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19:一场独角戏(求月票)

    经历了一场质量不高的睡眠,舒然被饿醒,血糖低的她饿得连眼皮都快睁不开了,无奈胃部饿得实在是难受,她艰难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才想起,自己还在医院!

    都不知道是怎么就睡着了的,可能是太累太乏了!

    昨晚上喝了些酒,吐完之后什么都不剩了,大早上的在从半山别墅过来的路上从车里搜出了一只面包,看日期是快要过期了,在暖洋洋手还没有来得及拽出去扔掉之前,她就饿得啃着吃掉了!

    没办法,她一饿血糖就低,浑身都乏力没劲!是恨不得翻箱倒柜把能找到的东西都翻出来吃了!

    暖洋洋说要看她舒然破功,就是在她饿得晕头转向的时候!

    她扶着沙发小椅子的扶手站起来,先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想看看时间,可手机还没有重新去买,她又没有戴手表的习惯,只好竖着耳朵听听外面的动静,她记得进来的时候关阳是在跟他低声谈些什么,在他车祸修养期间有过那么几次被他请出门的经历之后,她便不想再在他议事的时候留下了,只是,同样是两个门,她怎么就直接走到这个休息的小单间里面来了?她该走正门走出病房的!

    舒然揉着自己发疼的颈脖,枕在沙发扶手上躺着休息时,脖子很不舒服,听见外面没动静便迈开步伐走了出去。

    房间依然安静,她本是一双平底鞋踩出来的声音都在这么安静的屋子里显得突兀起来了,她走到门口,目光便不自觉地就朝那病*边看了一眼,原本以为这么安静他应该是在睡觉,结果一看过去,尚卿文也正抬起脸望过来,被子上面放着一本书,他正用自己包扎了掌心的手指夹起一页纸页要翻过去,看见舒然起来了,便把书合上,轻轻开口,“饿了吗?过来吃东西吧!”

    可能药物作用的缘故,他的嗓子比早上好了太多,说的话声音虽然轻但是却不再那么嘶哑,舒然也能听得清楚!

    尚卿文说着把手里的书放在一边,抬起脸看着舒然!

    舒然确实很饿,饿得她可能走不了几步路人就会有轻飘飘的感觉了,她看着尚卿文伸手指了一下摆放在*头柜上的几层食盒,看样子是早有准备,肚子不争气地咕咚出声,她无力地在心里微叹起来,就她这种情况若是在抗战时期作为地/下/党被掳了,不需要用刑,饿个两顿饭她什么都招出来了!

    舒然觉得在低血糖面前,饥饿对她来说真的是会要命的!

    她走了几步,很想有骨气地出去自己找吃的,可是才走两步就觉得头晕得不行了,她看着那*头的食盒,咬了咬牙走了过去打开了盒子,里面的香气扑鼻而来,舒然一闻到这股香气不用猜也知道了,这是从张家厨房里出来的!

    她在张家待的那段时间里,嘴都吃叼了,张家的大厨是个个有着绝活的,每一道菜做的都很精致,味道更是不用说!

    “趁热吃吧,午餐的时间早过了,看你睡的香所以才没叫醒你!”尚卿文轻声说着,想伸手过来帮忙,舒然却已经自己端着食盒去了旁边的小桌上,打开了埋头吃了起来。

    盒子里只有一人份的,看来他已经吃过了!

    舒然低着头慢慢地吃,有时候即便是饿,但因为身边有人看着,她吃饭也不会狼吞虎咽,张家的厨师能把一份白玉菜心的素菜都做得这么可口,一碗粥里也加了不少调胃暖胃的药材,菜就一个,清淡至极,但这却是对熬夜酗酒之后的人最好的调胃食物。

    舒然埋头吃着,感觉到他那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握着碗的手顿了一下,吞掉了嘴里的食物之后抬起脸来,目光在他的脸上停留了片刻便匆匆转开,“你别这么看着我!”

    太久没有这么单独相处,让舒然有些不自在,尤其是他看自己的目光,剩下的小半碗粥也没什么胃口了。

    她说完埋着头硬逼着自己把碗里盘子里剩下的东西都吃完,嘴里嚼着食物,心里却因为自己此时的处境说不清的纠结难受,在两人这段感情里,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自己不这么难受?

    她的快刀斩乱麻挥刀之时想着要痛快地斩断两人的一切,从此之后桥归桥路归路,可是却偏偏又撞到了一起,她怎么兜兜转转地又转了回来?

