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96:那个对你顺从的舒然,再也不会回来了

    夜风微凉,大红色的轿车就停在那路边上,驾驶座旁边的车门开着的,里面的哭声从撕心裂肺到后来的哽咽抽泣,持续了具体有多久张晨初是没看时间,再次抬起手腕时,看看手表,已经凌晨了,停在这里怕也有两个多小时了!

    张晨初坐在车里,他的车停得离舒然的车有些远,不过那辆车还是在他的视野范围内,听着那车里传出来的哭声,他也微惊,刚才舒然走的时候冷静得令人发指,想不到她却躲在这里哭。

    所有的坚强和尊严都需要付出眼泪的代价,别人看不到的,她可以在人面前坚强冷静,却没办法做到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像那么的坚强。

    伏在方向盘上的舒然双肩抖动着,再抬头时,两只眼睛已经肿得视野都模糊了,抬头看着车前那空旷的马路,偶尔会一闪而过的车辆,挂过去时携带的响声,之后连痕迹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盯着马路口,脑子里跟此时所看到的情形也是一样的,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她再次爬了下去,让自己发抖的身体依靠在方向盘上,身体还不由得缩了缩,好像这个方向盘能给此时的她一些安全感,至少,可以依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她开始变得昏昏沉沉,没有关掉的车窗外吹进来的夜风使得她打了个寒颤,人也开始变得清醒,才感觉到大开着窗户的车内凉风瑟瑟,她的衣服又单薄,抖动时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肩,她伸手把车门关起来,第二个动作就是擦自己的眼睛,把蒙在眼睛里的泪水给擦得干干净净,视野变得清晰时,她把所有窗户都关好,这才发动了车。

    能给你温暖的,最可靠的永远都只能是自己。

    敲着二郎腿坐在车里的张晨初看见那辆车已经动了,这才发动了车跟上,不得不说他是动了恻隐之心,怕她一个人不安全,直到他看到那辆车停在了一家星级酒店的停车场,看见从车里下来的人走进了酒店,他才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头顶的夜空,唉,今晚上该是多少人的不眠之夜啊!

    舒然在这家四星级酒店里选了一套上层套房,她不想现在去打扰林雪静,更不能去舒童娅或是冉启东住的地方,她不想让他们担心,住酒店是最好的选择。

    她的信用卡是随身携带,这是这么多年养成的生活习惯,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住酒店住旅馆在过去的年头里是家常便饭,本以为这是个习惯,可是一推开房间的门,收拾得整洁的房间还是让她瞬间感觉到了陌生,对,这里不是半山别墅,不是风尚嘉年华,这里的床单虽然洁白无暇,却不是有着那种暖度的物体。

    站在卧室门口的舒然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是不是安逸日子过惯了,所以连心态都变得脆弱不堪,人也变得多愁善感,摸着眼角自动沁出来的眼泪,她抬头一把擦干净,自言自语地嘲笑起来,“舒然,难道你离开他就活不了了吗?你的尊严,你的自傲,就这么的不堪一击吗?”

    舒然恨自己的眼泪总是控制不住地涌出来,怎么擦都擦不干净,不管是她怎么自嘲自我挖苦,甚至是在洗澡的时候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大骂‘软弱’,可是躺在陌生的大床上时,抱着枕头的她看着窗外薄稀的光,惨淡的天际,回归到平静的思绪,内心深处那一股子凄凉和孤单才慢慢地从骨子里渗透了出来。

    夜静如水。

    张家的二楼,房间里的烟味已经浓得熏得人都不敢进去了,朗润把门打开,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过去伸手把他手里的烟给夺走了,低喝,“不要自己的身体是不是?”说完他把烟头一扔,走到窗口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透气!

    寂静就像夜间里潜伏着的小兽,散发着绿茵茵的光,又像是油走在暗处的幽灵,夜深人静,最是让清醒的人难以入睡的时候,也最是能让人悲伤的时候。

    “她走了!”朗润低声说着,房间里有从窗外透进来的幽暗的光线,他发现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影背脊好像动了一下,朗润低吁出一口气,颇有深意地看了那个背影一眼。

    “她走了,有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那个会对你顺从的舒然,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华丽丽分割线------------

    凌晨六点,鉴定研究院的院长文教授的手机被打通了,文教授正在做晨练,他习惯了早睡早起,五十岁的年纪想要睡个好觉那是不可能了,家里有个捣蛋鬼的孙子,没办法睡好觉,索性每天六点早起去公园晨练。

    停下手里的动作,他走到木质座椅那边正要去接电话,电话声音却停了,他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对着四周看了看,笑道:“出来吧,舒丫头!”

