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35:情敌

    舒然觉得,舒童娅一大早过来,携带火星,把她这里点燃了临走时还不忘记泼了一大桶的油,促使这星星之火瞬间燎原而起。

    当然某人的性格也不是属于火柴型,还不至于一点就燃!

    只是随着那道门关上的声响,舒然感觉他朝自己投递过来的目光清淡中带着一丝幽幽的凉,明明眼神是依旧的云淡风轻,但却硬生生地把舒然看得浑身激灵不断。

    以至于冲澡过后从浴室出来的舒然浑身虽然清爽了,但看着站在饭厅餐桌盘布置碗筷的尚卿文还是有些不自然。

    尚卿文垂眸一声不吭,修长的手指把筷子摆得整整齐齐,两只碗也是摆得格外的对称优美,舒童娅扔下一颗炸/弹离开之后,两人便奇迹般地静默到了现在,好像谁都在等对方主动,却偏偏没有人主动。

    舒然现在才知道舒童娅那句话的威力,而她此时遭受的待遇明显是跟舒童娅说的那些话有密切的关系,当然,某男人脸上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哪怕是一丁点儿异样的情绪都没让她看到。

    不说话的结果就形同了曾经有过的冷/暴/力,尚卿文气定神闲地坐到桌子旁,开始吃早餐,早餐是他用砂锅熬的红豆粥,而舒然却被这莫名的冷气压逼得心里要抓狂,看着那小半碗盛好的红豆粥,上面零星地铺着几颗煮得炸/开了肚子的红豆粒,旁边的小碟子里还铺着几节掐得几寸长的泡豇豆,没有例外的,碟子里还有一颗剥好了壳的鸡蛋。

    舒然原本抓狂的心理在看到那颗剥好的鸡蛋时便突然安静了,他虽然没说话,却把该做的都做得妥妥当当的!

    眼看着碗里的粥都喝掉了一半,舒然还站在那边没过来,尚卿文不由得抬头朝她看了过去,刚冲澡出来的她头发都还是湿着的,见他目光看过去,她的眼神急忙转开,低头有种被抓了现行的仓促感。

    “坐过来!”尚卿文看着她湿哒哒的头发,把干净的睡衣肩头都弄/湿了,不由得蹙眉,放下碗筷看向了她。

    舒然心里正在踌躇跟他解释一下,听到他这句话时,俏眉蹙了一下,这语气带着一丝命令性的,隐约听出了这话里的压迫感,让她感觉很不舒服,不由得心里一横,抬起头走过去,心里原本是对刚才自己把他推塞/进洗手间里的行径感觉有些对不住,结果他这话一说出口把刚才心里还有的那么一丁点儿的内疚感给冲得一干二净了。

    舒然懊恼,气闷,走过去径直在他对面坐下,端起那碗红豆粥在尚卿文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时便往嘴里送,结果粥烫了嘴皮,感觉嘴巴瞬间都失去了感觉了,麻木了,她仓促地把碗一放,忍不住地跺起了脚,再抬眼瞪他的时候眼睛里就起了一层雾气。

    烫,烫死了!

    他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舒然心里肯定是他故意害得她被粥烫了嘴巴,皱着鼻子瞪着眼睛无声控诉,因为她现在即便是想说话,都说不出来了。

    坏蛋!

    尚卿文被她怒瞪着双眼看得眉头直蹙,不过她那双眼睛瞪向他的样子实在是看不出任何一丁点儿的怒气,倒像是可怜巴巴的受了委屈又别扭无比的小*物,他起身去取了一条毛巾用冷水浸湿了快步走过来不由分说地轻轻捂在她嘴巴上,舒然眼眶里的泪珠子还在转悠着,是真的烫疼了,眼睛里的雾气很快就凝结成了水滴,控制不住地就滚出来了。

    舒然的脸被迫抬高,尚卿文撩着衣袖用湿毛巾捂着她的嘴巴,低头接受着她泪眼的控诉,不由得忍不住地无奈一笑,他哪里惹她了呢?不过是因为刚才无意间听到那些话,心里有些不舒坦而已。

    被推进洗手间躲藏已经让他觉得很气闷了,他们是夫妻好不好?舒童娅也是他妈,倒弄得他偷偷摸摸的了!

