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52:他想要她!

    d市的春天总是个多风的季节,处在迎风处的地方,窗口时不时会被风扫得呼啦啦地响。

    林雪静赶紧小跑到窗口的位置,将打开了一点点用来透风的窗户给拉紧,边拉窗边说着,“然然,跟你说啊,你现在最好不要吹风,小月子是不能忽视的,要好好修养一个多月呢!”

    林雪静说着,拉好了窗户,没有听见身后的回应,松开拽着窗帘的手,侧脸朝床头那边看了一眼,舒然正闭着眼睛躺着,她面色依然不好,但人却安静极了,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蜷缩在一起,林雪静还真怕她这种睡姿又会使得她身体不舒服了。

    好像是尚卿文从病房离开之后,整个房间都空寂了,她说不出什么感觉,只是看着舒然那落寞而孤寂的面色,心里便忍不住地心疼起来。

    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林雪静自从看到那个叫苏茉的女人来这里,她就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有什么事情这么重要,非要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林雪静皱着眉头,心里实在是不舒服,却又因为不好在此时询问舒然,所以也只好憋着,在她再次转过脸去看向窗外的时候,目光瞥见就在楼下的那家咖啡店,咖啡店的装修比较欧式化,林雪静的目光追随着那进入店内施施然对坐的男女,眼睛都快要冒火了,拉着窗帘的手也用上了劲,觉得自己心里憋着的火实在是没办法再憋着了,松开拉着窗帘的手大步地走到病床边,咬了咬唇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能轻声细语地说出口:“然然,不如,我陪你下去走走吧!”

    林雪静一说完这样的话,就忍不住地想煽自己的嘴巴,刚才她还说舒然不能下床不能吹风来着,现在又叫舒然下床走走,就舒然现在的身体情况,恐怕走也走不远的。

    林雪静想着这些就纠结,她又想下去看看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虽然她也不是个爱八卦的人,但是看着舒然这样的状态,似乎是从尚卿文离开病房之后便一直沉默着,她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林雪静却像是体会到了她心里的难受,是恨不得现在就跑下楼去,找机会抽那个女人!

    第三者这个问题一直是社会上疯传的话题,不管是那个时代,成功的男人身边最少不了的就是这些飞蛾扑火要撞上来的莺莺燕燕。

    她可没有听错,因为之前苏茉来的时候说的是有事找‘尚董事长’,结果尚卿文一出来,她就改口叫了一声,‘卿文’!

    靠!

    林雪静在心里爆起了粗口,见病床上的舒然没有回应,便也不打算再打扰她,转身就要朝病房门口走,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比照顾老婆还要重要!

    “雪静!”床上的舒然突然低低出声叫住了她,林雪静急忙转身,却笑了笑,“那个,我突然想喝咖啡了,我下去买杯咖啡吧!”

    嗯,不是买一杯,是买两杯,一人脸上泼一杯!

    舒然睁开了眼睛,尽管她闭着眼睛,睁开眼时那眼睛却看得林雪静心里一阵发毛的不自然,她看着林雪静,看了好久,最后才微微闭眼,声音很小声,“别去了!”

    林雪静怔了怔,舒然明显是知道她要去做什么,但她却不让她去,林雪静心里着急,这是干什么嘛,你才是正室啊!

    “我想睡一会儿,你陪着我吧!”舒然轻声说着,把苍白的小脸埋在了软枕间,闭着眼,把被子拉高了一些,遮住了自己的脸。

    “然然--”林雪静的声音有些哽咽,坐下来时自己眼眶都红了,手里拿着的手包被自己的手拧得都畸形了。

    我诅咒你们!!

    --------------------------

    咖啡厅,圆形的小沙发上,苏茉静坐着用手搅拌着送上来的咖啡,抬脸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男人,他似乎清瘦了许多,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神情也是充满着疲惫,他没有动放在他面前的咖啡,而是抬眸看着她,“什么事?”

    这样例行公事的口吻让苏茉还是不能适应,她停下了搅拌咖啡的手,微微低吁出一口气,“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万美已经跟尚钢签订了合同,签字的人是你爷爷!”

    尚卿文的目光微微一暗,却也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在他看来,他不主张的事情,一般情况下,他爷爷都会积极争取。

    心里忍不住地苦涩一笑,抬脸时,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你见过他?”

