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68:这不是打胎药吗?

    “然然,对不起,卿文,对不起--”

    莫妈虚弱地轻喊着这句话,抓着舒然的手不放,眼睛虽然是闭着的,但是眼睛珠子却动了动。

    被她这么突然地抓紧了手腕,舒然都吓得怔住了,她屏住呼吸,生怕自己因为紧张而紊乱的气息影响了自己的听力,她的耳朵几乎是服帖在了莫妈的唇边,感受着莫妈气若游丝地反复地轻唤着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痛苦起来,握着舒然的手开始抖。

    对不起,对不起------

    舒然的心口随着莫妈这一声声的‘对不起’,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弯着腰的她形同僵在了原地,而莫妈在说完那些话之后,人也疲惫不堪地晕了过去,握着舒然的手也松开了。

    “然然,怎么了?”一直站在舒然身后的尚卿文看着她脸色有些异常,而舒然也因为尚卿文的突然说话,脑子里本来还在想着莫妈说的‘对不起’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意思,被他这么一说话,人都忍不住的怔了一下,好像被震回了神一样,站直身体时胸口的心脏都突突跳个不停。

    “怎么了,然然,莫妈说什么了?”尚卿文看着她一惊一乍的表情,伸手将她拉过来,以为是她因为害怕而吓得失神,抱着轻轻地安抚,“没事的,没事的!”

    两人没在icu里多待,从无菌病房里出来,舒然收拾好心绪,出来时,莫妈的儿子儿媳都迎了上来,询问着母亲的状况,尚卿文则带着他们前往了主治医生的值班室,对莫妈的身体状况及后期的治疗情况进行了一个详细的了解,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快早间六点了,四人在医院里熬了一晚上,精神都很疲惫,舒然还好,凌晨的时候被尚卿文强/行摁在怀里睡了两个多小时,但毕竟很久没有熬过夜,这一夜守下来,到早上的时候,舒然已经神情恍惚了。

    “夫人,你先睡一会儿吧!”关阳将四面车窗都关紧了,担心大少在医院守了一晚上开车不安全,他一大早就赶了过来,帮着处理好了莫妈的医疗费用问题,还跟尚卿文说了一下警局那边的事情。

    “肇事者现在被看押,警局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了,大少放心!”关阳边开车边低声说着。

    坐在后排的尚卿文‘嗯’了一声,眉宇间有淡淡的愁容掠过,医生说莫妈重伤在了肺部,腹内出血,外表上看着像是伤不严重,但是内伤很严重!

    医生在谈论到病情情况的时候都是面露沉重之色,若是年轻力壮,抵抗力自然要强一些,但是莫妈,已经年过七十了!

    尚卿文的眉头揪得紧紧的,因为在icu里见到的那一幕,那位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的老人,在他儿时的成长岁月里扮演的是母亲是长辈的角色。

    “大少,二少一直在找你!”关阳轻声说着,从后视镜里看向了闭着眼睛的尚卿文,尚卿文睁开了眼睛,熬了一晚上的夜,眼睛里有了血丝,他目光微动,深沉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昏昏沉沉的舒然觉察到自己身体一轻,睁眼时发现自己被尚卿文抱着,急忙晃了一下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感觉到身体在做上升运动,这是在电梯里,她动了动,伸手拉了一下他的衬衣领口,示意他放她下来,心里在懊恼着怎么就睡着了呢?之前还强撑着眼皮不让耷下来的,居然扛不住地睡着了。

    “别动,很快就到了!”尚卿文的声音有些低哑,听声音都知道他的感冒好像又加重了些,昨天是鼻音重,现在是听着嗓子都哑了。

    舒然听着他这声音,心里有些隐隐地担心,脑子里也在第一时间想着治疗感冒的若干种办法。

    舒然本想坚持让他放她下来,侧脸便见到尚卿文的身后还站着关阳,文质彬彬的关阳看她目光正朝他看过来,便对视上她的目光,温和一笑,舒然顿时觉得脸有些发烫,拉着尚卿文衣领的手紧了紧。

    关阳还在这里呢,他就这么一点都不忌讳地抱着她上来了?

    平时两个人在一起再亲密也没什么,只是有第三个人在,怎么都觉得不太自然!

    然而走到门口时,舒然再次被早已站在门口的两个人给弄得有些尴尬,因为站在门口的人是尚雅阳,还有舒然见过的秘书部部长周嘉!

