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63:你还跟他吗(打赏加更)

    “我只对你坏!”

    尚卿文笑得低哑而迷人,暗暖的室内灯光落在他那俊雅的脸上,他垂头看她含笑的举动让他都凝神了好半响,手不由得在她的小脸上轻轻抚了一下,垂下头在她的额角落下一个吻。

    吻很轻,很暖,就在尚卿文觉得这个吻让他有些欲罢不能的时候,放在沙发那边的手机响了一声,垂眸亲吻的男人眼眸深深地暗了一下,又是短信!

    瞥见怀里的人睡得香沉,他伸手将薄被往上面拉了一下,被子里面的那柔软的身体上满是他刚才印上去的累累痕迹,他爱怜地给她盖好了,这才缓声下床。

    从床上下来的男人伸手捡起落在地上的长睡衣,穿好了走到那边,前段时间都是定的九点钟自动关机,今天他堵车,九点钟都没回家,怕舒然打电话联系他,所以他才把那个手机设置给取消掉。

    他看着手机上闪动着的未读短信,眉头深深地皱了一下,胸口沉沉地低吁出一口气,转脸看着大床上熟睡的舒然,点开了短信看了一眼,随即眼睛眯了一下,怕吵醒舒然,他轻声走到阳台那边,拨通了一个电话!

    落地阳台那边有拉窗,拉过来几乎可以隔音,尚卿文缓声走出去的那一刻,原本闭着眼睛的舒然却睁开了眼,其实在他的手机短信响起的那一刻她就惊醒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神经质了还是因为这个长达半个月都会在这个时间段响起的短信声引起了她的警觉,久而久之就像是条件反射,每到这个时间段她就会莫名其妙地自动醒过来,哪怕是她现在累得浑身都快散架了!

    舒然睁开眼,朝着阳台那边望了过去,阳台上站着的男人一身白色的睡袍,早春的夜晚还是有些凉,尤其是现在都快十二点了,他打电话的身姿是站得笔直的,他平时很注重自己的形象,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所以站在他身边想随意都不行。

    舒然闭着眼睛,把自己的脸深深地埋起来,林雪静说,女人不能问得太多,管得太多,因为问得多管得多最开始男人会觉得这种是关心是牵挂是你在乎他,他会欣喜会高兴因为你心里有他,但如果这种状态持续得久了,男人就会厌烦,会嫌你管得多,就如同爱情如抓沙的理论,你不过问太多就不会那么累,也不会让他觉得烦,两人之间也不会因为这一层变异的关心而发展到相互厌恶生恨!

    舒然闭眼的同时心里也在微微地一抖!

    林雪静说的这些也是从书上看到的,以前舒然可不会觉得这些书中结论有几斤几两的现实意义,但是此时此刻,细细地品,其实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只不过这种感觉还是让她感觉到了累!

    是自己猜的累!

    明明想学着书中那样抓沙,但却做不到那么的洒脱,松了就怕没有了,但却又不得不松!

    舒然微微叹息,女人,真的是很怪!

    这边尚卿文打完电话,脸色有些沉郁地缓步走了进来,见床上的舒然还在睡着,他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轻声躺下,轻轻拥着她,闭上了眼睛。

    在身边的男人气息匀净的时候,舒然睁开了眼,他或许是真的累了,这么快就睡着了,但他靠过来的身体。

    有些凉!

    --------华丽丽分割线--------

    d市的某个娱乐场地门口,荧光灯下,穿梭在夜场里那些形形色色的男女们进进出出,有人喝多了出来吐,有人出来抽烟透气,也有人在外面耍起了酒疯,

    夏敏敏下车的时候有些身体不适,幸好她家梓俊一直陪着,不过现在这么晚了,梓俊想着老婆都快生了还被叫到这种地方来,不由得有些生气,既然是朋友是不是就应该多为朋友体谅一下,他老婆大着八个多月的肚子,这么晚来还这里被折腾,怎么不让人生气?

    “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找吧!”梓俊说着,又想着把老婆一个人留在这里怎么放心得下,刚才就不该让她出来!

