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61: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d大实验教学大楼,十二层的教学楼每一层都有学生,此时正是下第一节课的时候,中间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当舒然那辆大红色的科鲁兹从教学楼旁边的那条小道穿过的时候,有趴在阳台上晒太阳的学生眼睛瞪直了,嘀咕出声,“美人老师的车来了!”

    也不知道他的这一声明明很小声,但还是引起了周边人的注意,顿时,几层楼的过道上,夹带着年轻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就跟大浪拍过来的一样。

    “舒老师--”

    舒然从车里下来,就被这一阵欢呼声给震得脑子发晕,下了车的她也没朝教学楼那边看,而是催着坐在车里的尚卿文,赶紧把教科书给他递过来。

    她已经跟替她上课的那位老师做好了交接,她上第二节课,现在这时间刚好!只是她伸出去的手都在半空伸了好一会儿,里面坐着的男人明显不买账,抬脸看她一眼,脸是从今天一大早起来就顶着的这张扑克牌脸,舒然很想问的,他顶着这张脸,从早上到现在,差不多两个多小时,他不累啊?

    “尚卿文!”舒然抬手看了一下手表,都只有三分钟了,他还闹这脾气呢!不就是不同意她来学校上课,没有提前跟他商量,她不是昨天晚上就跟他说了吗?怪她说的时间晚了!

    舒然小性子起来了,男人果然是给点阳光就翘辫子了,现在已经给她脸色看了!

    舒姑娘想着就一阵牙疼胃疼,收回手,快步要绕到车那边去,自己开门去取书,刚要绕过去,就听见那边的车门开了,从车里下来的男人还是一副扑克牌脸,身上那利落的休闲装怎么看都觉得配不上他那张脸,就这黑脸若是配一身黑的西装,保证从头黑到脚!

    舒然想着想着又忍不住想笑,因为某人耍起脾气来还真的不好哄,而舒然显然是还没有摸清他的脾气秉性,以往都是好好先生惯了,突然翻脸了还真是适应不了!

    虽然她也知道她是有不对的地方,没有提前告诉他就是知道他一定会反对,她这先斩后奏的,他会生气早就在她的预料之中,而他不让她回学校上课的出发点也是好的,就是担心她的身体没有康复,但好歹也是大叔级别的人物了,这么黑着脸还真不是一般的别扭!

    尚卿文下车,手里拿着两本书,正是舒然的教科书,还有一本是他自带的,是什么书舒然没看到封面,只是觉得眼熟,因为那书的横切面有一枚小小的红色印章,属于她的每一本书那个位置都被她印上了一个印章,很好辨认。

    舒然觉得尚卿文是真的生气了,因为这一路他都没跟她说一句话,她就是想尽了办法也没能撬开他的嘴听到他发出一声‘嗯啊’的声音,舒然是第一次被他忽略到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空气了!

    这人怎么这样呢?

    舒然突然觉得好像男人还没有女人好哄,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这人施施然下车,气质颇佳,举止优雅,优雅地锁车,优雅地抬脸看她一眼,然后眼睛一眯,视若无睹地从她身边走过,把伸出手要接书的舒然给谅在一边!

    呀!

    舒然觉得头皮是一阵的发麻,因为他刚才看自己那眼神,大有,你等着扒皮吧!的暗示!

    舒姑娘郁闷了,舒姑娘要抓狂了,急匆匆地小跑了过去,这么紧要的关头,这男人到底要咋样?

    只不过明显舒然是跟不上他的脚步,小跑着也只能看到他的背影,舒然心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那就是,看人的背影跟别人用后脑勺对自己说话都是让人恨不得脱鞋子去砸他的!

    舒然想不通怎么就这么受不了尚卿文用背影对着自己,心里开始还是像猫抓的一样的痒,但现在变成了老虎狮子一样的想要咆哮了!

    原来被人这么彻底的忽视,是这么让人抓狂的事情!

    抓狂到舒然想要扯自己的头发了!

    尚卿文听见身后噗噗的脚步声,近了,又远了,接着又近了,这丫头想要回学校上课却一直没有跟他说,她知道他不会答应,所以来了个先斩后奏,昨晚上她哪是商量?那是试探,他当时也没往这方面想,结果一大早的她就正式宣布了,今天她有课!还必须来!

    他是该让她长长规矩,不然还以为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个体!把他这个老公给谅在了一边!

    尚卿文前面走着,后面舒然追着,听着她的脚步声,尚卿文突然觉得心情好了一些,原来被她追着的感觉还真不错,他脸虽然没有往回看,但余光却时不时飘向了身后,看她有没有跟上来,但这种被追逐的喜悦还没有完全吸收掉,就被教学楼那边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喊声给震得碎了一地。

    “舒老师,舒老师--”

    有一层楼的学生情绪是异常的激动,不少人趴在阳台那边朝楼下招手,吹口哨的,呼喊的,但大多数都是男生,朝气蓬勃的俊秀笑脸都挤在了一起,冲着楼下的舒然打招呼!

