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200:那就试试吧

    机场的送别,直到那抹倩影进了检票口,聂展云才缓缓地转过身来,目光不是朝停车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远处,唇角微微上扬。

    而此时坐在车里的男人透过那紧闭着的车窗跟那道扫过来的眸光静静地凝在一处,端着咖啡杯杯子的手轻轻地放了下来,杯底落下来时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声。

    当那辆属于舒然的大红色轿车驶离机场的时候,张晨初挑着眉头低哼一声,“看来他是什么都豁出去了!”

    车后排坐着的尚卿文静默不语,是吗?那就试试吧!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抵达g市时已经是晚上了,不晚,下飞机的时候九点钟左右,机场有打着牌子接待他们的人,行李箱都由那位新助理拖着,舒然还算满意,虽然这一路他的比较多。

    “舒老师,你渴不渴?给你水!”

    跟g市文物局的人碰了面上车之后,助理便从随身携带的旅行包里取出了舒然的水杯递给她,舒然摇了摇头,并看了对方一眼,明显是对他这种莫名其妙就打断他人说话的习惯显得不满意,一双眼睛变得犀利起来,把递水的人看得讪讪地憋了瘪嘴,收回了水杯。

    舒然正在跟来接应她的文物局一个小秘书聊工作上的事情,挖掘工作已经开始了两天,这次g市文物局请了几个研究室的人过来,包括历史系考察的各个领域里小有名气的人物,有几个已经提前来了,还有一个明天才能到。

    “今天晚上可以到那个县城吗?”舒然问,把坐在前面副驾驶座位上的小秘书弄得愣了一下,佩服地笑了笑,“早就听我们局长说了,说舒小姐就是个讲究效率的人,不过舒小姐,今天还是请你们在市里安排的酒店住下,我们明天一大早就过去,应该能赶得上进度!”

    舒然虽是急着要过去,因为对待工作问题她一向积极,但是听秘书这么说,看来他们也是有特殊安排的,索性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过去。

    舒然背靠着椅背,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飞机上她都没睡着,想着之前看到的聂展柏的病情,虽然在心里不断安慰,这是聂家的事情,她也管不了多少,但是因为有了小时候那段美好的回忆,现在响起来总是有些淡淡的伤感。

    “舒老师,给!”

    舒然刚要闭上眼睛,旁边坐着的男生就从包里掏出一只柔软护颈枕头不由分说地放在舒然的脑后给她垫着,舒然有些愕然,这孩子那包里都装了些什么啊?一路上是要什么有什么?

    说他是孩子是因为他那张白白净净的脸,不过身高却比她还高一些,虽然白净,说话也细声细气,但是这力气还不小,舒然登机的时候他已经上了飞机了,这孩子所谓的等是站在那飞机旁边的阶梯旁等,而且还是坐在哪儿的,舒然赶过去的时候人家空服人员围了两三个围在哪儿,礼貌而有些着急却又耐着性子极有耐心地说着先生请您上飞机吧,坐在里面等吧,能不能别坐在这里,因为坐在哪儿挡住其他人登机了,这孩子托腮就坐那儿,一脸无辜表情,指了指阶梯旁边能过一个人的距离,喏,就是两个人也能并排上了,我又不碍事,空服人员嘴角直抖,对,你一个一米八几的大块头坐在这里还说不碍事,靠!

    舒然赶过去才给她们解了围,他就从梯子上跳起来,笑嘻嘻地迎了上来,“舒老师,我给你提箱子,给我吧,给我吧!”

    舒然用很短的时间就知道了他的姓名,梁培宁,身高一八零,年龄二十三,没有什么特殊喜好,就喜欢旅行,喜欢韩国美男造型,还有什么去年考试十八科挂了十七科,唯一及格的那一科就是历史科,听得舒然那是直抽嘴角。

    “你这次来是干什么的?”舒然枕上了枕头,确实有枕头要舒服得多,她暗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男孩子,其实说他男孩子似乎有些--他年纪也不小了,跟她同岁,而且还比她大了五个月,被他这么一口一个‘舒老师’喊着,舒然都觉得老了,不过老师的威严是必须要有的,只不过这一路的表现,他更像是一位老师,话几乎都没停过!