    “别,我去,她那人喝多了但有个好处就是不会乱跑耍酒疯,她说在哪儿就应该在哪儿了!”夏敏敏一手扶着自己的腰,这段时间胎动很厉害,肚子里的宝宝尤其是在晚上动作幅度很大,就是在床上躺着也睡不着。

    梓俊没话说了,心想一个苏茉回来是搅得生活都不安宁了,这段时间经常喝多,喝醉了就打电话来烦他们,前几次还好,经常这样让人能不烦吗?

    “真不知道以前尚卿文是怎么受得了她的!”梓俊闷闷说着,这边夏敏敏看了他一眼,“梓俊,别乱说话,以前她也不会醉得这么不堪的!”

    “那也是她自己搞出来的行吗?这还真应了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梓俊说完被老婆瞪眼了,急忙闭上了嘴,表情有些不耐烦,“行了行了,我不说了行吗?”

    夏敏敏心里叹息,环顾四周见周边也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只好站在一边等着,梓俊进去也有些时候了,夏敏敏等得有些心急,就在她想着要不要进去看一下的时候,梓俊扶着一身裙装打扮喝得烂醉如泥的女人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提着包一阵小跑着的有些狼狈的小姑娘,一边小跑着还一边低声喊着,“苏姐,你小心点儿啊!”

    夏敏敏看着人出来了,先是松了一口气,但看着她那醉得不省人事的样子就忍不住地跺脚生气,梓俊扶着吃力,跟小雯助理一起把醉了的苏茉扶进自己的车里,安顿好之后已经气喘吁吁。

    “怎么样了?”夏敏敏走过来,把早准备好的荷香正气水递给手忙脚乱的小雯,“快给她喝一支!”

    “谢谢你啊!”小雯红扑扑的小脸上感激地看着夏敏敏,接过去打开一支便往苏茉的嘴里灌。

    “唔--”倒在后座上的苏茉头发乱得不成样子了,被小雯的藿香正气水熏得脸皮直皱,“拿开!”她低喝一声一手就把小雯的手给推开,小雯‘啊’了一声不小心把那一瓶藿香正气水都溅在了自己的身上,小雯委屈得要哭,而夏敏敏也有些看不过去了,这一段时间她都经常酗酒,醉得不省人事的一点都不像话,这五年她到底是怎么过的?

    “你让开!”夏敏敏让小雯下车,自己坐了进去,她家梓俊急了,没见苏茉现在跟个疯女人似的吗?坐在她身边还真保证不了安全。

    夏敏敏一坐进去就被车里那酒气熏得眉头直皱,这混合着藿香正气水味道的气息怪极了,让她忍不住地想吐,但她还是忍住了,暗吸一口气,看着扒坐在座椅靠背上的女人,缓声说道:“还记得我们大学里寝室里的姐妹们在谈论在未来要找个什么样的男人的话题时说的那些话吗?当年你是我们全寝室羡慕的对象,都说女追男一层纱,虽然你是用了一年半才追到他,但他回报给你的却是任何一个男人都给不了你的!”

    夏敏敏的声音很轻,在车里舒缓地散开,但随即散开的也有苏茉那忍不住地哭声,这哭声在寂静的车里犹如一记响雷一样的炸开了,带着压抑的,难受的,复杂地搀和在了一起,沉浸在空气里,把周边的空气都渲染成了一种悲戚的气息。

    夏敏敏叹息一声,“苏茉,我只是想说,既然你五年前就选择了离开,那么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折磨你自己而已!”

    “我,我见不到他,我就难受,很难受--”趴在座椅上的苏茉突然喃喃自语起来,连带着乱蓬蓬的头发,伸手把脸都捂了起来。

    夏敏敏暗吸一口气,转过身去,有些艰难地伸手直接将她那乱蓬蓬的头部给掰了过来,“既然你这么难受,那你为什么还要忍着,你就拿出你以前追他的勇气,再去追啊!”夏敏敏说完觉得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不是自己的性格,但看着好友这么难受,她又怎么能坐得住?她松开苏茉的手从车里下来,在小雯那惊愕得不知所以的表情下,看向了梓俊,“开车吧!”

