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98:撒对地方了

    牛皮纸信封还悬在半空,司岚递过去的手还僵着,表情犹豫地看着坐着翻看照片的尚卿文,其实当他们三个听到舒然寄来了离婚协议时,张晨初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妈呀,这就跟扔垃圾似的,丢得好彻底啊!

    他们心里,已经莫名其妙地将好友定义成了‘垃圾’!

    连司岚都在心里佩服着,这女人做事好果断,不拖泥带水,让作为男人的他们都汗颜。

    司岚把协议递过去,希望尚卿文能看一眼,还很特意地关注着尚卿文的表情变化,见那个一直脸色沉冷的男人目光明显怔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保持着这个递过去的姿势,猜测着尚卿文会有什么表示。

    坐在沙发上翻看照片的尚卿文手里正拿着一张无比清晰的照片,照片上是舒然正坐在咖啡店里喝咖啡边翻看平板电脑时的情景,照片被放大了,整个画面都无比清晰,尤其是她的脸,她的脸上画着冷色系的妆容,眉毛修剪得又细又长,铺着淡淡的浅蓝色眼影,睫毛卷得根根弯翘,眼线也化得极美,显得她的眼睛特别的大,妆容毫无瑕疵,就算是这般近距离地拍照,也看不到一丝不妥的地方,照片上的她就活脱脱一个冰山美人,像以前一样。

    尚卿文手里拿着那张照片没有放下来,而是抬头看了司岚一眼,又低下头去翻下面的一张,语气淡淡,“哪家律师事务所?”

    “康德!”司岚挑眉,不会吧?司岚的念头才刚在心口跳了一下就听见尚卿文轻轻地开口了。

    “收了!”

    司岚眨眼,把牛皮信封放在一边,可怜的康德,你不会知道,你只是因为一件再简单不过的离婚诉讼就被收购掉,替你家老板默哀三秒!

    司岚进来的时候就跟那两个打赌,张晨初说尚卿文不会发飙,要看他发飙,下辈子吧,他只会把气撒其他地方,果然,撒对地方了!

    直接把这家律师事务所给吃了,骨头都不剩!

    司岚心里幽叹着退了出去,并把那协议轻放在了茶几上,默默地翻看着照片的尚卿文在司岚走出房间之后,朝那个信封看了一眼,脸色依然没变,只是目光变得沉郁了。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回到酒店,在前台预约退房,毕竟她一去就是大半个月,不住的话又开着实在是浪费了钱,偶尔潇洒花销也是破例,不过没必要的开支她还是不提倡浪费的,毕竟,她现在还欠着债,她思考着等g市的工作一完成便开始接手研究所所接待的业务,恢复白天在学校上课,有业务就接,她已经跟文教授说好了,只要她能做的,价格合理,无条件接受,若像以前她还能挑着来做,现在,她缺钱!

    从林雪静那里借了一万块,在g市那边饮食自然有安排,只不过没有自己要求的那么好享受而已是,夜晚食宿肯定是会有的,因为发现的那个墓地离g市市区的最近的县城也有一段距离,一来一回也要几个小时,她过去了不可能把时间都浪费在路上奔波,所以她提前准备好了野外宿营的家当。

    文教授说给她安排了一个小助理,是学校历史系里面一个比较出色的学生之一,之前跟她联系了,听声音柔柔弱弱让舒然误以为是个女的,不是她对女人有什么成见,而是考古这个工作风吹日晒的,出去带课做实习研究的过程中,女孩子不仅体力不行,还经常这样那样的,在应下这个差事时她就说了,不要女助理,在过去那么多次野外带课时总结出来的,出于一点小小的私心,男孩子还能帮她背个包提个箱子之类的,女孩子?你不扛着她走就谢天谢地了,还指望她能帮你干点什么?

    好在对方说明,他是男的,而舒然早也被他细弱的声音给撞得神经呆了呆,挂了电话之后她默默地抽了一下嘴角,好吧,别来个娘娘腔就行!

    不然,她会控制不住地发飙的!

