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18:是你不要我的!(月票翻倍拉)

    在他尚卿文眼里,她舒然到底算是什么人?

    舒然最后是双手插/进自己的长发里,头搭在在病*的边沿,低着头,入眼的是雪白的*单,*沿垂坠着的*单轻轻地动着,她的眼睛干涩疼得厉害,心乱到疲惫不堪,她一闭上眼睛,眼皮就再也撑不起来,慢慢散开的意识随着自己哽咽的声音越来越淡,趴在*边的双臂也渐渐地无力到瘫软。

    窗户边隙开的缝儿吹进来的夜风,窗帘摇曳,给寂静的夜,寂静的病房添了一抹淡淡的寂寥,*边那只绑着医疗绷带的手,慢慢地伸过来,覆盖在她那只拽着*单的手背上!

    舒然这一觉睡得很不安稳,一惊一乍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意识里幻想过那样的场景,她的梦里出现了熊熊燃烧的大火,自己置身其中,大火吞吐出来的火蛇将她包围着,她喊破了嗓子喊着‘救命’,大火浓烟中有人在喊着她的名字,看不见人,听到的声音也是嘶哑的,充着血一样嘶哑着喊着她的名字,当一只手扣紧她手腕的时候,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梦里大火之中的恐惧让猛然睁开眼睛的她眼睛是睁大着,但是人却像丢了魂一样呆住了。

    “然然,然然--”耳边传来了嘶哑的声音,气息微弱的,嘶哑得只能靠气流发出声音一般的微弱,带着一丝焦急的,担忧的--

    手被拽紧了,手骨被捏得疼,这让舒然脑子里又想到了梦里自己的手被紧紧拽着,疼得她要崩溃了,人一个激灵地回神,身体也跟着颤抖了一下,后知后觉地要去捂自己的心口,她这完全是出于条件反射,可是手却被紧紧地握着,她抬脸,人还在惊慌失措的情绪中,眼睛抬起来眼瞳里就倒影出他的影子来。

    “然然--”

    尚卿文干涸的唇瓣动了动,喊出来的声音却很小声,嘶哑的,皱起的眉头紧紧地拧着,一只手抓住她的手,与其说是他抓着她的手,倒不如说是她此时用力扯着他的手不放,他半个身子都被她扯着侧着了,这姿势让他感到很不适,脸都变得有些苍白,脸上痛苦的表情更是在极力隐忍着。

    舒然的魂总算是在看到他之后,才被室内温暖的光,窗外转亮的光线给拉回了现实,意识到她是在做梦!

    感觉到自己正紧紧抓住他的手,也不知道是怎么就抓住了他的手了,她还在发愣,就听见身后响起一道淡淡的声音,“你再用力拉下去,他的手在废掉之前,定型好的肋骨已经错位了!”

    废掉,错位--

    舒然的反应是惊了一下,急忙松开了他的手,人也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可她忘记了自己是在这个凳子坐了*,而且还是保持着一个姿势,突然用力站起来,人体的骨节和肌肉的配合不当使得她刚站起来又冷不防控制不住地往一边倒,头晕得难受,酗酒的后遗症在噩梦惊醒之后席卷而来,她头疼欲裂!

    *边松开的那只手再次伸过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坐起来的,手臂一伸就把头晕的她扶住,突然坐起来的尚卿文身体前倾着,把要晕过去的她扶在自己怀里,大半个身子已经倾到了*外,腰部位置都悬空住了。

    头顶一阵压抑的闷哼,扶着舒然的手臂也稍微用了一下力,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是不是觉得难受?哪里难受?”

    舒然脑子的眩晕感一恍惚便清醒了,耳边响起了他的声音,才发现自己正靠在他的肩膀上,她睁大眼睛,感受着他扶着自己的吃力,脑子里瞬间想到刚才那个声音,废掉,错位,顿时大惊着站直了身体,顾不上快要疼爆的头部,伸手将他扶着,转开目光看向了门口,焦急出声,“医生,快帮他看看!”

    润少爷已经在门口站了不止五分钟了,当然随行站在他身边的还有几个科室的主任医生,这些时间宝贵的医生们一大早就被召了过来,不为什么,就过来看看!

