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22:败在你的儿子手里

    d市,晨起的日阳泛着刺眼的光,这是今年夏季即将迎来一个高温的前兆,跟市区里的温度相比较,郊区的清晨格外的清幽凉爽,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市区规划处一处高档别墅群驶出来。

    驶向了郊区一座幽僻的高级疗养院,轿车低调地驶进去,并停在了医院的特殊指定的一个车位上,从车里下来的人拄着拐杖,步伐不缓不急,在身边人的陪同下朝着住院的那栋小楼走了进去。

    在一个特殊病房的门口,尚佐铭停了下来,董源从病房里出来,看见是尚佐铭过来了,便走到了门口,态度恭敬地低声说着,“尚老,您来了!”

    尚佐铭迈着步子走了进去,走进病房看着病房里还有护士和医生在,护士正在轻声劝说着他吃药,语音就像是在哄着小孩子,旁边的医生也在柔声地劝说,只不过坐在轮椅上的人是丝毫没有理会周边的人,低着头捣鼓着手里的一只魔方,时不时地传来啪嗒啪嗒的魔方被扭动的声音。

    尚佐铭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坐在轮椅上不肯起来的儿子,低声问道,“他还没有吃药吗?”

    医生解释说病人是不肯吃药,从昨天下午开始到现在,不仅没有吃药,还坐在坐了整整一个晚上,他们尝试着把药溶进水里想让他喝进去,但是他却一晚上没有喝水。

    不吃,不喝,也不动,就坐在这里玩着手里的那只魔方!

    尚佐铭脸上流露出一丝苦涩的愁容,低着头看着他手里拨弄着的魔方,他玩得很专注,也可以说根本就不是在玩,而是在乱拧一通,他一直低着头,周边的一切响动都跟他无关。

    沉默了一会儿的尚佐铭开口,“谁给他的魔方?”

    那边站着的医生和护士被老爷子这一句话说得表情一怔,医生询问着看向了护士,护士脸上闪过一丝犹豫的表情,被尚佐铭这么看着不得不地低着头轻声地回答:“尚老,是,是大少给的!”

    尚佐铭眉头一拧,眼睛微微一眯,语气有些泛冷,看向了董源,董源自知惹了老爷子不开心了,也低着头一言不发,他一直没有告诉尚老,其实大少经常过来,有时候一来就是大半天的,陪着父亲在窗边晒太阳,或是陪着他一起吃顿饭,尽管他已经病到了吃饭都不知道该怎么送进嘴里,糊得满脸满地都是,但大少还是很耐心地陪着他吃完,之前董源过来就碰到过几次,毕竟尚老说过不准他过来,医院这边很明显是知道大少过来了都没有跟他们说。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个月了,医院这边董源来的次数最多,所以他也知道大少过来的时间频率,每周有两次,算算,昨天大少应该要来了!

    只是今天早上他问护士的时候,护士说昨天大少没来,他从昨天中午就一直等着,不吃饭也不喝水的坐在窗边等,这一个晚上都过去了,他都没有要起来的意思,急得医生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董源也是刚来,得到这个消息正要跟大少联系,心想着希望大少能过来看一看,只是他正要打电话,老爷子就过来了!

    尚佐铭沉郁的眼神里有愠怒的表情一闪而过,跨前一步,伸手过去将儿子手里的魔方夺了过来,重重地往地上一扔,啪的一声砸落在地板上,这一举动把屋子里的人都怔得愣住了,尤其是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突然被夺走了手里的魔方,他空了的双手放在大/腿上,双手还保持着刚才拿魔方的手势,手心中间是空着的,手指却在短暂的微僵之后开始颤抖起来。

    “他要是还有一点良心也不会让我们家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尚佐铭怒喝一声,抬起脚还将扔在地上的魔方给一脚踢远,小小的魔方被一脚踹出去撞击在墙壁上又弹了回来,安静的病房里随着尚佐铭那一声低吼声之后便剩下了那撞击飞旋的魔方的声音,整个病房里都安静得好像都没有了呼吸声,大家都在瞬间屏住了呼吸。

    董源震住了,看着老爷子失态的模样,脸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拄着拐杖的手也抖了起来,然而董源可不担心老爷子,而是担心--

    “啊--”

    短暂几秒钟,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安静仅仅维持了几秒钟,一声躁狂的吼声爆/发了出来,那原本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抬起脸来冲着尚佐铭就是一阵怒吼,苍白的脸上那双犀利的眼睛死死地瞪着面前的人,双手在颤抖着抓着轮椅的扶手就要站起来扑/过来,只是他已经忘记了该怎么走路,他的双腿因为长时间没有自由行走失去了四肢的协调性,人一激动,整个身体就朝前倾,医护人员搀扶不及,他人已经从座椅上扑到了地板上,趴在地上也是仰着头冲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啊啊啊啊’的语不成句地吼着。