    走到梓俊面前的夏敏敏觉得有些累,梓俊微叹一声,她便抬头小脸上满是无奈和颓废,“我是不是个坏女人?”

    梓俊沉默不语,什么话都没说,拉着她的手让她上车。

    ------华丽丽分割线------------

    肩膀上有些疼,像是被什么东西啃着疼,痒着就跟猫爪子一样抓着的难受,舒然翻了个身,梦呓着,还伸手一把胡乱的抓,用被子把自己的肩膀给裹起来,本以为这样能继续睡个好觉,但身上的其他部位开始痒,还揉捏得她难受,像极了昨天半夜做的那个梦,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身下一紧,有东西撑得她身体难受,开始有些疼,但耳边那魅惑的声音让她再次陷入了深深的迷醉中,身体也由开始的不适渐渐进入佳境,一夜暖梦不断,她听见身边男人压抑的喘息和舒服的长吟,自己的身体也在跟着颤抖不已。

    她好像睁开了眼睛,见到了伏在她身上男人的那张脸,汗水淋漓,湿透了她的双手,那光洁有力的臂弯在柔灯下透着健康而诱人的光泽,浑身的力量都充斥在了他那惊人的身体曲线上,随着他起伏的动作,她的意识再次沉迷进他那喘息而暖热的呼吸声中。

    呼--

    舒然猛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并不是像处于梦中那般,身边的被褥被掀开了一些,床单也有褶皱的痕迹,看样子是尚卿文已经起床了!

    那刚才自己是,做春/梦了?

    舒然是恨不得把自己直接给埋在被窝里,从来都没有过那么激/情四射的梦,那恐怕只有在看小说的时候幻想里面的情节才会有的梦境了!

    舒然脑子里迁回路转,起身感觉到身体的疲惫,尤其是腰部以下的位置,坐起来的她明显感觉到了乏力和疲倦,掀开被子,映入眼帘的是胸口那触目惊心的淤红,而且都是在胸口周围,她蹙眉,脸颊也跟着一红,昨晚上的激情历历在目,尝试着挪动了一下腿,双/腿之间都有麻木感了,动一下还有些疼,顿时红着的小脸也皱了起来。

    浴室的门被滑开,从里面走出来的男人看着坐在床上衣衫不整的小女人,睡衣的钮扣上面的三颗都在刚才被他解开了,双肩滑出了领口,雪白的圆润双肩上还有一些暧昧的红唇印,顺着她精致的锁骨,往下的红印更是让人见了心里悸动而起,尤其是在晨起的这个时候。

    舒然抬脸就见到腰间别着一条浴巾的男人从浴室那边走出来,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笑,窗外有阳光投射进来,他那湿漉漉的短发上的水珠子被那光照得亮晶晶的,裸/露出来的胸口肌/肉纹理也完全展露了出来,随着他起伏而动的呼吸声一鼓一动的。

    她的目光停在了他那双修长而笔直的双腿上,头顶却被他伸出的手轻轻揉了一下,靠近的身体有着属于他的专属体香,淡淡的薄荷清香,闻着一阵舒爽!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尚卿文说着,目光在她那郁结的小脸上看了过去,手从她的额头滑下来,捏了一下她的脸蛋!

    舒然觉得尚卿文这个习惯越来越不好了,动不动就揉她的揉捏她的脸,以前他可不会这样像捏洋娃娃似地捏她的脸的!

    怎么有种蹬鼻子上脸的感觉?

    舒然心里不悦,觉得自尊心受损,张口又要去咬他,身体这么累,都怪他!

    尚卿文手缩得快,昨天她咬了他一口,手指现在都还有牙印,这丫头发起狠来是死命的咬!不疼那是骗人的!

    “是真的不舒服吗?”尚卿文再次询问,脸上露出一抹担心来,也顾不上她那倔强劲儿,伸手将她抱过来,听见她忍不住地倒吸一口气的声音,顿时微叹一声,垂下脸来,语气里带着一丝歉意,“那我下次轻一些!慢一些!”