    这让一个有着很强自尊心的男人,怎么想都觉得憋屈!

    湿凉的毛巾一捂上,唇间那灼热的疼痛就缓解了许多,舒然仰着头看着低着脸的尚卿文,看着他先是微蹙着眉,很快眼底划过一丝异样,唇角便带着一抹幸灾乐祸的微笑,舒然觉得,嗯,就是幸灾乐祸!

    一定是的!

    如果尚卿文现在知道她怎么想着,一定会觉得委屈,他并没有幸灾乐祸,只是想着她刚才那急于想要解释的模样让他心里平衡了许多,若是在平时他也不会跟她这么计较,今天倒是一个例外了。

    尚卿文眼底含笑是在暗笑自己刚才的失常,却不想被舒然看成了幸灾乐祸!

    “还疼吗?”尚卿文把毛巾收好,舒然嘴巴还有些发木,坐正了身体不搭理他,这个男人闷小气了,小心眼!

    尚卿文神情里带着无奈,貌似该生气应该是他,现在又绝色对调了!

    迟到的早餐因为舒然烫了嘴这个小插曲弄得尚卿文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她坐过来时他就要提醒她的,只不过她自己动作太快,他都没来得及说她就抱着碗往嘴里送。

    舒然没再吃了,因为嘴里确实烫出血泡出来了,尚卿文熟练地将碗筷收好,走出厨房时看舒然正窝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不知道是在看什么电视,他大步走过去从卧室里取出吹风来开始给舒然吹头发。

    窝在沙发上不知道该做什么的舒然在他手指接触到她的头发时明显是怔了怔,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她洗了头不喜欢吹头发,老是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就从浴室里出来了,或是直接往*上一躺,有时候就那么睡着了,等她被低低的吹风声吵醒时,她才知道从公司晚归的他回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坐在chuang头给她吹头发。

    两人还为此有了不同的意见,尚卿文说湿着头发睡觉对身体不好,舒然说也没有科学依据说这样没什么不好的,尚卿文坚持己见,每看到她一次不主动吹头发就睡觉,他就主动给她吹。

    久而久之,舒然就更加不会自己吹头发了!

    上一次在暖洋洋家住宿也是顶着一头湿发睡着,比暖洋洋吵起来让她吹干了再睡,她则睡得迷迷糊糊地说着胡话,说你怎么不给我吹头发呢?

    这世界上就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你好,他们没有这个义务,除非你对他重要,他愿意对你好!

    舒然耳朵边是电风吹低低的风声,暖暖的,他的手指很轻地穿进她的长发间,细心地吹着,舒然手里拿着的遥控器已经不知道该按哪个台,她已经很久没这样看过电视节目了,而身边靠坐的男人做事也不是三心二意的人,他吹着头发,自然而然,目光全聚集在了舒然的身上。

    客厅里响起了电视上的广告声音,舒然乖乖地坐着任由他吹着头发,广告一个接着一个,看得她眼花缭乱,好不容易才张开了口,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话却是对着他说的。

    “你今天,不忙吗?”

    吹风关小了一档,尚卿文用手指梳理着吹干了一半的长发,听着她终于说话了,便轻轻一笑,“不忙!”

    不忙?

    意思是他还没有打算要走?

    舒然刚开始还很担心舒童娅会折回来,不过在她送舒童娅离开时她才发现,尚卿文的皮鞋就摆放在门口的鞋柜前,母亲那么眼尖的人,之所以会在离开前煽风点火地说那些话,恐怕是早发现了屋子里有人了。

    舒然在为自己那时手忙脚乱做出来的事情而感到懊恼,舒童娅走的时候目光意味深长,而屋子里的尚卿文表情始终平静,两人意境都高,后知后觉地舒然才知道,恐怕这两人早已心知肚明,就她一个,焦急得恨不得跺脚钻地缝,现在回想,怪不得舒童娅说要搬镜子让她照一照了!

    她还真没那个必要的!

