润的话给两人泼了一盆冷水,言下之意就是他们两人吃饱了撑着没事尽想着芝麻大点的小事情!

    张晨初瞪眼睛,觉得朗润这厮有时候说话就是太直接,动不动就泼冷水浇灭他们的热情,难怪也就他们三个能受得了他。

    “我说润老二!”张晨初寻了个好位置躺着,一本正经地看着正在翻着老版连环画的润老二,“你这辈子难不成真的要跟我们两个过了?”

    张晨初这句话一说完,那边喝咖啡的司岚就忍不住地喷了一口咖啡出来。

    朗润低着头头也没抬,淡定地张口,“张晨初,我要纠正你这句话的错误,不是跟你们过,第一,卿文已经结婚了,第二,司岚已经订婚了,第三,没有女人的单身的就只有你了,所以,我也只好勉强跟你过了!”

    朗润说完,不动声色的把连环画一合,张晨初惊愕到呆滞,两只眼睛珠子瞪直了险些要掉出来了,‘啊’的一声张开了嘴巴,声音却慢了好半拍才喊出来,紧接着一声狼嚎般地嚎叫,从沙发上蹦起来的张晨初就像被点燃了尾巴的猫。

    “润老二,我有女人,我女人多得能排长队!”天啊,他要跟着他,神啊!

    朗润合上书若有所思,看着跳脚的张晨初挑眉,“你那是一群女人,不是一个女人!”他说完伸手扶额,看张晨初的表情就像是唉智商就是硬伤简直是无法沟通我除了有眼神鄙视你之外已经无力到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来表达我的无奈了你就自生自灭吧!

    张晨初看着朗润拿着那钟爱的连环画施施然走出客厅,剩下手舞足蹈的自己就像在跳大戏,而坐在那边保持着端着咖啡杯眼睛却一直盯着他笑嘴巴却一直闭得紧紧的的司岚,手指指向司岚,瞪眼,“笑,笑,你还笑我!”

    张晨初觉得司岚就是不够哥们,看他被润老二欺负他还坐在一边优哉游哉地笑。

    司岚抿了一口咖啡,无奈得耸肩,“晨初,你要知道,牺牲你一个能幸福好多人,这一点,我们深感欣慰,并且,为你而骄傲!”我要开口了,他要跟我过,我怎么办?

    张晨初龇牙咧嘴,行,你们一个二个的都把烫手山芋扔给我,我明儿个就去找个老婆,哦,不对,还得给润老二也找一个,免得他大龄剩男一天憋疯了实在没办法了闹出个出/柜就麻烦了!

    司岚拍着张晨初的肩膀,张晨初眉头的郁结还没有散去,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便转移开了注意力,“雅阳说尚爷爷高血压住院了,虽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现在还在icu里留意观察!”

    司岚挑眉,“卿文知道吗?”

    “他知道,去了医院的!”张晨初说完,眉头微微一蹙,司岚的表情也是一样,两人对视一眼,眼睛里都有着一丝无奈。

    --------华丽丽分割线----------------

    普华集团,贺普华是拧着眉看完了尚钢的现场直播新闻发布会,电视上的发布会都已经结束了他手里握着的遥控器都还没有放下来,眉头是紧了又紧,那模样看得身边站着久候着的助理心里不停地冒汗。

    尚钢,神奇般地复活了!

    这个消息就像一个晴天霹雳,恐怕今天看完这个新闻发布会吃不下饭坐不住的人太多太多了,其中当属尚钢的死对头普华集团。

    看看,贺老爷子额头上的褶皱都快拧成一条麻花了。

    助理站在一边等着一场狂风暴雨地到来,因为这场暴雨迟迟没到,所以心里也是捏了一把汗,紧张得不行,要不要赶紧通知二少进来,要不要通知家庭医生,万一老爷子一着急,血压一高就麻烦大了。

    结果暴风雨没来,随着那遥控器落在茶几上的声音响起了的,还有他一声气势如虹的“好!”

    助理一时间觉得不知道该是牙疼还是胃疼的好,只是感觉嘴角抽/动不已。

    “好好好--”贺普华拍着大腿连喊了三声‘好’,让助理以为完了,董事长真的是精神受了刺激了!

    “釜底抽薪,这一招用得好!”贺普华拍着大腿,“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那个老东西强多了!”

    贺普华说完,脸上路出一抹满意的笑,觉得自己果然是没看错人,不过才刚喝了一口茶就耸眉头了,还嘀咕了一句,“怎么就不是我孙子呢?”

    可怜的助理再一次被这句话给雷焦了,你老怎么老是打着人家尚钢的算盘呢?每次被尚钢夺了头彩,你老人家第一个想法就是人家尚大少怎么就不是你的孙子呢?可怜的二少,这么多年一直活在尚大少的阴影里,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今儿个待在办公室一步不出,助理前去询问,他眯着眼睛恶狠狠地丢出一句,“邻居家那个可恶的熊孩子又回来了!”

    唉,看看二少那恨得咬牙切齿的表情,真可怜啊!

    贺谦寻此时就待在自己的办公室,秘书进来汇报了一下今天的工作安排,他也没什么心思,听完便朝秘书挥了挥手,表示现在自己不想说话,等秘书出去关上门之后,坐在办公椅上的他才往椅子上一趟。

    他刚才在办公室里也看了现场直播,现在恐怕整个d市都沸腾了吧,一直就觉得尚卿文这个人不可能会那么安于现状,从被剔除尚钢那段时间里安静得就像一缕空气,失去了尚钢这个载体,所有人都觉得他没有机会再爬起来了,但是却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他爬得这么快!

