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81:背把刀,直接剁成肉圆子!

    张家,作为d市最富有的豪门贵族,所居住的地方是位于d市的东区,那一大片规划出来的绿地都是属于呈帝集团的,有广阔的高尔夫果岭,有私人飞机的停机场,还有几条赛车跑道,赛马场,但凡能玩的都有。

    此时的张家,偌大的别墅底楼,室内的小喷泉洒出来的水花声阵阵,掌舵者张杭正品着茶艺师斟好的茶水,看了一眼坐在一边郁郁寡欢的孙子张晨初,工程项目那边的事情还没有一个处理方案,这边又出了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命大,你就放心吧!”张杭语重心长地说着,看着张晨初那沉沉的脸色,又继续说道:“你不是一直叫嚣着你们两个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你都还活得好好的,他怎么可能会出事?”

    “爷爷!”张晨初觉得这个时候爷爷还能开的出来这种玩笑,实在是听着让人觉得不舒服。

    张杭喝了一小口的茶,“晨初,那边的事情我已经让你父亲去处理了,我就想问问你们的意思,卿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给尚家人知道吗?”

    张晨初从把尚卿文接回来之前就发了话出去,消息封锁,但毕竟贵州那边不在他们的权势范围之内,这事儿恐怕也压不了多久。

    张晨初眉头皱了一下,朝二楼的内部阳台上看了一眼,司岚还守在门口的,他收回了目光,低声说着:“能压几天就压几天!”

    张杭听了先是有些纳闷地看着他,之后便摇了摇头,“你们的事情,我还真不想管,不过别太出格就行!”

    见爷爷起身要走,张晨初急忙叫住了他,“爷爷!”

    张爷爷已经站了起来,看了张晨初一眼,“我知道,我明天要去澳洲度假,这段时间被那些琐事弄得心神不宁,希望我回来的时候张家不要破产了就行!”

    张晨初听着爷爷的话,嘴角抖了一下,张家要是破产,一年两年怕还是败不光的吧?

    张晨初目送爷爷离开,这才起身上楼,楼上有单独的医疗无菌室,上二楼的人都要求换衣服换鞋,这是润哥儿要求的,张晨初在佣人的帮助下穿上无菌服,上楼时看司岚还站在门口,透过玻璃墙看着无菌病房内一身白衣的润哥儿那熟练的动作,尚卿文和关阳出了事,朗润提出要亲自来照料,张晨初看着里面的朗润,挑眉,“改明儿让朗伯伯买下一家医院得了!”也总比窝在社区里的小药房给大妈大爷拿药的强,明明就是个外科怪才,太憋屈了!

    “我以为你会说,你出资买家医院送给他呢!”司岚说。

    张晨初瞟了他一眼,“他自己买不起?”

    脑子怪的人思想都怪!!!

    “关阳怎么样了?”张晨初轻声问,话说,远在英国大使馆的关氏夫妇得知儿子出了事,正在往d市赶,电话里慕阿姨是泣不成声,关家三代单传,儿子又不肯跟他们夫妻一起住在英国,这一出事,这么远的距离,他们是鞭长莫及!

    “现在还算稳定,有脑科专家一直在守着!”司岚回答着,凝神,“为什么卿文没有系安全带?”

    那样的路况他应该知道要系安全带的!

    张晨初接收到司岚那探究的目光,响起了他在医院里休息室的门口听到的那些话,“苏茉说,尚卿文为了救她,解开了安全带给她绑上!”

    “你相信?”司岚挑眉,张晨初摇头,女人之间的斗争,为了激怒对方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肇事者已经被看押,这事儿得查!”司岚转脸凝着那透明玻璃墙的对面,此时朗润已经将所有的仪器都检查了一遍,走出来时揭下了脸上的口罩,递给跟过来的助理时,淡声出声,“把舒然接过来!”

