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46:这样的男人,太傻

    尚太太?

    舒然静静地说完,目光淡淡地看了苏茉一眼,眼神平静而淡然。

    “苏姐!已经好了!”小雯已经付了款,小心翼翼地拿着那价值三百多万的手表,还忍不住地去看地板,就怕自己万一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手里的手表给摔了个稀巴烂,那她就是赔上自己都不够买这一只表的。

    小雯走过来时看着苏茉正愣愣地站着,再看一眼对面的沙发,已经空了,小雯的目光投向了门口,舒然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店门口。

    “苏姐,尚太太她--”小雯其实很想问,耶,苏姐怎么和尚太太聊上了?虽然上次去尚氏集团算得上跟那位尚太太有一面之缘,小雯也知道苏茉的交际才能,只是她怎么就觉得两人在一起说话怎么就那么怪呢?

    苏姐明知道对方是尚太太还一口一个‘舒小姐’,说实在的,她都觉得奇怪!

    苏茉转过身来,目光淡淡地看着小雯,小雯的那句话还没有说完,意识到苏茉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好,便急忙闭上了嘴,把包装好的表双手递了过去,苏茉接过了表,目光在那只包装盒上的patek philippe标志上看了一眼,眉心微微蹙了一下!

    再抬眼时,那道身影早已消失在了扶手电梯那边!

    ------------------------

    舒然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站在扶手电梯上的她手放在扶手上,身体站得笔直,下行电梯上就她一个人,目光在那层层下叠的黑色电梯上停驻着,眼睛始终是没有动,但耳朵却像耳鸣似的回响起自己刚才所亲耳听见的。

    “卿文最喜欢这个牌子的手表,下周便是卿文三十二岁的生日!”

    “我二十岁的生日礼物也是这个牌子的表,很漂亮!”

    你有没有试过这样的心理尝试,就是你自认为跟自己亲密的人的信息从另外一个人的口中阐述出来,你没有留意过的东西被别人如数家珍地说出来,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女人!

    平静的舒然在电梯抵达的那一刻,眉头紧蹙了一下,很快她伸手捂住了自己嘴,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太好,她的脚步快了一些,朝着头顶的指示标志朝洗手间的位置跑。

    “呕--”随着一声呕吐声,自动感应的水龙头哗啦啦地流出了水,舒然胃不舒服,吐了一阵之后觉得脑子都开始犯晕,双手撑着洗手台,抬起脸,灯光下那张未施粉黛的小脸显得有些苍白。

    舒然凝着镜子里这张苍白的脸,脑海里却冒出了苏茉那张神采奕奕颇为精致的妆容,女人内心深处突然涌出来的情绪让她的胃猛的一个收缩,随即干呕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

    呈帝集团,张晨初正闭着眼睛听着部门经理的汇报,旁边的私人手机响了起来,他睁开眼,汇报工作的声音也暂时停了下来,他看了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接通了笑道:“怎么?喝酒,老地方?”

    他的私人电话里面就那么几个人,不过这个时候会打电话来找他的,倒是让他觉得奇怪了!

    张晨初很想问,是不是尚卿文提前当奶爸的日子过腻了,想要出来透气了?

    结果他的话还没有调侃出声,电话那边的声音便颇为凝重地响了起来,“叫你的人帮我留意一下舒然!”

    接了电话的张晨初声音噎了一下,好半天才愕然,“什么?离家出走?”

    有没有搞错?

    张晨初正想追问是不是他这段时间太关注工作而忽略了一个孕妇的需要,女人嘛,大姨妈来的那几天都有些小脾气的,更别说是在大好年华的年龄段里突然间怀孕了,以他对舒然最表面最肤浅的认知,那个女人压根就不像是能在家里待得住的人,之前不是听关阳说了嘛,祖国的大好河山都快被她走遍了,这样外表看起来冷静其实性格又偏外向的女人,很多时候是有双重性格的!

    在张晨初大惊小怪的声音中,电话那头早一丢下一句,“给我找人!”就匆匆挂断,张晨初对着嘟嘟嘟占线的手机,冲助理招了一下手,一边让汇报工作的经理先出去,一边嘀咕出声,“找老婆都找到我这边来了!”

