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58:我倒要看看一无所有的他还能给什么!

    景腾私人会所,张晨初看着一直坐在沙发上陷入深沉的尚卿文,好奇地靠过来,把他拿在手里的那只用来把玩的雪茄给抽/了出来,“想太多容易老的,卿文,你可比舒然大了整整九岁,别怪做哥们的没提醒你,在年龄上,她永远有优势!”

    是的,年龄问题就是一个改变不了的事实。

    尚卿文的眉宇起了一丝褶皱,但却没有理会张晨初,而是蹙眉淡声道:“这段时间她经常做噩梦,几乎每天晚上都被吓醒!”尚卿文说着,目光沉沉地沉淀了下去。

    连续几天,舒然都在噩梦中大喊着‘不要’,睡在床上四肢明明动得了,但整个人的手脚却像是被人给摁住,梦魇中的她害怕地大叫,之后便喊着肚子疼。被叫醒时浑身的冷汗,四肢更是冰冷得吓人,睁开眼睛时满眼的恐慌和恐惧。

    张晨初锁眉,“你前几天不是带她去了心理治疗室吗?结果怎么样?”

    去心理治疗室是舒然自己提出来的,当时他就在身边,整个治疗过程都在催眠的过程中进行的。

    “被催眠的她告诉医生,她在梦里梦见自己被人摁在床上动弹不得,然后有人撩开了她的衣服,紧接着她的腹部开始疼!”尚卿文说完,脸色有些微微的变化,而张晨初也凝住了眉头,“她的身体检查报告上面也写着,伴随着那药进入身体的还有稍许的麻醉剂,只不过那药效太猛,剧烈的疼痛让麻醉剂都失去了作用!”

    那该有多疼啊!

    尚卿文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天晚上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一幕,她疼得在地上打滚,拽着他的手声音都在发抖。

    “排查的事情一直都在低调的进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想要找到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小!”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条线索,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让处在明处的他们是猝不及防。

    “盯着聂展云!”尚卿文突然冷声说着,张晨初愣了一下,回了神,当天送舒然去医院就是聂展云,要找到突破口,恐怕只有从他身上来找了!

    尚卿文拿出手里的手机,点开一段电话录音,电话里是聂展云的声音。

    ‘sugar,离开尚卿文,他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

    张晨初嘴角直抖,靠,还真是死心不改啊!还眼巴巴地候着呢!

    司岚就说了,娶了个比自己小的年轻的漂亮的就是不好守啊,人都要老得快多了!

    ”我倒要看看一无所有的他还能给什么!“

    尚卿文合上了手机,声音清冷。

    张晨初愕然,额,这是什么意思?秋后算账了吗?

    丫,不得不说,他可真能忍啊,这都能忍一个月!

    尚卿文说完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站起身来整理自己的衣袖,朝张晨初看了一眼,”司岚的订婚宴的时间定下来了吗?“

    ”嗯!“张晨初吞下口中的红酒,点头,”定下来了,就是这个月月末,是在晚上!地点是在司岚家!“

    尚卿文整理好了自己的外衣,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倒是张晨初耸了耸眉头,”唉,卿文,叶箐艾这个女人你了解多少?“

    尚卿文看他一眼,”你只对我感兴趣的有了解!“

    张晨初抖了一下嘴角,好吧,你就对你的舒然有了解!

    ”万美已经跟尚氏搭上了线,你还真坐得住?“张晨初问,半个多月前万美跟尚氏发布了新闻发布会,签订了合作协议,由万美承接了尚氏在海外的推广工作,但当日去签字的却不是尚卿文,而是尚家的尚雅阳,这件事也在媒体上掀起了一阵浪潮,含沙射影地披露出尚氏有易主的可能,只不过外界在纷纷揣测,当事人却跟个局外人一样,每天在家陪老婆,完全是置身事外的一种姿态。

    走到门口的尚卿文低头又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沉沉出声,”有事先走!“

    张晨初看着门口消失的身影,低低吁出了一口气。

    --------------------------------

    尚卿文从景腾大楼的楼顶坐直行电梯到底底楼,取了车将车开了出来,正要准备打电话给舒然,便见到出口的路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将车停下来,自己从车里下来,走过去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女子,伸手去勾住她的手指。

    穿着浅色雪纺裙套着修身小西装的舒然在阳光下有着干净而清爽的味道,尤其是她的外套是浅粉色的,大/波/浪卷的长卷发被风吹得有些乱,但却丝毫不影响亮眼的美,整个人就像是阳光底下的粉瓷娃娃,精致的,乖巧又温顺。

    ”来了多久了?怎么都不给我打电话?“尚卿文拉住她的手,阳光下男人高大的体魄和她纤细的玲珑有致的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平日里穿着高跟鞋还能跟他有比肩的时候,但这段时间她习惯了穿平底鞋,加上经历了流产,尽管她的身体一直在调养,但人还是瘦了一圈,人也显得更加单薄了,站在他身边,更是觉得矮了那么一大截。

    人是瘦,但总不该身高一挨了这么多吧!