    来的医生中有几个面色很疲惫,看样子是昨天晚上没少忙碌,是连下班都没来得及离开的,只不过让他们觉得头疼的是,这个曾经在医院里横着走的霸王又回来了,说起来也怪,年纪轻轻的一把手在医院里干了两三个月,干得好好的,却丢了一份辞职信,不干了,干什么去了?去其他小医院科室打杂,又干几个月,去配药房研究瓶瓶罐罐去了,听说他现在是在某个社区给老太太老爷爷拿些感冒药之类的,人家费尽心思往上爬,这家伙不知道哪里学的本事,学一样精一样,却专挑小地方钻,职务是一贬再贬,而且还是自愿的,丫滴,这厮简直就是个奇葩!

    医生们开始给尚卿文做检查,朗润站在帘子外面不动声色地淡淡出声,“看看接好的肋骨是不是断了?有没有刺穿心肺,要是断了刺穿了就送手术室收拾!”

    朗润的话平静得让人都感觉到令人发指,但满屋子作为专业之外的仅有一人--舒然,那就是一道晴天霹雳,对医生来说,每天面对无数的病人,所以他们在处理的时候就跟处理芝麻大点的小事一样,但听着的舒然却刷的一下白了脸色。

    “怎么会这样?”舒然抬起脸面色惨白,不可置信地看向了朗润,他出车祸是在一个月之前,那天在法院门口见到他,他走路姿势也都像正常人一样,他的身体难道没有痊愈吗?

    朗润脸色淡淡,看了舒然一眼,公式化地开口,“肋骨痊愈时间是一个半月,前提还是这个伤患肯配合躺着才行,突然弯腰会是不注意大幅度动作再折断了伤了心肺,轻者刺穿肺部咳嗽含血呼吸困难,重者胸腔感染,某人不配合不怕死地折腾自己的身体,死得快些在情理之中!”

    朗润淡淡说完再看向舒然的脸色时,已经完全煞白了,舒然几乎是用冲上去的姿态冲到病*边的,伸手毫不犹豫地拉开了白色的*帘,一只手紧紧地抓在病**头上的扶手,听着里面低低的询问声,抓紧扶手的指关节泛了白。

    “是不是这里疼?”

    被医务人员围住的*边,医生低声询问着,舒然竖起了耳朵,听见那一声低哑的‘嗯’声时,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疼吗?是不是很疼?

    舒然那双拽着*头扶手的手紧得发了抖,唇角抖得厉害,最后实在控制不住,便用牙齿一口咬住了自己的唇瓣。

    “需要给病人照个胸腔透视,看看是不是接好的肋骨又断了!马上推病人过去!”

    尚卿文被护士推离病房时,舒然一阵小跑着紧跟在后面,从朗润身边跑过去的时候在他面前站定了,动了动唇角,有些艰难地出声,“他会没事的对吗?”

    就像他出车祸昏迷的那段时间里,她站在他面前,用带着祈求的目光看向了朗润。

    人有时候明明知道也会预测出事情的后果,但是心里却需要一种安慰,就像是,这个时候,如果朗润告诉她,尚卿文会死,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崩溃掉!

    朗润看着她,目光里带着一丝探究,记得上一次她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回答是‘你好他自然会好!’,这一次--

    “你别丢下他就好!”

    舒然是小跑着紧跟在了他们身后,听着病*的脚轮滑过光洁的地板,跑过几条走廊下了几层电梯之后紧跟在后面的舒然却被一名护士拦在了防辐射门的门外。

    “小姐,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病人家属都在外面等!”护士说完转身进去,铁门自动关闭,舒然站在门外,凝着门上那醒目的‘当心辐射’的标志,跑得有些气喘的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天知道,她在看着这道门被慢慢关上时,他的影子从自己的视野里越来越远,最后完全被这道门所隔绝掉,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起了暖洋洋以前在医院里的亲身经历说过的那一句话。

    当你看着手术室的门慢慢关上,那道隔绝开的门隔绝了的不仅是空间,它还宣告着另外一层含义,那就是,你跟里面亲人的缘分有可能今生已经走到了尽头!