    耳朵里进去的话暧昧极了,舒然耳根子都发热起来了,她昨晚上也是那么的主动,心里并没有怪他不温柔,其实他昨晚上已经很注意她的感受了。

    尚卿文本来是要让她再睡一会儿,可舒然不想再懒床了,前一个月已经懒得她浑身骨头都疼了,四肢不勤导致的懒病让她浑身不自在,之前她从周一到周五的生活都是很有规律的,在认识尚卿文之前,就周末两天会在晚上玩得晚一些,不是跟林雪静两人包个ktv包房吼歌就是裹着被子在床上看侦探悬疑小说,第二天一口气死睡到下午,饿醒了才起来抓包泡面应付一下肚子,但这生活也就那么一周两天,到了星期一,又是一身容光焕发。

    所以说林雪静说她,周一到周五都是戴着面具生活的,唯独周末两天,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周一到周五,舒然是三十二岁,只有周末两天,她才是个二十三岁的小姑娘!

    舒然跪坐在地毯上,手里拿着的是从更衣柜里的抽屉里挑出来的一条黑色暗红斜杠纹的领带,她只穿着睡衣的上衣,两只白希的长腿半跪着,放领带的柜子抽屉在最下面,她拉开抽屉,人就不得不半跪着去挑,站在门口的已经穿好的衣服的尚卿文看着她在里面挑挑捡捡,瞥见她半跪在地上,眉头微蹙,不过这更衣室里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绒毯,她四肢时常都是冰冷的,体质偏寒,所以在装修这套房子的时候,他就在凡是她都会出现的房间里都铺上了这种暖和的毯子,弄得张晨初每次来都不上楼了,说到处踩着都是软的,不喜欢狗的男人觉得看到到处都是毛茸茸的玩意儿,心里就寒颤不已,坚决不上楼了!

    见她认真挑选的模样,尚卿文站在门口很有耐心的等,身材修长的他靠在门边,看着她那忙碌的身影,唇角不由得勾了起来。

    “要是还有其他颜色就好了!”舒然嘀咕着出声,这里面的领带虽然很多条,不过都是冷色系偏多,而他的衣服也多为冷色系的,舒然摸着手里挑出来的那条领带,眉头皱了一下,脑子里晃过一个念头,说不定暖色系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会更好看!

    “然然,好了吗?”身后飘来他饱含浅笑的声音,舒然‘哦’了一声急忙从地上站起来,手里拿着那条黑色暗红斜杠纹的领带,小碎步地走到他面前,径直拿起来在他的胸口比划了一下,觉得颜色搭配还可以便开始给他系领带,尚卿文站着一动不动,目光却看着颇为认真的她,她今天主动给他挑衣服,举动已经让他惊喜了,只不过看着她蓬松长发下的小脸皱了一下,手里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那手里捏着的领带动了几下就没动了,他垂眸,正好跟她抬起来的眼眸对在了一起,两人的目光最后都落在了那条系得有些奇怪的领带上!

    ------------华丽丽分割线------------

    “噗----”林雪静一口咖啡忍不住地喷出来,笑声中伴随着咳嗽声引得周边喝东西的人都抬头看了过来。

    舒然手里的小叉子很不客气地插/进了那只小小的慕斯小蛋糕里,手指尖一用力,戳!

    林雪静慌忙扯着纸巾去擦自己的嘴巴,末了还拿出化妆镜开始看自己嘴巴边的妆容要不要需要补,抬手用镜子挡住自己的脸,脸上却因为强忍住笑而显得有些抽筋的症状,见对面坐着的人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才移开镜子,眨了眨眼睛,“我就说,今天怎么看尚卿文的领带系得蛮有特色的,嗯,不错,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

    林雪静那阴阳怪气的话说得舒然眉毛都快竖起来了,把那小块的慕斯蛋糕切下来一块,放进嘴里,有些闷闷地开口,“我没给男人系过领带!”

    手被林雪静一拍,舒然缩了一下,瞪眼,那边林雪静说话了,一本正经,“别把第一次当借口,那你在嫁给他之前还没给人当过老婆呢!照你这么说凡事都是演练一遍,那岂不是所有男女都得二婚?”

    什么跟什么啊?舒然挑眉,越扯越远了!

