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88:你看到了什么?(补更)

    舒然,你有多了解聂展云?

    贺谦寻的话还在舒然的脑子里回响着,直到舒童娅过来叫她,她才回了神。

    “他跟你谈些什么?”舒童娅低声询问,看着已经消失在人群里的贺家二少,表情有些奇怪,之前舒然跟贺家二少的结过婚的消息让她焦头烂额,那段时间正是舒然要和尚卿文结婚的时候,消息被曝/光出来,他们都以为舒然跟尚卿文的婚事可能就这么吹了,她也曾对女儿这荒唐的做法气愤不已,不过后来知道女儿拿那一笔钱偷偷地给了秦家,她才又着急又心疼,冉启东那次说她亏欠女儿良多,她确实是欠她的!

    舒然心里还在想着刚才贺谦寻说的那些话,如果他说的话是真的,那么聂展云很有可能是在普华的财务上动了手脚!

    不过这么重要的事情贺谦寻会跟她说实话?笑话!

    舒然觉得贺谦寻的话也不可全信,所以她刚才直接丢给他一句,不知道!想着刚才贺谦寻那瞪着像牛眼睛一样的眼睛珠子,她就觉得好久以前两人闹离婚之前她说的那句话实在是太对了,在贺谦寻身上,所谓的贵族矜持和贵族修养都是狗屁!

    “没什么,他向我打听聂展云!”舒然语气淡淡,喝了一口奶茶,在嘴里抿了抿,吞了下去。

    舒童娅表情微愣,思考了一会儿喃声说道:“他没事跟你问这些干什么?”

    舒然摇摇头,心里想着还是没必要告诉母亲,只是听舒童娅继续说着:“聂家老宅子里的那一把大火烧得什么都没留下,有着几百年历史古迹的四合院古祠堂,还有包括他的家人,都在一夜之间没有了,贺谦寻现在想要找什么估计也找不到了。”

    “妈!”舒然怔住,拉着舒童娅的手不由得紧了紧,脸上的表情瞬间转为了震惊,“你在说什么?”

    舒童娅倒是被舒然这吃惊的表情吓了一跳,定了定神,想了想,“算算日子,那段时间你并不在d市,而且那些消息之后就被封锁不能见报,你回来的时候风波都平息了所以你才不知道!”

    不知道些什么?舒然心里震惊,因为刚才舒童娅说的那些话,而她又在不知不觉中错过了些什么?

    舒童娅话里的聂家老宅,舒然曾经听聂展云说过,他还说抽时间带她回一趟老家,因为是在另外一个市区,所以距离太远,而聂展云说的时候还颇为认真地告诉她,聂家的媳妇都要需要聂家老祖宗同意的,当然他说的就是回老家就是让健在的祖母看一看的意思。

    一把大火烧光了聂家老宅,这是,真的吗?

    那个时候的舒然才十八岁,读大三,假期被安排到了西北地区实地实习,一个暑假两个多月,回来的时候聂展云已经出国了,彻底在她的世界里消失,她也在心灰意冷半个月之后也离开了d市。

    难道这期间发生的事情就是迫使他不声不响离开的理由吗?

    “当年那一宗震惊了中央了贪污案件让他父亲身败名裂,聂市长在双规期间就自尽了,之后那案子就以他畏罪自尽而告破,聂家从此背负上了这样的罪名,遗臭万年!就在聂市长死后一周聂家祠堂就被烧得一干二净,听说他的家人无一幸免!”舒童娅说着说着,语气就有些哽咽着,毕竟他们曾经是邻居,楼上楼下的邻居,而在舒童娅的眼里,聂展云的父亲虽然是市长,可是特别有亲和力,家人跟左邻右舍的关系也处得特别好,出了那样的事儿之后他们都不敢相信,都说做官的人都擅长做面子功夫,人人都戴着面具,谁能看得出真实的一面?

    舒童娅说的这些话却让舒然震得全身都凉了,不可置信地站在了原地,“都死了吗?”

    舒然的脑子里突然想到了很多很多,有崔阿姨那和蔼可亲的笑容,十三岁那年的夜晚她翻阳台翻到聂展云的书房窗前,冻得浑身发凉,是崔阿姨给她洗的热水澡,还做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手工饺子给她吃,还有个比她小了两岁的弟弟就坐在她餐桌对面,捧着脸看着她把一碗的饺子都吃光了,瞪着眼睛龇牙咧嘴地笑她真是能吃。

    他们,难道真的都不在了吗?