    很奇怪,这又不是手术室,但是舒然在看着门里面他的身影被匆忙推走开时,她心里突然就冒出这么悲戚的情绪来,悲戚到,想要抱头痛哭!

    站在不远处护士站那边的甄暖阳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看着站在那边站立不安不停地用手摸自己的脸的舒然,双手捂着自己的鼻子和嘴巴,虽然没有焦虑到来回徘徊,但是她那不停低头又抬头的姿态已经让甄暖阳心里明白了。

    舒然这人一紧张一害怕就会条件反射般地去捂自己的脸,看她现在都紧张成什么样子了?

    “谁是尚卿文的家属?”门一开,里面的护士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份检查报告,朝门口张望。

    舒然心里一紧,急忙走过去,“护士,我是!”

    “您是?”护士并没有将检查报告递给她,而是用目光打量了她一下,“您是他的妻子吗?”

    舒然紧张的神色愣了一下,紧张了这么久,心思都全在那份报告上了,可是这么一个突兀的问题,其实在平时都算不上的问题居然把她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更是隐隐泛起了一丝苦涩,现在,他们的关系--

    护士有些着急,因为还有人等着照片,看着舒然表情犹豫便急忙说着,“病人是刚才不小心弄湿了衣服,主治医师建议马上换一套,但是病人不让其他人碰,说他妻子就在门外,如果您是他的妻子,就赶紧去准备一套合适的睡衣吧!”护士说着皱眉,那衣服还有血迹呢,血迹都干掉了都没换衣服,唉--

    舒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名护士已经领着其他要照片的人进去了,舒然‘哎’了一声,回应她的是关上的铁门。

    她都还不知道检查结果啊!

    舒然在门外是急得要抓狂,转身便看着靠站在墙角那边,身体却没有挨着墙边,跟墙还隔着一大步距离,似乎是怕身上的衣服挨了墙就会沾上细菌的甄暖阳!

    都不知道甄暖阳在这里站了多久了,双手抄在胸口,脸上带着一副黑色方框眼睛,眼神挑剔着从头到脚将好友打量了一遍,眉头皱了一下,甄暖阳觉得如果把此时的舒然往显微镜下一放,那身上从里到外全是有害细菌,头发,脸,手。。。。。。

    舒然可没有把甄暖阳此时的表情看在眼里,大步走过来一把拉着她的胳膊,在甄暖阳那撑得快爆/裂的目光中,果断地下了命令,“帮我开车!”

    一路上,甄暖阳觉得被舒然那么一扯手臂之后,浑身都像是发了毛,车停下来之后,身边那个被她视为‘毒瘤’的舒然下车了,她才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此时她用消毒喷雾在车里喷了一通,尤其是在舒然坐过的位置上喷了喷,片刻之后才打开了车门,下车。

    车停在了半山别墅的花园里,甄暖阳下车优哉游哉地往客厅大门那边走,听见咚咚咚的踩着楼梯上楼的声音,不知道那个女人一下子发了什么疯,要她当司机开车过来。

    甄暖阳走进客厅,看着客厅里那一派中式喜庆的装饰,顿时捂着脸笑了起来,呀,这丫头以前还幻想着来个古代婚礼来着,看样子确实挺‘古代’的,至少在她甄暖阳的眼里,能在这么一座现代化的别墅里贴大红喜字,贴大红剪纸,然后客厅里到处都是鲜亮的大红色,这就是返古现象。

    甄暖阳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五分钟了,楼上的人还没有下来,她只好上楼去看,听见一个房间里传来拉动拉门的声音,走了进去,看见那个自诩矜持有度始终会保持良好修养泰山压顶都处事不惊而且做事极有条理性的女人把从柜子里翻出来的衣服全放在更衣室里的玻璃橱柜上,弄得到处都是,蹲在那边还不知道在翻什么,翻得是热火朝天的。

    “哎,舒小然,你这满屋子的地毯,你也不怕滋生螨虫?”甄暖阳说着,有些嫌弃地用鞋子踩了一下柔软的地毯,看面料是绝对的高档货,但是这都快夏天了,还一层楼里全是毛绒地毯,热不死你?

