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79:卿文,你听见她哭了吗?

    看着俩道身影从过道上消失,张晨初叼着嘴里的烟,朝手术室门上的灯看了一眼,“女人!”

    回应他的是收回目光的邵兆莫,“都不是省油的灯!”

    张晨初低哼一声,“我是不怕舒然吃亏!”

    “吃亏的是苏茉吧!”邵兆莫淡漠地回应了一句,张晨初目光微动,就是打架,现在的苏茉也不是舒然的对手!

    而且在尚卿文身边待久了,你觉得那小妮子会是那么好欺负的?没看刚才舒然见到苏茉那一刻时变化的眼神?

    冰凉的--

    就像发现了侵入自己领地的小兽!!!

    警惕,而充满了攻击性!

    --------华丽丽分割线------------

    此时的医院底楼,聂展云迈着步伐施施然地走出来,早已等候多时的助理迎上去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聂展云目光微沉,唇角微勾着低笑一声,“命还真大!”

    助理还说了几句,大致意思是d市那边的来电,还有几个私人来电,聂展云接过手机翻了一下,看了一眼便深深蹙紧了眉,脸上明显有着一丝担忧,他把助理叫开,自己便拨通了那个越洋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很小声,说些什么外人根本听不见,但聂展云却紧锁着眉头,“我知道了,我明天就赶过来!”

    挂上电话时,他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华丽丽分割线--------

    休息室的小房间里,随着那一声关门的声音响起,走在前面的苏茉扶着桌角站直了身体,她身上的衣服上还有干涸掉的血迹,头发也有些乱,衣服上的脏东西都没有清理干净,她抬脸看着舒然,静静出声,“你也看到了,他跟我在一起!”

    苏茉说完看向舒然,两个女人不是第一次面对面的对峙,对方明目张胆地挑明了自己的目的。

    其实不用苏茉解释,舒然也知道了,她看着苏茉那趾高气扬的气势,跟以前任何一次见面都一样,自信,狂妄,不可一世!

    只是她现在没有这个心情来跟苏茉谈论她跟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干什么?她只是担心着手术室里的那个人!

    任何事情都有着两面性,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她舒然不会蠢到单听她苏茉一面之词就情绪失控,而且,这个苏茉还是她的情敌,会相信情敌而不相信自己的人,那才是蠢!

    “然后呢?”舒然静静地问,苏茉的眉头微微一蹙,对于舒然这种表现,居然让她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挫败感,你觉得很在意的事情在对方看来,一个屁都不是!

    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爱着尚卿文?

    “他为了救我,给我系安全带,结果自己却松开了安全带,受了重伤!”苏茉继续说着,目光却紧紧地看着舒然的脸,她不相信,这样都刺激不到她,她才二十三岁,如果不是反应迟钝,那么就是,她爱得不够深!

    “所以你今天是想告诉我,他把你的命看得比他的命还要重要,对不对?”舒然轻声说着,目光动了动,眼睛的情绪表露却丝毫没有变化。

    苏茉眉头微蹙,沉着气时扬起了脸,“对!”

    “那么今天他要是死了,我是不是该找你偿命?”舒然的目光突然发凉,而苏茉也没料到她的话锋一转,尤其是在说到‘死’这个字,心口不由得颤动着,见舒然那么平静,心里的愤怒便腾了起来,伸手抓着舒然的衣领,“你居然咒他死,你居然咒他死,你想他死对吧,你想他死了你跟你的聂展云双宿双栖了是吧,你--”

    “啪--”一记耳光重重地煽了下去,把苏茉打得措手不及,脸直接打着偏向了一边,重重的一耳光煽过去爆/发出来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着,耳膜都是一阵嗡嗡嗡的响。

    苏茉不可思议地捂着脸,舒然打了她,这个女人就这么突然动手打了她!

    舒然那一耳光煽得狠,重重落下来时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被煽的苏茉捂着脸转脸看着她,舒然却轻笑一声,淡漠开口,“我一直认为,做小三不需要计较那些伦理道德,但最起码的你该要有尊严,有个道德底线,你三番两次地找我麻烦我忍了,你挑拨离间我当你是发疯当你是神经病,这一耳光只是想告诉你,在这一段婚姻里,要不要退出不是你说了算,只有我有资格站在这里说这样的话,而你,没有!”

    舒然转身,说出这一席话之后她挺直了脊背,对,这段婚姻里,她才是主角,她苏茉,什么都不算!

    “舒然!”身后的声音喊住了她,捂着脸的苏茉冷笑着说着,“舒然,你明知道他喜欢孩子,而你也早知道自己这一生不可能再怀上孩子,你给不了他想要的,却这么霸着他不放,你这是爱吗?你根本就不顾及他的感受,跟你在一起只会让他觉得累!如果你说这就是爱,那么我只能说,原来你的爱是这么的自私!”

