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55:你这是要丢下尚氏,丢下尚家吗?

    对不起,对不起--

    紧搂着他颈脖的女子哭噎出声,她过不了这道坎,在失去孩子的同时,内疚,自责,歉意,太多太多的情绪搀和在了一起,心情变得复杂而痛苦,发自内心的无助和凄凉让她就像一个漂泊在海洋之上的孤帆,找不到依靠的地方,孤零零的。

    苍白的小脸上泪水涟涟,震惊中的尚卿文半跪在床边,伸手揽她入怀,大手有些慌忙地给她擦脸上的泪水,怎么擦都擦不干净,怀里的人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声,内心承载了太多的辛苦经过了几天的发酵,终于还是忍不住地发泄了出来。

    搂着她的尚卿文脸上的表情复杂极了,既心疼又难过,他一直都有些不确定,或许舒然并不会这么轻易地接受他们的孩子,在最初发现有孕的时候甚至还给他一纸离婚协议,当后来他发现舒然即便是病了也不愿意吃药而且在之后积极地配合保健医生,当他发现育婴培训室里,她看着那些挺着大肚子的孕妇,眼睛里的光柔和地让他都吃惊,他欣喜地发现了,她爱他们的孩子!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爱孩子的母亲!

    最重要的是,这还是属于他们的孩子!

    亲眼目睹着孩子的离开,痛的人也不止他一个!

    尚卿文的手慢慢地抚着她脸颊的泪水,脸紧紧地靠着她的额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对不起,然然!”

    对不起,如果他能提前跟她坦白,那么她也不会有误会,更不会因为误会而心生间隙,也不会让人钻了空子伤害了他们的孩子。

    尚卿文搂着哭声不止的舒然,她的哭声就像在心口上撒下的盐,让他痛得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强压着内心的悲痛,他紧紧地抱着舒然,通红的眼睛里泛起了冷光,谁杀了他们的孩子,他必血债血偿!

    --------------------------

    繁忙的周二,从海洋馆出来的林雪静正要伸手拦的士,她手里还提着魏妈妈交代带过来的一些东西,最近工作都不是她的重心了,她要去照顾舒然,虽然每次去,她也帮不了什么忙,舒然家那么多人,每一个人都围着舒然团团转,她去也只是陪在舒然身边,在她醒来时陪着她说说话聊聊天。

    站在的士车车站的路口,林雪静低吁出了一口气,刚才海洋馆的同事都在问,好久都没有见舒然来馆里了,安安每天都眼巴巴地等着,舒然保胎期间也没有去过馆里,这都快大半个月了,也难怪这些同事们会惦记着。

    林雪静低吁出气之后又忍不住地叹息,抬头望天,室外阳光明媚,真希望舒然的心情也能像这天气一样的转晴,能回到以前就好了。

    林雪静瞥见不远处有一辆空车的士过来了,正要伸手招停的她刚伸出手来挥了一下,右拐过来的一辆黑色轿车抢先在的士车停下之前便在林雪静的脚边停了下来,林雪静愣了一下,瞥见那车牌,还有那车的标志,顿时有种想要冲上去一阵乱踢踢他个稀巴烂的冲动。

    林雪静觉得,每次遇上这个姓聂的就准没好事,所以她想也没想掉头就跑。

    “不想让全市的人都知道你爬上过司市长的床的就跟我上车!”滑开车窗坐在车里的聂展云声音颇为冷厉,而转过身跑出两步的林雪静一听到这句话,顿时脸都白了,转脸瞪直了眼睛看着车里坐着的男人,“聂展云,你别这么不要脸!”

    “我不要脸?好,那你走吧,但你要相信不出半个小时,你们的不雅照片就会刊登在头版头条,你猜猜看,你的好学长即将会迎来怎样的狂风暴雨,谁要不要脸让大家说了算!”

    “聂展云,你--”林雪静惊得心跳不止,现在这个时候正是d市政/府最敏感的时期,前端时间佟博下马,司岚才刚控制住局面,这要是突然爆出这样的事情来,那他怎么办?

    林雪静的手指捏成了拳头,泛了白,站在路边一动不动,而坐在车里的聂展云却露出一抹鄙夷的神色,“又不是让你去干杀人放火的勾/当,你紧张什么?上车!”

    林雪静最终还是强忍住内心的愤怒上了聂展云的车,一坐上车,瞥见聂展云那脸上的青紫,不由得冷哼出声,“报应不爽!”

    谁揍的,打得好!

    聂展云瞥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将车加速,车里的音乐被关掉,坐在车里的林雪静不等聂展云开口便径直说着,“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她刚失去了孩子,身体很虚弱,现在一直在家休养着!”

    林雪静刚说道这里,语气便顿了一下,偏头去看了聂展云一眼,“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是不是觉得机会又来了?”

    回应林雪静的是聂展云一脚踩下去的油门,把上车没有系安全带的林雪静给猛地身体往后一撞,后脑勺撞在椅背上疼得一阵哇哇大叫,这混蛋还是这么的可恶!