    舒然正想说,难道他真没打算现在走?那他--

    门铃声突兀地响起,又把舒然给震得神经一紧,尚卿文关掉了手里的吹风,看着一惊一乍的舒然不由得好笑,理好她的头发在她耳边轻轻说着,“坐好,我去开门!”

    “哎--”舒然着急,见尚卿文已经迈步朝门口走,正要张口叫住他,看他已经到了门口便从沙发上蹿起来,结果她急得连鞋子都没穿就跑了过去,那门已经被他打开了,舒然一时傻了眼,如果是舒童娅杀回来了,她还真要钻地缝了。

    舒然的第一反应便是往尚卿文身后躲,躲在了他的身后,双手还不由得抓住了他的睡衣的腰间部位,拽得紧紧的。

    脑子里一万只蜜蜂嗡嗡嗡地乱窜,不会吧不会吧!因为前一秒舒童娅才告诉她果断换掉前一个,这一秒一开门,要是见到尚卿文一身睡衣地在她房间里,舒童娅又会说什么?

    嗯?鸳梦重温?

    舒然觉得即便是明知道这种关系但还是不要这么突兀地揭穿了好,不然,尴尬!

    舒然拽着睡衣的手紧了紧,额头伏在他的背部,头一偏,正竖起了耳朵听门外的动静,却听到关阳的声音,“大少,你要的东西我给你送来了!”

    关阳的话语刚落就听见有箱子落地的声音,舒然愣了一下,是关阳来了,她偏头去看门口,正巧被抬头看过来的关阳撞了个正着,关阳微笑,“少夫人,你好!”

    关阳的笑容坦坦荡荡,而舒然是藏在尚卿文的身后只露出了脸,看见是关阳她才莫名地松了口气,正要站直身体,觉得这样子有些失礼,结果低头发现自己鞋子都没穿,这样光着脚出来更加失礼。

    舒然嘴角直抖,暗道尚卿文应该知道来的是关阳,但他却没说,害得她一阵紧张,紧张到忘记了穿鞋,顿时眉头一紧,在他后背狠狠一拧。

    害他嘴巴被烫出血泡不说,还故意让她着急!

    可恶的男人!

    尚卿文正伸手提箱子过来,他早上跟关阳联系了,让他帮他收拾几件衣服送过来,因为见她睡得沉所以让关阳晚一些时候过来,刚弯腰,背后就被狠狠一拧,手指尖狠狠掐着就跟拧发条似的拧了大半圈,尚卿文忍不住地倒吸一口凉气,眉头挑了一下,感觉身后的小女人掐了一下似乎还不解气,紧接着又是第二下,他一手拉过行李箱拖到自己面前,后腰已经是一阵痛麻。

    关阳并没有在门口站多久,送了东西之后简单说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最后一句是重要的东西都已经发送到了邮箱,提醒尚卿文看一看。

    然而就是这短短几分钟的时候,尚卿文的后腰已经被拧了无数次,等关阳一走,他把门一关,靠在他身后的舒然没料到这么快,她正低着头拧得欢快,尚卿文的腰部肌肉很硬朗,是因为长期锻炼的缘故,后腰后背的肌肉都紧得她两只手指尖拧得都疼了,手指尖不行她就用手指甲,掐!

    门一关上,男人转身,舒然一怔,转身撒腿就要跑,被尚卿文一伸手捞住腰就抱了起来,这丫头掐爽了吧,他后腰都疼麻了!

    尚卿文一手就把她拽了起来,轻松得就像抛起一个软枕头,舒然大叫一声,用光脚丫子踹他,只不过她踹的力道微乎其微,被尚卿文直接往肩上一扛,听她叫着‘尚卿文,你松手’时轻轻地在她的臀部拍了一下!

    舒然倒挂金钟地被他扛在肩头,头发也跟着倒垂,视线完全受阻,就垂着脸只看得见他的脚后跟和裤腿,着急的她用手抓他的后背,她这一举动也提醒了尚卿文,男人也不拍她了,而是用大手掌在她的腰间挠痒,客厅里顿时爆/发出一阵求饶的笑声。

    “尚太太,知道错了吗?”尚卿文扛着就像一条小鱼挣扎似的舒然,听着她的尖叫声心情大好,在她腋下腰间又捏又挠,听到舒然挣扎着却依然不松口地大喊着,‘我没错,啊!’,那只腰间的手不由分说地一捏,肩头的游鱼尖叫着都险些跳起来了,两人往沙发上一滚,舒然都已经快笑断了气,她怕痒,但尚卿文就故意让她痒!

