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97:我可以宠着你,也可以扔掉你

    “你--”

    林雪静瞪直了眼睛,看着坐在自己面前喝咖啡的舒然,见她手指麻利地划过摆放在面前的平板电脑,总觉得眼前的人不怎么真实一样,昨天两人晚上还逛了街的,她还说高跟鞋穿着难受,而且昨天林雪静还说她衣服是不是也该换换当季最款的了,今天就见舒然一双高跟鞋超过了七厘米,全身上下的衣着全换了,就她本身的身高套上那双高跟鞋,简直让林雪静觉得恍惚,见了面这么久,都还没有缓过神来。

    这一晚上的变化也太大了,她都不敢相信坐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舒然!

    不过应该是说是过去的舒然,哦,确切的说,是结婚之前的舒然!

    见舒然端起咖啡一口接着一口,她敲着桌子提醒,“你不是都戒了吗?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舒然目光还看着平板上的消息,头也不抬,“提神,快速社会讲究效率,可没那么多的闲情逸致优哉游哉!”

    林雪静哑然,好吧,这是她以前经常会说的话,林雪静坐在对面仔细地打量着舒然,昨晚上她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见她也似乎是想开了,但是现在,她怎么有种越来越糟糕的不详感。

    “舒然,你跟尚卿文--”林雪静最终是按捺不住。

    “你看这座新发掘的古墓群,从占地面积上可以看出应该是个王侯的墓葬群,有几个主室,其中每个主室都有两三个耳室,陪葬规模不小!”舒然将平板电脑转过来递给林雪静看,上面是g市文化局刚传过来的图片资料,林雪静看着那上面的图片,她的话被舒然直接打断了,看是没看出个什么来头,毕竟她又不懂考古,只是听舒然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她看着她那认真的表情,眼神有些沉默了,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真的是出事了!

    林雪静也不再问了,只希望舒然能自我调节,毕竟,有些事情说与不说,要承受的始终是自己一个人,舒然是在以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让自己得到调节,她又何必要去提到她此时不想提到的事情。

    林雪静也想通了,便跟舒然打趣,去那边的时候能不能毛点东西回来?要么一串珠子或是一块什么玉之类的,这是以前林雪静每次听到舒然要出任务时都会贼嘻嘻必说的话,舒然听了挑眉,说你还真不怕做噩梦,坟墓里抠出来的东西你也能戴的心安理得,不怕人家从地底下爬起来找你要?

    林雪静‘切’了一声,说你舒然以前家里的那么多的古董有一大半都是从各种坟墓里套出来的,你吃了那么多都不怕,我还怕?

    林雪静一说到那以前舒然保存的古玩,就叹息了起来,不过好在舒然表情没变,那一套房子卖掉之后舒然的所有身价都没有了,想想也是觉得可惜的,毕竟那么多的古玩,每一件都是舒然精心保存着的,很多时候人们不会去计较一件东西的本身价值,而是在品味着收藏的那种乐趣,那里面的每一件物品都是一个故事,她绝对相信,舒然心里是万分舍不得的!

    两人又像以前那样调侃,林雪静说赶紧去买面膜,她这个老妈子都好久没体会到以前的那种感觉了,催着舒然现在就要去买面膜,舒然撅嘴,没钱了!

    林雪静瞪眼,没钱了?

    舒然掏出手里的钱包递给林雪静,“真没钱了,所以今天叫你来,是借钱来着!”

    昨天她买衣服,买鞋,花掉了所有的积蓄,银行卡上的五万块花掉了四万五,剩下五千是用来还信用卡的!

    林雪静不相信,翻她的钱包,里面除了一张银行卡一张联名信用卡,便是孤零零的一张十块人民币,还有几个钢镚儿在里面,一翻开便听见硬币撞在一起发出来的声音。

    林雪静诧异抬头,靠!她舒然也有这一天啊,都穷成这样了,还叫她来这个咖啡厅喝东西,这里的咖啡可是四百多一杯呢!

    林雪静心里叹息,默默地把钱包还给舒然,再默默地掏出自己的钱包来,对着服务生招手,妹子,买单!

    从咖啡厅出来,林雪静挽着舒然的手,舒然穿着高跟鞋比她高了一头,不过还好,她也穿着高跟鞋,还算和/谐!

    “真的要去?”走出来的林雪静才轻声问,舒然‘嗯’了一声,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她从包里掏出一把遮阳伞遮住头顶刺眼的太阳光,“我要去半个月,不过一般这个日期都是个保守日期,要看那边的安排,工作进度如果慢的话,一个月也有可能!”

    “那你跟冉叔叔和舒阿姨说了吗?”林雪静心里有些不舍,担心着她,虽然心里也很赞成舒然现在出去走走,但是她一个人,又是一个人了!