    “不过我看他今天是春风满面的呀!”林雪静继续笑,顺便还用她那双像装了x扫描仪的眼睛盯着舒然看,舒然抬起脸让她看个够,顺便才凉悠悠地说一句,“你再笑,你脸上的粉底都抖进你的咖啡里的!”

    林雪静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瞪着双眼睛恨不得把明明就出丑了却还镇定的跟个圣人似的舒然给扒皮凌迟。

    这丫滴就爱装!

    垂下眼睛的舒然却低低吁出了一口气,这两天一直挫败,看,打个领带都被林雪静笑了大半天!

    “喂,然然,你难道没发现,你最近--”林雪静神神秘秘地趴着,并把那杯咖啡移得远了一些,该死的舒然说粉底落杯子里了,呸,她用的粉底是名牌好不好?哪有那么容易掉的!

    舒然抬脸,眼神相对,怎么了?

    “你最近谈论得最多的就是他,已经到了三句不离尚卿文的地步了!”

    舒然愕然,看着好友那一本正经地点头,她心口微微一跳,真的是这样吗?

    一下午,林雪静都用非常异样的眼光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女人,暗叹着难道舒然在修养的这一个月性子都变了,往日买东西风风火火的,最见不得她一家家挨着走挨着看仔细挑仔细选,可今天舒然都快把这一层的男士饰品店都快看完了。

    林雪静是确定了舒然今天不是来给自己买东西。

    “哎哎,姑奶奶,你今天到底要买什么?”林雪静拉了一把正在选领带的舒然,她今天看的东西比较杂,所以不太清楚她到底想买什么!

    “挑礼物!”舒然头也不回,手里拿起一条领带看了看,觉得有些不太满意便又放了下来,见她微微叹息,林雪静站在一边,试探着询问:“是不是送给尚卿文的?”

    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买给尚卿文的!

    舒然没有回答,而林雪静便继续说话了,“既然是礼物,投其所好的选要好一点吧,他喜欢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挑选领带的舒然手里本来是挑出一条领带的,但听了好友的话手顿了一下,她是背对着林雪静,林雪静也没注意到她的脸部情绪变化,舒然手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却被那涌出来的一抹浅笑给冲淡掉,她淡淡说着:“一个人的喜好也是可以改变的!”说着,她拿起手里的那一条领带递给导购员,“请将这一条领带包起来!”

    林雪静‘额’了一声,有些不明白舒然的意思。

    两人从店里出来,正好路过了那家手表专卖店,林雪静拉着舒然进去看,舒然只好陪着,在看到那些天价的机械表时,林雪静眼睛都冒出了圈圈,想来是被脑子里的那些零蛋给搅得头晕了,舒然第二次来,第一次来的印象实在是不太好,因为见到不相见的人,她正想拉着林雪静离开,毕竟她们也不可能会买,目光在那展示盒里扫了一眼,也听见林雪静在耳边低声嘀咕,“然然,单位可都是欧元啊!”

    舒然面色一怔,欧元吗?她那天并没有注意,因为本来就对自己不想买的东西不会投注多大的热情,而且当天苏茉跟她说的那些话也无疑是刺激到了她的神经,以至于她都没注意到那标价上的货币符号!

    那就是说当日苏茉买的那只表是三百二十万欧元,换算成人民币就是。。。。。

    两千七百多万--

    当时她觉得三百二十万人民币都贵得咋舌了,想不到还是欧元!

    出了那家店,舒然都觉得心脏还在砰砰砰地跳,林雪静还在一阵唏嘘,觉得妈呀太贵了,想想自己酷爱奢侈品但最多也就是几万块的包包,而且还是人民币的,这才叫奢侈品啊!

    “雪静,你说,怎样的客户才能接得起这么贵重的礼物?”舒然突然轻声问道,林雪静‘啊’了一声,“你说买这种表送客户?有这么好的事儿?当然便宜点的倒是没什么了!”分档次,有便宜也有贵的嘛!

    舒然便没有再说话了,因为她记得,当日苏茉说的,那只表是送客户的!