    舒然被他抱着窝在沙发上,两人的目光凝在一起时,那张放大了的笑脸慢慢地收起了笑纹,靠过来时一双眼睛紧紧地看着她,眼瞳里尽是她的影子,他用低沉而肃穆的话凑在她的耳边如同午夜情话般如蜜糖缠绕,启唇轻语--

    “舒然,我们在一起吧!”

    ----------华丽丽分割线----------

    “舒小姐,很抱歉现在给您打电话!”舒然接到4s店打来电话的时候正是她正醒来,被电话吵醒,醒来了才发现她和尚卿文还窝在沙发上,她的手臂被压得疼了,腾出另外一只手把手机接到耳边。

    “什么事儿?”

    接电话的舒然在听到电话里的维修人员的讲诉之后表情是始料未及的震惊,挂上电话之后,尚卿文也醒了,他刚才正伏在她耳边,把对方说的话也听了个清楚。

    挂上电话的舒然还没有从这个意外中缓过神来,“怎么会这样?”她推了推身边的尚卿文,她觉得有必要现在去一趟4s店。

    从沙发上坐起来的尚卿文看着进卧室换衣服的舒然,想着刚才听到的讲述,不由得蹙了一下眉头。

    4s店,尚卿文陪在舒然身边,在看着原本是停在维修区已经清洗过崭亮如新的红色科鲁兹四扇车窗玻璃都被敲碎,露出四个大大的窟窿,钢化碎玻璃撒在地上,4s店的管理人员陪在一边不停地道歉,说保安反映,昨天晚上4s店在打烊之后有半个小时电路短路,他们找人查找线路维修过程大概就半个小时,可是她的车就在这半个小时之中被人砸碎了车窗,车前引擎盖也被砸了个不小的坑,听到警报声,保安们跑过来时已经是这样了。

    舒然站在那边好半天理不清思路来,她的车昨天才送过来,虽说开了好长一段时间,但因为她保养得当,清洗时也很讲究,所以车到现在依然崭亮如新,可是如今看着就跟一坨废铁没什么两样了。

    这片区域停了那么多的车,却惟独她的车被砸了!

    舒然觉得最近是不是自己犯了太岁,昨天车才刚被人撞,今天这车已经完全砸得不像样了。

    “舒小姐,真的很抱歉,我们已经报了案,警方已经介入,也希望您能多多配合,我们会尽快给您一个说法的!”4s店的销售经理态度诚恳,这事儿也太奇怪了,他们都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舒然深呼吸,心里是一阵疼,这辆车跟她买的第一套房子一样,都是她赚钱买下来的,当时还是用的分期付款,无奈卖掉那套房子的那晚上她还哭了一晚,现在这辆车也成这样了,心里除了气愤便是淡淡的心酸叹息。

    爱车的人都会把自己的车看做是自己的孩子,这一点,很多人都能理解。

    舒然此时的心态也是如此!

    尚卿文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眼神安慰她别着急,有他在!

    舒然接收到他那安抚的眼神,心态也稍微好受了些,尚卿文便跟站在那边的销售经理进行详细的攀谈,从舒然昨天送车过来,是谁接触了她的车之类的话题。

    谈了一会儿受理这个案子的警察也来了,跟尚卿文做了交流之后便提醒舒然,“舒小姐,您说昨天您的车是被人撞的,但我们查了交通局那边,并没有接到您的报案?能不能跟我们谈谈是怎么回事吗?”

    舒然被提问,目光却看向了尚卿文,移开目光时淡淡地说着,“撞我车的人是一个跟我有过节的女人!”

