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85: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d市某家高级餐厅,从包间里踱步出来的女人神情有些微醉,手里拿着的包夹在腋下,听见身后追出来的脚步声,她停下步子,转身看着追过来的人。

    “跟着我干什么?我上个洗手间!”

    小雯一脸担心,轻轻地喊了一声,“苏姐!你没事吧?”

    苏茉靠着墙站稳了身体,从大腿根部就开叉的长裙下露出两条雪白的修长的长腿,脸颊有些微微的红,风情万种地靠在墙边,“我喝多了,你进去跟徐总说一声,说我不甚酒力,先走了!”

    小雯面露难色,见苏茉要走,急忙跟过去拉了一下她的胳膊,低声说着,“苏姐,徐总让我跟你说,叫你等下向他汇报你的工作情况!”

    小雯说着,抬脸望望苏茉的脸色,再看到苏茉那突然变了的脸色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掏出那张房卡递给苏茉,“苏姐,这是,刘秘书让我给你的!说是--”

    小雯还没有说完,手里的那张卡就被苏茉一把抽了过去,有些不耐烦地说着,“我知道了!”之后又看了小雯一眼,“还有谁知道?”

    小雯急忙摇头。

    苏茉将房卡捏在手里,转身就走,而小雯站在原地欲言又止,其实,其实,不用大家看,都知道的!

    ----------华丽丽分割线----------

    酒店套房里,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的女人站在门口听着门外有颇为严肃的打电话的声音,然而就在她准备转身进卧室等的时候,身体就被进来的男人一把拉进怀里,男人的身体有些微胖,身高也不高,一进来熏天的酒气扑面而来,将女人抵在门背上肆意地狠吻着。

    刚才在饭桌上绅士做派的男人一进这个门就像脱下了伪装外表的禽兽!

    “轻一些,啊--”被抵在门上的女人虽然这么轻喊着却没有反抗,身上裹着的那一层浴巾轻而易举地就被扯开,男人动作粗鲁,太用力得使得她浑身都疼,她咬着牙被一手拉拽着转了个身,脸朝着门背,光滑的后背暴/露在了对方的面前。

    迷醉的灯光下看不清男人的样子,只听见越来越的喘息,大掌揉过的地方都开始发红,粗嘎的声音在空气里慢慢地燃起,“苏茉,当ri你说的,时间是多久?”

    “一个月!”苏茉身体一抖,紧咬着的唇才松开了,心里却在害怕着,紧皱着眉头,就在她刚说完,感觉在毫无前戏的准备下身体就被重重得撑开,她的腰都弓了起来,难受地咬紧了唇瓣,身体撞击着门背,关节都瞬间撞击地快散掉了。

    “你做到了吗?”粗嘎的声音笑了起来,长臂抱住她的腰直接将她往卧室里带。

    “我,我没想到--啊--”被扔在床上的身体随即就被重重地压住,男人在享受着酣畅淋漓的性/爱,却还不忘记冷嘲一笑,“做不到就别找借口,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呵,一个多月不见,你好像又紧了些了,真舒服!”

    趴在大床上被摆弄成各种姿势承受着男人疯狂的女人双手紧紧地抱着枕头,等到这雨云间歇,她已经累得爬不起来,瘫倒在大床上,身边的男人躺了回去,看着累倒的苏茉,抽着雪茄一只手伸过来在她的胸口摸了一把,笑,“年轻的女人果然能带来激情四射!”说完,在苏茉的胸口重重地捏了一把。

    苏茉低叫一声,胸口的疼让她都清醒了一些,她看着躺在身边的男人,低声说着:“你答应过我,这事情一过去就--”

    “放你自由?对,我说到做到!但是苏茉,你有能力办得到吗?”男人嗤笑一声,烟雾中看向了被滋润了的女人,“你那资历,即便是学了五年,现在在万美站稳脚跟,但你自己自身有多大能耐,恐怕也只有我最清楚,对不对?你有今天,只能说--”说着他笑了笑,伸手勾住她的下巴,轻轻吹了吹,烟雾飘散,“你床上的功夫还不错!”

    苏茉脸色有些苍白,“徐总,再给我一次机会!”

    男人的手一松,恢复了刚才的冷厉,淡淡地说着:“我这次来主要目的是出席收购l市战旗和另外一家公司的仪式,三组人中,苏茉,你最让我失望,如果你当时挑的是普华,说不定现在已经拿下了普华,但是为何不顾上面安排一意孤行地挑上了尚钢,你心里想什么我知道,公报私仇,但是苏茉,尚钢是个难啃的骨头,即便现在没有了尚卿文,但就你现在的能力,不行!”