    站在门口的司岚和张晨初愣了一下,司岚还刻意地去看了一下张晨初的脸,张晨初眉头紧缩,见司岚看着他,他眯眼,“看我干什么?你不是已经把她接回来了吗?”说完张晨初朝审视般看向自己的朗润看了过去,“接过来干什么?他人都没醒!”

    润哥儿面色沉静,“他人是没醒,但是迄今为止,我只听见他喊过舒然一个人的名字!”

    司岚看着面色一跨的张晨初,拂额,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

    ----------华丽丽分割线------------

    “用温开水吧!”舒童娅接了小半杯的温开水递给了林雪静,林雪静则用棉签搅了水为舒然那发干的唇瓣上仔细地涂上一层。

    “还有多少药没输?”一旁守着的冉启东询问,摸了摸舒然那微凉的额头,烧是退下来,但现在又开始冒冷汗了,他把被子拉上去给她押了押,感觉到被窝里的她在冷得发抖,便起身拿着空调遥控器将问题再调高到了二十八度。

    “还有两袋吧!”舒童娅回答着,伸手摸了摸女儿那冰凉的手,脸上的焦虑凝重了起来,旁边的林雪静也在不安地说着,“阿姨,她会没事的吧?”

    舒童娅点头,不会有事的!

    她才流产了不到五十天,知道她身体情况的林雪静和舒童娅心里比任何人都着急,舒童娅是当天就知道舒然身体里被注射了大剂量的打胎药,而林雪静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至于冉家的其他人,她们都不敢说。

    舒然似乎在做梦,睡得不踏实的她乱动了起来,冉启东和舒童娅一人按着一只手,防止她一不小心扯断了针管,而林雪静则被一个电话叫到了病房外。

    “什么?现在吗?不行!”林雪静接到这个电话很意外,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过来!

    现在舒然这种状况,不行!

    然而就在她挂断电话短短的几分钟,几个修长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病房外的走廊上。

    林雪静看到突然出现的司岚是又着急又害怕,直接站在病房门口用自己的身板堵住了门,压低了声音急促地说着,“她现在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你们这是要折腾死她是吗?不行!”

    跟着司岚一起过来的张晨初听了,眉头微蹙,人高的他透过那病房门上的玻璃,朝里面看了一眼,里面有人影闪过,都在围着病床上的那个人转。

    司岚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是跟他较上劲了,堵在门口就是不让,而病房里还有冉启东和舒童娅在,他们也不好直接推开门进去,司岚看着坚决不让开的林雪静,低声说着:“我想,她现在最想见的就是卿文,你不妨去问问她,问她自己愿不愿意?”

    林雪静挡在门上的小身板抖了一下,是,舒然虽然迷迷糊糊的,可是却一直喊着尚卿文的名字,她现在最想见的一定是尚卿文,可是林雪静就是担心她的身体。

    林雪静最终没能抵得过内心的纠结,她让开了门,快步走进病房走到病床边,摸着舒然那冰凉的额头低声说着,“然然,你要见尚卿文对吗?你去吗?”

    冉启东和舒童娅为突然出现了两人感到有些纳闷,毕竟都是d市的重量级人物,司岚跟冉启东低声交谈了一下,并且说明了来意,这边舒童娅听出司岚的意思,更加疑惑,为什么来的人不是尚卿文?

    冉启东和舒童娅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所以也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了,他们刚才再三追问林雪静,林雪静都没有说原因,但看着女儿这模样,现在司岚和张晨初亲自过来,怕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舒童娅有些不忍,低声说道:“不是我不同意,是因为然然的身体太虚弱了!”

    “舒阿姨放心,张家有专业的医疗队伍,而且比这里的环境更好!”司岚解释,此时一直闷不吭声的张晨初也说话了,不过他不是对着其他人说的,而是看着床上那睡的不安稳的舒然说的。

    “舒然,卿文需要你!”