    尚卿文在抬脸时,眼睛微微眯了眯!

    一群荷尔蒙失调的--

    愣头青!!

    舒然也很诧异,今天的欢迎仪式是不是太奇怪了些,她抬头看向了那一层楼,见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不得不说,舒然虽然没有记学生样貌的习惯,但好歹也是上了一学期的课了,有几个还是特别记得住的,比如说,有个男生经常会在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给她去倒开水,还有一些经常会在下课的时候走得晚一点抢着帮她关电脑。

    总之虽然舒然平时一脸的冷淡,但下了课也并不是都板着一张脸,就拿上次从楼梯上摔下去,那名叫李智的同学不就是接住她了吗?而且还因此被摔断了胳膊,她一直都想着要当面道谢的。

    舒然只顾着朝上看,人却一不留神地撞在了前面停下来的男人身上,舒然‘呀’了一声,伸手揉额头的同时感觉到前面的人已经转过身来了,比她高出一头的他在此时见到了舒姑娘最萌的抬头仰望的这一刻。

    尚卿文一直都认为,被她这个角度的仰视其实视觉效果是最棒的。

    不过耳边那吵杂的声音实在是让他心里气闷。

    舒然感觉到头顶那道目光有些深幽,心里有异样敢猛的一窜,感觉有些不太好,怎么有些酸酸的味道蔓延开来了。

    舒然正要催着他把书给她,别闹了,这都要上课了,她顾不上额头的疼去夺他手里的书,尚卿文手一移开,舒然手扑了个空,舒然眉毛一竖,瞪他,尚卿文,我真的要生气了!

    “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头顶的冷冷淡淡的声音响起,舒然要竖起的眉头以横着一缩的形式缩了一下,啊?

    尚大少绝对不会承认,其实是自己相亲她,但又碍于拉不下这个脸去主动亲,所以,他要她主动,而且,必须是这个时候!

    耳边是聒噪的呼喊声,舒然觉得脑子一阵嗡嗡嗡的,她抬头,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嘴巴动了动,很想说,尚卿文,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现在?

    她觉得尚卿文今天简直就像神了似的!

    舒然眼神抗议,当对上他那双冷静的眼眸时,突然觉得好像他是认真了!

    亲一下,就原谅了?

    这么简单?

    舒然心里打起了小九九,觉得其实也很划算,至少,他一言九鼎,晚上就不用看他这张扑克牌脸了,要再看下去,她明天要便秘了!

    只是,现在这个时候--

    舒然靠近了低低说道:“回去再--好不好!”怎么说她也是为人师表,这么多人!又或者进了电梯才--

    舒然突然觉得自己心里也有些邪恶了!因为她居然主动妥协了!

    “三秒钟!”头顶的声音淡淡地响起,舒然头皮一紧,他这是干嘛呀今天?不就是怪她没提前跟他商量吗?

    舒然怎么就突然觉得尚卿文这厮怎么就有点像古代逼良为娼的老鸨了!

    “过时不候!”尚卿文淡淡的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在舒然皱眉的时候,“3,2,--”

    舒然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脑子都还没有转过来,一向冷静的她就被他嘴里凉凉地蹦出来的那三个数字给激得浑身鸡血沸腾,踮起脚扬起唇就朝他的脸颊亲了一下,因为她被他那句‘过时不候’给搅得心神不宁,心里又懊恼着他真可恶,居然这么欺负她,但小嘴却贴上了他的脸颊,牙齿还很不客气的要去咬他。

    想占我便宜--

    柔软的唇瓣落在他那微凉的脸颊上,尚卿文张开怀抱直接将倾斜而来的女子抱进怀里,旁边的几颗白樱花树,春风中垂下的白粉色花瓣簌簌地飘飞而下,卷起的一缕清香散开了,贴在脸颊上的唇刚要移开,便被那早有预谋的薄薄唇瓣给敏捷地捕捉住,包了个严严实实。

    舒然惊愕,唇被他霸道地吻住,舒然是吓得不行,教学楼楼上还有那么多的学生,当众亲吻,天啊!