    站起来从柜子里取出两套睡衣的舒然头也没回,踩着柔软的地毯,丢给她一句,“我喜欢!”

    甄暖阳吹了一下口哨,“那他还真是喜欢着你的喜欢啊!”

    折叠衣服的舒然愣了一下,手明显的僵了一下,其实,她都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因为自己身体偏寒怕冷,所以在装修房子的时候,所有的都装修好了,在最后查看时,尚卿文要求把家里都装上这种地毯,她不解,他便笑着弹了一下她的鼻子,笑,“怕你冷!”

    脚底是柔软的绒毛,以前踩惯了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今天再次归来,想起了两人之间的这个小插曲,突然觉得脚下的软很暖!

    护士让她准备睡衣,她知道尚卿文是不会穿医院里的衣服的,新买的他也未必会穿,她又没有风尚嘉年华那边的房门钥匙,钥匙扣上唯一剩下的便是半山别墅这边的钥匙了。

    她来的时候也在想,会不会他把要穿的衣服都带去嘉年华公寓了,她来也只是碰碰运气,只是想不到,一开门,房间里摆设依旧,连走之前她慌忙中放在*头的抱枕都还在,唯一不同就是阳台沙发那边多了几个空酒瓶子,烟灰缸里剁满了烟头。

    他曾回来过!

    舒然麻利地将收拾好的衣服都装在一个箱子里,甄暖阳站在一边看着,伸手抓了抓自己的手臂,没办法,她对多毛的东西有些过敏,这满屋子白色的绒毛地毯即便是她不拖鞋,踩着都觉得那毛都直接穿过鞋底往她身体里渗透了,她抓了抓手背,看着舒然就要拉箱子拉链,急忙说道:“你全装的他的衣服,你的呢?”

    舒然提着箱子,怔了一下,甄暖阳摸了一下被抓红的手背,挑眉,“你打算把衣服给他送过去然后一拍两散?”

    甄暖阳说着眼睛转了转,“这主意倒是不错,前夫跟前任一样就是个过去式,嗯,支持!赶紧扔掉前任,寻找下一任,好的东西还在后头!”

    “我没有!”舒然突然大声反驳了一句,声音之大把甄暖阳说得表情都愣了一下,看舒然那表情是被曲解了意思所以才会心里不爽地直接反驳出声,甄暖阳随即蹙眉,人已经快步走出了三步远,“没有就没有,赶紧去洗洗吧,脏死了!”

    舒然发誓,如果不是现在自己没那闲功夫跟她抬杠的话,她一定把这个有着严重洁癖的女人给好好收拾掉!

    嗯,直接打包踢回美国去,有多远踢多远!

    甄暖阳提着舒然的箱子下楼,并严令说她今天要是不收拾一下自己就甭想坐她的车,舒然被推进浴室时心里暗骂,暖洋洋,你扯淡,那是她的科鲁兹行吗?

    浴室里水流哗啦啦地冲洗而下,舒然动作很快,心里只想着尽快赶回医院,揉着头发上的泡沫,泡沫太多了沾在眼睛上了,她难受地用水冲掉,耳朵灌了水一阵听力是蒙蒙的,仰头时嘴鼻呼吸没调整好水呛进了气管里,她一阵咳嗽,闭着眼睛伸出手到了指定位置找毛巾,在这里她是闭着眼睛都能摸到挂毛巾的地方,只是没摸到才想起自己又忘记带进来了,就朝着门口一伸手,随口喊了一声,“你把毛巾递给我!”

    这句话莫名其妙地就从舒然的嘴里喊了出来,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的举动怔住了,伸出的手还僵在半空中。

    她在叫谁递毛巾?

    水哗啦啦地冲下来,浴室里腾起一阵白烟,水洒下朝着门口伸出的那只手慢慢地收回来最后以双手抱胸的姿势把自己的脸低着紧紧地贴在自己的手腕上。

    在特定的地点,做某一件相同的事情,就会想起了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她在毫无意识中就想到了他!