    苏茉脸色微变,低声说道:“徐总,普华也有强劲的对手!”

    普华有个聂展云!

    之前得到的消息是普华的总经理是贺谦寻,那个男人年轻气盛,好高骛远,苏茉压根就没把他当个事,可是没想到等她过来的时候,普华已经换人了,总经理是聂展云!

    聂展云那人比她想象的还要阴险,她都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少把柄落在了他的手里,这么一个深不可测的人物,她根本就不敢碰,相比于一直温文尔雅无害的尚卿文,她觉得对尚卿文算是知根知底,她想着有了五年前的关系牵扯总归是有几分情面在的,只是想不到,尚卿文对她的排斥远远超乎了她的想象,而且在见面的时候就挑明了,拒绝尚钢跟万美有任何的业务往来,尚卿文是早就看出了万美的意图,只不过是没有揭穿她这个挑梁小丑而已!

    不过他说的也对,她是动了私心了!

    对尚卿文还是余情未了,下不了手!

    一想到尚卿文,她就心口疼痛不已,她都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当日尚卿文被张晨初带走,之后便一直杳无音信,她根本就查不到,只知道尚卿文应该是在张家,但张家戒备森严,没办法从里面得到一点消息。

    “听说你上一周出了点事故?”徐茂才幽幽地看了苏茉一眼,苏茉伸手将薄被盖在了自己的身上,笑了笑,“多谢徐总关心,一点小事,开车不小心撞了腿,现在已经好了!”

    张晨初当日临走时对她说过,想要活着离开d市,就守口如瓶,否则,后果自负!

    她现在还不能离开d市,而且出于对尚卿文的考虑,她也不会说出去,对,她动了私心,因为心里依然牵挂着,所以才有了顾虑!

    “我看你好像并没有尽全力?”徐茂才伸手拉着她的胳膊将她从被窝里扯了出来,苏茉被扯得身体一拽,疼得直打颤,徐茂才桀桀一笑,“还对尚家大少有那念头呢?五年前的你都没本事进尚家的门,现在,你还能进?别忘了是谁不念旧情地把你那不争气的父亲和哥哥送进监狱的!想想你那还在狱中的父亲和哥哥吧!”

    苏茉身体发抖,被烟熏得呛得眼皮直颤,而被揪着头发的她也难受地痛呼出声,徐茂才这个老男人在床上是极其bt的,这也是她今天晚上接到那张房卡时露出那害怕表情的原因。

    徐茂才微胖的身体一转身便覆盖了上来,毫无怜惜地揉捏着这具让他愉悦的年轻身体,喘息声越来越沉重,身下的苏茉承受着对方一波又一波狠狠地占有,有些姿势让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地位低下的动物,但她还得强颜欢笑地呻/吟迎合,听着对方那一声声‘骚/女人,贱/人’的粗陋淫/秽词汇,眼泪也跟着滚了出来。

    如果不是五年前,她不会堕落到这个地步!

    这一切都是尚家欠她的!

    浸满了泪水的女人双手抓紧了被褥,死死地捏紧了!

    --------------华丽丽分割线--------------

    朗润进病房,把尚卿文需要的资料都取了过来,见舒然躺在旁边的小床上睡着了,胸口还平放着一本小说,躺坐在大床上的尚卿文正在用左手翻看着一些资料,动作很轻,时不时地会皱眉,这些都是今天尚雅阳让人送过来的,当然尚雅阳也跟尚卿文视频了一段时间,两兄弟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此时尚卿文正在看尚雅阳送来的文件,看了一会儿觉得眼睛有些疲累,便闭上眼睛稍微休息。

    “吃药了吗?”朗润走到床边,轻声问,并看了一眼蜷缩着身体睡着了的舒然,这两天舒然都睡在这边,经历了那场车祸,她是觉得还是睡在他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卿文!”朗润看着闭着眼睛正用手揉着太阳穴的尚卿文,有些欲言又止,之前他就在司岚和尚卿文面前说过自己的想法,如果舒然不想要那个孩子就不会在家躺了那么大半个月,他都能感觉到这两天尚卿文对舒然的态度,有些若即若离,也谈不上不亲密,但是却感觉到怪,怎么个怪法,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两人好像都满腹心事,看似平静的背后,总感觉好像隔着一层没捅破的屏障!

    在生死考验面前,两人都不曾妥协,但是为什么现在,却成了这样子了?