    回去的路上舒然顺便去了一趟她租住的地方,因为舒女士就住在那里面,她本来是有意让舒童娅跟她一起住,但舒童娅不愿意,所以她只好把租的房子让给舒童娅。

    “吃过午饭了吗?”舒然进门的时候,舒童娅正在做客厅的清洁,见舒然进来了也就停了下来。

    “吃过了!”舒然把买好的东西放在了沙发上,舒童娅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水,用的是舒然留在这里的杯子。

    舒然过来是想来看看舒童娅过得好不好,因为昨天下午冉启东给她打了电话,父亲在电话里旁敲侧击地询问舒童娅的情况,舒然是不知道他们两人是怎么了,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她还经常去看她们,只是因为后来她修养了一个月,冉启东又回到了学校的工作岗位,她要见他们的机会就少了一些。

    舒童娅的脸色比前端时间要好了一些,她把客厅里的窗帘都拉开,整个客厅都沐浴在阳光下,午后的暖阳格外的温暖,晒进来给人一种慵懒的气息。

    舒然看着穿着家居服饰的舒童娅,在她的印象里,舒童娅是个连出个门买个水果都会穿得像走t台秀一样的女人,不仅要求脸上妆容不可挑剔,从上到下的衣着也必须得体,长这么大她都没见过她穿家居服的样子,但此时此刻,暖暖的午后,她一身浅粉色的睡衣坐在对面沙发上,脸色平静而淡然,尽管她的额头上还有留下了一条疤痕,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从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柔美,时光和岁月赋予了这个漂亮的女人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这种气韵,别人学不出来的气韵美!

    “你一个人过来的吗?”舒童娅问,声音不缓不急,但语气还是带着她应有的强势,见舒然点头时,她的眉头蹙了一下,正要说什么,舒然包里的手机想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接通了电话。

    “嗯,我在妈妈这边,我坐车过来的!”

    电话没有持续多久,舒然在挂断电话时,那边喝着果汁的舒童娅抬眸看了她一眼,或许是被她刚才接电话里的那一声‘妈妈’说得心里有些发软,舒童娅的眼神动了动,语气也软了下来,“尚卿文吗?”

    舒然‘嗯’了一声,俩母女鲜少有这样安静对坐的时候,客厅里电视也没开,舒童娅静静地喝了一口果汁,看着舒然正朝窗外望去,阳光有些刺眼,她伸手遮了一下。

    “看你买了东西,拿过来我看一下!”舒童娅说着,放下了杯子,舒然愣了愣,便只好把身旁的袋子递了过去,估计待会又会被她说得一文不值了。

    “领带?”舒童娅打开了盒子看了一眼,抬脸挑眉看向了舒然,用手指勾起来轻轻翻开,不动声色地说道:“为什么不送一条皮带?”

    舒然哑然,其实送领带也是今天早上的突发奇想,而且这条领带是暖色系的,他的衣柜里的领带全是冷色系,或许多一条这样的领带会更好。

    感觉到舒童娅朝自己看来的审视目光,舒然动了一下唇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舒童娅也不等她回答,便淡声说道:“拴住一个男人的脖子重要还是拴住男人的裤裆重要?你权衡一下!”

    舒然眉头一皱,虽然是心里做好了被舒童娅说教的准备,大不了也就是说她选东西没眼光而已,可怎么就说道这事情上来了?

    “舒女士,你是不是想多了?”舒然轻咳了两声,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舒童娅把盒子一盖上,面色平静地看着舒然,“我并不是说一根皮带就真的能起到那样的作用,但至少有一点,他在外面想要松裤腰带的时候多而不少会有那么一点的犹豫!”

    舒然心里愕然,不过见舒童娅面色一本正经,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回应她,就是坐在那里觉得有些脸红。

    “即便是要买,你是不是也应该买一条配得上他的?你现在是穷得几万块都拿不出来了吗?”

    来了--

    舒然就知道舒童娅的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得出那东西的优劣,不过舒童娅说的那句话还是真的,她确实是穷得几万块都拿不出来了!

    她所有的资产除了那辆车都变卖了给舒童娅了!