    果然,从旁边的大树旁边闪出一个身影,文教授看着出来的人笑着伸手晃了晃,“你呀,就喜欢忽悠我!”

    “文叔叔,我哪有?”从大树旁边的花丛里出来的舒然冲着笑容满面的文教授做了个鬼脸。

    “很久不见你了,我以为你都快把我这老头子给忘记了,想找你做点事儿都找不到人,我都纳闷了,你这丫头居然静得下来!”

    “我这不是来了吗?”舒然笑着文叔叔。

    文教授脸露惊喜,急忙放下了擦脸用的干毛巾,招手让舒然过来,不过却没叫她坐,而是像往常一样,挥手爽快说着,“来,今儿个再陪我打几圈!”

    “没问题!”舒然答得也爽快,她从小跟爷爷学太极,算不上什么行家,但是一整套打起来也是有模有样。

    一早上就在公园里这么过了,早间八点,一家女性衣饰品牌店才刚开门就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这名客人购物大方,选的都是当季最新款的衣服,刷卡之后还直接换了一套新衣服离开,连换下来的旧衣服丢在换衣间里都没有收走。

    沉睡了一晚上繁华都市在汽车的鸣笛声中开始苏醒,意味繁忙的一天又要来临,处在d市高级写字楼段的楼层顶端,鉴定研究所里已经忙成了一片,拿着文件夹疾步走进办公室的助理林絮儿已经忙得焦头烂额,因为有一部分人已经派到外地去了,人手不够导致现在在位的工作者都身兼数职,此时刚接到g市那边的人通知的林絮儿急匆匆地走进办公室,连门都顾不上敲了,“教授,g市那边在城郊发掘到一个属于魏晋时代的王侯墓群,那边的文物局说需要一个对古玉研究有着十足经验的的鉴定师,需要借调半个月的时间,g市文物局局长亲自来电请人,教授--”

    林絮儿说完,觉得头疼,借调这种事情,若是随便叫个人过去,人家会看不上,而且办不好还会砸了他们研究院的招牌,现在人手这么缺,总不能在学校里挑一个人过去吧。

    “我知道,他昨晚上就跟我打过电话了!”文教授取下眼镜慢条斯理地回答,林絮儿见他不慌不急,她都替他着急,g市那边文物局是研究所经常合作的对象,这事儿可不好回绝。

    “我已经安排人去了,别着急!”文教授见助理着急便出声安慰,林絮儿叹息一声,“要是舒然在就好了!她做事又果断,工作起来又是个不要命的主!做事情又快又好,一点儿也不像其他人那么拖拉!”

    “现在才知道我的好?那又是谁说的不要命的工作狂可活不久的!”门外清脆的高跟鞋响起的声音把自言自语的林絮儿吓了一跳,看到依靠在门口一身清爽打扮的女子,耀眼的亮红色高跟鞋泛着的光把林絮儿都愣了一下,低叫了一声,走上前就拉着她的手看了又看。

    “舒然?他们都说你退休了啊?”林絮儿一阵尖叫,舒然挑眉,“我要退休了你养我?”

    林絮儿笑着瘪嘴,“别逗了,你都嫁豪门了,有个那么有钱的老公,还愁没人养?”

    舒然的笑容淡了淡,却还是保持着微笑,他们研究所的人都知道她的事情,毕竟她也上过头条,不过好在现在风头过了,出个门也用不着戴口罩。

    舒然在淡笑中感觉到一丝苦涩,尤其是在林絮儿提到‘老公’的时候,她轻轻一笑,用笑容冲淡掉心里的苦涩,冲着文教授那边笑了笑,“文叔叔,你让我去吧!我跟那边的人不是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文教授站起来笑得欣慰,走过来朝舒然伸出了手,“我最得意的学生,欢迎你的归来!”

    ----------华丽丽分割线--------------------

    ------这是第一更,额,大姨妈要来了,肚子时不时不舒服,呵呵呵,码字慢了些,大家先看着,还有一更大概在下午,我写好就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