    紧抱在一起的双臂抖了一下,不知道怎么了,舒然突然觉得委屈不已,尚卿文,不是我要丢下你,是你,是你不要我的!

    --------华丽丽分割线------------

    “真不换?”朗润看了一眼摆在*边的那套睡衣,是他让人专门准备的,不过做完检查归来的男人闭着眼睛一直未开过口,看样子是睡着了,但朗润却明白,他这是不想理会人的表现。

    朗润看着他身上那件在他眼中就脏得不行的衬衣,领口上还凝结着点点血渍,刚才在房间里喝水的时候不小心洒在了胸口上,让他换衣服,他不肯,就这样一直僵持了快大半个小时了!

    “人已经走了!”朗润淡声说了一句,朝尚卿文看了过去,他紧闭着的双眼轻轻动了一下,朗润语气平静地说着,“别等了!”

    房间里安静得甚至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静得可怕,朗润手里拿着刚才取来的检查报告,高举中看了一眼,确定折断的肋骨没有断,心里松了口气,正要转身出门,便听见身后嘶哑的声音,沉稳着低低出声,“她不会!”

    她不会?

    朗润站在门口,用手摸了一下鼻子,侧身看着睁开了眼睛的好友,她不会怎么?不会走?不会丢下你?

    你哪儿来的自信?

    朗润心里的这句话本是要说出口的,可是看着躺在那里的人睁开的双眼眼神执著得让他看着都不忍打击,只好什么话都不说,打击病人的自信心会间接伤害到对方的心理情绪,影响治疗!不可取!

    朗润转身要走,却被疾步从身边走过来的人险些撞了身体,他警惕而敏锐地反应过来,身体直接避开了,往边上一站才看清疾步走进去的人。

    看到是提着一只小箱子的舒然,顿时挑了一下眉头,朝*头那边看了一眼,嗯,你的自信是对的!

    舒然赶得很急,她在家已经浪费了一些时间,赶过来的时候连头发都来不及吹干,进门的时候可谓是风尘仆仆,只是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他睁开了眼睛,目光正看着自己,昨晚上走廊上那用力的一抱之后,他便昏迷了,一整晚都没醒,早上起来时两人是打了照面,可却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就被送进了检查室,突然这么静静地对视,让站在*边提着箱子的舒然感觉有些不自在,是被他这么看着不自在!

    她把箱子轻轻一放,敛眉时轻声说了一句,“我让人过来给你换衣服!”说着她便转身往门口走,她刚才看到朗润在门口的,只是当她走到门口时,朗润已经不在了。

    这人怎么就走了?舒然站在门口眉头一皱,她还想具体问一下尚卿文的检查情况的!

    舒然不得不转身回头,她把目光转向了尚卿文,心里却在思考着让他自己换衣服的可能性,还没有等她再次开口的时候便听见*上的尚卿文轻轻开口了,“你把衣服给我吧,我自己换!”

    他的嗓子在浓烟中被熏伤了,说话的时候很吃力,声音也很小声,似乎是为了让站在门口的她听到他的话,说话的时候也刻意大声了些,只是扯动着胸口,疼痛感袭来让他忍不住地皱起了眉头,撑在*头的双手掌心也是疼得不行,但还是艰难地自己坐了起来,一折腾,额头上的冷汗都出来。

    舒然看着他吃力地坐起来,脸上的表情是极力隐忍着的,她心里一颤,大步地走了过去,蹲下身把箱子打开取出了他的睡衣,走到*边伸手将他扶着,“我来!”

    被她扶着坐立的男人靠在她的身上,她的湿长发就贴在他的脸边,身上是淡淡沐浴花香,是他所熟悉的香气,他垂眸,眼底滚动着一波柔柔的笑,手也不由得伸过去环住了她的腰,头轻轻地靠了过去。

    腰间一紧,那双熟练地将折叠好的睡衣抖开的手顿了一下,因为他的突然靠近舒然整个人的身体都发僵着僵住,昨晚上走廊上的那一个拥抱险些让她窒息,一整晚,她坐在他的病*边想着两人之间的林林总总纠缠不清的关系,纠结得她头疼不已,而此时清醒过来的他就这么抱着她,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描述此时自己的心情!

