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41:靠的是手段(求月票拉)

    舒然一晚上都睡不着,刚才虽是闭着眼睛也是因为看到尚卿文那紧张而担忧的眼神,她怕他担心便闭着眼假寐,刚才好像是睡着了却打了一个寒颤突然惊醒了。

    今天一惊一乍都没得好安生,她感到口渴便起身去取水,听见客厅里有声音传过来,她便放轻了脚步,刚才她就知道是朗润过来了,她因为精神不太好便没有出来招呼他,不知道两人在说些什么,谈了这么久了!<g头抱着自己的水杯,看了看时间表,都快十二点了!

    朗润在接电话,说完才看向了尚卿文,沉声说着,“找到苏沫了!”

    “过马路一辆大卡车将她直接撞飞十几米,又被另外一条道上驶过来的大车压在了车轮下,现场,很血腥!”

    舒然手里握着的杯子一个颤抖,落到了地板上,她脑子的画面迅速旋转着,顺着朗润所描述的情景,血浆,脑汁。

    “呕--”

    --------华丽丽分割线------------

    苏沫死后的接下来两天时间,舒然都精神不振,她呆在家里也不想出去走动,见不得红和白的两种颜色的食物,神色也憔悴了不少,她就不该看新闻报道,哪怕是报纸上对车祸情景的只言片语都让她觉得--恶心!<g上,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

    舒然只睁开眼,没有动,生怕自己一个轻微的动作都会惊醒到他,尚卿文穿着薄款的睡衣,是他一贯喜欢的图案,旁边的小茶几上还有几份资料放在那儿,看样子是翻动过了,他应该是看着看着文件就困乏了,眉宇间拧着的地方都起了褶子了,一点也没有要松开的迹象,就连浅眠小憩他也是神经没有放松下来。

    舒然看着脸色露出疲惫之态的男人,这两天听到他的手机不停地响,他的电话是一个接着一个,他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忙。

    可是他却没有离开过她半步!

    舒然的目光落在那张经历过岁月打磨的容颜上,每一个部位都不是特别的精致出挑,但凑合在一起的那张脸却让人挑剔不出一丝的异样感来。<g上坐起来,动作虽轻但还是把身边的尚卿文惊醒了,他睁开眼,眼睛里有过一时恍惚却瞬间恢复了清明,正要张口,从chuang上爬起来的舒然直接伸过腿去跨/坐在了他的身上,醒来的慵懒之气就像一只睡得懵然的猫,万般依恋着往主人怀里钻,手是直接探进腰间跟他的肌肤相贴合着圈住了他的腰,蜷着双/腿把自己挂在了他的怀里。

    尚卿文才刚醒,是被身边的动静给惊醒了,还没有反应过来,怀里就一沉,她润泽的长发就擦在了他的颈脖上,不停地蹭动时带来一阵酥麻的痒。

    亲昵的姿势让他的紧绷着的神经得到了舒缓,他下颚靠在她的肩头低声问她是不是饿了想吃东西了,中午的时候她没吃多少,要不要他现在就去给她做东西吃?

    下颚冒出来的胡桩蹭得舒然的颈脖一阵麻麻的痒,引起了舒然的不快,她用手心摸着他的下颚,短粗粗的扎手,实在想不到原本精致的男人有一天也会有这么粗狂野xing的一面,不过这都是舒然自己感受出来的,她的手指尖摸到那冒出来的胡桩上,便扯了一下。

    觉得一个大男人守在这里一醒来问的是她要不要吃的他去弄,这话从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的让人心软?

    埋在柔软间的男人发出一阵闷哼声,手臂一用力,牙齿便是轻轻地咬合,听到她发出相似的声音时才满意地抬起了头,一醒来就折磨他来了!

    小坏蛋!