    林雪静心里一阵哀嚎,正要怒骂出声,豁出去了,结果车却突然一停,她一个不留神险些又扑上前去撞了自己的鼻子,车停下来,开车的聂展云突然凉悠悠地说着,“给她打个电话!”说着又着重加了一句,“用你的手机!把手机摁成免提键!”

    林雪静捂着自己被撞了的后脑勺,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手机,不满地嘀咕,“你就不能自己打?”

    聂展云转脸看了她一眼,林雪静被他脸上那青紫的面孔看得心里直发毛,得,不惹他了,惹不起!

    林雪静的电话拨了过去,响了一会儿才被人接起,听见接电话的男声,林雪静抬脸瞥了一眼聂展云,见聂展云的脸色不太好,便对着电话问道:“然然醒了吗?”

    接电话的是尚卿文,尚卿文把电话递给舒然之前还叮嘱了林雪静一声,电话不能打太久。

    林雪静听着心里直嘀咕,男人啰嗦起来是特别要命的!

    电话最后还是让舒然接了,声音很小声,细弱蚊蝇,如果不是这边绝对的安静,都听不清她说些什么,林雪静的手机一直开着免提,而手机此时就放在聂展云的手里,林雪静只好胡扯了些话题,听着电话里那疲惫的声音,聂展云已经皱起了眉头,林雪静赶紧止了音让舒然好好休息,电话被挂断的那一刻,林雪静抬脸看着聂展云,发现聂展云脸上的表情有些怪,怪异中带着一种落寞感,看着有些让人心里不忍。

    但却又在听到电话里面有尚卿文的声音时,他的眼神又变得带有攻击性。

    林雪静心里突然很想知道,为什么聂展云对尚卿文有着这么大的敌意?难道只是因为尚卿文抢走了舒然?

    --------------------------------

    “别拿手机拿太久!”尚卿文见舒然已经挂了电话,走过来伸手给她手机拿下来,见舒然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尚卿文便耐心地说着,“别拿重的东西!”

    手机也算重吗?

    舒然此时躺在床上,枕头垫高了一些,看着床边正在整理东西的尚卿文,有些纳闷地轻声问道:“你不去公司吗?”

    前天从医院回来,尚卿文就没再离开过,昨天在家待了一天,她以为他今天就要去公司了,不过今天看他的穿着,休闲的家居服饰,他是不打算去公司了吗?

    整理床头柜的男人侧脸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手里还拿着几本书,全是舒然以前爱翻的推理小说,蹲下去把手里的书全放进了柜子里,见他要上锁,舒然有些急了,“你把书锁了干什么啊?”

    尚卿文边锁边说着:“这段时间你不能看书,怕你不能自律,只好暂时先给你收起来!”

    啊?

    舒然这几天都在床上度过的,尚卿文收缴了她的平板电脑,手机还可以偶尔用一下,然后就是书,那她一天就睡在床上,干什么啊?整天吃了睡睡了吃吗?她要什么时候才能下床啊?

    见舒然一脸的纠结,尚卿文已经收好了所有的书,床头的,其他书架上的都锁好了,“奶奶说了的,怕你以后眼睛疼,这些你最好都不要看了!”

    “那欧洲人就没有做月子的说法,很多都是休息几天就出门了的!”舒然争执。

    转过身来的尚卿文挑眉,“然然,前提是,你是中国人!”

    是中国人就要遵守中国人的传统。

    这个说法一点都不好笑,舒然被堵得哑口无言了,舒然觉得自己的人生自由似乎受到了一些威胁,所以正要言辞犀利地反驳他,虽然也知道自己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但总不能什么事情都听他的,正要开口,卧室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身高魁梧的男子在敲门之后进来了。

    “哥!”进来的尚雅阳先是朝尚卿文看了一眼,然后又朝床上的舒然看了过去,平静地喊了一声,“嫂子!”

    舒然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小叔子,结婚当天出了那样的事情,两人就一直没打过照面,只听说这个小叔子曾经是个军人。

    果然,站姿标准,很有军人风范。

    尚卿文放下手里的东西,看了尚雅阳一眼,两兄弟眼神示意,尚雅阳在离开卧室时对着舒然温和一笑,两人便进了旁边的书房。

    尚卿文一走,舒然感觉肚子有些胀,医生让她一天也不能全在床上躺着,她刚才就想下床的,不过有尚卿文在,走一步路都会让他觉得会让她累着,所以只要有尚卿文在,都是他抱着她,舒然扶着床边下来,她能一个人走路,只不过需要慢慢的,她在卧室里慢慢地走了一圈,听见卧室门外好像有人来了的说话声,她慢慢地走出了卧室,出门时走了几步,本是想往楼梯间那边走的,路过书房门口却无意间听见了里面的声音。

    “哥,你不打算回去了吗?”是尚雅阳的声音。

    “你今天来就是想要给我说这个?”尚卿文的声音有些沉。

    空气里有些沉寂,半响之后才响起了尚雅阳轻轻的声音,“你这是要丢下尚氏,丢下尚家吗?”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在下午了,先去做饭,吃了饭后来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