    “伺候你啊!”梁培宁的回答毫不含糊,手里还拿着电动玩具眼睛都不移一下地打游戏,把闭着眼睛休息的舒然怔得睁大了眼睛,连前面开车的和接待的小秘书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了,梁培宁抬脸笑着说着,一脸正经,“真的,不骗你们!我会很听话的,舒老师说什么我都会照做的!”

    “舒小姐,你还带着贴心小棉袄呢!”开车的司机先生也被后面坐着的有着青春朝气的话语给逗乐了。

    贴心小棉袄?

    舒然只剩下抽眼角的份儿了,把手里拿着的一本杂志往他怀里一扔,低喝一声,“给我闭嘴!”

    文叔叔到底给她安排了个什么奇葩,这是要玩死她的节奏吗?

    ----------华丽丽分割线--------------

    夜幕下的d市,停放在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旁,有人靠在后车座的窗边一阵低语,贺谦寻听着,目光微微一动,看向给自己透露消息的人,“你说,还有人在查聂展云?”

    “是的,贺二少,不过对方很低调,不知道对方的势力如何!”

    贺谦寻眼睛转了转,“哟,看来聂展云得罪的人不少!”

    “那二少还要不要在这里等了?”

    贺谦寻拖长了声音,靠了回去,翘起了二郎腿,“等,当然要等,总该要问一下,万一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此时坐在车里的人低低出声,“二少,聂展云怕是跟万美脱不了干系,因为据有人说,他跟万美的那个苏茉走得挺近的!”

    万美?最近很嚣张的那个万美,前天才举行了收购战旗和宝华两家家族氏企业的仪式,这件事在d市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而处在风头上的尚钢也被扯了进去,现在他倒是希望聂展云跟万美没有什么关系,不然,连普华也要牵扯进去!

    贺谦寻低着头一阵沉思,心里懊恼,当初就不该答应佟媛媛把聂展云弄进普华,而聂展云确实有才华,他脑子里的那些阴险玩意让普华少走了很多弯路,但是弊端也不小,这叫什么,引狼入室!

    普华财务问题在两个月之前就出了点小问题,查出来是财务有人动了手脚拿走了一笔款项,不过金额不算大,所以对此人是开除进行内部通告引以为戒的形式了结此事,本以为杀鸡儆猴,怎么说也能震慑住一阵子,历来财务那一块都是让人不敢松懈的,这一次他之所以提出提前进行审计,也是因为收到一封匿名的邮件,邮件的内容是有关普华一个季度的财务报表,他通过内部人士确认这就是普华的真实报表,他很震惊,为什么这么机密的东西会落在别人手里,还通过这样的手段传到他的邮箱,他算是明白了,恐怕给他传邮件的人就是针对聂展云,不过对方很聪明,不亲自动手,借他之手。

    说起来贺谦寻不想把聂展云踩下去那是假话,之前他年轻气盛,做什么都不经过大脑,被爷爷抛到巴西那边的分公司,冷处理了三个多月,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想了一遍,理清了自己被拿来当垫脚石给踩了,没他这个草包怎么能凸出聂展云的精英范儿?

    “二少爷,她出来了!”站在车外的人提醒道,贺谦寻打开了车门,走出几步便站在了对方的面前,将对方给拦了下来。

    佟媛媛没想到会遇上贺谦寻,见他嘟着自己的路,暗色中她竖起了眉头,“有事?”

    贺谦寻笑,“想问你什么时候嫁给聂展云,我好包个大红包!”

    两人是校友关系,读书的时候就接触过,所以当时,佟媛媛给他提起帮帮聂展云的时候,贺谦寻才会给面子地把聂展云引荐到普华。

    听着贺谦寻那吊儿郎当的语气,但句句却像刺儿一样扎进了佟媛媛的心里,嫁人?嫁给聂展云?呵--

    “没什么事儿去就走了,别挡着我!”佟媛媛说着,贺谦寻便让开了路,在佟媛媛擦肩而过时淡淡地说了一句,“如果你的话对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分量的话,那么请你回去告诉他,适可而止,悬崖勒马说不定有个好结局,不然--”

    历来都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从高处跌下去,看看会有多少人迫不及待地冒出来踩死你!

    想他聂展云完蛋的人,不少吧!

    至少有一个人他已经猜到了,那就是尚卿文!

    --------华丽丽分割线----今天更新完毕了,么么,过渡阶段,慢慢过渡到高/潮,大家静静等候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