    两人还没有好好地享受情绪紧张稍微放松的轻松感,就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尚卿文看着茶几上的电话,是关阳打过来的,这才想起,今天下午约好了关阳过来谈些事情。

    “去忙吧!”舒然腾出手来替他整理衣襟,并把两颗已经解开了的钮扣扣上。

    尚卿文深谙的眼眸动了动,眉头微蹙着不肯松手,舒然轻声提醒他门铃已经响了,他才深吸一口气松开了手,觉得,好像和关阳约的时间点很不是时候!

    和关阳一起来的还有邵兆莫,两人一进来看着尚卿文还穿着睡衣,两个精英男士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邵兆莫皱了一下眉头,“别告诉我,你现在已经成功退化到婴幼儿的年龄,睡觉睡到中午才能醒了?”

    关阳倒是没少看尚卿文这副样子,毕竟他在家里都是这副模样,褪去了职场上的冷硬和霸气,和这浅色的睡衣中和了一下气韵,刚好,刚毅中带着一丝软xing,总不能在家里也是一副职场模样,这样怕是少夫人也接受不了吧!

    女人虽然是仰慕职场上的精英男人,但那仅仅是仰慕,能不能亲民靠近融入生活那可得敛起锋芒中和一下气质,不至于会硬朗到让亲近你的人都感觉到距离感。

    关阳觉得,大少这样挺好的!

    尚卿文给两人倒了水递过来,也没在意邵兆莫的说辞,坐下来开始谈正事,“徐茂才被抓了,有关的证据正在紧锣密布地收集中,如今‘万美’这个词可是d市最火/热的词汇,先是陈蓉芷一条命案,接着便是苏沫的死,这两个项目组的负责人先后离奇死亡,作为中国片区的负责人的徐茂才不可能能把自己清扫得一干二净!”

    “我听说万美总部那边早在一个月以前就有意向要将徐茂才调回总部,那一纸调令却突然没有了下文,他本来是要尽快结束这边的业务走人的,现在,人走不了了!”

    尚卿文轻笑了一声,端着水杯安静地听着邵兆莫的分析。

    “调查徐茂才的事情已经在万美这边展开了,查出来的真相往往让人觉得--”邵兆莫低叹了一声,看了一眼尚卿文,欲言又止。

    “你不用在意我的想法!”尚卿文清清淡淡地说了一句,邵兆莫是想提苏沫,但又怕提到一些敏感话题,所以才欲言又止,虽然都是些陈年旧事,苏沫也只是尚卿文曾经的一个女人罢了,但好歹也要注意一下好友的情绪问题。

    “ok!”邵兆莫得到了尚卿文的应允便开始侃侃而谈,“苏沫跟徐茂才的关系不简单,从公司内部的那些消息得以证实,她是徐茂才众多*之中的一个,从五年前苏沫进入万美开始,一直到现在!”

    “至于死去的陈蓉芷也不干净,跟徐茂才也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些在万美里几乎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

    邵兆莫说完看着端着杯子一动不动的尚卿文,意味深长地说着,“看来你的任务任重道远,扫清这股不当之风很重要!”

    尚卿文静默不言,目光沉敛着,抿唇喝完了杯子里的水才静静地回答,“新的制度都是在旧制度摧枯拉朽彻底倒塌之后才能建立起来的!能不能扫干净,靠的不是时间,而是手段!”

    --------华丽丽分割线------------

    “你不用担心的,我又不是没开过这段路!”舒然跟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尚卿文解释,因为感觉她开车,他比她还紧张。

    “你是不是觉得怕我撞坏了你的车所以才这么紧张的?”舒然觉得这个原因是最有可能的,不然他干嘛老从一出门到现在都一直盯着她,让她浑身都不自在了。

    尚卿文锁眉却很配合得点了点头,‘恩’了一声,想想他们结婚之前她从嘉禾开车回来的那天晚上,堵在山路上下不来,她还冒险得要占道穿过去险些被一辆迎面而来的大车给撞上,想想她开车那冒进的劲儿他就没办法放心。

    舒然听见他‘恩’了一声,顿时蹙眉,嘀咕出声,“果然越是有钱的人越是吝啬抠门!”