    做记录的警察愣了一下,看着舒然在陈述这句话的时候眉头皱着,说话的语气也带着一丝生硬,而且她的目光还朝身边的这位尚先生看了一眼。

    “请问,是什么女人?舒小姐跟她有什么个人恩怨吗?”这既然要调查就得把遇上的问题都弄清楚,他们不排除因为车主的个人恩怨导致的这一场报复性的意外。

    警察提出的问题让舒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看着正看着自己的尚卿文,舒然咬了一下唇瓣,在办案民警那等待的目光下,咬牙,皱眉开口,“情敌!”

    民警因为这个答案怔住,条件反射地朝尚卿文看了过去,感觉到对方投过来的凉悠悠的目光时,急忙转回视线,好吧,有钱有貌的男女生活字典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么一个词。

    情敌!第三者!

    舒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不迁怒那是不可能的,尽管自己心里也明白,这么迁怒到人家尚卿文身上,他很无辜,可是偏偏她就是掩饰不住。

    长这么大,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因为一个男人而跟一个女人打架打得头破血流,那晚上跟苏沫打架的情景到现在都让舒然记忆犹新,究其根源不就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

    说不会迁怒那是假话!

    舒然转开目光暗吸一口气,感觉到尚卿文在看她,她又气恼自己的车被无缘无故地砸了,又气恼跟自己死不对盘的苏沫,索性转开脸去不再看尚卿文。

    尚卿文平静无波的面部表情上闪过一丝无奈,他从舒然的表情上就看出来了,他有种躺着也中枪了的觉悟!

    办案民警觉察到气氛的异常,看这两个当事人的奇怪的表情,一句‘情敌’引发的低气压让他忍不住地暗吸一口气,瞧瞧,这都是碰不得的禁区啊!

    民警感受到身边男人那冷飕飕的目光,顿时感觉压力山大,闭上了嘴不敢再追问这个敏感话题,转开话题提醒站在车边的舒然,“舒小姐,您看看您车里有没有少了什么东西之类的?”

    这一句办案时最平常的话成功转移了话题,舒然正要打开车门去检查一下里面的情况,听到对方这么提醒,她想了想貌似车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后车座那边摆放了两只猫脸抱枕,是抱被形式的,平时装饰做枕头用,必要时拆开当被子用,除此之外便是两包竹炭除味干燥包,舒然正要坐进去,被尚卿文伸手拉住了手,示意她小心座椅上还有一些玻璃杂质,夏天衣服又薄,容易刺破肌肤,他伸手拉住舒然示意她出来,他坐进去看看。

    舒然经他眼神提醒,又被他拽着手不松,只好挪了一下让出了位置来,尚卿文坐进去,在车前柜子里翻了翻,里面除了一根电源线和车辆的保修卡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感觉脚垫下有东西挡脚碍事,他低头看了看,探出手从座椅下方掏出一本书来。

    是上次舒然在聂展云那边带回来的唯一一本还保存下来的书。

    福尔摩斯的《四签名》!

    聂展云所有的书籍都在那一场大火中烧得灰飞烟灭,唯独这一本,因为当时对这本书有特别的情愫,所以在回去的路上她把这本书直接塞进了自己的车里,这段时间事情太多太杂,她都忘记了还有一本书在车里了。

    尚卿文把书捡起来,翻了翻,舒然喜欢看侦探悬疑小说他也是知道的,他们书房里也有福尔摩斯侦探的全套书籍,他无意翻了翻,在翻到第二页的位置看到了属于聂展云签字的名字。

    这是聂展云的书!

    尚卿文目光微沉,其实对于一个已经离开了的人,他犯不着有这样的心态,只不过因为聂展云的死让他跟舒然之间已经有了一道无形的难以愈合的伤口,不想起还好,一想起便有着难以言明的心情,这种心情带来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

    他真想将这本书给撕碎了!

    只不过这只是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念想而已,他把书取出来,此时舒然正在跟4s店的销售经理交涉着一些问题,尚卿文下了车,跟等候在一边的办案民警说明并没有掉什么贵重的物品,舒然没有在车里放重要东西的习惯。

    他们在走之前留下了联系地址和电话,案情一有进展就会及时通知。

    从4s店出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舒然就一直闷闷不乐的,也对,车被砸成那样子,心里实在是开心不起来,两人本来说好晚上在外面用餐也无疾而终,舒然也没什么胃口。

    车在路上穿行,舒然正皱眉想着自己的事情,见车停在了一栋金碧辉煌的的大楼面前,透过车窗往外一看,天花板上吊坠着的水晶灯使得空旷的底楼显得异样明亮奢华,整个宽敞的大厅里都是落地窗,里面停放着的--

    是一辆辆崭新待售的小轿车。

    尚卿文的车停在了门口,有专人过来替他打开了车门,舒然怔了一下拉住了他的胳膊,“到这里来干什么?”