    舒然深吸了一口气,将桌子上的碗碟收好之后站了起来,似乎是下了决心,咬过唇瓣之后,用平静的语调轻轻开口,“离婚协议请你再签一次!”她说完便不再抬脸看他,转过身去时,心脏就忍不住地抽疼起来,这句话她幻想过很多次当面跟他说起的时候,自己会是怎样的果断,就像上一次在医院停尸房的门口,不过当时她是背过身去的,这一次她终于鼓起勇气面对面地跟他再次提起。

    她不要再这样难受下去了!

    “然然!”手被身后伸出来的手紧紧地抓着。

    舒然挣了一下没挣开,手腕被他的手紧紧扣着不松,她用了力,身后的男人一阵压抑的闷声,她才想起他的手还伤着,不由得将要甩开他手的力道减轻了一半,连她自己都懊恼,这个时候还担心着会伤了他的手!

    她这该死的心软!

    手就扣着拉着她不放,舒然身体僵着站着,“尚卿文,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跟你像以前那样毫无芥蒂的相处,我们之间没有第三者,可是我们却做不到相信相守,我知道你这次险些为我丧命,我很感激,甚至当我从别人口中听到你冲进火场喊着我的名字的时候我还很心痛,我心痛是因为我心里还有你,我挖空了心思想要将你赶出我的世界,可是到头来还是会对你心软,但是尚卿文,当我得知你为了自己的私人恩怨不顾展柏的性命安危,用了那么卑鄙的见不得人的手段逼得聂展云认罪甚至是放弃了上诉,我就清楚地知道,我再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你了!”

    舒然说完一只手慢慢地覆盖住他紧扣着自己手腕的手,慢慢地将那只手扯开,不是不再爱,是没办法说服自己去接受这么一个让她感到陌生感到害怕的人!

    横在心里的那道梗怎么才能拔除掉?不,除不掉了,醉酒江边的那一晚,她冲着江水大声呐喊,我怎么会爱上你这样的一个男人?

    我怎么会爱上这样的一个男人?

    脚步声渐渐远去了,病房里的男人怔怔地坐着,耳边还回响着她刚才说过的话!

    我心痛是因为我心里还有你!但我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现在能接受你!

    然然,听到你这样的心里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庆幸,庆幸着你心里依然还有我?

    尚卿文看着自己的手,低着头唇角溢出来的笑容苦涩不已,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关阳的电话,电话一通,他对着电话低声说了几句,便扶着*头的扶手慢慢地下了*。

    胸口接好的肋骨幸好没有断,只是肺部吸入了有害气息,现在呼吸时稍微用点力还是疼,他起身,撑在*边的手心便是一阵灼心的疼,不得已急忙把手收回来,再低头看的时候手心的医疗绷带上又被血给浸湿了,他的两只手心都扯掉了一层皮,掌心的纹路都完全模糊掉了。

    他移到窗口位置,站在窗帘的后面,伸手拉开了窗帘的一角,深幽的目光朝楼下的停车场望了过去!

    ----------华丽丽分割线--------------

    “少夫人!”关阳在医院的大厅门口见到了疾步走出来的舒然,关阳的突然出现让舒然愣了一下,急忙转开身去,脸朝一边看着,并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睛不停地朝上看,片刻之后才转过身来,“有事吗关阳?”

    她的这一个掩饰自己红了眼眶的举动在关阳看起来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即便是她在极力隐忍着,但是她的眼睛就是红了!

    关阳一手插在西装裤的裤袋里,依然保持着他那平日里就和煦如风的笑容,这让舒然在看到他那脸上的温和笑容时瞬间想起了一句话,‘物以类聚’,关阳跟他的笑容都如出一辙。

    舒然心里为自己的一时失神忍不住地懊恼起来,怎么自己就这么情不自禁地就要往他那边想,现在既然连一个相似的笑容都会跟他联想到一块儿,她疯了吗?

    “少夫人,我送你回去吧!”关阳说着,手里已经拿出了车钥匙。

    “不用了,你很忙,我自己回去!”舒然回答,后知后觉地觉得关阳的称呼有问题,正要纠正一下,便听见关阳轻笑着说着:“不碍事的,我正好也要走!”

    盛情难却之下,舒然只好上了关阳的车,坐上车才知道,这车还是尚卿文的那辆奔驰轿车,因为一坐进去舒然就嗅到了那股她所熟悉的气息,跟他身上的淡淡香水气息是一模一样的,鼻尖上透进来的气息让舒然心里又是一阵难以言明的心绪波动,周边有太多太多跟他有关的东西,跟她想要彻底排斥掉的愿望事与愿违!

