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45:如果可以,请叫我一声尚太太

    十点的医院,病房里却并不安静,接到消息从嘉禾赶来的冉奶奶和冉爷爷还在病房没有舍得离开,冉启东的出事让老两口心惊胆战了好长一段时间,也让他们体会了险些失去儿子的痛,他们是一听到儿子醒来便马不停蹄地从嘉禾那边赶了过来。

    还有什么比亲人的安危还要重要呢?

    冉启东才刚醒来,毕竟精力有限,所以大多数时间都在闭着眼睛休息,冉奶奶和冉爷爷看着儿子安然无恙那颗悬着的心也总算是安定了下来,熬了大半个月,醒来了就好!

    “妈,爸!”躺在病床上的冉启东轻轻睁开了眼睛,老两口赶紧上前,冉启东则看了一眼一直守在病房里的尚卿文,“卿文!”

    尚卿文站了起来,冉启东便开口继续说道:“你们都回去吧,很晚了,照顾好爷爷跟奶奶!”

    尚卿文也早有此意,毕竟爷爷和奶奶年老,体能自然不能跟年轻人比,他是在这里能熬夜的,只是--

    尚卿文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他的表情没有逃过冉启东的眼睛,他是在担心舒然吧,然然这孩子也真是的,怀孕都两个多月了,还闹小孩子脾气!

    不过今天当舒然出现在病房时,那大颗大颗的眼泪是毫不掩饰地就滚了出来,到底她受了什么委屈,让这么一个从小都坚强的孩子哭成了那个样子?

    冉启东心里忍不住地担心,可能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难关,现在他心里即便是有些心疼女儿但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心里一烦躁就跳起来不分青红皂白地乱发脾气一通,他不清楚到底他们发生了什么,年轻人的事情,不好开口!

    冉启东本来想要说些什么,瞥见病房的门已经被轻轻推开了,进来的人是舒童娅和舒然,冉启东正好便开口了,“然然,你和卿文把爷爷奶奶接过去,好好照顾着,现在也不早了,赶紧回家去吧!”

    “我--”舒然本想说她想留下来,结果舒童娅抬眼看了她一眼,那眼神硬是让她把要说出口的话给再次咽了回去。

    舒然神情有些不自然地看了尚卿文一眼,尚卿文正在帮着爷爷奶奶收拾东西,东西不多,全都被他提在手里了。

    回到车里,冉爷爷和冉奶奶坐后排,期间他们从谈论冉启东的病情开始,冉爷爷自然询问了一下尚卿文最近的工作情况,而尚卿文都一一回答了,舒然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插不上话的她只是静静地听着,尤其是在爷爷提到了尚钢收购的嘉禾炼钢厂的那些事儿还有一些有关尚钢经营情况上的事情,尚卿文的回答条理清晰,涉及到工作上的事情,他的每一句答话都显得苛刻严谨,不似平日里的温言笑谈时的语气。

    而所谈及的内容很多都是舒然不知道的,舒然微微侧脸,看着身边开车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不了解的何止是他这个人,就连他的工作,她都没有认真地去了解过。

    有时候我们常常埋怨别人不了解你,别人不懂你,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而我们也往往忽视了角色中的自己,你到底有没有用心去了解过别人,有没有试过将心比心地去尝试着了解过对方?

    舒童娅说的话在舒然的耳边时不时地回响着,因为舒童娅说的那些话,舒然都险些忘记了自己今天动气的初衷!

    回到半山别墅,莫妈见到从车里下来的冉老夫妻,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两位老人的到来简直就是救星驾到。

    在照顾老人这方面,尚卿文比舒然还要懂得多,老两口也累了,从嘉禾那边赶过来就一直在医院,收拾妥当之后,老两口便上楼休息去了。

    卧室里的主灯没有开,开的是光线很柔和的小灯,舒然拢着睡袍从奶奶房间那边过来,奶奶关心她的身体情况,在车里又不好问所以便把舒然叫了过去,舒然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嘉禾看望两位老人了,心里也有些愧疚,没有回家陪他们,在奶奶那边跟他们聊了也有好长一段时间,现在才回来。

    一进卧室的门,房间里柔和的灯光让她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朦胧的雾,她的眼睛在夜间本来就视力很弱,所以在这样的朦胧灯光下,她的眼睛里看到的事物都像被蒙了一层薄薄的纱,看不清楚。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客房睡一晚,毕竟,她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即便今天舒童娅跟她说了那么多,但她还是放不心里的那个芥蒂,她转身伸手正要迈开步子往卧室外面走,转身却撞进了他的怀里。

    尚卿文手里还端着一晚营养粥,也不知道他在她身后到底站了有多久,想事情想得入神的舒然,加上视力又差,所以才能发现身后站着的人,这么一撞,尚卿文是早有防备,被她这么莽撞地撞上来,他端着粥碗的那只手抬高了些,而另外一只手则顺势握住了她的腰,揽在自己的怀里。

    没料到他会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舒然的脸撞在他的肩头,额头有些隐隐的疼,她忍不住地倒吸一口气,身体却被他紧紧地搂着贴在了他那坚硬如垒壁的身体上,穿着薄睡衣的他强大的身体骨骼咯得她胸口一阵发疼,透过那薄薄睡衣布料的肌肉随着他的心跳咚咚咚地直撞。

    舒然的一声‘放开我’还没有说出口,头顶便飘出了尚卿文柔和的声音,“撞疼了?”