    尚卿文松开了安全带,笑着说道:“替你选一辆车!”

    其实她那辆科鲁兹他早就想给她换了。

    “哎哎--”舒然看他已经下车了,自己赶紧跟着下车追到他身边,尚卿文在车边等着她,舒然一阵小跑跑到他身边,深怕他走得太快她追不及,他站在车外等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舒然跑过去,尚卿文已经朝她伸出手,很自然地牵住她的手,舒然正要急着向他解释自己现在此时并没有要买车的意愿,即便是要买车,也不会来这个地方,这里听说很多都是限量版的,很贵!

    她是绝对不会舍得花大价钱来买一辆这种车的!

    更何况,她现在也没这么多的钱!

    舒然被尚卿文牵着上了几个台阶,她拽着他的手紧了紧,见那主动迎上来的销售人员走到他们面前,热情而恭敬地称呼一声,“尚先生!尚太太,您们好,您们挑好的那部车就在那边,请跟我来!”

    舒然懵了,他什么时候挑的车?

    尚卿文微笑点头,看着舒然那皱眉的样子,凑近了低声说着,“你总该要用车的!”

    舒然的高跟鞋踩在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清脆声中她也开了口,“可是我现在还不想买!”说完她站定拉住尚卿文的手,“要不,不看了行吗?”

    她上班可以打车,要不,做公交也行!

    舒然此时说话声音很轻,是怕走在前面的人听到,也因为大厅里太空旷,说话稍微大声一点就会被别人听见,她压低了声音,看向了尚卿文,心里焦急着买车也不带买这种车来着,又不是炫富!

    她就不明白了,像尚卿文这么低调的男人,开的车都是中规中矩的奔驰黑色轿车,不像张晨初时不时地换一辆,他的车就一直没换过,尽管在他的车库里她还看到一辆拉风的法拉利和一辆越野车,不过都没见他开过,她也不是个高调的人,既然都低调,买车就用不着这么浪费。

    尚卿文捏着揣在手心那软绵绵的手,看着她那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祈求,她是没注意到她刚才说的那句话里带着一丝女孩子柔和的撒娇和甜美,让他一下子都软在了心坎里,他捏着那软软的手心,低笑出声,“尚太太,你是在为了我精打细算的省钱?”

    舒然没料到自己在说正事的时候,他却嬉皮笑脸的打趣,随即瞪直了眼睛,谁为他精打细算了?臭美!

    “即便是不想买,来都来了,看看吧!可以吗?”尚卿文看她因为他的一句打趣的话而耳垂微红着垂下脸,也不再捉弄她。

    舒然被头顶那奢华的水晶灯耀得眼睛恍惚,对上他那询问的眼神,也只好点了点头,既然来了,看看也行。

    仅仅是看,坚决不买!

    舒然心里打定了这个主意,因为她怕待会那标价上面的n个零数得她头晕眼花,她也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只是平素不喜张扬的个性决定了她对一切奢侈品都抱有怀疑态度,大多数的东西实用就好,太过奢侈的东西都是拿来给别人看的,她又不是橱窗人需要给别人看的,她没有那个需要!

    销售人员带着他们到了贵宾专区,那边展台上停放着一辆奔驰e400敞篷跑车,银白色的,并不属于那种张扬炫丽的颜色,舒然站在尚卿文身边听着销售人员介绍这一款车,对于一直看着奔驰车的尚卿文来说,对这个牌子的车并不陌生,在听着销售人员介绍的同时,他打开车门让舒然坐进去感受一下,舒然被他拉着坐了进去,想着刚才无意间瞟了一眼那上面的价格,果然,她就像上次在那机动奢侈表店内的心情一样了,八百多万!!