    但尚卿文却丝毫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霸道地封住她的小嘴,双手紧箍着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在她挣扎时他吻得强硬,在她有气无力感觉快窒息时他动作突然放柔,柔的舒然浑身都软在他怀里,他接吻的技巧是她永远都学不会的,他给她的亲吻每次都能带她穿越到了另外一个陌生的世界--

    舒然已经听不见周边的唏嘘声,周边似乎很安静,还是她又被他吻得晕头转向了,只当她抬眼时,眼睛扫过他英气的眉宇,他的头顶周边有飘下来的樱花花瓣,圣洁的白色花瓣倒映在他那清澈透亮的眼眸中,这一刻,圣洁而神圣!

    舒然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晕乎乎地被他拉着上了电梯的,她进了电梯脑子都还在晕乎乎的,当电梯的门一关是,脸红心跳的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刚才,刚才好像有很震撼的集体口哨声响了!

    她这是,这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他了!

    舒然通红的小脸都快皱成一团了,伸手去捂自己的脸,不活了,这还要去上课呢,她得要有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能在那个讲台上保证有质有量地将一节课给讲完呢?而且,她今天要上课的内容,是--

    是什么呢?

    舒然脑子开始纠结,因为她脑子里的思路被那个吻给完全打断了,一时间居然都想不起来了。

    舒然懊恼,非常懊恼,第一次有这样想要撞墙的冲动!

    倒是身边站着的男人淡定极了,瞥见舒然那通红的小脸上满是焦急,有些忍不住地低笑起来,“然然,你脸很红!”

    “闭嘴!”舒然怒瞪,还不是怪你!

    尚卿文心情大好,因为似乎看到某女突然方寸大乱没有了以前那样冷硬得无懈可击的冷漠外表做掩护,在他面前真实得恢复了二十三岁小女生应该拥有的所有的情绪表露,说实话,他很有成就感!

    因为这样的舒然,才是最真实的!

    他喜欢这样真实的她!

    委屈了会哭,着急了会跺脚,气愤了会瞪眼。。。。。。

    就连接吻,还脸红--

    剥去了层层的伪装,她就是一个惹人心疼的小女人!

    垂眸的男人唇角微勾,笑得酒窝深深。

    而舒然还在纠结着待会的课程,随着电梯叮的一声抵达了要到的第八层,舒然摸着自己烫得不行的脸,不行,不行,还是等脸色恢复了正常才能进去,但是,他跟着干什么啊?

    舒然急忙伸手拉住他,眼神示意,他怎么都跟上来了?

    尚卿文眉毛一挑,这还真是亲完了就不认账的节奏?现在才想起他?

    “跟我进来!”尚卿文伸手拉住她的手,在舒然愕然得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被他拉着到了教室门口,都站在门口了,舒然才有种要晕过去的感觉,因为坐在阶梯教室里的那些学生们早已做好了准备,他们一站在门口,便纷纷拿起手机对着门口的两人一阵猛拍。

    “哇哦,好搭的一对啊!”

    “这真的是尚氏的那位传奇人物耶!天,要不是上次旁听了校长的那个案子,见到报纸上的拍摄图片和说明,还以为是假的呢!”

    “刚才两人接吻的情形好有动漫感哦!”

    “这个年龄段的男人真是帅气死了--”

    。。。。。。。。

    舒然是恨不得用块布把自己的脸给遮起来,想她一世清誉就这么毁了,她真想哀歌一曲,刚要伸手去拿书,得,今天还真要照着书讲课了,不然她怕自己思路会卡壳,岂料她却被身边的男人拉着走进了教室,红着脸的舒然纳闷,正要低声问干什么,尚卿文已经清润出声了:“同学,请让个座位,我太太身体还没有康复!”

    舒然心里一跳,这就好像是他们刚认识没多久的时候,他不开车却带着她去乘坐轻轨去那边停圣诞夜的零点钟声,在轻轨车厢里,他言辞恳切得请人家让个座位一样。

    舒然脑子在回想着,人却已经被他轻摁住肩头坐了下去,她一坐下去脑子就清醒了过来,她坐着干什么?她的位置是在讲台上。

    倒是身边的那个女学生一脸激动,“舒老师,您身体不舒服吗?”

    舒然觉得有些风中凌乱,很快听见讲台上的男人在扩音器下清润开口:“同学们,我太太这段时间身体需要修养,她的课将由我来代!”

    台下有人尖叫,而舒然整个人都懵了,他来代课???

    尚卿文,你干什么的呀你?

    舒然小脸一阵纠结,听见身后那低低议论着说什么哇好帅声音好迷人啊的话,心里更加纠结了,但这个时候她又不能站起来,这不是让他下不了台吗?

    只是,他怎么就不跟她事先说一下啊?舒姑娘终于体会到了尚大少从早上开始到刚才一直扑克牌脸的沉郁心情了,因为如果可以,她现在就想摆一张扑克牌脸!

    决定了,晚上就给他摆!