    车就停在楼下,发动了车的关阳在接电话,舒然靠坐在车窗边,思绪还停留在刚才一鼓作气说出了那些心里话的那种波动的情绪里,尽管她是再三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靠在车窗边无意间地一次抬头,目光便落在了那层楼的窗口,窗口的窗帘被拉开了一半,有个人影就站在那边,身上是她熟悉的浅色的几何图案睡衣,看起来无比清爽,他本就是一个即便只是一个身影也会让人不能忽视掉的人,此时他就站在窗口位置,低头看下来,目光相遇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阵鞭炮声,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鞭炮,有过心理阴影的她吓得脸色一白,慌忙之中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小时候扔鞭炮的心理阴影,被冉诺腿下楼梯时的鞭炮炸响的情景再次浮现在她的脑海里,让她瞬间变得无比恐惧。

    车窗没关,舒然被鞭炮声吓得浑身都在发抖,抬脸她看见楼上窗口的人在着急地用手打着手语,唇角还在动着!

    然然,别怕,用手捂住耳朵,就这样--

    窗口的男人打着手语冲着楼下车里的人比划着,最后双手捂在自己的耳朵上做起了示范,眼睛里的目光带着满满的鼓励,就这么捂着,别怕--

    窗台边的男人有些笨拙地重复着自己手里的动作,绑着绷带的手捂着自己的耳朵,目光却始终看着她,唇瓣还在动着。

    圣诞夜,他站在餐厅楼上,隔着窗口看楼下的她,当时广场烟花灿烂,折射出来的亮光打在透明的落地窗上,暗夜里看不清他的目光,但在万千拥挤的广场,她却那么肯定着,他看着的就是她自己!

    新年雪地,辞岁的年夜,小区里烟花爆竹齐放,她吓得尖叫,耳边却被他一双大手牢牢捂住,温暖的掌心服帖在她的耳朵轮廓上,暖热的气息将她的心脏都险些融化掉!

    你看,这样就不怕了,对吗?

    舒然抬着脸,手却没有去捂自己的耳朵,耳边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震得她脑子都晕了,但是此时她却看着楼上的男人,看着那个靠在窗口着急着朝她做示范又苦于嗓门喊不出来只好不停地反复做着这个动作的男人,跟他平日里沉稳而淡定的样子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那笨拙的姿态此时看起来就像在扮演着一场独角戏。

    舒然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同时,突然间,热泪盈眶!

    --------华丽丽分割线------------------

    d大教师公寓。

    客厅里响起一阵低低的声音。

    “老婆子,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会儿,我来守着!”卧室门口,冉爷爷低声说着,看着靠在窗口戴着老花镜绣着手工鞋垫的冉奶奶,作势要去拿她手里的鞋垫,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绣这个?伤眼睛!

    “我没事,反正我也睡不着,我守着她!”冉奶奶说着用绣花针在自己的头发上擦了擦,低声说着:“昨儿个晚上吓坏了,到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

    冉爷爷微叹一声,去给老伴倒了一杯水,大晚上的坐在客厅里绣鞋垫是假,清醒地守着房间里的孙女才是真!

    “她回来的时候眼睛是红着的!”冉奶奶低声说着,把老花镜摘下来,看了卧室一眼,“我听说,卿文那孩子还在医院对吗?”

    冉爷爷‘嗯’了一声,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小区里的几个邻居今儿个都在谈论着昨天晚上的事情,说现场有个人不顾阻挠地冲上了楼要救人,最后被人强/行拖了出来,启东说了,那就是卿文!”

    “命都不要了!”冉奶奶长长叹息,看了一眼冉爷爷,低声说着:“明儿个抽空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冉爷爷也是正有此意,看着紧闭着的卧室再叹一声,这两个孩子啊!

    --------华丽丽分割线----------

    空旷的走廊--

    她的脚步声凌乱而急促,病房的门被大力推开时,头发乱了,衣服也因为这么剧烈地跑动而变得有些乱,眼眶更是红得让人心疼,眼睛里蒙上的水雾就差那么一点点的重量就会引发决堤一样地倾泻而下。

    空间里的其他一切都成了幻影,除了那间病房!

    她的视野只凝在了那个病房,眼睛直直地看着窗口的那边,就像个被欺负了的孩子,抖动着双肩时,苍白的脸都好像在跟着一起抖了,紧咬着的唇角颤抖着哽咽出声,“你能帮我捂耳朵吗?”