    ------------------------------

    “很抱歉,大少,我也不知道夫人她--”关阳是满脸的懊恼和焦急,他把舒然送到医院之后因为接了个电话,暂时离开了一下医院,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舒然,问舒童娅,舒童娅说舒然或许是想出去走走,出去走走倒没什么,只是她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而现在,离舒然离开已经有六个多小时了,没有打通电话找不到人的尚卿文脸色都变了。

    如果是平日,尚卿文恐怕也不会这么紧张,只是因为昨日两人的谈话使得两人的关系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他以为两人暂时冷静一下或许会缓解一下这样的气氛,再加上爷爷和奶奶都来了,冉启东也醒了,一切都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但他没想到的是,舒然突然不见了!

    挂了电话的尚卿文眉头蹙了一下,刚才他打电话回家,莫妈说在卧室里找到了舒然落在家里的手机,她没带手机,这个傻瓜到底去哪儿了?

    尚卿文心里给揪得紧紧的,看着车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心里更加焦急了。

    “大少,朗少爷说已经开始着手在找,有关出市的记录并没有显示出夫人离开的记录,她应该还在d市的!”关阳说着,心里在微叹,早上就发现夫人的神态有些不对,精神不太好,起初他以为是她没有休息好。

    尚卿文‘嗯’了一声,紧皱的眉头却没有松开,直到他手里的手机响起的时候,他的紧张思绪被这突兀的电话铃声所打断,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不定的名字,他眼神凝了一下,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开接通了。

    接电话的过程中尚卿文的表情从目光低沉到突然眼睛一亮,挂上电话之后便叫住了关阳。

    “去景腾!”

    --------------------------------

    “小姐,您点的柠檬水!”咖啡店的服务生端来了一杯水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微笑着轻声说道。

    这是这位小姐叫第三杯了。

    “谢谢!”

    “小姐是在等人吗?”服务生是个胸口贴着大学生临时服务员的标志,可能是刚出身社会体验社会,还没有学会在面对客人的时候需要做到的那些礼仪,但舒然却觉得她脸上的笑比那些态度谦恭永远保持着八颗牙微笑标准的服务员要纯粹。

    舒然面色迟疑了一会儿,但回应服务生的还是一个浅浅的笑,轻轻摇头!

    等人吗?其实她也不知道,她只是不想回家!

    见舒然笑了,小姑娘顿时觉得倍感亲切,好心提醒着,“外面下雨了,而且越来越大了,你如果要走的话可能要再等一会儿!不过从这里朝下面看,夜景也不错的!”

    舒然觉得一个陌生人也能给人温暖,就像,就像今天送她来景腾的那位出租车司机,她尽管心里沉郁,但还是扬起脸浅笑着道谢,答谢她的提醒。

    咖啡店里的音乐和缓而优雅,但窗外却早已濡/湿一片,因为下雨,所以d市的天显得昏昏沉沉,黑压压的云层包裹在d市这座城市的上空,严密地拢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带手机出行就有这样的好处,没人打扰,一个人可以静静的思考,但免不了也有一种孤寂感,就像被人完全遗忘掉了一样。

    用勺子搅拌着杯子里面的水,把柠檬片搅到了一边,她又像回到了以前,旅游到了另外的城市,在那个陌生的城市里,没人会认识你,你也不用担心你的衣着举止会给那里的人留下什么印象,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来的潇洒,走得洒脱!

    舒然低着头抿了一小口那有些酸甜的柠檬水,突然觉得那些年的潇洒和洒脱到现在,却变得像包袱一样的沉重。

    她不是秦家人,却因为秦叔叔的仓猝过世而有所针对地推到了他的头上,舒童娅说,他在结婚前笃定而坚定地告诉过她,他要娶她!

    一个男人会因为一个即将要破产的企业而绑定了自己的婚姻?或者说不择手段的目的只是为了一个女人?

    她不相信!

    因为她觉得,这样的男人太傻!

    而尚卿文不是那样的男人!

    而她也自认为,没有那个魅力!

    舒童娅说,要想婚姻生活过得纯粹,最先要做到的,是你想的要纯粹!

    如果不是非要抱着要跟他分开的念头,适当的让步不是在示弱,而是理性的包容!

    舒然突然抬起头,轻轻叫住了那位送饮品的小姑娘,“能借你手机用一下吗?”

    她的话有些急切,眼睛里面也闪烁着急切的目光,只是当她拨通的手机才响了一声,她的耳边便传来一道急切的女声。

    “卿文--”

    --------啊嘞嘞,这是第一更,后面还有,写好就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