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92:在很多年以前

    d市的夜,是醉在华灯初上的璀璨明光,夜生活丰富的市区,不仅是过街天桥上有摆摊的,还专门拿有一条街是供白日里忙着上班没有时间来逛街的人提供的,虽然环境比不上那些品牌店,街边上到处都是不入流的小摊子,但不乏有很多衣着光鲜的人群在里面,他们坐在街边小摊上吃着馄饨面条,手里拿着烧烤肉夹馍,吃的时候也没有了大饭店里的矜持高贵,这种地方,吃的就是豪放!

    “喏,给,辣椒少一点的,我怕你一时吃不惯拉肚子!”林雪静从人群拥挤的烧烤摊上拿出几串刷上了辣椒油的豆腐串,把其中辣椒少的两串递给了舒然,也顺便接过了舒然递过来的纸巾,拿起一串就往自己的嘴里塞,辣得爽出一口气来,“好久没出来吃了!”

    舒然看着手里的豆腐串,隔着老远就闻到香了,人们都说烧烤吃多了容易得癌症,但你看,还是这么多人争先恐后地抢着吃。

    舒然被林雪静拉着胳膊,两人都穿着高跟鞋,出门时她有那么一个念头,还是想穿平底鞋,但是林雪静却唬了她一眼,舒然,你以前可是高跟鞋不离脚的,女人嘛,最缺不了的就是高跟鞋了!这可是舒女士教的!

    舒然心里叹息,早就知道要美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就现在,她一个多月没穿高跟鞋,今天晚上选的还是五厘米的跟儿,这走起路来却摇摇晃晃的,脚别提有多难受了!

    “找个地方坐一下吧!”舒然被林雪静半拖半就地走着,实在是对脚下的这双高跟鞋十分无语,她现在走路的姿势像极了刚开始穿高跟鞋走路的那个阶段。

    “好,就在前面拐弯处有个书吧,进去坐坐!”林雪静看她也走得吃力,无奈叹息,看着舒然有些狼狈的神情,憋了一下嘴巴,好好的一个时尚美女,感觉都步入欧巴桑的年龄阶段了!

    舒然都快不习惯在这种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梭了,好不容易挪出人群,书吧设立的位置相对偏僻,对这一带也算是熟悉了,以前经常来。

    “这楼梯上的贴纸还是像几年前一样呢,哎,然然,算算时间,老板娘的儿子都快读初中了吧?”走在前面的林雪静说着。

    舒然低着头看着楼梯,一步一个脚印地小心翼翼地踩着,就怕一不留神踩空了,“嗯,应该吧,那个时候我们来借书,她儿子才四岁!”

    “你记性就是好!”林雪静笑,“当年那小子四岁的时候都很勤快了,帮着他妈妈整理书架子,人本来就矮,老板娘说还真怕一不小心把他给埋紧书里去!”

    舒然听了笑了笑,脑海里也想起了读高中时的青葱岁月,她和林雪静还有暖洋洋最喜欢来这里消遣,这也是她们到现在都还喜欢这条街的原因,这里有太多太多的回忆了!

    上楼进门,外面熙熙攘攘,但二楼的隔音效果却特别好,而且光线柔和,一进门就嗅着书香的气息,林雪静快步走到门口那边,看见那正在给一位顾客刷书本标码的人,脸上的期待神情给冲淡了些,舒然倒是没跟她过去,而是缓步走进书架那边,里面看书的人不多,大多都是在下面逛累了顺便上来坐一坐的,那本书闲来无事地翻一翻,舒然轻车熟路地走到自己熟悉的那个角落,因为穿的是高跟鞋,即便是她刻意放轻了脚步,但高跟鞋的‘的的的’的清脆声音还是引得看书的人抬起头来看她,舒然有些过意不去,蹲下身将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放在一边,就这么打着光脚踩在地板上。

    打扰别人总是不好的!

    书架好像已经换过了,而且自己想要看的书也不是在这个地方了,舒然以前来就喜欢来这个角落翻自己喜欢的历史书籍,她高中时经常跷课,有好多课的课业老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通常情况下她在教室里坐不住,就会从后门直接走人,但又不能回家,怕被奶奶逮着说教,只好泡在这个书吧里了,一下午的时间,就坐在这边看自己感兴趣的书籍,老师嘴巴都说干了你好歹给点面子认认真真地坐一节课,哪怕是你坐在里面睡觉都行,她忍不住,她说在教室里睡觉都睡不好,因为就有那么一次,她已经下定决心听班主任的话,准备很给面子的在教室里睡一觉,结果那一节课吵得她心烦意乱,吵得她发飙,那节课不知道是来了个什么代课老师,弄得满教室的桃心乱窜,她即便不用抬脸看,也从身边的聒噪的女声中猜到了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什么惊讶声,口哨声都出来,她本来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脸上盖着一本书用来遮光线,被这么一吵,她腾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面上的书抓起来直接就扔了出去,相对于那些呼声,她这抛书宣泄愤怒的举动让处在兴奋中的教室瞬间恢复了安静,而扔书的她就在大家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淡定地直接从后门走了出去。