    尚卿文微微睁眼,看了好友一眼,朗润也停了声,想必他也知道朗润想说什么,他放下手里的文件,转脸看了一眼睡在床边的女子,这两天她都陪在他的身边,其实两人相处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是他看得出来,她心里有心事,但她始终没在他面前提过一句,而且在他面前的时候眼神总是有些躲闪,尤其是--

    她的左手,总是会放在身后,他看不见碰不到的地方!

    就连现在,她睡着了,但她的左手都被衣袖遮得严严实实的。

    她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不见了,从她第一天晚上睡在他床边的时候,他就发现了!

    那枚戒指是他那天晚上亲自为她戴上的!

    尚卿文将目光慢慢地收了回来,看了一眼朗润,朗润看着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无奈,忍不住地轻笑了一声,缓步走到舒然睡的小床边,将睡着了舒然轻轻抱起来,放在了尚卿文的身边,这床大,睡几个舒然都没有问题,此时睡着了的舒然动了动,习惯性地往左边侧着身子睡觉,这是她怀孕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无形中养成的睡眠习惯,而此时她的左边正是躺着的尚卿文,似乎是刚才移动了一下身体,可能是感觉有些不舒服才动了动,最后还是没有睁开眼睛,把自己的脸往温暖的地方靠,靠在了尚卿文的左臂边便不再动了。

    尚卿文朝朗润眼神示意,朗润耸了一下肩膀,走的时候把室内的监控器给关了。

    房间里灯光柔和,躺在床上的男人现在只能辅助翻身,只能动得了左手,此时他动了动左手,动手的时候动作很轻,发现靠在他手臂上的小脸皱了一下,便停了下来。

    其实,尚卿文是有些生气的!

    当然并不是气这次险些丧命的车祸,而是气她来之前不跟他说一声,或许她是从她的出发点来说,想给他个惊喜或是担心自己打扰到他,但他毕竟是她的男人,现在回想着贵州那疯狂找她的那几个小时,他真的吓怕了,当时就想着找到她了一定要狠狠地训她一顿,当然训的方式多种多样,他只是不想被她忽视,想要她知道自己的真实感受,是真的害怕的那种感受!

    这两天连朗润都看出来,他对舒然确实有冷处理的意思,当然不排除他是因为身体原因内心有些隐隐烦躁情绪。

    但他越是这样,其实心里就越是感觉难受!

    尚卿文抬高的手慢慢地放下来,脸上露出一抹深深的无奈,在触碰到她的小脸时,指腹轻轻地摸了摸她光洁的脸颊却听见睡熟的她轻轻地梦呓着,她在说,对不起!

    对不起------

    尚卿文凝着她的小脸,梦呓的小女人脸上露出一抹难受的表情,手在被褥上乱抓了一通,尚卿文赶紧把自己的手伸过去被她像救命稻草一样地抓紧,都用上了双手,双手抱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位置,一遍遍地说着‘对不起’,然后便是一阵语无伦次,说着‘我没找到,我弄丢了!’的话,近似碎碎的念着,到了最后,手背上那温热的液体一颗颗地滚落了下来,他的手都僵住了。

    她在梦里哭得很伤心,抱着他的手不放,那一颗颗的眼泪很快就浸湿了她的小脸,尚卿文眉头紧紧地皱着,手臂伸过去捞过她颤抖不已的身体,艰难地侧过身,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不哭了,不哭了--”他轻声说着,低着头亲吻着她的额头,看着她这样小心翼翼地样子,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的,就像做错了事又怕说出来所以忐忑不安战战兢兢的孩子,其实哪怕是他表面上装作无动于衷,但看在眼里,他终究是心软了!

    傻瓜,你总是有办法让我心软,或许在你面前,我从来都硬不起那个心肠来!

    这一晚舒然梦哭了,梦里梦到自己在大雨天里淋得浑身湿透地找戒指,然后场景切换到了那天晚上做过的梦境里,尚卿文的车坠下山崖,鲜血混合着雨水泼过来沾得她双眼都睁不开,她尖叫,捂着脸,梦境里又有了婴儿的哭声,飘渺的,让人心疼的,伴随着雾气蒙蒙的镜头,伴随着镜头里那个模糊的身影慢慢地转身,她撒开腿地追,追着追着人完全已经陷入了一片白茫茫的虚空之中。

    “别走--”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分不清是梦还是真实的,可是她却清醒不过来,脑海里还停留在那个场景,她追不上,抓不着,万籁俱寂的虚空里,最后只留下她自己的回音,空旷地回荡着--

    什么都没有了,寂寥到只剩下了她自己!那种从心口蔓延出来的哀伤让她控制不住地想哭!

