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83:流产之前,她吃了两颗!

    朗润听着他的声音,冷硬的脸上闪过一抹笑容,心有喜悦却偏生一副冷冰冰的脸,所以说起话来也是淡淡的口气。

    “这是你昏迷两天第一次除了喊她的名字说出来的第一句完整的话!”

    尚卿文醒了!

    确切的说是从昨天晚上凌晨两点半醒的,朗润觉得把舒然接过来就是一个很不错的抉择,因为昨晚上舒然两点十分醒来,在玻璃墙外趴着看了整整十分钟,结果十分钟之后,他就醒了!

    看,人真是奇妙!

    应该说这两人真是奇妙!

    舒然折回去乖乖睡觉,而醒来的尚卿文却没再闭眼,盯着平板上的视频,视频另一端的摄像头就在舒然的房间。

    “闭眼,休息!”朗润看着尚卿文那明明就很疲惫却死撑着睁着眼看视频,便把平板直接递给了助理,毫不犹豫地说着,“拿走!”

    “润老二!”床上的男人闷闷出声,嘶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警告,朗润整理着自己身上的白衣,瞟他一眼,怎么,看不惯我?你现在干得掉我?

    朗公子帅气地离开,病床上的尚卿文眉头深深地皱着,但他此时除了脸部表情能动之外,身体的其他地方都使不上力,刚才用手臂拿了一下平板,现在都有些酸疼,而另外一只手根本就动弹不得,双腿也被固定住,他暗吸一口气,试探着挪动了一下腰部位置,感觉人都已经被断成了几节,胸口也因为动作幅度的牵动而传来了闷闷的疼。

    “尚少爷,您别乱动,您的胸口肋骨断了两根,左腿腿关节动了手术,右手也一样被划开了一条长约二十厘米的口子,现在您还动不得!”护工轻声说着,拿出温热的毛巾给他擦拭了一下额头渗出来的汗。

    动一下都是全身的疼!

    “我知道!”尚卿文闷声答了一句,昨晚上醒来之后,朗润陪了他一晚上,跟他仔细谈了谈他的伤势,朗润就他现在的情况,断定了他至少得在床上躺上一个多月才能下床。

    一个多月!

    尚卿文心里的这个概念从凌晨醒来时就开始在尝试着慢慢地适应,只不过时间确实如此的漫长,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他把目光投向了那被拉上的帘子,昨晚上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她就在那堵墙外面,她在喊着他的名字,她的影子就在那边晃动着,原来不是在做梦,是真的!

    护工看着床上的尚大少,前一秒眉头紧缩,后一秒眉头已经散开,目光看着那边的虚空,唇角微扬着。

    --------华丽丽分割线----------

    “他醒了吗?”舒然追在了朗润的身后,但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因为朗公子一身雪白,白得亮眼睛,她靠近了都觉得太亮眼了,昨晚上第一次见他穿这种白衣大褂,颠覆了她这么多年对医院那些医生的另类想法,若是这么个人出现在公立医院,天,还不掀起一场狂蜂浪蝶追逐之战?

    人们都在向往着制服诱/惑,喏,这就是所谓的制/服!确实能堪称得上‘you惑’!

    舒然小跑着跟在身后,在她的身后,当然还跟着那名称职的护工,不停地在提醒着她前面有阶梯,小心一些。

    “朗润,我能进去看他一眼吗?”舒然紧追不放,她上午已经睡了一觉,把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睡眠给补了回来,吃了药,她也感觉头不疼不晕了,就是这么跟着跑着有些吃力,她喘着气沉住一口气跑到了他面前,伸手一挡,正要说她今天必须要见尚卿文,不见也得见!

    就见朗润慢慢地抄起了双手,目光极其淡定地淡淡出声,“跑这么快头还晕吗?”

    舒然喘着的一口气被噎住,配合地摇头,不晕!

    从三楼上踱步下来的张晨初边穿外衣边朝这边看,看着舒然还一身的睡衣,不由得蹙起了眉头,拜托,是个女人也该打扮一下吧?任何天生丽质的女人邋遢起来都很伤眼睛的好吗?

    虽然看起来好像也不是那么的碍眼睛,倒是多了一分外面那些精致妆容服饰女子不会展露出来的慵懒闲适,看着,其实有种暖暖的舒服感!

