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84:然然,别让我失望!

    “什么?雪静你再说一遍?”房间里,正平躺在床上休息的舒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面露震惊之色,不可置信地再次确认,“你说的是真的吗?”

    电话里林雪静连连说是真的,“你昨天的手机关机,所以他们没拨通你的电话号码,我妈亲自去确认的,时间是昨天晚上七点十分!”

    舒然沉默了,坐着的身体有些虚脱地耷拉了下来,伸手把自己的长发捞起来一把抹到了脑顶,好半响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我妈说昨天晚上去世的,今天早上才去殡仪馆火化,因为莫妈的老家在苏州,骨灰会带回苏州老家安葬!”林雪静说完,轻轻叹息一声,“然然,你想开些,莫妈年纪那么大了,伤势又那么严重,活着也很痛苦,死了是一种解脱!”

    舒然手摸着额头,再捂住了脸,对于这个突然到来的消息,她有些措手不及,之前潜意识里是很想知道那两盒打胎药的秘密,但相比于此时莫妈的突然离世带来的冲击感,只能说前者远没有后者严重了。

    舒然又询问了一些有关莫妈的事情,林雪静告诉她,莫妈的儿子媳妇一手操办的,并没有什么不妥。

    挂了电话,舒然觉得整个人都还处在恍惚之中,坐在床上的她十指穿插在长发间,双手捂着自己的头。

    --------华丽丽分割线------------

    朗润进来的时候看到床上坐着的舒然,神情有些恍惚,他站在门口,淡声说道:“如果觉得累,今晚上就好好休息!”

    言下之意就是,暂时别进那个房间了!

    舒然愣了一下,不明白的她从床上下来,穿好了鞋边走边整理了自己的头发,抬脸看着朗润,带着一丝急切,“我没事,我可以进去了吗?”

    朗润目光动了动,好半响才点了一下头,他把舒然送到门口,看着她进去之后还在门口多站了一会儿,目光凝在尚卿文那闭着眼睛的脸上,他似乎比半个小时之前更加憔悴了。

    房间里没有了护工,舒然一进那个门便疾步走到尚卿文的床边,站在床头位置弯着腰恨不得将他迅速地从头看到脚,舒然并不知道尚卿文已经清醒,如果他清醒了这边不会这么安静,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直起腰,坐在床边,伸手握住他的左手,低声喃喃自语,“你都睡了两天了,该醒了!”

    她的声音轻的微乎其微,但在这么安静的房间里却能字字清晰地落进他的耳朵里,门口站着的朗润深深地看了尚卿文一眼,眼神有些复杂,或许站在他跟司岚的立场上,那盒药有很多的疑点,可是作为当事人,要消化掉这个消息,需要时间,这也是他刚才不想让舒然过来的原因,这个时候,他不想理任何人,尤其是舒然!

    朗润很想提醒他,他一向冷静,遇到事情都不会贸然确定什么,只是在这种事情上,五年前苏茉的背叛留给他的就是无法愈合的伤口,而舒然这件事无疑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你能理解你千方百计想要留住的孩子,你觉得孩子应该会有一个温柔的母亲,但是就是因为这个温柔的母亲,将属于你的孩子活生生扼杀在了腹中,那个孩子没来得及见天日,就这么委屈得离开了!

    夜很长,守在病床边的舒然渐渐体力不支地困乏着趴在了他的身边,脸枕着他的手掌心,闭上了眼睛,她的睡梦里安稳而宁静,是这几天最安静的一次睡眠,而床上的男人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目光凝在了床边睡着的女子,手心处还贴在她的脸上,带着的点点余温让他能感觉到她的真实存在,空气里本该用的相聚柔情却像是被什么隔空了一样,他没有睡着,从她进这个门开始,从她靠近自己,从她拉着他的手低声哽咽得说着莫妈走了,还说了很多之前她都不会说的话,她说她渴望着他能清醒过来,但是为什么现在,他却想,是不是醒不来才是最好的?

    他看着身边的女子,眼底涌出一抹从未出现过的情绪,哀伤,心疼--

    然然,我那么的爱你!是发自内心的心尖上的爱着你!

    我徒步走进了人生的沙漠之中,在经历了太多苦难之后才遇见了你,我害怕孤独,害怕寂寞,我把剩下的热情都给了你,求你,别让我失望!

    ----------华丽丽分割线----------

    汨罗咖啡厅,林雪静看着坐在这里一声不吭的舒然,有些着急了,不是说尚卿文已经醒了吗?早上的时候她还在睡觉就被舒然的电话给吵醒,电话一接通便是她欢欣雀跃地说尚卿文醒了,只是,这又是怎么了?