    如果换成人民币,应该能把这辆车连带她一起给埋了吧!

    这么贵的车要是被擦了一下或是像她的小红帽一样被撞坏了一个车灯来着,她修个车都怕要用掉她一个月的工资了!

    舒然不动声色地吞了一口口水,尽量让自己表现得镇定,只是当手放在方向盘上的时候,手心还是忍不住地冒汗,唉,这就是穷人的心态啊!

    此时此刻,舒然心里开始诅咒这世界上那些万恶的有钱人,因为她再一次被那一长串数字的零给震惊得脚有些发软。

    试驾过程中,尚卿文坐在身边细心提醒,在专门试驾的路上跑了两圈,尚卿文对这款车很满意,前一阵他也开过张晨初的这款车,感觉还不错,很适合舒然,但舒然开完两圈回来手心都出汗了,一停下来,她就苦着一张脸,在尚卿文追问下才蹙眉说着,“开这样的车去学校,会教坏学生的!”

    尚卿文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觉得开车跟教坏学生有什么联系,看着舒然瘪嘴的样子他才挑眉明白过来,她说的意思,是怕带坏女学生!

    毕竟舒然才二十三岁,跟她所带的学生,有些研究生的年龄比她还大一些,抛开师生这层关系,就站在同龄人的角度也是让那些人羡慕的对象,在如今的校园里潜藏着的攀比之风越演越烈,而她本性就不喜张扬,开这样的车免不了会成为别人谈论的对象,之前她跟冉启东的关系没有公开时,不少人就在背地谈论她年纪轻轻凭什么能爬上教授的位置?一些不入耳的话他也听了不少,之后他们成双入对的出现,又流传出她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传言,总之,各种版本的,层出不穷!

    尚卿文看着皱眉的舒然,心里微微一叹,没想到带她来还惹得她不开心,他伸手把舒然抱进怀里,低声笑着说着,“然然,人只要长了两只耳朵就会听到中听和不中听的话,不必为此烦恼!”

    尚卿文说着摸了摸她的小脸,在看着她脸上露出笑容时,替她松开了安全带,“既然不喜欢那就不买,你以后开我的车上下班吧!”

    他可不想一番好意给她增加压力。

    “真的?”舒然脸部的表情一阵欢悦,顺手环住他的颈脖,在站在不远处的销售人员看来,这就是产品成功销售出去的一个前兆,心里不由得乐腾了起来,提成啊,提成啊!

    结果。

    不买了!

    销售人员看着兴高采烈来告诉他不买这辆车的尚太太,顿时觉得,不会吧,真的还是假的?

    这表情是不是用错了?

    尚卿文看着叫她上车就跟赶鸭子上架下车却比兔子跑得还快的小女人,不由得失笑,这丫头,表情用错了,瞧把人家销售人员说得表情都愣了大半天。

    --------华丽丽分割线------------------

    d市cbd某高级写字楼,此时正值快要下班的时候,22楼属于万美临时租用的办公楼,临时派遣过来的员工都在这边办公。

    快要下班了,大家也没有那么忙碌了,松了口气活动一下胫骨,便有人开始抱怨,“都说了这里面需要再加两个加湿器,这空调整天吹得我脸上的皮肤都干掉了,办公室里面的湿度太低了!”

    说这话的人是个操/着一口流利中文的美国女人,此时正端着咖啡喝了一口,不悦地说着,“这里的工作坏境比起总部那边差远了!”

    “也不知道最近怎么回事?申请款项的流程按照以前的惯例一般是两天就下来了,这一次都迟迟一周了还没有批下来!”

    “我还等着属于万美独立的写字楼建起来呢,上个月不是在说嘛,都在置地准备修了,怎么现在没动静了?”

    “不知道,最近徐总看起来有便秘的趋势,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他在今天早上的会议上把陈蓉芷批评了一通,说起来也只是一件小事,却被他揪着发了好大一通的火!”

    “a组的苏经理和b组的陈经理历来都是水火不容,怕是有人抓了错处告了一状,这种事情,最近都见怪不怪了!”