    苏茉脸上尽管也是平静的,但还是有些轻微的不自然,尤其是在面对着尚卿文那质问的眼神,她轻轻垂下眼帘,微叹出声,“卿文,普华抢都抢不到的合作权,为什么你这么排斥?难道是因为--”

    “不是因为你!”尚卿文突然轻声地打断了苏茉的话,静静地看向了她,唇角微动,“你知道我公私分明,我不知道你那个想法是从何而来!”

    苏茉脸色有些微微的尴尬,但心里同时也隐隐地失落,半响她转移开话题,恢复了平静的语态,“尚钢和万美正式的签字仪式会在这周五举行,到时候会现场召开记者大会,这边的负责人是我,我今天来是想说,既然已成定局,不如就和我们好好合作吧!”

    尚卿文的眉头微微一动,不动声色地看了苏茉一眼,“既然苏经理是跟他交接的合作意向,你该找的人是他!”

    苏茉微微一怔,“卿文,尚钢现在是你在做主!”

    尚卿文笑了一声,做主?他笑过之后,眼睛里就只剩下了寒凉。

    苏茉见状心里微微颤了一下,低头伸手拿起银勺子搅拌着咖啡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种徘徊在两人之间的怪异气氛让她有些压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尤其是看到他的那双眼睛,她不敢对视他的眼睛。

    “她,身体怎么样了?”苏茉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因为她已经听说了。

    对面坐着的尚卿文眼神从平静无波到微微地动了动,苏茉抬脸时正好注意到他那眼睛里那轻微的变化,心里也不由得紧了一下,为什么只要一提到她,他的情绪就会有变化?

    是因为这个人被他放进了心里?

    “卿文--”苏茉放下了勺子,抬脸看向尚卿文的目光里带着隐隐的波光。

    “苏茉,我说过了,她是我太太!”相对于苏茉情绪的突然异常,尚卿文似乎早有准备,所以在苏茉情绪波动的时候,他缓缓地放下了咖啡杯,目光却紧紧地射/向了对面坐着的女人,“她是我尚卿文的妻子!”

    他的语气有些重,随着那放杯子的举动,杯子落入杯盘时发出来的轻微声响却像是掷地有声的警告,尤其是他看向苏茉的那道目光,寒凉的,让苏茉忍不住地心里一跳。

    这么陌生的眼神让苏茉一时间都觉得心乱如麻,人也在他的目光中变得有些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但也正因为尚卿文的最后一句话,也激起了她内心深处那埋藏已久的不甘心,她强迫自己抬起头,咬了咬唇瓣,顾不上心跳如雷,颤抖着出声。

    “卿文,她在你身边还不到四个月,但我们却在一起四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苏茉眼睛有些发红,但看着尚卿文的目光却没有退缩。

    “你错了!”尚卿文眼睛里如一汪清泓,薄薄的唇瓣轻轻溢出声来,“是我在她身边!”

    人往往会弄错了从属关系,不是她在他身边,不是她依附他,在他心里,是他依附着她!

    苏茉控制不住地双肩抖动了起来,好半响才颤抖出声,“你,你爱她吗?你确定你的这种感觉是爱吗?”

    尚卿文望着她,“我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不明白,你不可能会这么轻易地说爱一个人,卿文--”苏茉摇着头一脸的不可置信,她不相信,她不会相信的。

    尚卿文看着情绪失控的苏茉,目光微微一暗,“这也是我今天要跟你说的!”

    苏茉抬起脸,脸上那双红通通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了他,尚卿文轻轻地往座椅后方靠着,轻启薄唇徐徐而来,“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有一天会因为想要留住一个女人而精明地算计着她的一切,我疯狂地想要圈禁住她,甚至用上了最不耻的方法,我知道我的做法总有一天会让她恨我,但我就是控制不住地去做了!这其实不仅是一个人的占有欲在作怪,我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做的所有目的就是想要她!”

    这么疯狂的念想是从见她的第三次面开始,从她当着秦侯远一家的面跟他说的那句话开始。

    她说,“老公,你来晚了!”

    他已经过了那种激/情四/射的年轻岁月,早已没有了懵懂无知的青春激/情,但却因为她这一句无心的话,掀起了内心最狂热的念想,他想要她!

    ------------

    这是第一更,本来这一更早就该发布上来,写到三分之二的时候,茗宝的颈椎突然疼得不行,不得不停下来躺了好久,从写高官开始,这个病就一直折腾着我,断断续续地,呼,今天更新可能有些慢,我尽量写足一万字,请大家耐心等待!

    第二更应该在下午,我休息一下,不敢坐太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