    舒然的手被他牵着往车那边走,但眼睛却在朝身边的男人看,当自己转脸目光能平视到他的肩部时,她嘟起了嘴,没穿高跟鞋,果然觉得,这么并排走着,有些怪怪的!

    要上车时,舒然才停了下来,没有上车,而是低声说着:”我来是想来买些东西了!“她让林雪静把她送到这里,一来是因为跟尚卿文约好了这个时间点,二来是想来买些东西,林雪静的情绪不太好,她也不好勉强让她跟着来。

    尚卿文微讶,便也没再说什么,把车钥匙直接交给侯在一边的侍者,让他帮忙停车。

    ”走吧!“尚卿文冲着她笑,伸手随意地拉住了她的手,逛街这种事儿,他们两人曾经也有过,只不过,像这样,亲密地手牵手,倒是第一次。

    舒然是明显的不自在,但尚卿文却表现得自然多了,把她的手挽在他的手腕上,胳膊稍微用力一夹紧,进了景腾的门,在前往贵宾区的电梯时,尚卿文就轻声说着,”想要买什么?你不能太累!“

    不是不想陪她逛,只是担心她的身体。

    而进了电梯的舒然表情有些怪怪的,但却没有表现出来,电梯抵达的是名流街这一层,从一出电梯那个门,她的目光便落在了patek philippe那座富丽堂皇的品牌店的标志上,舒然有着一晃而过的呆愣,身边的男人没有错过她眼底的表情变化,正要开口便听见舒然轻轻地说着:”你喜欢patek philippe的手表吗?“

    尚卿文的眼睛微微一暗,有一丝不明的情绪快速地闪过。

    而舒然的目光已经落在了他的左手上,他手腕上的那只表就是patek philippe的一款经典的机械男士表,质地阳刚,隐隐地透着奢贵的气息。

    她注意到他的衣帽间,那些整齐摆放在玻璃橱柜里的表,一支比一支经典,每一款都奢贵非常,但毫无疑问,都是这个牌子的。

    他果然如苏茉所说的一样,喜欢收集这个牌子的手表,是啊,相爱了四年,每天的朝夕相处,这些喜好如果都不知道还怎么算是情侣呢?

    舒然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她这是在干什么?是在变相地责怪自己没有在他的回忆里有过这样美好时段吗?但她就是觉得难受,这种难受从她跟着他进了贵宾电梯,一进去她就想到了当天自己在顶楼看到的和听到的那些,她承认她小心眼了,现在的她开始钻牛角尖了,而且这种心思是怎么都控制不住!

    ”然然!“尚卿文看着低着头的她,有了些血色的脸上有些慌乱,他突然很能理解她的这种小试探,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觉得心疼。

    他伸手揽过她,双手捧着她的脸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然然,睁开眼看着我,看着我!“他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清楚,保证这种东西站在他的年龄段来说,实际永远比口头承诺要现实得多,过去的那些事他已经没有能力再改变,他只想让身边的人看清楚,他的身边只会有她的位置。

    舒然的脸被他双手捧着,被迫抬高地凝着他的眼睛,看着他的眼睛里盈满的炙热。

    ”相信我,跟我在一起!“

    她该不该去相信他?敢不敢去放手爱他?在这场爱情的竞争角逐中,她始终处于被动的角色,甚至在失去孩子的那一刻,她对两人的关系有过绝望的念头,认为两人的关系已经走到了尽头,她不敢主动,唯一的一次主动都因为撞见了那一幕而心碎到放弃,前进一步需要莫大勇气。

    林雪静说她,因为怕伤害,所以单方面地过早将自己已动的情愫扼杀在了摇篮里,单纯地认为不会心动就不会被伤害。

    傻孩子!

    最痛心莫不过动了心动了情可以前进却胆怯不前,想放弃又不甘心,想靠近又害怕,爱一旦滋生就蔓延不断。

    岂容你,说停就停!

    当你发现你对身边的这个男人越来越依赖,依赖到了你甚至离不开他的呼吸,他的呼吸就是你能生存下来的氧气。

    舒然抬头凝着他的眼睛,有一个声音在心口拼命地叫喊着。

    舒然,你爱他吗?你爱他的话就抓紧他,牢牢地抓紧他!

    ----------

    ----这是第二更,今天的更新完毕拉,么么,明天继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