    舒然不知道,就这么在楼下站了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先是被张大少眼神嫌弃,之后便是淡淡地从头到脚的审视,直到舒然感觉到确实有人在看她的时候,她朝张晨初这边看了过来。

    说实话,她对张晨初没好感,尤其是他把她一个人丢在贵州,她会重感冒也是因为在大雨里跑了几条街。

    张晨初套好了外衣,便有佣人过去给他仔细地把纽扣扣好,接收到舒然看过来的目光挑了一下眉头,看着朗润,他这是还没把卿文醒来的消息告诉她吧?说他欺负舒然?谁才是最可恶的哪一个?

    “走了!”张晨初扔下一句话,快步走了出去,等候在大厅外的人早已拉开了车门等候着,这位公子哥上班有专人司机加保镖,连秘书都跟了两个。

    舒然看着张晨初离开的身影,眉头蹙了蹙,怎么感觉张晨初就像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人物一样,一点都不接地气!

    舒然展开的双臂没有收回来,尚卿文住的那个房间门是保险门,她试过了,她不可能能踹的开,而那位护工对她虽然是礼貌彬彬,问再多次,他也只会用那么一句话来回应舒然,那就是,尚大少现在很好!

    很好?怎么个好法?好歹让她看上一眼啊!

    她本来以为自己还能坐得住的,可是今天她坐在阳台上翻完了两本书,看自己平时最喜欢的侦探悬疑小说,本以为能平静下来,可是两本书都翻完了,她连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纠结的她不停在在那扇玻璃墙外面转啊转,再这么下去,她要疯掉了!

    “晚上可以!”朗润回答了一句,因为刚才他给尚卿文注射了一支镇痛剂,才醒来的他会感觉到疼,毕竟麻药已过,他想尚卿文可能也不想让舒然看到他痛苦的样子,他这是在给好友保留男人的面子,而且舒然看了估计也会难受,倒不如再等等!

    “晚上可以?”舒然小脸上满是兴奋,眼神还带着一丝不确定,真的可以?

    朗润“嗯”了一声,迈开腿之后加了一句,“前提是你得按时吃药!”

    舒然点头就跟小鸡吃米似的,朗公子施施然离开时,轻笑一声,里面那个说舒然吃药怕苦,也不尽然,她这不是明知道苦,却还觉得甘之如饴吗?

    --------华丽丽分割线------------

    “聂先生,病人治疗了五年依然没有一丝要苏醒过来的迹象,我们考虑到每年都需要的昂贵费用,所以想征求一下您和您的家人的意见,您是准备转院,还是继续留在这里治疗!”靠昂贵的医疗器材保证病人身体各种营养的摄入,长年累月,需要很多钱!这不是一般的家庭能支撑得起的。

    医生说着,认真地看着握着笔正打算签字的聂展云,因为之前他的母亲就找过主治医生,表示愿意放弃治疗,这一年的费用已经用完,所以他想确认一下。

    拿着签字笔的聂展云手顿了一下,没有任何犹豫地出声,“治!”说着他在那张支票上重重得签下自己的名字。

    ------------华丽丽分割线----------

    舒然似乎有些小紧张,从来没有过的这种紧张,她沐浴更衣,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等她终于能进了那个病房,站在门口等着开门的那一刻,她却停下了脚步,或许有那种近乡情怯的心态,在他的病房外面转了一整天,终于能进来了,突然有些怯步了!

    “舒小姐,郎医生还在里面,您可以先去花园散散步,半个小时之后就可以了!”护工出来,微笑着说着。

    舒然正想说没事我就在这里等,可是一想自己晚饭之后忘记了吃药,便点头道谢折回自己的房间,在床头醒目的位置找到了护工临走前放好的药丸子,倒进手里吃了下去。

    此时的病房内,除了朗润之外,还有司岚在,之所以不让舒然进来,是因为司岚说有事要跟他谈,而且点名了,不要舒然在场。

    朗润看着司岚的表情有些怪怪的,好像是从昨天开始,司岚看舒然的表情就有些怪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不太清楚。

    司岚从自己的西装裤里掏出一只小盒子直接抛在尚卿文的面前,气息微沉地说着:“你那天让我去查的事情,查到了!”

    躺在床上的尚卿文床头被升高了一些,那只小盒子直接落在他的胸口,他低头看了一眼,目光瞬间凝住,而站在一边没有出声的朗润也被那只小盒子看得怔住了脸色。

    那盒子被捏得变了型,但上面的字迹却清晰非常。

    米非司酮!

    “据那名妇科医生阐述,当日是她亲口说的,流产之前,她吃了两颗!”

    --------这是第一更,请点击下一章,后面还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