    。。。。。。

    办公室过道洗手间,清脆的高跟鞋声音在洗手间里响了起来,苏沫正在洗手,从镜子里面看到走进来的女人,淡漠一笑,擦了擦手开始补妆,被身后的人用胳膊一撞,眉线笔一歪,眉毛画歪了。

    “陈蓉芷!”苏沫一把扔掉手里的化妆盒,转身看向了身后的女人,笑,“怎么?不服气?有本事扳过来!”<g上功夫点个赞之外别无是处,现在我知道了,还可以再加一条,无耻,不要脸!”

    陈蓉芷笑嘻嘻地说完,把手里的水一抖,抖在了苏沫的身上,苏沫阴沉着一张脸,脸颊上被甩上了水滴,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眼睛眯了眯。

    似乎今天早上徐茂才那一通脾气并没有影响到对方的心情,她不由得警惕了起来。

    “苏沫,你知道吗?你上次陪的那个官儿--”陈蓉芷笑得意味深长,看着苏沫那微白的脸庞,心情大好,继续悄声说着,“哦,你看我,你陪了那么多的官儿,估计也一时间想不起来是哪一个,提个醒儿,那个姓高的,被双/规了!”

    苏沫心口一跳,却故作平静。

    “听说他涉嫌跟某个公司的某个人物相互勾结,在尚钢收购这个事情上动了手脚!而且还涉及到了xing/贿/赂交易,听说跟他有关系的女人都被请进去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个不幸的女人呢?”

    陈蓉芷踩着高跟鞋心情气爽地离开了洗手间,而苏沫还站在洗手台边,一手扔掉了手里的化妆盒。

    该死的!

    ------华丽丽分割线--------

    晚餐是舒然在厨房里弄,尚卿文出来接电话,舒然出来取东西时朝客厅那边看了一眼,瞥见坐在沙发上接电话的尚卿文一只手握着笔在茶几上的那张纸上涂涂抹抹,看样子是在接电话百无聊赖之际画着什么,她也没有来得及过问,锅里的水快烧好了,等尚卿文接完电话进厨房让她休息,他来做,舒然笑着赶紧把围裙解下来给他系上,自己在尚卿文那蹙眉的表情上一溜烟地跑出来厨房。

    两人从外面归来顺道去了超市采买食材,因为中午吃的泡豇豆虽然有特色但是咸得只能下稀饭,而舒童娅的冰箱里存放的东西本来就不多,他们不去买的话,就只能吃泡菜下稀饭了!

    尚卿文对那个只比自己年龄大了八岁的丈母娘舒童娅亲手做的四川泡菜持保留意见,一来舒童娅本来就不是四川人,做这东西也是一时兴起照着上做的,味道自然不正宗,除了入口的咸味儿能嚼一口就喝掉大半碗的稀饭之外,尚卿文觉得,她泡菜的时候一定是怕盐分不够,这味道都咸苦了!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在丈母娘面前说的!

    再怎么说,她也是自己女人的老/娘!

    只是觉得若是长期这样吃下去,他怕自己的味觉受不了!

    舒然坐在沙发边翻开一些老的碟片,尚卿文说晚上想看茶花女的电影,老版的,她正好仔细找找,她有很多老版的碟片,收藏得很好。

    茶几旁边就是垃圾桶,她无意间看了一眼,瞥见里面扔着的那张纸,背过去的,看样子好像是撕成了两半。

    她抬头看了一眼厨房那边,刚才心里就很疑惑他在纸上画着什么,也很好奇,但又觉得这样有偷窥对方心思的心虚,可是想着他居然扔进垃圾桶里了,自己也可以捡起来看的。

    舒然想了想便伸手奇快地将那张纸捡起来,有种做贼心虚地朝厨房那边再次确定了他没有出来,才把纸张铺开,纸页上有几笔简笔的不成形的线条,但中间的部位。

    一个大大的圆圈里,是‘万美’两个行书字体。

    但就在这个圆圈里,一把大大‘x’直接将‘万美’二字叉掉了!

    --------啊,今天更新完毕了,么么----很久没有求过月票,还请大家把月票留在月底(号,到时候投给权少吧,上个月排到第11名,这个月,能挤进前十吗?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