    林雪静突然有种想要冲到张家,冲到那个男人面前指着他的鼻子乱骂一通,既然给不了舒然幸福,为什么要来招惹她?她为了那段婚姻连最喜欢的职业工作都抛在一边,她本来就向往自由,却心甘情愿地守在你身边愿意做个小女人,林雪静想着舒然安胎的那一段日子,她戒掉了喝了好几年都上了瘾的咖啡,戒掉了最喜欢的高跟鞋,戒掉了耀眼的彩妆和华丽的水彩指甲,人都变得不再像舒然了,有人说为爱而变,总有人要付出,但是付出也不是一味的付出的!

    舒然沉思一会儿,“我打算上了飞机之后再跟他们说!”说完笑了笑,上车之后,林雪静本想跟着去酒店看看,舒然说下午五点多的飞机,她还想回去睡一觉,不然明天过去睡觉时间就少了,林雪静只好顺了她,走之前叮嘱舒然过去了要打电话报平安手机不能关机之类的,舒然小脸一跨,直说欧巴桑你闭嘴吧我快受不了了,林雪静气怒抬起脚要踹舒然的车,舒然大笑一声一踩油门就溜走了。

    林雪静站在原地挥手看着舒然的车驶进车流中,收起笑容时低吁出了一口,希望好友一切都好,希望半个月后见到她,又是一个睿智的舒然。

    林雪静收回目光时瞥见一辆熟悉的保时捷也朝那个方向驶去,她不由得多了看了两眼,挑眉,如果没记错,她在张家见到过这辆车!

    --------华丽丽分割线-------------

    内环里的车速提不上去,走走停停,红绿灯也特别的多,舒然的手机响了几声,她在抬头看着前面的红绿灯的指示标牌上还有七十几秒,便拉上刹车,把电话接通了。

    “舒小姐您好,我是康德律师事务所的麦律师,有关您起草的离婚协议我已经看过一遍了,有些疑问想请教一下您,请问您现在方便吗?”

    舒然看着前面的指示灯,“稍等!”她把蓝牙耳机塞进耳朵里,“可以,说!”

    “舒小姐,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您在协议中并没有提到分割家产这个环节,这一条在离婚协议之中很重要,您--”

    “我不需要那一条!”舒然淡淡地回答,电话里的麦律师微微惊讶,主动放弃?这跟净/身出户有什么两样?真的什么都不要?

    这也太大方了点!

    “舒小姐,作为女方,我们是建议您能再考虑一下!”麦律师诚恳地说道,毕竟女性相对于男性,始终是出于弱势群体,所以在法律上,对财产分割这一块,只要提出的要求合情合理,对女性的保护力度要大一些。

    她起草的这份离婚协议上只字未提,相比起其他的离婚协议实在是太简单太草率了些。

    开车的舒然面色冷静,“我十分肯定我不需要那一条!”

    她不需要分割什么财产,她只需要自由,因为结婚以来,她从未想过要从他身上得到过什么,金钱,地位,如果非要说一项她眷恋的,也无非是他给的那一抹温暖而已,现在温暖不再,她要那些干什么?

    她经济独立,能自己养活自己,那些东西,她拿来干什么?

    堵心吗?

    ----------华丽丽分割线--------------

    “她接了g市文物局的工作,下午六点的飞机,大概在半个月之后才能回来!喏,照片!”司岚进来的时候,尚卿文正在室内练习走路,不用人扶着能走一小段路了,听见好友的声音,他停了下来,转过目光看着放在茶几上的那一叠照片,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目光动了动。

    司岚想起了张晨初今天说的话,开车的时候边开边嘀咕,没良心的小东西啊,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的自愈能力可真是强悍啊,才一晚上就变了个样,简直是跟那些失恋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人们不是在一个频道的啊,说完之后又感慨,怎么好像是她甩掉了卿文一样,这么爽快这么利索,感慨完之后若有所思,要是缠着自己的女人们能这么识趣该多好?

    舒然甩得干净利落的劲儿把他都吓了一跳,这样的女人还真是让男人挫败啊!

    这女人的思想就像是,我可以宠着你,也可以扔掉你!

    司岚想吐槽,不过觉得张晨初说得好像也有道理,尤其是当他接到这个东西时,更是震惊得没话说了,司岚看了看拿在手里的信封,低吁出一口气。

    司岚看着尚卿文的表情,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捏在手里的一封牛皮纸信封递了过来,轻声说着:“这是她委托律师寄过来的,离婚协议!”

    拿着照片翻看的尚卿文突然怔住了!

    --------今天更新完毕了,么么,明天继续精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