    她怎么在舒然的脸上看到是,失望??

    怎么会有这种表情?

    太诡异了!

    林雪静耐着性子没有追问,她相信在这里坐得久了舒然自然而然就会说了,确实,在她喝掉第三杯卡奇诺的时候,对面的舒然轻轻开口了。

    “雪静,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

    林雪静端着杯子愣住,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舒然,对面这个现在小心翼翼没有自信的女人是舒然吗?她怎么有种完全乱套了感觉!

    难道恋爱真的能让人变成个傻子?

    “然然,你别用这种口气说话,你这让我想到了电视剧里那种被小三欺负到不能反击的正室那楚楚可怜却又无比欠揍的情景,你正常一点!”林雪静把手里的咖啡杯重重一放,觉得要是舒然再用这种口气说话,她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这个社会为什么小三猖狂?那是因为正室不够强势,你要是足够强势,谁敢在你面前撒野?

    林雪静想到这些,立马换了个眼神看舒然,你别告诉我,你被小三打击成了这副德行?不可能啊,凭你舒然站讲台舌战群儒都没问题,搞不定一个苏茉?

    接受到林雪静那要吃人的目光,舒然目光一动,早间郁结在心口的郁闷之气因为林雪静的这一席话还有这种眼神弄得情绪一下子爆/发,手里拿着的银勺子重重地一放,眼神警告林雪静,别再用那种眼神看我!

    林雪静这才噗嗤一笑,拍了一下桌子,“看,你刚才一定是偷吃了士力架,前一秒林黛玉,后一秒强悍得赛流/氓!”

    舒然瞪了她一眼,不过因为林雪静这一闹,她倒是心境开朗了些,也终于打破了沉默的气氛,低声开始说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林雪静静静地听,听完之后沉思了一会儿,轻声说道:“无论是书上看到的还是亲身体会到的,我说的是我妈啊,病人一般都是有情绪的,这就要求家属能有颗包容的心,别更病人计较,而且你想啊,尚卿文是什么人?之前可是尚钢的头号人物,平时你也应该注意得到,这种人天生就是强势的,尽管在你眼中,他很温柔,但是骨子里那就是强势的雄性动物,书上分析,站在象牙塔顶端的人一旦有一天跌入低谷,喏,你看,尚卿文的董事长之位没有,这是其一,其二,他出了车祸,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这对自尊心超强的男人来说,可是要命的!”

    舒然听完,“他不是这种人!”之前尚钢出事,他丢掉了董事长的职务,她也没见他有什么不好的情绪,她之前还很担心,总是时刻留意着他的心情变化,就跟林雪静说的一样,她也知道,自尊心强的男人在遇上挫折的时候比其他人还要看中结果,因为他们在乎!

    “不是哪种人?”林雪静问,然后看着舒然,“你也觉得你可能不是那种人,但是然然,前段时间你修养的时候,你不也在质疑自己是不是犯上了忧郁症么?你不也跟尚卿文闹过脾气么?这么快就忘记了?”

    林雪静最后得出的结论,特殊阶段特殊处理!

    其实今天早上也没什么,可能是她太敏感,清醒过来时就见到了他正看着自己,她惊喜得忘记了尖叫,怪自己睡得太沉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的,他握住她的手说别动,让我看看你,她就坐在床边没再动,他伸手为她整理乱了长发,将散开了的头发拨回到她的耳际后面,又用手心摸了摸她的脸颊,用手指捏了捏,在她微涨的眼眶边停留了很久,指腹轻轻划过她的眼眶,目光含笑着像往常一样,好看的唇角轻轻扬起,说,让我抱抱你!

    她赶紧站起身来,身体朝他面前倾着,怕压着他的胸口,她不敢太用力,用脸贴着他的脸像小猫一样蹭蹭,感觉着他的手心抚着自己的长发,动作幅度很轻很轻,心里一下子变得很难过,很难过。

    她该高兴的!因为他还在!

    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难过,因为他的眼睛虽然是在笑,但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些淡淡的陌生,这种感觉就像身体里潜伏着的小蚂蚁,一旦有这种感觉就慢慢地开始啃噬起来,是惊喜过后突然窜出来的不安。

    莫名其妙的不安!

    ----------这是第二更,么么,今天更新完毕了,我个人认为要成就一段爱情,外界的因素虽然是有,但最重要的还是两颗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