    舒然站在服务台交代了下午几点会退房的事情,正打算上楼去休息,离出发时间还有四个多小时,行李早在昨天晚上就准备好了,她只需要现在上去定个闹钟,好好睡一觉,起来就走人。

    就在舒然转身准备上楼的时候,就看见了正要朝电梯那边走的人,舒然看清对方时也惊讶住,惊讶自己会在这里遇上她。

    “崔阿姨,你怎么在这里?”舒然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而被叫住的崔阿姨也显然是怔住了,好半响才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轻轻一笑,“然然,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崔阿姨看样子是外出了回来,她穿得整洁,手里挽着一只挎包,人也显得有些疲惫,显然是在这里碰见舒然有些诧异,所以表情有些局促。

    舒然把她的表情看在了眼里,其实她不明白的就是,崔阿姨为什么不住在聂展云住的地方,而是要住在酒店里?

    此时酒店有人进来办理入住手续,舒然便让开了位置,崔阿姨看着舒然欲言又止,舒然见她表情有些奇怪便说不如就在大厅这边坐一会儿吧,结果崔阿姨急忙摆手婉拒,“不用了然然,还是先上楼吧!”

    舒然便不再坚持,两人都是要上楼,所以也坐的同一部电梯,但崔阿姨按下电梯的楼层按键时,舒然笑着说好巧,她也住那一层。

    电梯一到,两人走出电梯,巧的是,两人的房间居然就是对门,崔阿姨笑着感叹,真的是好巧,那天晚上舒然过来住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凌晨了,所以她才没机会碰见崔阿姨。

    舒然看她神色疲惫就叮嘱她好好休息,此时舒然已经用房卡打开了门,见舒然正要进门便求证性地轻声询问,“然然,我,我可不可进来坐一坐吗?”

    舒然回过头去,看着崔阿姨那期待的眼神,她笑了笑,“可以,请进吧!”

    崔阿姨走了进来,舒然给她倒了一杯水,崔阿姨接过去脸上充满了感激,低声说着,“谢谢,这些年在外面又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老是想着能回家,可是回来了才发现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舒然听着她的话心里有些触动,崔阿姨应该是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倾诉,就像她话里说的一样,她在国外没有朋友,没有说话的人,所以感到孤独,想找个能说话的人而已。

    舒然是亲身体会过这种感受的,那个时候父母闹矛盾,她感到孤独,感觉没有人能听她说说话,其实有时候并不是需要有人陪你说话之类的,就是想身边能有个人陪着而已,什么都不要求做,仅仅是身边能有个人。

    舒然放下包,坐了下来,“阿姨,我可以陪你!”

    崔阿姨双手捧着那杯水,冲着舒然温和地笑,笑容里带着一丝感激,“然然还是那么的善解人意!”

    接下来的时间舒然就陪着崔阿姨聊以前小时候的事情,聊的很多都是他们住的那个小区发生的事,上了年纪的人最喜欢回忆,而崔阿姨聊着聊着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舒然感觉崔阿姨就是平时没人陪她说话,刚开始说话还显得有些局促,可能是不太适应这样长时间的交谈,只是后来提到了以前那个小区发生的林林总总的趣事,气氛才变得活跃了起来。

    林雪静一直都说舒然就是讨中年人老年人欢心的开心果,看着崔阿姨的情绪也好了起来,她也松了一口气,崔阿姨缺乏家人的陪伴感觉到寂寞,这些细节上的问题,难道聂展云都没有引起重视?

    还让她一个人住酒店?

    舒然心里是很反感这样的做法,就像她肯定是不会在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让父母家人孤孤单单地住酒店的!

    不过这毕竟是他们的家事,舒然是不好过问的。

    “然然--”崔阿姨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子,她是很早很早就喜欢舒然了,所以在之前就经常邀请舒然到她家来做客,做饭也是会备上舒然的一份,她比大儿子小了五岁,却没有小女孩的娇柔,很早的时候她就看得出来儿子对这个比他小了五岁的小姑娘有意思,所以她努力撮合,最后看到两个孩子真的在一起了,她别提有多高兴了,只是没想到聂家家道中落,一连串的事故发生,迫使他们离开了d市,当年离开之前的前一晚,儿子一夜未眠,整个人都憔悴了。

    她是不是该给儿子争取点什么?可是舒然已经嫁人了,连儿子都给她说让她别再跟舒然提那些话,她知道儿子的心思,是想让她别再去打扰舒然!

    崔阿姨咔在喉咙的话咽了回去,缘分如此,强求不得!

    崔阿姨只能心里叹息,好好的儿媳妇就这么成了人家的了,除了感叹命运的捉弄,还能说些什么呢?