    “尚老!”董源第一时间冲过去护住了尚佐铭,轮椅上的人异常的举动把他们都吓住了,不,之前他一直都很安静的。

    “快,给病人注射镇静剂!”医生和护士将扑/倒在地上的人扶起来,强行将他扶到*上由两位男医生摁住注/射了一只镇静剂,一针下去,他的情绪才渐渐地缓和了下来,病*边的医生忍不住地擦了一下额角的冷汗,这位病人还是第一次有这么激动的情绪展露,有护士赶紧将落在墙角那边的魔方捡起来,询证性地递给了躺在*上睁着眼睛,嘴唇和脸部肌肉都在轻微颤抖的人,他的目光凝在那只有着各种色彩的魔方上,慢慢地伸出手将那只魔方捏在了自己的手里,紧接着用上了两只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把魔方拢在手心,警惕地看着周边的人,把魔方捂紧了往自己怀里揣,尤其是当目光转到了那站在*边不远处的尚佐铭时,他把魔方护在手心,生怕会被人再抢了去。

    尚佐铭看着儿子这副模样,转身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暗吸一口气时,背过身去看向了一边站着的董源,沉声说着,“通知尚钢股东,召开董事会!”

    董源心里一震,犹豫了好久还是点了一下头,“尚老,我明白了!”

    尚佐铭在说完这句话时抓紧了手里的拐杖,背对着病*,喃喃自语,“宁昌,你要知道尚家之所以会这样,也是败在你那个一直让你自以为傲却又没有良心的儿子身上!”

    --------华丽丽分割线------------

    d市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助理小雯面色焦急地站在洗手间外,等着,听见洗手间传来的砰砰砰砸东西的声音,每响起一阵她就忍不住地抖一下肩膀,还忍不住抬头朝里面看上一眼,当听到里面的玻璃镜子被‘砰’的一下砸碎了,玻璃噼里啪啦掉落下来的声音把小雯吓得赶紧冲过去啪洗手间的门。

    “苏姐,苏姐,你没事吧!”小雯拍着门,门是关得严严实实的,她拍了两下又打不开,又是着急又是害怕的,她怕出事,正打算一脚踹开冲进去,洗手间的门却啪嗒一声被拧开了门锁,里面的女人蓬头散发地出来了。

    “苏姐!”小雯站在门口,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女人,衣服还是昨天晚上的短裙,没有换,白色的裙子上有斑斑血迹,而那凌乱不堪的头发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因为靠得近,小雯抬脸看了一眼,顿时吓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苏姐的脸!

    昨晚上送苏茉回来之前已经送到医院去处理了一下伤口,只不过昨天晚上可能是因为光线的问题,脸上的伤势看起来并不严重,但是事过一晚上,今天她的脸就肿得不像样子了,尽管她的头发遮住了大半边的脸,但从小雯这看过去的角度都看到了大片的青紫,都不知道脸上的伤到底有多严重了!

    苏茉从洗手间出来,步伐有些踉跄,小雯看着她还打着光脚,仔细一看,白色的地毯上有红色的液体在一滴滴地溅落,小雯吓得又叫了一声,才发现苏茉的手背被划伤了,她赶紧跑到另外一个房间翻出了小药箱子小跑过来将苏茉拉在沙发上坐着,一阵手忙脚乱,“苏姐,你别动啊,我马上给你处理一下伤口,不然要感染的!严重的可能还要留下疤痕的!”

    苏茉挣开小雯的手,手背上被玻璃滑开的口子有五厘米左右的长度,她抬起手看着从肌肤上滚出来的殷红血液,突然冷冷地笑了一声,“留疤?你看看我这张脸,你看看--”

    苏茉将自己的头发撩起来,整张脸都是青紫色的,额头上还有一道口子,鼻子也破了,整张脸显得狰狞可怖。

    小雯被吓得手都怔了一下,昨晚上她接到消息赶过来时正看到苏茉跟一个女人厮打在一起,对方是谁她也不太清楚,她跑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被那边的人拉走了,而苏茉则跌倒在地上,她急着送苏茉去医院,都没问到底是谁!

    “苏姐!”小雯想问又不敢问,看着苏茉那一脸愤怒的表情,只好放低了声音,“徐总刚才来电话说,如果你今天去不了,那么就直接让陈姐去了!”

    苏茉眼神一凝,“凭什么交给陈玉芳?这件事一直是我在跟进的!”

    小雯低着头露出一抹难色,是,这件事一直是苏茉在跟进,但是她今天这样子能出门吗?敢以这副模样出现在那种正式的场合吗?就算她有勇气去,恐怕徐总也是会以有损公司形象而另外叫人出席的。

    幸幸苦苦跟到了最后,却在这紧要关头,功劳直接就易主。

    坐在那边沉默着的苏茉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舒然,舒然,你抢了我的男人还不够,还不够吗?

    ----------------------

    --------【备注:v章221的标题应该是:揪出来,碎尸万段】,很抱歉,茗宝因为昨天上午赶时间所以没有检查清楚,已经申请后台更改,只是编辑没上班,暂时没有改过来,么么】--------回家太累了,要忙的事情很多,茗宝又有个一岁九个月的男宝宝,太调皮了,这几天更新时间都无法定下来,而且字数也定不了,都是抽时间地赶,第二更有些晚,请大家晚上来看吧,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