    或许一个大男人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让人感觉有些为难,但当他听到润哥儿说的那句‘我只听见他喊着舒然一个人的名字!’话时,他心里又是无奈又是惆怅,无奈的,好友对这个女人是上了心了,惆怅的是看到床上舒然那苍白的面容时,后悔今天应该带她一起走!

    尚卿文那段时间就说了,舒然的身子骨在打过胎之后很脆弱,可他今天看着她在雨中淋了那么久都无动于衷,真是该死的,邵兆莫说得对,尚卿文醒过来一定会弄死他的!

    “然然!”林雪静发现床上挣扎的舒然安静了下来,眼睛好像在很努力地想要睁开,可是又睁不开,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焦急不安的情绪,手紧紧地抓着林雪静的手,唇角动了动却始终喊不出声音来。

    她听见了,她都听见了--

    她死死地抓紧了林雪静的手,想告诉她,我要去,我要去!

    但她却连努力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冉启东和舒童娅见状,舒童娅看着女儿那突然变得紧张的表情,低低出声,“那就带她去吧!”

    “多谢理解!”司岚道谢,很感激两人的体谅,因为他们并没有追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封锁了消息,少一个人知道最好!

    “我来!”张晨初已经走到了床边,林雪静把输液的药袋子取下来,抬高手提着,张晨初则弯腰将舒然抱起来,掂量着怀里的重量,他紧蹙着眉头,怎么这么瘦?看她那么高的人,这体重他一只手就能拎起来。

    “她高烧刚退,体质较弱,抵抗力也差,暂时别让她进去,就安排她住在这边!”朗润在见到舒然的时候,为她再次测了个体温,又跟房间里的护工说了一下注意事项,跟进来的林雪静被要求沐浴更衣,衣服必须全部换,林雪静脑门都大了,天,都说公子哥有洁癖,那么作为贵族公子哥的医生,这洁癖真是要命!

    林雪静本来是想着跟过来照顾舒然的,现在人根本不需要她照顾,连身都近不了,因为朗公子嫌弃她没重新洗澡没有换衣服,那么以他的要求,她每进来一次,之前都必须去冲一个澡,换一身衣服,天,每天洗多少次?一天下来,身上的皮还在吗?

    林雪静只好委屈地退到了门外面,门外的走廊,司岚也站在那边,见林雪静看过来,伸手虚空指了指门口那一条白线,是刚贴上去了,示意,那是警戒线,别动不动越线了,不然朗公子会跟你急!

    在病房里,朗公子可是从来不会给人面子的!

    林雪静嘴角直抖,要命的是她居然看懂了司岚的手势和眼神,郁闷地退后了两步,此时张晨初上来,朗润正交代完事项,见张晨初过来了,施施然走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

    “满意了?”

    张晨初眉头微蹙,正想为自己辩解一下,朗润已经抬起脚就朝他屁股上踹了一下,张晨初没料到他一声不吭就抬脚踹人,他也不知道他那一脚踹得有多重,疼得张晨初一阵龇牙咧嘴,想发飙,但这一层有三个病人在,他追上朗润一阵低声嘀咕,“润老二我跟你讲,你别一天没大没小的!”

    他的屁股能踹吗啊?他可是比朗润大了两岁的,太没大没小了!

    朗公子帅气地一停步,一本正经地看着张晨初,手指指着他的鼻子,“看来活了三十二岁的你脑子里还没有那个概念,那就是‘兄弟妻不可欺’,建议你等他醒来的第一时间,主动负荆请罪,并且,别用荆条,直接背把刀!”

    朗公子麻利地说完转身就走,把张晨初谅在那儿,这边听得清楚的林雪静和司岚都忍不住地要笑,林雪静刚开始还在心里觉得这朗润简直就是个奇葩怪胎,不过现在到对他心生好感,啊,他说的那句话太好了,尤其是最后一句!

    背把刀,直接剁成肉圆子!

    --------今天算是加更了哟,八千字拉,么么,今天更新完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