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31:你该庆幸!

    检查室门口,舒然伸手拉了一下甄暖阳,在甄暖阳低头一阵缩手时故意拽得更紧了些,低声嘀咕,“这点细菌也死不了人,空气里也有细菌,怎么不见你戴消毒面具来着,你倒是跟我说说林雪静是怎么了?”

    舒然拽着暖洋洋的胳膊肘不放,在看着暖洋洋那女人情不自禁就表现出来了那种嫌弃的神情就狠狠一拽,还真想这辈子都不认识这个女人!

    甄暖阳挣不开,只好站定不动了,指着自己的鼻子,“第一,舒小然,你看清楚,我戴的是隐形口罩,第二,林雪静相亲的事情我也是刚从我那同事口中得知的,具体的我也不知道,第三--”

    甄暖阳紧紧得锁着眉头,干净修长的手指指着舒然拉着的衣袖,“松开手了先!”

    舒然看着暖洋洋的鼻子果然在鼻孔门口见到一丝透明的塑料线,随即松开了手,往边上站了站,一脸鄙夷又吐血般地用行动表示,我也一点都不想挨着你!

    舒然觉得跟一个有超级洁癖的女人是闺蜜这种事情实在是让她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而在暖洋洋说来也是有着相同的认知,觉得自己怎么就跟舒然这个经常在坟地里刨泥巴的弄得像只黑猴子似的女人成闺蜜了?印象中刚认识的时候甄暖阳虽然有点洁癖但还不至于是这么的变/态,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变/态的?好像是,某一次失恋之后!

    果然,人在接受了某种经历之后不在沉默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某人明显是正属于后者!

    站在门边的舒然看着正在那边用手擦衣袖的甄暖阳,看那样子恐怕是如果有显微镜,现在都恨不得把衣袖放上去看看是不是被印上了舒然的手指纹。

    好在舒然对这样的甄暖阳有了免疫力了,靠在门边,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你跟朗润一起来的?”

    擦衣袖的甄暖阳手里的动作一停,头也不抬,淡淡地丢了一句过来,“不是!”

    舒然挑眉,“你认识朗润?”不然她怎么不直接反问一句‘朗润是谁’而是这么平静地回答说‘不是’?

    甄暖阳抬脸瞥了她一眼,语气里带着一丝淡淡的不耐烦了,“不认识!”

    舒然本还想多问一句的,门却开了,开门的声音把她的思路也打乱了,转身便看到站在门口开门的尚卿文,做完检查的他只穿着一件衬衣,外套挽在手腕上,见舒然站在门口等着,看见他出来了,转过来的目光也全凝聚在他的身上,他挽着外套的手换了一下,换左手拿衣服,右手则伸过去自然地揽住了她的肩膀往怀里轻轻一带,低低出声,“可以回家了!”

    在外人看来,这么亲昵的方式完全是一对恩爱夫妻或是情侣会展现出来的,但是这可是一对都在闹着离婚的男女。

    “检查过了吗?情况怎么样了?”舒然却惦记着他的检查情况,所以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他这么靠近着轻拥有什么不适,抬脸看着他的脸色,心里低低吁出一口气,还好还好,比在家里好了太多了,来的时候他脸色苍白无色,让开车的她一路上都是胆战心惊的,好几次险些闯了红灯,还是坐在旁边的他提醒才免了罚单扣分。

    一来是因为他在她没有心理准备下说的那句话,二来是因为被他那苍白的脸色给吓得。

    看他脸色好了许多,舒然心里悬着的那颗心也算是轻松缓和了一些,但还是继续追问着,“没有说需要住院吗?朗润怎么说的?”

    尚卿文语气很轻地缓声回答,“不用住院,只是说让明天早上空腹过来做一个胃镜检查!”

    “做胃镜很难受的!”舒然诧异地指出。

    “嗯,是会有些难受!”旁边的男人如是说。

    “你没有好好吃饭吗?怎么不好好调养一下你的胃?这种病需要悉心调养,能治好的!”舒然蹙眉了,她现在基本上都是喝粥,虽然不怎么抵饿,但是茸茸的粥消化容易,不会给肠胃造成负担,不是特别饿得没东西可吃的时候,胃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疼,但饿极了除外。

    尚卿文轻笑一声,“太忙了没有注意,下次,不会了!”他说着已经揽着舒然进了电梯,但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舒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居然跟他从那边走到了这边,而且还是--

    揽放在她肩头的手掌姿势很随意地服帖着,她的身体微侧,正好左肩靠在了他的胸口,大半个身体就靠在他的身上,他揽拥的姿势随意而自然,两人这么站着靠着并没有显得有多亲密,但却在他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熟悉的亲昵感,就连舒然都在无意识时对他的这种姿势不排斥!