    之后同伴的暖洋洋是崇拜得舒然五体投地,一直念叨了n年,丫滴舒然,你该不会是对男人免疫吧,那么帅的男人,男人啊,你看也不看一本书就砸过去,你知不知道你那本书正砸在对方的脸上,差点就把人家给砸出鼻血了,天,你这准确率也太神奇了!

    舒然为此十分漠然,行,有本事让他砸回来!

    一节课一共才那么四十几分钟,用来呐喊吹口哨的时间都不下十分钟,这是上课还是走秀?

    浪费我的时间!还影响我的睡眠!

    年少的舒然做过太多太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些事都被林雪静和暖洋洋记得一清二楚,青春期的叛逆有着很大的影响,她那个时候应该是全班最头疼的一个学生了!

    舒然踩着光滑的地板,顺着指示牌上的标志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书籍,她就对文献类的历史书特别感兴趣,这大概跟父亲存放在老家阁楼上的那些书有关系,从小她性格孤僻不喜欢出去玩,那个阁楼上摆放的书她在几年的时间里都翻了个遍,大部分都是历史书。

    父亲是历史专业出身,收藏的最多的也是历史书籍。

    舒然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来,林雪静也找过来了,见她站在这边,露出一脸‘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的表情,举起手里的水杯,指了指对面窗边的座椅,走,过去坐着看!

    舒然跟着过去,发现坐的那个位置是以前她们三个经常会坐的地方,靠着窗边坐着,林雪静翻她的小说,看着舒然拿着的书,低声说着,“我就搞不明白,为什么你对这东西这么感兴趣?像你以前那样到处跑的,晒得就跟黑泥鳅似的,蹲在什么坑里跟泥土打交道,现场上拍下来的照片看得人家暖洋洋一个劲地叫‘心酸’,好好的一个白富美,弄得就跟个乞丐似的!”

    坐在对面翻书的舒然抬眸看了林雪静一眼,“都说了,不准拿我的职业说事,不然--”

    林雪静赶紧投降。

    因为她发现舒然在翻书的时候,眼睛越来越亮,跟刚才那死气沉沉的样子比起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地。

    林雪静端着水杯子,目光低了一些,看着舒然手里那本书的封面,考古事迹精选!

    林雪静吸溜了一口水,难怪舒然看得两眼冒精光!

    ----------华丽丽分割线------------

    此时的楼下,不远处听着的那辆车里,张晨初透过车窗朝楼上看了一眼,这边角度刚好,正好能看到那窗边位置,他微叹一声,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尚卿文,“上去吗?”

    都跟了几条街了!

    这巷子太窄,人又太多,他的车险些没能挤得进来。

    身边的男人抬头看着二楼上坐在窗边的人影,她坐在那边,手里拿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书,看得很认真,翻书的速度也很快。

    他发现她换了颜色鲜亮的着装,穿上了高跟鞋,人看起来是精神了很多,但是他却发现,她瘦了!

    长达半个多月的朝夕相处,他都没发现她瘦了,现在她不过才离开了几个小时而已!

    尚卿文在知道舒然离开之后并没有及时出来找她,他在她的房间里等了两个多小时,他觉得她会回来的,可是,她并没有回来!

    张晨初坐在驾驶座上,没有得到尚卿文的回应,便拿出手机在屏幕上捣鼓了一阵,半响之后手机响了起来,他翻开一看,眉头一竖,你妹的!

    张晨初给朗润发微信,问,现在应该怎么办?

    郎家二少爷很不给面子地回了一句--关我屁事!

    张晨初知道润老二还在生气,为今天的事情气得半路暴/走,听郎家的人说,润老二回家之后就不理人了,大有谁tm敢来惹他直接踹死的架势!就他现在的心情,估计谁死了都不干他的事儿了!

    张晨初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索性掏出烟来点燃,并询问尚卿文要不要来一支。

    坐在车后排的尚卿文没有接,目光朝着楼上的位置,轻轻出声,“这地方我来过!”

    张晨初挑眉,便听见身后的人低低地追忆声,“在很多年以前!”

    --------这是第二更,还有一更补更,在后面,写好就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