    ----------华丽丽分割线----------

    “尚钢的股票已经崩盘,没救了!”张晨初把一份报纸递给了床上的尚卿文,靠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沉眉继续说着:“卿文,我怀疑你们尚钢有人被万美收买了!”

    拿着报纸看了一眼的尚卿文伸手按了一下床上的自动设置,将背靠的座位幅度调高了一些,放下报纸问了一句,“何以见得?”

    “有人在散布谣言,说尚钢即将要被万美收购,如今尚钢是人心惶惶,这谣言是越传越烈,连收购的估价都已经传出来了,这个数字,你看一下!”

    张晨初指了指报纸上的一小段,尚卿文笑了一声,声音淡淡:“想用十分之一的价格买下尚钢,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还有,普华被流放在巴西那边的贺谦寻被调了回来,外面传言,八成是老贺又对尚钢有什么心思了!”

    尚卿文表情平静,“他的那个心思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谁都想来搀和一脚分一杯羹,普华跟尚钢竞争多年,尚钢一倒,这一个月以来,普华的销售业绩又上去了!

    “万美收购的战旗和宝华的仪式就快举行了,这次邀约,听说还邀请了尚钢,你看媒体都在含沙射影地报道,说这一次尚钢是受邀嘉宾,其实就是杀鸡儆猴,因为下一次的主角就是尚钢了!”

    尚卿文合上报纸放在了一边,“杀鸡儆猴的另外一个后果,就是猴也学会了杀鸡!”

    张晨初被尚卿文这话说得忍不住笑了一声,抬头看向了房间里,‘咦’了一声,“你的二十四孝小女仆呢?怎么不见人了?”

    似乎是对张晨初的这个称呼听着有些不舒服,尚卿文蹙了一下眉头,“你可以走了!”

    张晨初脸一跨,行了,不待见他了,说好了今天要推他出去晒晒太阳的。

    张晨初又在病房里磨叽了好一阵子,贵州那边的事情交给他老子在处理,他就守着这边,每天跟媒体玩捉迷藏,不仅要应对公司里的棘手问题还要跟这些八卦的媒体视力较量,他即便不出门也知道张家庄园的外面,蹲点的记者是换了一批又一批。

    司岚打电话来跟他说,张晨初就丫滴就好那么一点点的心思给这些可怜的记者留一口饭吃,整天这么折腾人家,你在家是好吃好住的,人家在外头风餐露宿,张晨初发飙,拍的又不是你,被八卦的也不是你,这些人吃饱了没事干不锻炼锻炼怎么能弄出精髓出来?他看着那些人受罪心里才舒服,怎么滴?

    在护工的帮助下,张晨初推着尚卿文上了露天花园,自动天窗开启之后暖暖的阳光照了下来。

    “外面都说你快死了,你看,其实司岚说错了,那一批记者里百分之八十都是冲着你来的,前几天有报告说你不服被撤销了董事长职务,自杀了!所以,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你跟尚钢共存亡,尚钢快完了,你也快死了!不过你死的消息应该比尚钢完蛋了的消息要重磅得多,至于你死后什么自传啊传奇啊之类的肯定都会大卖!而且肯定标榜着你对尚钢的拳拳赤子之心!”

    张晨初的一句话里多次出现了‘死’字,让眯着眼睛晒太阳的尚卿文眉头是跳了一下又一下,睁开眼眼底郁郁,“你是很遗憾我现在还没死对吧?”

    张晨初吹起了口哨,左哼哼来回应他。

    尚卿文转过脸去,目光朝着落地窗外,窗外是张家庄园的大片果林,正直春夏交替时节,枝叶茂盛,绿意盎然,看进眼里便是春意融融。

    “润哥儿说你再坐半个月的轮椅就能下地行走了,要不要现在就试一试?”张晨初见尚卿文突然沉默了,试探着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太习惯尚卿文这样的沉默,感觉有些怪怪的。

    坐在椅子上的尚卿文抬起手做了个手势,良久轻声说着:“我一直想问你,当日在贵州,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张晨初被尚卿文问的这句话弄得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尚卿文是背对着他的,所以他表情上突然闪过的一抹犹豫之色尚卿文应该没看见。

    张晨初笑了起来,“还能看到什么?那边的鬼天气整天都下雨,你又不是不知道!”

    尚卿文没有回话,而是按着轮椅转过身来,抬脸看向了他,用平静的眼波凝着张晨初的脸,轻轻地开口,“我问的是舒然!”

    --------啊啊啊啊,这真是假后疑难症啊,码字超级慢,现在才三千字,今天会补三千字,后面还有六千字,我下午再写,小伙伴们,回来了不要忘记报个道哟,给个推荐票留个言什么的,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