    电梯里就他们两人,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在医院里一项项地检查下来,现在也是晚上七点左右,他们的对话在进电梯之后便莫名其妙地戛然而止,只留下了电梯里通风的呼呼声。

    电梯直下,屏幕上红色的字数在闪动着,舒然看着那数字是七,随着那电梯一层层地下降,他掌心贴着的肩头部位让舒然感觉到了一丝的热意,之前的尴尬也在此时慢慢地重新滋生而来,联想着刚才在检查室外暖洋洋的那一袭调侃,才恢复了正常的脸蛋突然又有些热了起来,她急忙往旁边站了站,这一动作也成功地让身边的尚卿文伸在半空的手臂落了个空。

    怀里的人移开了位置,尚卿文脸朝那边侧了一下,看着移步站在一边的舒然正低着头,装似无意地正朝那电梯显示屏上看,当看到那屏幕上显示的是‘1’时,他甚至是听到了她低低的如释重负的呼吸声,在电梯/门一开时,她便快步闪身出去,那动作之快,仿佛,视他如猛/虎野/兽?

    这样的认知让尚卿文眉头忍不住地蹙了一下,但看着前面已经走远了的女子,还有挤进电梯的人,他也迈开了步伐走了出去,顺着她走的方向,跟着!

    医院停车场,舒然已经走下了阶梯,穿着平底鞋的她步伐很快,但还是在下了阶梯时,转脸看了一眼身后,看见他跟来了,便站定停了下来,站在夜风中的她被风吹得发丝轻扬,转身的那一刻让紧跟在身后的男人心里紧绷着的那根弦就这么突然地松了松,更加快一步地走了过来。

    “我要去一趟医院!”舒然的言外之意是就不送他回去了,刚才她也注意到,朗润应该也是要走的,而且他现在的状态,开车应该没有问题,实在不行可以坐朗润的车让他送一程。

    展柏的主治医生跟她联系了,说展柏的病例资料还差了大半年的,她记得崔阿姨在她家住的那段时间,确实带过去了一些病历资料,她打算现在回去找一找,应该还在的!

    她在检查室等候的时候也打了父亲的电话询问现在能不能回家,父亲就说替她找,确实找到了需要的病历资料,跟她约好一个地点给她送过来,舒然想着就忍不住地要叹息,怎么感觉就成了丧家犬,连家门都进不得了。

    舒然想着就觉得郁闷,这突然的郁闷感也导致了她抬头看向尚卿文的表情变了变,对,害得她东躲西臧没处藏身,罪魁祸首就是面前这个男人!

    在没看到尚卿文之前的那两天,舒然一边在跟那只三角眼鹦鹉斗嘴一边就在心里诅咒着该死的尚卿文别让她再看到他见他一次就揍一次,有了这样觉悟的她却被这样突如其来病恹恹的尚卿文给弄得措手不及彻底打败了,连之前暗自发誓要做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只是现在突然想起来,心里的那个小宇宙就有了要爆/发的趋势!

    尚卿文没料到怎么刚才还语气平静,尽管没有笑容但也不至于用这种表情看他的舒然,一时间也怔了一下。

    她刚才答应了要跟他回家的!

    “我陪你去!”尚卿文对视上她的目光。

    “不用!”舒然一口回绝,她是要去医院看展柏,正因为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才不知道该怎么来理清这之间的思绪,她想安静一下!

    可以说她是反应速度慢,这中间的过渡阶段她都是以一种就快离婚只差一张离婚证两人就不再会有任何关系的心态,突然间,他告诉她,他舍不得,甚至震惊到砰然心动让她忘记了初衷,但是冷静下来之后,她才清楚地知道,尽管自己现在不排斥他,却也不能说服自己现在能接受他!

    “然然!”尚卿文看着执意要自己一个人走的舒然,眼神里透着自己的坚持,但舒然却把他的车钥匙递给了他,拿着自己的包快步地往甄暖阳停车的地方走,身影就这么极快地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直到那辆宝马车离开停车场,尚卿文还站在原地没动,这事实似乎是跟他想象的背道而驰。

    身后朗润迈步而过,淡淡地说着,“你该庆幸,她不像以前那样排斥你!”

    尚卿文看着自己掌心的车钥匙,还留着她手心的余温,低喃出声,“我知道!”

    她只不过是暂时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

    --------今天更新完毕了,么么么么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