    包里的手机开始响了起来,崔阿姨掏出来看了一眼,脸色有些着急,她看着舒然去那边接水便接通了电话。

    舒然接了水过来,见崔阿姨正在接电话,听见她一声低呼“什么?”,人也情不自禁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好好,我马上来,我马上就过来!”

    “阿姨,你怎么了?”舒然看着她吓得脸色苍白,挂了电话时,有些语无伦次是,着急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抓着舒然的手,害怕地捏得很紧,拿着电话想要拨电话,可是想着那天儿子说的话,她不能白天找他,她捏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

    “阿姨!”舒然看着紧抓着她的手抖动个不停,舒然放下杯子,脸色疑惑地看着崔阿姨。

    崔阿姨却反手将她的手握紧了,抬起脸来,眼眶瞬间红了,“然然,我要去医院!”

    舒然是不知道在怎样的心态下开着快车将崔阿姨送到了她要去的地方,这一路上她就听着崔阿姨在车后座低低的哭着,她询问过几次都没有得到崔阿姨的回应,心里也着急着是不是该给聂展云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当她拿起电话时,崔阿姨却慌忙叫住了她,别,别打!

    舒然明明是感觉到崔阿姨现在已经吓得六神无主,是急需要亲人安慰的时候,可是她却坚决不让给聂展云打电话,舒然看着崔阿姨那苍白的脸色,最终是放弃了,顺着崔阿姨说的路线开到了一家高级私立疗养院的大门口。

    这座疗养院坐落在d市一个比较偏僻幽静的地方,周边除了这一带有几栋白色的房屋之外,都是密集的林子,舒然的车在进门的时候被要求出示相应的证件,在她拿出身份证的时候,对方看了看摇了摇头,“对不起,小姐,您不能进去!”

    舒然愣了一下,为什么?坐在车后面的崔阿姨急忙下车,在门口跟对方交流了两句,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张卡递给对方,对方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舒然,这才松口放行。

    舒然发动了车开了进去,一直很纳闷,到底这里是什么地方?看着崔阿姨很着急地下车往那边跑,她锁好车便快步跟了过去。

    医院的人很少,可是处处都有摄像头,装饰也比其他医院的要好,舒然跟在崔阿姨身后快步走到三楼,在一个病房门口,见崔阿姨推开门就跑了进去,舒然也加快了步伐。

    病房里冲刺着一股浓浓的消毒水的气味,这种味道从舒然一踏进走廊的时候就闻到了,几乎所有的医院都有这种味道,伴着各种药水搀和在一起冲击着她敏感的嗅觉,此时舒然已经站定在了门口,听见房间里是崔阿姨的哽咽哭声,还有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轻轻地响起。

    “催女士,病人需要二十四小时看护,刚才您不在,就险些出了大问题,因为患者之前的肺部受到烟气的伤害,肺功能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有着明显退化的迹象,有时候呼吸不畅就会有生命危险,他很有可能会在这种情况下安静地死去,作为病人家属,以后可要注意了!”

    “我知道,对不起,是我一时大意,对不起!”房间里的崔阿姨哭着说着,而站在病房门口的舒然已经呆住了。

    因为她站在门口,正好看到了此时躺在病床上的人,很瘦很瘦,躺在大床上就像一根筷子,脸上罩着氧气罩,塑料罩子里会时不时地有微弱的呼吸熏出一小团的白烟,他紧闭着双眼,面色苍白如纸,而摆放在床单上的那双手上都插/上针管和仪器的软夹,左右床头都摆放着医用仪器,发出滴滴滴滴的声音。

    医生和护士从病房里出来,从舒然的身边走过,舒然站在门口挡住了他们的路,对方礼貌提醒了两句,她才回了神,抱歉着移开了步子,等医生们离开之后她才靠在病房外面的墙壁上,一时间都不知道来消化自己所看到的信息。

    舒童娅那次跟她说过,聂家五年前的那场大火,除了在学校的聂展云之外,家人无一幸免,所以那天晚上她看到崔阿姨才会觉得诧异,但是她又怎么能开口询问别人的伤心事,报纸上说的是无一幸免,可是崔阿姨却活着,当时她就在想着,既然崔阿姨活着,那么他也应该还好好的。

    聂展云唯一的弟弟!

    那个只比她小了两个月的聂展柏,舒然在刚才陪崔阿姨聊天的时候就想询问他的近况,只是崔阿姨都岔开了话题,明显是不想提及。

    当年个子比她还高,十七岁的时候已经冒到一米八的个子,可是现在,床上躺着的那个人是他吗?