    舒童娅说完这句话便停了下来,微叹一声,“你秦叔叔给你留下的东西你拿回去吧!”

    舒然摇头,“你留着,我用不着!”秦叔叔在她结婚当天拿给她的那几份资料,她有看过,但在婚礼之后,也就是秦叔叔离世之后她便拿给了舒童娅,这些文件太重要了,她不能拿!

    舒童娅看了她一眼,脸上的笑意有些奇怪,“舒然,我跟冉启东都是自私的人,但你却是个意外!”

    舒然抬脸,表情淡淡,“说不定我就是遗传了你们那仅存的那一点良知的结合物!”

    舒童娅重重呼出一口气,觉得如果再说下去可能会真把舒然给说怒了,今天这丫头脾气已经算好的了,她挑了这么多的刺儿都不见她反击,这段时间修身养性确实有效果!

    “尚氏集团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舒童娅突然轻声问,坐在那边沙发上想要躺下来休息一会儿的舒然脸色有些微微的变化,“我不清楚!”说完,她的心里也泛起了一丝疑虑,因为在上午逛街的时候,林雪静也问了她这句话。

    她前段时间修养,被尚卿文勒令不能看报纸不能看书不能看电视,所以她对外面的事情是一概不知。

    不过这两天,她倒是看了不少!

    那边的舒童娅叹息了一声,“我以为你已经对他上心了,最起码你应该知道自己的枕边人此时的处境,但是舒然,你还真是又让我失望了!”

    舒然直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舒童娅,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里却带着一丝攻击性。

    舒童娅忽视掉她的目光,就当她是小孩子脾气,转开目光幽幽地说道:“舒然,我就想问你一句,如果尚卿文什么都不再是,什么都没有了,你还跟他吗?”

    ------华丽丽分割线------------

    d市春天的傍晚最容易起风,刚停下车来准备取出手机打电话的男人就看见楼道口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朝他这边走来,拿着手机的他表情微愣了一下,把手机收好,大步走了过去。

    “正想给你打电话!”尚卿文晃了一下手里的手机,冲着走近的舒然展颜一笑,刚毅的脸庞因为那个浅浅的笑容使得那张脸显得更加生动。

    舒然气息有些不太稳,站定了等了一会儿才喘了口气,但他已经走到她面前,温软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在他伸出手要摸她的头顶时,她张开手抱住了他。

    被抱住的尚卿文脸色有些轻微的变化,舒然却松开了手,脸蛋有些微微的红,不去看他投来的目光,转开话题,“舒女士说需要买些食材,我正好下来了!”

    是吗?

    尚卿文笑了笑,伸手拉过她的手,她气喘地这么厉害,跑下来的吧!

    被他的大掌握住,两人并排着缓步往楼下的超市走去,舒然也是下午才决定在舒童娅这边吃晚餐的,正好尚卿文说有点事情忙,过来就有些晚了,让她在这边等着他来接她,所以才决定吃了晚餐再回去。

    此时五楼上的阳台,舒童娅看着楼下发生的那一幕,又看了看被舒然遗落在茶几上的小钱包,一听到尚卿文的车来,跑这么快把钱包都忘记了!

    舒童娅突然觉得自己是不太懂这个女儿了,这应该就是那种不碰就是冰山雪域,一碰便是火花四溅的那种人吧!

    超市里,舒然走在前面,尚卿文则推着购物车走在后面,选东西的时候,舒然选好了蔬菜,尚卿文就去排队称重量,本来舒然还挺担心他,因为她曾经听莫妈说尚卿文一天就忙着工作,哪有时间逛过什么超市之类的,不过看他做什么事情都有条不紊,选东西还能给她一些中肯的建议,比她还在行!他也丝毫没有一个大男人跟一群家庭妇女排队会让人尴尬的表现,举手投足坦然自若,看他站在那边称重量,舒然怎么都觉得像极了他在办公室签字的潇洒样?