    “然然,然然!”身边的声音唤了很多次,手也在不停地抚着她脸颊上的泪水,一抹过去便是湿湿的一片,尚卿文身体转不过来,有些手忙脚乱,因为她在梦里又哭又喊,他叫不醒她,见她睁眼,以为她已经醒来,可是睁开眼睛的舒然却一动不动地看着天花板,默默地落着泪!

    “然然!”尚卿文用手摸了摸她的脸,感觉到手心都湿透了,眉头紧紧地蹙着,她刚才又喊又哭,醒来却只是静静地流泪,人也好像是完全没有清醒过来,他一手晃动着她的肩膀,不断地轻哄出声:“然然,醒醒,你在做梦,你只是在做梦而已!”

    旁边的舒然浑身都颤抖了一下,目光终于动了,慢慢地侧脸过来看着急得面露忧色的男人,张了张嘴却始终发不出声音,却在下一刻扑进他怀里痛哭失声!

    她压抑太久了,太久了,心里难受得快死掉了!

    她内心深处的自责再每每见到他的时候都难过得不能自抑,她把他受伤的责任都归结在她自己身上,这几天她静静地守在他身边,看着他换药,看着他接受治疗,看着他脸上有时会皱起的眉头,他知不知道他虽然是对着她笑,但是这样让她更加的难受!

    她不仅害得他卧床不起,还把结婚戒指给弄丢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这几天躲躲藏藏,害怕看到他异样的眼光,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莫妈的离世,她一直悬在心头的那件事也成了心病,这两天她又会梦到曾经出现过的那个梦境,被强摁到在病床,双/腿间血流不断,接着便是婴儿的哭声,很可怜让人心疼的哭声。她觉得自己真的是病了,她患了忧郁症,林林总总的事件在她面前形成了无形的压力,她在这里压力面前,毫无反抗之力。

    她觉得自己都快撑不住了!

    怀里的小女人哭得声音都哑掉了,蜷缩着身体把自己的脆弱都展示了出来,尚卿文一手搂着她,她伏在他的胸口上,哭的时候身体颤抖,扯动着他胸口的伤,他脸色微微一白,手却没有松开。

    都不知道过了多久,舒然哭得脑子昏昏沉沉,哭声也开始断断续续地变得哽咽起来,她的脸贴在他的心口不断地抽泣着,抬起脸睁着眼睛望着他,看着他凝着自己的目光,她咬了咬唇,用嘶哑的声音轻轻地认真地说着,“对不起!”

    因为内疚,所以难受,难受到她如果不当面说一声‘对不起’,她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这是她这两天最想对他说的话,说出声之后眼神变得忐忑,心里开始不安,因为在梦里,他不见了,她没追上他。

    她眼神不安地看着他,等待着他有所回应,甚至是,屏住了呼吸,不敢动了!

    对视上尚卿文的目光,舒然眼睛都没动一下,直到看到他的唇角突然弯弯上扬,听见他轻轻地说了一句。

    “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就是这一句话,又把舒然又弄哭了。

    。。。。。。。。。。。。。

    “我现在确定了,他办公室里的那只鹦鹉确实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瞧这说话的口气都一模一样,鸟人!

    张晨初看着大厅里的视频,哟,现场版的,某个喊着‘偷窥不道德’的家伙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咖啡看得津津有味,张晨初过去踹了他一脚,“润老二,我看你是内分泌严重失调需要找女人了吧?”

    居然看这个还看得这么有劲!

    朗润不客气地直接踹了回去,张晨初跳远了,躲过了一劫笑得有些得意,动作轻盈地落在了旁边的沙发座上,从佣人手里接过一杯咖啡开始慢慢喝着。

    “万美的徐茂才昨天到的,紧接着便流传出了万美即将收购尚钢的消息,现在外面都吵死了!”

    “没人收购你的呈帝,你是不是觉得很没面子?”朗润拿着遥控器把电视关掉,想着是不是应该送个避/孕/套进去,但是想了想,八成也不可能用得上,因为某人的腰现在还动不了!

    “尚钢股票已经连续跌了一周了,没底了,质量风波加上这个节骨眼上临阵换将,尚钢很多人表示没有信心再坚持下去,光是前一周就有不少人在争先恐后地抛售手里的散股,崩盘了!”

    朗润听了眉头微蹙,恐怕尚雅阳昨天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尚钢的局势,不乐观!

    缺了主心骨,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少爷,尚家尚老先生的车就停在大门外!”

    张晨初和朗润对视一眼,来得可真快!

    --------今天更新完毕了,过节了,放假了,大家回家陪陪家人,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吧!明日有加更,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