    怎么可能?

    舒然简直不敢相信那个病床上骨瘦如柴的人就是曾经那个嘲笑她一口气吃掉一大碗饺子比他还能吃被她追着喊你今天要是不肯喊我一声‘嫂子’我掐死你结果却被他反手一提拽在半空晃悠着调侃一个黄毛丫头还敢当我嫂子也就我哥看你顺眼的坏嘴家伙!

    他的双臂明显是因为肌肉萎缩而也变得那么的瘦小不堪,脸上的额骨也高高隆起,就剩下一张皮紧绷着,看起来就像是四五十岁的肌肤。

    苍老得不成样子了!

    房间里崔阿姨的低泣声断断续续,舒然站在门口平复了自己的情绪迈开了步伐走过去递给她手巾,崔阿姨哭得眼睛都肿了,低声哽咽着:“医生刚才打电话来说发现展柏没有了呼吸了,我,然然,我都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舒然心里一/抽,,伸手扶着崔阿姨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目光转向了床上的人,他果然是展柏啊,只是,当年那个帅气逼人的校草聂展柏怎么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的?

    那些插/在他那干枯手腕上的针管让舒然心里忍不住地难受,而崔阿姨的哭声也让她也跟着难过了起来。

    “我不敢叫他过来,他不能来,我又怕他担心难过,但是我真的一个人扛不过来,我好怕啊然然!”崔阿姨说着抱着舒然痛哭起来。

    或许是这种悲戚囤积了太久太久,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倾诉宣泄的时候就像被破开的闸口,所有的压抑和难受都迫不及待地掀开释放,舒然在她的哭声中静静地梳理这自己的思绪,在这样的情况下崔阿姨都没有给聂展云打电话,这到底是为什么?

    ----------华丽丽分割线--------------

    普华!

    财务部!

    作为公司的重要部门,此时的财务部长对着那报表是眉头紧锁,他马上给秘书打了个电话,询问聂总经理在不在办公室,秘书说聂总该结束了一个会议,他便放下电话拿着手里的报表就朝总经理办公室走,边走边说着,“完了完了,这都是怎么了?”

    内线被拨通,电话里响起了助理的声音,“聂总,财务部部长顾部长来了!”

    此时的总经理办公室,贺明正坐在聂展云的办公桌前,看样子是有些恼怒,听见助理的声音,便紧蹙了一下眉头,站起来沉郁出声,“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次要是出了什么篓子,你知道后果!”

    贺明说完就要走,坐在对面抽烟的聂展云轻笑一声,“贺总,我想有必要提醒你一下,现在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贺明眯了眯眼睛,看着谈笑风生的聂展云,冷笑,“怎么?威胁我?”

    聂展云笑,“我哪敢?只是想既然是盟友,当然得共进退,你说是吗?”

    贺明哼了哼,“我当然会想办法,至于那个草包贺谦寻,他掀起了事端无非是要给自己留下来的借口,你小心些,他针对的可是你!他在查你,你知道吗?老头子现在已经是睁只眼闭只眼,你好自为之!”

    聂展云目光动了动,没再说话,贺明离开之后,顾部长慌忙走了进来,将手里的报表递给聂展云,“聂总,审计就要开始,可是我们内部查到有几笔金额巨大的款项去向不明,如果是小金额的还能想办法,可是这几笔金额实在是太大了!”

    聂展云看都没看那报表,坐在椅子上看着神色慌张的顾部长,“你做好你本分的事情,其他事情别管了,交给我来处理!”

    顾部长背脊出了一身的冷汗,不管吗?怎么可能,出了点事儿可是摊在他头上的啊,而且这几笔款项,顾部长没有说出口,心里却在说着,这几笔款项可是经过你签字划走的啊!

    ------------华丽丽分割线--------------

    “查到了,在这里!”

    “这是d市高级官员的疗养院,这个地方你应该最清楚!”张晨初看着司岚,司岚挑眉,“医疗卫生这一块不是我在管!”言外之意他不是万能的。

    “但里面有些东西只有你能拿得到!”一直沉默的尚卿文开口了!

    司岚目光动了动,打了个响指,“答对了!”

    说完他将自己的大屏幕手机翻过来亮出一张照片,静静地说着,“聂展柏,聂展云的亲弟弟!”

    --------呵呵呵,过一天就加更,嗯嗯,今天更新完毕了,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