    “哥,嫂子!”尚雅阳见两人过来了,先是面露担心,以为是舒然身体又出情况了,这边关阳拿着钥匙把门打开,尚卿文则抱着舒然进了门。

    舒然是脸色都发红了,尚卿文抱着她进卧室,刚把她放床上,舒然就从床上坐起来,尚卿文则手快地摁住她的肩膀,表情严肃地说着,“乖乖睡觉,你昨晚上都没睡好!”

    她眼睛里的血丝一片,而且她还在休养期,昨晚上他都不想让她在医院等的,只因莫妈一直记挂着她,所以才让她跟着。

    说她呢,他还不是一样!

    舒然看着他眼底的血红,心尖微疼,伸手去捏了一下他的脸,响起客厅里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便收回了手,轻声说道:“需要我帮忙吗?茶叶在厨房的第二个柜子里!”

    尚卿文微微一笑,让她在床上睡好,并用薄被子给她盖上,“有周嘉在,你的任务是乖乖睡觉,好好休息!”

    尚卿文说着就要起身,被舒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手腕,手指扣住他的手指,紧了紧,“忙完了陪陪我,好不好?”

    可能是在医院里心惊胆战了一个晚上,她尽管心里憔悴不堪,但却打从心底的感到有些害怕,尤其是在听着莫妈说的那些话之后,从迷茫到担忧,莫名其妙地就从脑子里钻了出来,织成的密密大把自己闷得喘不过起来,这种感觉她表达不出来,只是在此时抓住他手的时候,说出了心里最期待的。

    她想要他陪着!

    潜意识,她就笃定着,有他在身边,什么都不用怕了!

    尚卿文凝着她的脸,手反过去跟她的手十指相扣,俯身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用嘶哑的声音轻轻地说着,“好,等我!”

    卧室门轻轻关上,额头上的吻余温还在,舒然微微侧身,抱过他睡的枕头压在自己的脸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

    熟悉了他身上的气息,她似乎,越来越沉迷于这样的依赖了。

    客厅里,周嘉已经熟练地泡好了一壶茶,边清洗茶杯的时候还轻笑着说着:“怪不得你办公室里都换成了西湖龙井,你家里摆着的全是这种茶!咦,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喝咖啡,喜欢喝茶了?”周嘉说着,停下来顿了顿,“好像现在上了三十岁的人都换口味了,从以前的喝咖啡,换成了喝茶了!”

    走出来的尚卿文面色平静地看了一眼周嘉,挑眉时表情好像在说,关你什么事?

    周嘉耸了一下肩膀,赶紧闭嘴,因为恐怕再说下去,尚卿文也要提醒她也快三十岁了。

    唉,年龄啊!!

    在尚卿文身边工作了也有好长一段时间,她跟关阳一样知道他的脾气秉性,工作之余关系还不错,这种关系从大学时候就开始了,那个时候都是校里学生会的干事,干事之间除了工作偶尔下来联络一下感情促进工作能更好完成,打牌聊天喝茶吹牛,说起来也有好多年的交情了。

    坐在那边的尚雅阳看着尚卿文坐了过来,便轻声说着:“哥,有些事,我们还是好好谈谈吧!”

    尚卿文不动声色地坐了下来,伸手结果了周嘉递过来的茶水,抿了一小口,平静地说道:“你今天过来,他知道吗?”

    尚雅阳剑眉微蹙,微叹一声,“他不知道!”说完这一句尚雅阳面露纠结之色,“哥,你跟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吗?我们是亲兄弟,我们这么努力都是为了壮大尚钢,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我们家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尚雅阳说的话句句锥心,坐在一边的关阳和周嘉也有同感,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尚老爷子的变化会这么突然,而且这么带有针对性,这恐怕是整个尚钢都不明白的事情。

    尚卿文情绪平稳,淡淡地说着:“这些事你就别管了!做你该做的事情!”