    就像小时候,不小心掉了一颗最漂亮的糖果,爱糖果的孩子因为丢失了糖果而伤心地哭了,此时她就是那个丢掉了糖果的孩子,无助的站在那边,那么努力想要找回那颗糖果。

    能帮我捂耳朵吗?

    你能吗?

    她看着他朝她走过来。

    站在她面前,伸出双手把哭得像个孩子似的她抱进自己的怀里,这么久违的拥抱让她忍不住地把自己的脸埋进他的胸口,近似贪婪地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

    听见耳边传来他近似颤抖地发音,“我能!”

    我能--

    梦醒,抱着枕头的舒然把脸深深地埋进了枕头里,梦里的温暖延续下来的结果就是泪湿沾襟!

    --------华丽丽分割线------------------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张晨初过来的时候看见病房里就尚卿文一个人,问出这句话之后他朝病房里看了一眼,确定只有尚卿文一人时,眉头皱了一下,不是说舒然陪在这里的吗?人呢?

    尚卿文默然不答,张晨初进门时把门关上,也敏感地感觉到一丝异样,走到*边时看了尚卿文一眼,幽叹一声,“没跟她说清楚?”

    见躺着的尚卿文只是目光动了一下,张晨初低吁出一口气,手从*头柜上的果篮里掏出一只苹果,一手拿着水果刀麻利地削了起来,一边削一边看着尚卿文,有些无奈地轻笑出声,“现在这社会就是速食爱情主义,讲究的是快准狠,你还当是我们那个年代光靠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等着自动慢慢发酵就跟酿酒似的到了一定时间段一气呵成,熬的时间越久酒就越香越醇对吗?哥们,如果你这理论是用在咱们同龄的女人身上,这一招可能有用,但是用在一个比你小了快十岁的女孩子身上,这一招,不行了!”

    ‘咔嚓’一声,张晨初咬了一口才削了一半果皮的苹果,似乎在沉思,“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对爱情向往,而且容易爱得轰轰烈烈,爱得义无反顾,热情似飞蛾扑火,有着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没有的热情和激/情,对我们来说有点疯狂,我们在她们身上寻求刺/激和享受年轻的身体,她们在我们身上寻找安全感,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但唯一让我体会到的,就是这一个年龄段的人的真,当然,这‘真’其实看起来有些傻!不过却时时唤醒着我们,我们那些年轻过的岁月!”

    *上的男人目光朝着窗外,听完好友的话,良久才动了动目光,“我们已经过了那个疯狂的岁月,不再是年轻时喜欢一个人就会毫不顾忌地捧着玫瑰花当众示爱的人,我只是--”

    只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拥着她靠在她耳边连说一句‘我爱你’的话都像是在做贼一样的男人!

    张晨初看着好友,听着他突然停下来的半句话,心里觉得怪怪的,这是打从心里透出来的那种不自信感。

    他的话透出了他的不自信,让张晨初愣了好半天!

    从前的尚卿文,不是这个样子的!

    --------华丽丽分割线--------------------

    d大教师公寓那场大火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舒然也成了被调查人群中的一员,听说有几个严重烧伤的人,有两个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舒然从办公室出来,刚被有关部门的人员找过去询问了一下那天晚上的情况,并问了一下财产损失,舒然到没什么财产损失,毕竟是父亲临时居住的小套房,里面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之外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唯一可惜便是那些她刚搬进去的书籍,那些都是聂展云留下来的,如今,都已经化为灰烬了!

    这可能就是命吧,属于聂展云任何的一样的东西都在大火中烧得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再留下了!

    舒然折回自己的办公室,半个小时之后她有一节课,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开始整理自己上课需要的资料,之后打了个电话去展柏的医院,询问了一下展柏的身体情况,挂完电话之后,从办公桌旁边路过的同事随带拿给她一份报纸,像她们偶尔没课坐办公室的时候,看报纸无疑就是打发时间的最好节目。

    “舒老师,那报纸是给你的!”递报纸的同事朝她看了一眼,笑了笑,笑容有些意味深长。

    舒然愣了一下,捡起面前的报纸看了一眼,目光便凝在了报纸上转移不开。

    头条--

    刊登着几个黑体大字,致歉信!

    关于一周前报纸上出现过的离婚协议的致歉申明!

    d市日报因工作失误误报刊登了这一则离婚协议,对当事人造成的困扰致以最诚恳的歉意!

    文末还有一段洋洋洒洒的类似于歌功颂逢迎拍马的文段,其中最让舒然目瞪口呆的就是那句!

    夫妻两人恩爱如胶似漆!

    ????????

    ------啊嘞嘞,今天更新完毕了,继续求月票,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