    转过身去的舒然身体突然一僵,苏茉的这句话一针见血就像一把锋利的钢刀直戳进了她的心脏,一个字一个字地在心口上碾了过去,她心口就像被被突然揪住,窒息得快没有了呼吸的能力,她一直以为没有任何的犀利攻击性言语能将自己灼伤,因为她心智坚定,但她忽略了这一点,这个在伤口上撒盐的理由,深深埋在心里的秘密被这么大而化之地揭开时,她才感觉到了锥心的痛!

    舒然背对着苏茉,脊背依然笔直,走到门口却苦笑出声,“苏茉,你扪心自问,你不自私?”

    谁不自私?

    她只知道,属于她的东西,她不会让!

    --------华丽丽分割线------------

    “那边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可以走了!”张晨初点头,收好了电话。

    “不带走一个?”邵兆莫朝走廊那边看了一眼,挑眉,刚才,好像听见耳光声了!他把目光转向了张晨初,询问。

    张晨初目光动了动,“自然是要带走一个的!”

    ----------华丽丽分割线------------

    洗手间里的水哗啦啦地流动着,此时的洗手台上,趴在上面的女子捧着水用冷水硬生生逼退自己肿胀眼睛里的泪水,抬起脸时,看着镜子里那个陌生的自己,伸手胡乱地擦了擦,她没有再做过多的停留,转身急匆匆地朝手术室那边跑,她不知道尚卿文现在怎么样了,着急的她急匆匆地跑到刚才的手术室门外时,却发现手术室门上的灯已经变了颜色,而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几个医生正在低声讨论着什么,舒然面色惊愕,再看看等候厅,张晨初和那名律师,还有那名助理都不见了。

    “医生,手术室里的伤者呢?去哪儿了?手术顺利吗?”舒然跑过去拉住一位医生紧张地询问。

    旁边站着的那名护士倒是认识她,因为刚才是她签的字,见舒然一脸的紧张,便告诉她,“那名伤者的手术很顺利,刚被接走了!伤者家属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转到其他医院去了!”

    怎么会被接走了?

    舒然脸色大变,不过她还是冷静着询问走了多长时间,她刚才在那边跟苏茉的交谈没有超过半个小时,在洗手间里也并没有多待。

    “小姐,刚走,现在可能到底楼了,你现在去追应该能追得上的!”护士提醒舒然,看她那双通红的双眼,还有那苍白的脸色,心里也有些不忍。

    “谢谢你!”舒然道谢转身就跑,她先跑到过道那边,透过玻璃窗看向楼下,但因为下雨,玻璃窗外的雨水遮住了视线,她扒在玻璃上,伸出手用手心一阵胡乱地擦,慌忙之中的她都忘记了要擦也应该擦玻璃窗的外面,擦里面根本无济于事!

    她恨不得把自己的脸都贴在玻璃上,看见楼下的大厅门口处,两辆路虎外加两辆救护车,前面还有两辆车在开道,她看见了张晨初的身影,有几个人正撑开了大伞站在那边,舒然看着救护车的后车门刚打开,她什么都顾不上想,撒腿就往楼下跑!

    尚卿文,你等等我!

    舒然人都已经没有思考了,她跑楼梯,五楼不算高,她用尽了全力地跑,她连看都没有看到他一眼,舒然在冲下五楼时,双脚已经开始打颤,然而她还是慢了一步,跑到底楼时那几辆车已经驶出了医院。

    不--

    “很疼吧,那么长的口子!”张晨初并没有坐舒适的路虎车,而是坐在了救护车里,陪同在一起的还有邵兆莫,张晨初抬脸看着车窗外,看着雨越来越大,皱眉低咒,“鬼地方!”

    而邵兆莫却看向了车后面的车窗,雨水在玻璃上卷起一层层的水浪泼下来,那与车相聚十几米的后面,那个身影还在跟着,他皱眉看着早已淋得浑身湿透的人,有些不忍,转过脸看着张晨初,又看了看带着氧气罩的尚卿文,“他要是知道了,会弄死你的!”

    这么折腾他的女人!

    张晨初什么话都没说,转过脸去,“我倒是希望他现在能爬起来揍我!”

    邵兆莫听出了张晨初话语之中的苦涩,张晨初和尚卿文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又因为两家是世交,所以算得上是一条裤子穿到大,尚卿文出了事,张晨初的心情可想而知,他虽然嘴上没说舒然的不是,但是心里怎么可能不怨?

    邵兆莫目光再次转向了后车窗窗外,那个紧跟在他们车后面跑的女子,都离医院这么远了,雨这么大,车越来越快,而距离也越来越远,直到他看见她跌倒了,趴在地上抬脸看着这边,大雨中,不知道是不是他看错了,只感觉那从窗户上泼下来的雨水不是雨,而是她的眼泪。

    “我好像听见她哭了--”邵兆莫喃喃自语,在医院他那么说她把她推倒地上的时候,在等候厅里的时候,那么久了,那么红的眼睛都没有哭出来的----

    邵兆莫心里觉得难受,将目光转向了昏迷的尚卿文。

    卿文,你听见她哭了吗?

    --------今天更新完毕了,我想,我确实是后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