    “穿衣服!”舒然说着,伸手去扯那双扣在自己腰间的手,扯了一下都没扯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这是要干什么?

    “尚卿文!”舒然心里的纠结情绪因为他的这一举动转变成懊恼,直到他最后肯松开了手,她低着头给他把衣服换好,好在他配合,她也一直低着头没看他,就当是照顾一个病人,只不过他看自己的目光让舒然感觉到就像在火上烤着一样,浑身的不舒服!

    换衣服的过程还算顺利,裤子是她直接扔给他,让他自己换的,也不管他的双手是不是受了伤不好动,被他看得浑身发毛,她直接就把裤子扔给了他!

    总算是能顺一口气的舒然转身便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的关阳,关阳正站在门口,含笑着看着她,舒然心里一个激灵,刚才给尚卿文换衣服虽然顺利但还是有些小纠结,虽说不是让给他穿/裤子,但那脱/裤子是她弄的,因为他的手受伤,解不开皮带扣!看他自己吃力得让她看着都抓狂,三下五除二地给他脱掉了裤子,将被子一盖,省事了!

    也不知道关阳在这里站了多久了!

    舒然看关阳有事要找尚卿文,心里怎么也有些小尴尬,便先到旁边的小单间去休息去了。

    关阳看舒然离开了便走到*头,看着被被子拉过去直接盖了大半张脸的大少,伸手过去帮着拉开了一些,露出那张脸来,并好意地低声说道:“大少,需要我帮忙吗?”

    尚卿文眉头皱了皱,看了他一眼,你故意的吧!

    关阳强忍住笑,毕竟是来了很久了,站在门口进退不得,又要尽职给他们把风又不能惊扰到他们,所以他只好站在那边不动了,他就想问一下,是否需要他给他穿裤子?貌似刚才舒然只是给他脱/掉了,还没有穿,之后便直接就把被褥一掀给他盖住!

    那架势,爱穿不穿!

    关阳一手摸了摸鼻子是,看着尚卿文瞪着自己的眼睛微微眯起,赶紧严肃了神色,并朝舒然待的那个小单间看了一眼,放低了声音,“大少,昨晚上的那场大火经调查,是a栋六楼引起的,原因是住户晚上煲汤,煤气灶关的是小火,晚上风大,厨房通风口的风吹灭了煤气灶,住户半夜起来无意间点燃了一只香烟引发的煤气爆/炸,七楼之所以火势大,是因为那个房间里堆满了书,火势燃起来的时就势不可挡!”

    关阳低声说完,脸上是心有余悸的表情,昨晚上那一场大火,如果舒然真的在里面,那么现在非死即伤了!

    关阳看着沉默的尚卿文,接着继续低声说着:“那些书是少夫人白天才从聂展云那边搬过来的,而且--”

    “怎么?”尚卿文的目光凝了一下,似乎是因为关阳的话里提到了聂展云这个让他无比敏感的名字。

    “就在前天晚上,聂展云曾经住的地方有人进去过!”

    尚卿文目光微动,此时关阳从自己的公务包里取出一只小包裹,递给了尚卿文,“大少,这是今天早上快递寄过来的,寄件的地址是个省外地址!”

    关阳当着尚卿文的面撕开了那层裹在外面的胶布,打开时里面是作为填充物的一层报纸,关阳慢慢取出来,展开时,里面竟是一封用塑料薄膜封好的纸页,还有一张很小的sd卡,尚卿文拿过去,翻了个面便看到那张纸页上的字。

    尚卿文亲启!

    那字迹俊秀飘逸,挥笔之下落笔处是重重地一划,字体优美中带着一丝邪肆,但尚卿文却被这熟悉的字迹看得目光一缩!

    这是,聂展云的字迹!!

    --------啊嘞嘞,今天(号了呀,所以加更两千字,来吧,有月票的撒月票,月票翻倍拉,啦啦啦啦不求月票能多多少,只要名次能靠前一些就好,感谢感谢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