    舒然的嘀咕声让旁边坐着的男人忍不住挑眉了,这怎么又跟吝啬抠门也挂上关系了?

    尚卿文觉得,得找个好时机好好地跟她普及一下‘开车要稳,别冒进’的思想,因为这一路,他已经见识到了她那见缝就钻的驾车方式了,有两次险些擦到别人的车,赶时间也不是这样赶的,这个必须得好好教育!

    不过听见她说话的语气又恢复到了以前,嘀咕声还带着一丝俏皮的语气,尚卿文也松了一口气,这两天他很担心她,所以把要处理的事情都在家里处理了,至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她,就怕她出事,如今听到她轻松的语气,他也忍不住地勾起了唇角。

    舒然确实是恍惚了两天,这两天林雪静和甄暖阳也没少跟她打电话,林雪静说的要含蓄一些,但甄暖阳就是个直性子,电话里直接指出,那个女人死得其所,她活着都抢不过你更何况是死了!以后还有谁敢窥视你的男人,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死无葬身之地!

    甄暖阳的话虽然让舒然寒碜不断,因为听说苏沫的尸体四分五裂没办法拼凑完整,这一句‘死无葬身之地’确实听着渗人,但是不得不说这话的后劲力量就跟打了鸡血似地强劲有力。

    苏沫的死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d大校门在望,舒然正想问尚卿文是把车停在外面散步走进去,还是直接开进去,因为刚才下楼时她听某男人无意间说了一句雨中散步是件很舒心的事情,舒然突然好心情地想让他‘舒心’一次,正要开口问问他的意思,就被旁边突然窜出来的人影张开双臂直接拦在了车前,她惊了一下一脚踩下了刹车,车速虽然慢,但是这一脚刹车下去还是让车上的两人惊魂不定。

    尚卿文凝眉,看着前面站着的人,伸手帮舒然将手刹拉起来,防止舒然不小心踩油门冲了上去。

    “尚先生!”拦在车前的人极快地绕到尚卿文坐的那边车门伸手着急得拍着车窗,语气很着急。

    舒然没看清是谁,刚才车前灯光一照,她并没有看清拦车的人长什么样,直觉是个女的,因为她好像看到她跨在肩膀上的包是带着流苏吊坠的女式包包!

    车窗滑下来,车外面的湿气渗透了进来,舒然出门时就发现在下雨,现在的雨势不小,而弯着腰着急敲着车门的女子趴在窗口,见车窗滑开了边急忙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个用塑料袋装包得很严实的东西递过来,喘着气低声说着,“尚先生,请您务必将这个东西收好,这是苏姐临死前嘱咐我一定要亲手交到您手里的东西,很抱歉,因为我不知道您住哪里,我找不到您,只知道尚太太在这座大学任教,便在这里等了您两天了!刚才真的很对不起。我--”

    尚卿文手里拿着的东西被塑料袋裹得好好的,从对方手里接过来时明显触摸到她沾着雨水的手指一阵冰凉,对方站在这边等候也没有撑伞,浑身都湿透了,递东西过来时不知道是被冷的还是因为情绪太激动不仅说话有些语无伦次,话说到后面语音有些颤抖,连手都在抖着。

    舒然侧脸看着那边猫腰说话到后来都有些结巴发抖的女子,她看了看尚卿文,她相信尚卿文也一定听出了重点。

    她给的东西,是苏沫临死之前嘱咐一定要送到尚卿文手里的东西!

    跟苏沫有关系!

    尚卿文眉头一蹙,听完对方的话之后便沉声开口,“请你上车,我们好好谈谈!”

    ------华丽丽分割线--------------

    ----啊啊啊,这是第一更,还有一更哟,宝们如果你们喜欢这部文,请投上你手中的月票给予茗宝能量支持吧,求月票,开始求月票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