    贺谦寻手里拿着飞镖对着墙那边的环形图案刷刷刷地仍过去,边扔边愤愤然地嘀咕,“可恶的邻居家的小破孩--”

    --------华丽丽分割线----------------

    “你的耳朵好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舒然伸手用手指尖指腹捻着尚卿文的耳垂,红彤彤的耳垂看起来就像樱桃一样,惹得舒然是捏了一次又一次。

    尚卿文正坐在餐桌前用餐,被她从后背靠近捏着耳朵,他直起后背仰起头正好倒着脸来对着她,趁舒然不注意不由分说地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恩,是不舒服,被捏得很不舒服!如果--能换个地方捏,或许会很舒服!

    如果舒然现在能猜到尚卿文的心思,一定会下重手将他的耳朵拧出一个弧度来。

    早餐过后尚卿文在去公司之前要先去一趟医院,因为尚雅阳一大早打电话过来告诉他们,说爷爷已经醒来了,尚卿文询问过舒然的意思,问她要不要去,舒然觉得自己确实不想见到尚佐铭,所以也不打算强迫自己去,尚卿文也很理解,不然他也不会询问她的意见。

    舒然替他准备好了需要穿的衣服,今天是他第一天回到尚钢,她希望能看到自己的男人神采飞扬,穿戴才刚好,门铃就响了起来,舒然赶紧从书房里给他把公文包拎出来,在尚卿文含笑的目光下递给他。

    尚卿文此时已经打开了门,关阳站在门口,他是来接大少的。

    舒然身上还穿着家居服,小跑着把公文包递给尚卿文的时候被尚卿文伸手一揽抱着,舒然吓了一跳,看向门口,关阳还在呢!

    尚卿文却不以为意,在她耳边轻轻一呵气,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话,舒然先是一怔,然后低着头眉宇间都温柔了几分。

    等到尚卿文和关阳离开之后,舒然才从那么一句平平淡淡的话语中回了神。

    她这一生其实最向往的莫过于能有一个男人值得她为他整理衣装忙里忙外地为他操持,也期待着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能有个肩膀可靠怀抱可依,最动人的情话恐怕不是那句千篇一律的‘我爱你’,而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就像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我会早点回家,不会让你久等!

    小女人的情怀很简单,一句很平常的话通过这么平淡的表达,却能直达心里,舒然不知道此时自己眼眸里流露出来的笑是含着蜜糖的,她把家里收拾了一遍看着时间还早便打算休息一下再去学校,她的生活轨迹依然不会因为他的事情而有任何的改变,她会照常上班,因为只有工作中的女人才不会跟社会脱节,她要保持着这份年轻的心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舒然在沙发上坐下,感觉手下似乎有什么东西碍手,她移开了看了一下是一份牛皮纸大信封抱着的东西,她看了一眼就‘呀’了一声,是他遗落下来的?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开着尚卿文的车前往医院,自己也是掐着时间的赶,如果晚点了她就得给他送到公司去了。

    到了医院门口舒然给尚卿文打了个电话询问他现在是否方便,尚卿文的手机正在通话中,舒然远远地就望见医院的停车场那边关阳的车就停在那边,他现在应该还在医院没有离开。

    舒然把车开进停车场,刚一停车正要打开车门,她朝车窗外面看了一眼,原本都要放晴了的天突然乌云滚滚,大半个天空都被黑压压的乌云给弥漫住,沉甸甸的透着一股子让人无法宣泄出来的压抑感,舒然在车内箱子里翻出一把雨伞来,皱着眉头看着黑压压的天空,连日暴雨,气象台也预测了未来两天都将慢慢放晴,怎么突然又要下雨了?

    舒然一手拿伞,一手拿着那只牛皮纸袋,一下车就被一股子凉风吹得浑身都凉了一下,让她忍不住地抖了一下双肩,有那么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心很凉!

    --------华丽丽分割线--------------

    医院,尚佐铭已经醒过来了,不过因为情绪还是不太好,所以不管尚雅阳在身边如何道歉他依然一声不吭。

    尚雅阳也很无奈,自知昨天不该那么倔强得跟爷爷顶嘴,把他气得血压上涨进了医院,尽管他始终觉得自己是没有错的。

    “爷爷!”特殊病房里很安静,尚雅阳又唤了他一声依然没有得到他的一声回应,心里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尚雅阳在心里决定,以后还是不要再跟爷爷吵了!<g上的尚佐铭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你叫他来干什么?我不要再见到他,你叫他滚,叫他给我滚--”

    “爷爷!”尚雅阳也被他这么过激的情绪和犀利的言辞激得脸色一沉,但是他还是忍住没有大声反驳,而是压低着声音,“大哥这么做也是为了将损失降低到最小,你不过就是气他没有跟你事先说明而已,现在尚钢都回来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生气,爷爷,他终究是我大哥,也是你的亲孙子,你总不能--”<g上挣扎着坐起来的尚佐铭额头青筋都鼓了起来,大声地吼着,“谁说他是我的亲孙子,谁说他是我尚家的人,他就是个野种!他就是个野种!”

    尚佐铭的声音震得整个空旷的病房都有他的回音,尚雅阳震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情绪失控的老人,而半开着的病房门外,那道笔直的身影也僵在了那里。

    不远处才刚走出电梯手拿着资料正要上前拉住他的舒然,也被这晴天霹雳的话语震在了原地。

    --------阿勒嘞嘞,今天的更新完毕拉,啦啦啦啦,求月票求月票,嘻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