    尚雅阳见大哥对自己都有所保留,心里即便是担忧但还是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他不说的你怎么追问都不会有结果,尚雅阳就公司现在的情况跟尚卿文做了个简单的汇报,有些问题他还是希望能听听大哥的意见。

    客厅里的谈话声在一个多小时之后才结束,而舒然也没有睡着,听见客厅那边响起的关门声,她起身来到客厅见客厅里就剩下了尚卿文,他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支香烟,点燃的烟雾在半空中缭绕化开,他安静沉思的样子就是一个侧影都让舒然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凉意。

    人只有在烦躁的时候会想到抽烟喝酒来缓解心里的压抑,舒然看着烟雾缭绕中的男人,他安静地坐在那边身影显得有些寂寥,吞吐烟雾的时候头微微抬起来,呼出的白气伴随着他的呼吸冗长如沉沉叹息。

    在他面前的茶几上,烟灰缸里已经摆满了烟头,看得舒然心里一阵心惊!

    嗅着这敏感的气息她最终还是忍不住地咳嗽了起来,那边的尚卿文转脸看过来,见她醒来了,伸手便掐断了手里的烟头,起身将烟头扔进了烟灰缸里,接下来的动作便是走到阳台那边拉开落地窗,透气。

    “是不是吵到你了?”尚卿文表情有些无奈,拉开窗户之后好舒然望了过去,舒然摇头,打开的窗户透进来的空气使得客厅里的烟雾总算是散开了些,不会让人觉得闷得心发慌了。

    “过来!”尚卿文朝舒然伸出了手,舒然走过去把手放在了他的手心,被他轻轻带着拉了过去,揉进他怀里嗅着他身上香水和烟草混合在一起的气息,抵在她头顶的下颚轻轻蹭了蹭,低低出声,“尚家的事情我会处理好,你别担心!”

    舒然没有动,任由他抱着,然后抬头看着他,不再犹豫地开口问道:“你爷爷是不是因为我们的婚事才--”

    尚佐铭一直看她不顺眼,她想不到到底是什么原因,对于这种奇怪的家庭氛围她也感觉很无奈,她想改变,毕竟那是他的长辈,她既然要跟他在一起,心里还是希望能得到他家人的认同,但是尚佐铭在他们结婚之前就掐断了她的所有念想,她不能以尚家长媳的身份自居,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是!”尚卿文轻轻打断了她的话,伸手揉着她的头顶,“跟你没关系!”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舒然看着他,尚卿文抱着她,把自己的脸靠在她的肩头上,什么话都没再说。

    肩头的沉重让舒然心里也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了,心有感知,总觉得他心里积压着太多沉重的事,沉甸甸的压得她都心疼了!

    晚餐过后,补过眠的两人驾车前往半山别墅,天色有些晚了,在尚卿文确定那边没有人之后两人才过去的,半山别墅从昨天开始戒严,这一切都是因为张晨初,听说了这边被记者媒体骚扰,呈帝集团物业管理处便加强了这一带的保安工作,也算是给尚卿文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莫妈到现在都还没醒!”舒然进了别墅的门,打开了灯,走到一楼准备给莫妈收拾东西,莫妈的儿子请求她帮忙把莫妈的一些东西整理一下,需要搬出去,舒然便趁着晚上过来了。

    “我跟主治医生有联系,一有情况他会及时通知我!”尚卿文也跟了过来。

    “还是让我来吧!”舒然进了莫妈的房间开始整理,衣柜里的衣服,舒然特意了留了两套下来,心里还是希望着莫妈康复了能过来住,她负责叠放,而尚卿文则负责打包,东西不多,舒然又在抽屉里翻了翻,发现有存折之类的,她用袋子装好,老年人存钱不容易,这里面怕是莫妈所有的积蓄了。

    “我上去拿个箱子下来!”尚卿文觉得带过来的袋子不够用,还需要一个行李箱,他上去拿箱子,这边舒然便帮着整理莫妈的抽屉。

    抽屉有两层,第一层放着的是莫妈的存折还有些现金之类的,第二层舒然看到了几个小盒子,想大概就是金银首饰之类的,她一一打开看了看,确保里面都装着有,万一掉了个什么就不太好,她在翻到第三个盒子的时候,打开盒子看见里面摆放着的两只小盒子,看清好像是药盒子,她纳闷,难道莫妈之前就身体不舒服?

    她拿起来接着床头的灯光看了一眼,这一眼就让她眼神凝住!

    米非司酮!!!

    这不是打胎药吗??

    ----------啊,这是第一更,第二更要在下午了,尼玛,我这码字速度急死人了,比龟速还要慢,大家请等等啊,等等啊,下午才能写好啊,我先煮饭,吃饭是大事啊啊啊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