    有了尚卿文,买的那些东西也自然就落到了他的手里,在结账的时候舒然才惊呼忘记了带钱包,尚卿文浅笑着掏出钱包付款,舒然站在一边直撅嘴吧,等尚卿文提着两大袋子的物品出来时,听见跟在身后的舒然在碎碎的念着‘一百八十五块七毛’,他眉头微挑,正要停下来等她跟上,便听见舒然低声郁闷地说着:“尚卿文,我待会上去把钱还给你啊,我还真是忘记带钱包了!”

    尚卿文脚步一停,转脸看她,有些郁郁出声,“然然,你难道不该花我的钱?”

    嗯?这么精打细算到他头上来了!

    舒然险些因为他突然停步而撞到他身上去,正要急着解释,便觉察到他语气有些不太对,抬脸看他时见他目光淡淡的,却有着审视的意味,而且还一直盯着她,就像是她不给出个合理解释来今天就没完!

    舒然这才觉察到自己说的话有些见外了,但这跟她平时的消费观是一样的,就拿她跟林雪静一样,出去吃饭都是aa制,这么多年的老规矩了,所以这句经常出现在她和林雪静之间的口头禅今天一不留神就说出来了。

    “。。。。。。”舒然满脑子的词汇正在挑挑捡捡,而尚卿文也颇有耐性的等着,就像今天早上等她给他挑领带一样,只不过那眼神有些让舒然不适应。

    “原来你们在这里啊,买好了吗?”冉启东的突然到来让两人的气氛一下子转变了过来,舒然心里是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连喊‘爸爸’的声音都清脆悦耳。

    这把冉启东都愣住了,见舒然热情地在前面引路,他朝身边的尚卿文看了一眼,心里明了,丫头怕是又惹了这个人了吧!

    晚餐算是这么多年舒然感觉到最温馨最幸福的一顿饭了,如果,某人能给她一点温暖的笑容的话,就更好了,只不过--

    “让你盛个汤半天都不出来!”舒童娅进厨房见拿着勺子舀汤,勺子却都没放进锅里去,还悬在半空中,被舒童娅这么一吓,舒然‘呀’的一声,转脸幽怨地看着母亲。

    “能不能别一声不吭地站我后面?”舒然说完捡起汤勺开始舀汤,舀好之后嘟起了嘴巴。

    “你们两个怎么了?”舒童娅去橱柜那边拿碗,轻声问,舒然一提到这个,就有些来气,把汤碗放下,听见客厅那边的谈话声,便嘀咕了一声,“他小气!”

    小气?

    舒童娅愣了一下,看着女儿脸上露出了鲜少会有的别扭表情,突然有些想笑,嗯?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了,在爱情面前人人都智商降低了!

    “你不惹他,他会小气?”舒童娅不认同!

    舒然更加不认同了,便开始说上楼前的那一段,舒童娅听着身后女儿用既气愤又无奈的语气絮絮叨叨地说完整个经过,这个过程里舒童娅的笑容都变得柔和了起来,看着女儿背靠在洗手台那边小声地说着,突然觉得,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好像已经找到了,最忐忑的青春恋爱期虽然是晚到了,但看着女儿那说完又无奈又好笑的表情,她都忍不住地想笑!

    “男人跟女人不同,舒然,他不是林雪静,他是你老公,记住了,这种关系可不能等同!”这个小傻瓜,她是尚卿文也生气!

    似乎一谈论到这些比较**的话题,两母女的关系就突然变得软和了起来。

    “你那客厅花瓶里的红玫瑰什么时候买的?我刚才下楼怎么没看见?”舒然问。

    舒童娅瞟了她一眼,丢给她一句,“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再来关心我!”

    哎--

    这什么话嘛!

    见舒童娅要端着汤碗去饭厅那边,舒然脸上的笑容却突然淡了下来,伸手牵住舒童娅的衣角。

    在舒童娅停下来时低声说道:“尚氏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今天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舒童娅被她扯着衣角走不了,只好停下来,先看了舒然的表情,最后抗拒不了舒然那执拗的眼神,只好无奈地低声说道,“有消息在说,尚氏的董事长要换人了!”

    舒然瞪大了眼睛!

    换人??

    --------啊啊啊,在此感谢【1/3/6/0/9/6/8/9***】打赏的一万个小说币,茗宝会努力的,感谢亲的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