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42:尚太太,我回来了

    ------

    “徐茂才先生,有人举报你曾多次违规参与了几家公司的兼并收购事件,其中包括战旗和宝华,涉嫌用了不正当的竞争手段谋取暴/利,这些,你有什么需要自我辩诉的?”

    。。。。。。

    d市警局总部,从审讯室出来的人手里拿着资料夹扭动着脖子活动了一下胫骨,跟站在门口候着的人摇摇头,低声说道:“这人嘴巴前昨天还挺傲的,说是要等自己的律师过来,刚才我进去告诉他,他的律师至始至终都没露面时,他问我要了一支烟,坐在那里闷不吭声地抽了起来!”

    “呵,听说万美的律师没人站出来为他辩护,都进来一天了,有见过有人来过吗?鬼影子都没一个?”

    “不,他说他的律师会来的,还在等着呢!”

    “再倔的人扔进里面关个几天,几天下来照样的灰头土脸!管你是什么人物,是人物的还有机会进去待一天都没人理?扯淡!”

    “他还不开口是吗?”

    “恩,嘴巴紧,不肯说!”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去自己的房间取了一套舒适的运动套装过来,并把房间借给小雯,让她把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换下来。

    走出来就听见客厅里的尚卿文正在低声说着电话,最后一句是,“马上去安排!”她看了一眼摆放在客厅茶几上的那只用塑料膜包装得严严实实的物件,移开目光打算把时间和空间都留给他。

    这两天连续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舒然没有问过他关于这些事情的处理进程,而且现在还涉及到了死去的苏沫,尽管打从心里觉得那个女人死有余辜,但是逝者已去,她也不想追问太多,苏沫活着的时候她都不想跟她有任何的牵扯,死了她就更不想知道太多。

    而且她也想给尚卿文留足空间!

    舒然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她正要转身走出客厅却被身后的人伸手拉住,尚卿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了通话,伸出手臂握住了她的手,“然然!”

    尚卿文低低开口,看向舒然的目光里带着一丝问询的意味。

    他是想问,她愿不愿意坐下来听听这件事的始末!

    舒然先是一怔,她本来已经迈出了一步要往客厅外面走,却被他拉住,一时间心绪翻转,先前已经打定注意不多问,此时被他这么一拉住,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到底是否合理了!

    舒童娅那天晚上跟她说,主动一点,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此时被他那双眼睛看着,她竟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来。

    如果她愿意,他愿意将他的过去坦然地对她敞开!

    舒然反手握了一下他的手,轻声说着,“我去给你倒杯水,马上就回来!”

    信任,应该从主动出发!

    --------华丽丽分割线------------

    d市的雷雨季节已经开始蔓延起来了,这么大的雨量使得有几个地势较低的区域被水淹,靠江地区有些地方马路上都有人拉开渔都能捕鱼了,可见这三天的倾盆暴雨的后续影响有多大。

    伴随着这暴雨季节的突然来袭,d市商界也爆/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三个月前强势入驻d市的万美集团,被收购了!

    万美市场部a组负责人陈蓉芷和b组负责人苏沫的离奇死亡成了这件收购案的导火线,随之牵扯出来徐茂才案件也逐一侦破,陈蓉芷死于夹竹桃毒液,下毒者不是别人,正是被车撞死的苏沫,而害死苏沫的人便是徐茂才,这一连串的死亡案件告白天下时,众媒/体对万美这家企业进行了一系列的相关报道,三人那见不得人的私密关系也被捅了出来,一时间大家对万美高层的生活作风以及涉嫌的不光彩的收购案表示引以为耻,万美在国内区域设置的办事部门也全部暂停了工作事宜,对外通过新闻发布会做出的笼统解释便是,万美总部高层有变动。

    “这对万美现在歇业的职工来说无异于一场金融海啸啊,想想每次所谓的高层变动,新上的大人物无疑都是燃得旺盛的三把火,为了凸显自己的存在感手段是要多凌厉就有多凌厉,要多残忍就有多残忍,你看这些报纸评论,含沙射影着万美在国内区域的这种丑事也波及到了总部,霉运使得总部都倒霉得被突然收购,你看这位新上任的官儿会不会为了撇清这件丑闻直接把中国这边的市场给砍掉,丢得一干二净的,然后让这些人去喝西北风?反正这种企业一旦高层有变动,紧接着便是各个部门的人事大地震!话说,我很好奇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人物,这就像昨天一个很客观的评论版的首条,万美一口气吃了宝华,战旗,尚钢,都还没有来得及消化就被别人当战利品给吃掉了,早不吃晚不吃偏偏等着人家万美要收官的时候一口气吃得渣都不剩,好强悍缜密的思维啊!”