    其实舒然虽然是气,但更多的就是担心,尚卿文学的是金融,他却来代课历史,她觉得风中凌乱了,真怕待会他讲着讲着就从历史穿越到了金融上去了!

    “尚老师,是不是舒老师的所有课从今天开始都是您来代?”有同学发问了。

    站上讲台的尚卿文微笑点头,“是的,还有什么疑问吗?”

    坐在下面的舒然,有种不真实的恍惚感,因为讲台上站着的那个男人,脑子里有那么一瞬间好像想到了似乎很久以前,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就像是,自己确实是坐在台下,而他站在离自己不远的讲台上!

    但很快这种朦胧感被台下的声音给打断了。

    “尚老师对舒老师好好啊!”

    舒然蹙眉!

    怎么有种身边都是小蜜蜂,而讲台上的那一个,成了一朵花儿!!

    周边那么多崇拜的目光从小女生眼睛里迸发出来,舒然眉头一皱!直接抬脸瞪了过去!

    这朵挨千刀的花儿!

    讲台上的男人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一直都在看着她那边,她抬头,正好对上了他的眼睛,她瞪眼,他却眼角弯弯,勾唇带笑:“男人自然要心疼自己的心爱的女人!”

    呜哇------

    教室里一阵沸腾,舒然被他这句话弄得脸又是一阵发红,急忙低着头,心里虽是埋怨但却因为他那句话震得自己心口一阵发热。

    这样的轻松开头让整个课堂都活跃了起来,让舒然惊讶的是,尚卿文比她想象的还要有亲和力,而且整节课下来,他不但没有借助多媒体教学,也没有照着书看,条理清晰得轻松得上完了一节课,看得舒然整个人都傻掉了,在下课铃声响起的前一分钟,他宣布今天课程完毕,在学生们一阵鼓掌声中,舒然用异样的眼神盯着台上的人!

    台上的男人举止优雅,讲课的时候声音磁性得让人想睡觉都不行,有那么一种错觉,这个男人真的无所不能!!

    舒然脑子里突然想问,尚卿文,你来自哪颗星的????

    下课铃一响,同学们都纷纷离座,有一些学生本来是红着脸想上讲台,结果见到坐在第一排的舒然还没走,只好埋着头走开,舒然把这些小女生的表情都看在眼里,想着昨天张晨初在电话里说的,找个嫩点的,心里不由得一阵翻腾!

    嫩点的--

    这些学生里面有好多比她年纪还老!!

    这个系的学生是大三的,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比她年纪还大!

    舒然盯着站在那边的尚卿文,气鼓鼓地坐了一节课,此时的她明明刚才还生气,可现在怎么就觉得委屈得不行!

    是啊,她是年轻,但还有比她更加年轻的啊!

    尚卿文捡起那三本书,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就剩下坐在下面的舒然了,见舒然脸色有些不太好,他走近了,俯身低头,伸手去掐她的脸,粉嘟嘟的好像一下子就能掐出水来,手感也是棒极了!

    舒然却给他来了个措不及手,张嘴就咬住他的手指头,两只大眼睛也不示弱地瞪他!

    “我怎么好像闻到了酸味儿了!”尚卿文被她咬着手指头,倒吸一口气,却笑着调侃,舒然牙齿更加用力了。

    我咬死你这朵烂桃花!

    招蜂引蝶!

    不知道这个年龄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吗?不知道大学里的很多小女生就崇拜他这种的吗?有钱,有权,还有貌,有才!

    舒然真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扑上去一口咬断他的脖子!

    “然然,疼!”尚卿文闷哼一声,这丫头还真狠心咬着不放了,还瞪他,是,怪他不好,冉启东给他打了电话的,舒然是没算到冉启东会跟他提前说,所以他早就知道了,今天早上也不过是想以这种形式告诉她,现在他们是夫妻,有事儿大家一起商量,别使小性子!

    疼,你还知道疼!都不知道这个男人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

    舒然再用力,尚卿文眉头一皱,却没有缩回手,而是凑过去低低笑着,“然然,你咬这儿不解气,换个地方咬如何?”

    舒然凝眉,似乎是在沉思到底咬哪儿最解气?

    尚卿文笑得欢了,“咬你最喜欢的那儿!”

    我最喜欢的,哪儿?

    舒姑娘更加迷茫了!

    尚大少眼神更加邪恶,挑眉,“每次都让你欲罢不能,会把你撑到尖叫舒服呻/吟的那儿!”

    舒然脑子当机,对上他那笑得邪恶的眼睛顿时明白了,气得从座椅上一下子站起来,追上他的步子就不客气得伸脚就踹他。

    尚卿文,这个披着绅士外皮的臭流/氓!

    ----------

    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这两章很温馨,呵呵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