    甄暖阳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开车的时候顺带分析一下最新时政,用她独特的见解给舒然上一堂生动的现实课程,但说话的对象舒然,此时却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半眯着眼睛好像要睡着了。

    “哎,舒小然,你昨晚上又没睡好?你一天晚上干什么去了?”甄暖阳看着昏昏欲睡的舒然,声调拔高了一些,并在百忙之中转过眼睛来看了一眼舒然,挑眉,“你别告诉我,你趁着尚卿文不在家的这几天在外面*快活?快,从实招来,否则大刑伺候!”

    舒然被身边聒噪的声音说得眉头直皱,暖洋洋这女人比以前要聒噪了!

    “小心开车,别像昨天一样,在半路上抛锚,我们还得下车游过去!”舒然好心提醒她,昨个儿甄暖阳的宝马车在淹了半个轮胎的水中滑行,很倒霉的抛了锚,最后,就如她所说的那样,两人下车,挽着裤脚打着光脚走过去的。

    “乌鸦嘴!”甄暖阳恨恨得哼了一声,“尚卿文走了一周了,去哪儿了,干什么去了?”

    舒然曲着腿打算去看一下自己的脚趾甲,昨天脚泡了水,现在翻出来看脚底板,脚拇指都还泛着点不正常的白,

    “我不知道!”舒然闷闷出声,拴着安全带的舒然此时曲着腿脱/掉了平地凉鞋,曲腿弯腰抱腿的姿势显得有些滑稽,听到甄暖阳这么问之后低着头掰脚拇指的舒然目光有着短暂时间的凝滞,她确实不知道他去美国干什么去了,只知道这段时间他很忙,忙得脚不沾地,在他身边待半个小时,他的电话都是接了一个又一个,他去美国之前的那几天里,他忙得每天晚上都晚睡,有时候她半夜醒来看看时间都凌晨几点了,身边的位置依然是空着的,书房那边的灯还亮着,她都怀疑他到底一天有没有睡觉了!

    他临时通知她要去洛杉矶的那天是打电话来告诉她的,舒然当时正在上课,听他电话那边应该是在机场,已经在响着要登机的声音了,之后这几天除了每天晚上都会雷打不动地给她发一条平安短信之外,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忙碌状态。

    舒然抬起头把垂下来的头发全部撩至脑后,抬起头时暗吸一口气,试图用这种方式来缓解因为甄暖阳的一句话引发了她挤压在内心好几天的烦躁情绪,免得待会一不小心释放出来会让甄暖阳误认为是她更年期提前!

    她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了,他怎么突然这么忙?他在忙什么?身边突然没了个人,空了这么几天,她每天都要通过自己的工作来使自己变得忙碌,不至于会因为他突然离开而变得心情空虚难耐。

    舒然尽量让自己相信,这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习惯问题而已,就比如之前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的时候,不也照样生活照样工作吗?

    甄暖阳今天的运气比较好,车驶过那条鱼的街道都平安无事,把舒然送到d大校门口,提议她要不要明天自己开车,好歹家里也停着一辆奔驰车,尚卿文又不在,她怎么就不用?害得她每天送她来学校,要是遇上她有早课,上班高峰期她都会成功得被堵在内环高架桥上大半个钟头。

    “带伞!”甄暖阳提醒舒然,看着她下车蹙眉说着,“舒小然,你说我今天该找个什么借口说我去晚了?”

    他们研究小组的某个boss龟毛得令人发指,甄暖阳为了每天给舒然保驾护航已经连续四天迟到,这对于有着龟毛严格的boss,她很苦恼她今天应该找个什么借口的好!

    舒然撑开伞弯腰睨了她一眼,“晚起?感冒?堵车?大姨妈来了!”

    甄暖阳看着舒然,抚额沉思,“我这个月大姨妈已经来过了!”

    舒然笑,“大姨妈又来了!”

    甄暖阳嘴角一抖,类似抽筋状,舒小然,你还不知道我们那个龟毛的老大吧,我要是敢说我大姨妈又来了,他保证会严肃得问你一长串的问题,是吗?第几天?流量?然后告诉你最好赶紧吃什么药,最后,眯着眼睛阴森森地丢给你一句,流血过多也会死人的!

    她可不要被那张吐不出象牙的狗嘴再诅咒一次!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像往常一样朝教室办公大楼走,雨依然吓得很大,砸在雨伞上帕拉啪啦地响,她拿出手机想给父亲打个电话,告诉她今天晚上要回家吃饭,她可不想一个人又回去泡方便面吃,那味道吃得她都快吐了。

    舒然的电话号码还没有拨出去,就看到屏幕心有灵犀地一闪,有电话打进来了,她拿起来一看,看到上面闪动着的名字时,好半会觉得会不会是他打错了?思念一转她接通,也许是这几天都没有睡得安稳,所以她在看到这个电话时气闷得即便是接通了也不想说话。

    恩,就是不想说话,没有理由!

    电话那边却想起了他清润的声音。

    “尚太太,我回来了!”

    ------阿嘞嘞,今天更新完毕了哈,有月票的投月票,没月票的冒个泡,(*^__^*)嘻嘻…明天继续精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