    一如既往的温柔话语,让舒然那句带着排斥的话堵在了嗓子眼里,她抬眸便见到了他那上下滚动的喉结,他正低下头来注视她的表情,两人的目光就这么的撞在了一起,在去医院之后,一整晚的时间她都没有再跟他说一句话,尚卿文低头看着她那原本抬起来的脸在接触到他的目光时直接又别开脸避开了,他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却不动声色地拥着她往大床边走去。

    舒然试图挣扎,可放在腰间的手一直没松开,男人的力量就是女人所不能抗拒的,在尝试着挣扎的过程中舒然已经被他带到了床边。

    “你晚上都没吃东西!”尚卿文的声音依然很轻,舒然被迫坐在了床边,盯着他手里递过来的那只小碗,是一小碗的粥,上面缀着两颗红枣,还洒了几颗葡萄干,粘稠的粥散发着阵阵的清香,透着一股子淡淡的香甜。

    舒然这段时间晚上喜欢吃甜的,而莫妈也知晓她的喜好,所以每天晚上熬的粥都会变着戏法般地在里面加一些甜的东西,但也不会加得太多,让舒然不会甜得腻。

    她晚上确实没有吃东西,因为心情不好,连带着都没有胃口了,面对着他递过来的粥碗,舒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把脸偏向了一边,“我没胃口!”

    她不是赌气,只是确实是没有胃口,吃不下东西!

    尚卿文看着她,慢慢地把碗移开了,才缓和了不到两天的关系突然之间都像遇上了瓶颈一般,他看着她那有些僵硬的脸,心口就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这一晚两人是睡在一张床上,但舒然却背对着他,中间也隔开了好大的一段距离,卧室里的灯光柔和地散开,这么静谧的空间有着让人压抑的气息,背对着尚卿文的舒然闭着眼睛却始终睡不着,身后是空空荡荡的一片,她说不清楚自己此时是什么心理,只知道,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他!

    都不知道过了多久,空气里响起了一阵短信的声音,连着好几声,身后有了些动静,明显是没有睡着的他轻轻坐起来的声音。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她总是能在夜晚这样安静的时候听见他手机的响声,是短信的声音。

    她知道他的手机很少有垃圾短信,也知道他这人不喜欢发短信,只是最近这样的频率似乎多了一些。

    紧闭着的眼睛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身后,尚卿文已经缓缓起身,声音很轻地走向了放手机那边的沙发。

    他忘记关手机了!

    尚卿文轻声走过去,本想将手机直接关机,这短信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这么安静的空间里,他怕吵到了她。

    尚卿文侧身看着背对着他的身影,凌晨两点多了,她从上/床到现在一直都这么背对着他,中间隔着那么宽的距离,她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睡在了最边上。

    尚卿文想把手机关机,瞥见手机屏幕上面闪动的号码,跳出来的短信让他眉头蹙了一下,毫不犹豫地正要按删除键,手机却开始响了起来,那个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尚卿文眉心皱得紧紧的,直接挂断,然后关机,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放,脸上沉郁的表情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暗沉起来。

    手机的短信一声接着一声,而那个打通了却直接被挂掉的电话,关机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舒然的眼睫毛微微一颤,身体突然抖了一下,女人可怕的第六感!

    ------------------------------

    周末,也是舒然最后一天的假期,早上起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空如也,她不知道尚卿文是什么时候起床的,她昨晚上最后是怎么睡着的都不记得了,只是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些热,就像被人搂着有些出不来气的紧迫,还感觉到有人在她耳边轻轻地叹息声。

    舒然下楼时,爷爷和奶奶正在用早餐,而让舒然感到意外的就是关阳在客厅里,见她下楼,关阳站了起来,“夫人,早上好!”

    舒然因为关阳的那一声‘夫人’有些不适感,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关阳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便轻声说道:“大少让我送夫人和老先生和老太太一起去医院!”

    哦,原来是让关阳充当司机的!

    舒然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当司机会不会委屈了关阳?

    人家好歹也是职业经理人,做尚卿文的助理已经让舒然觉得够委屈了,还被尚卿文指使到当司机的份上了。

    舒然陪着爷爷奶奶去了医院,去的时候冉启东正在配合着做例行检查,忙的人是舒童娅,冉家老两口也没说什么,毕竟儿子住院这么久,守在他身边的是舒童娅,以前那些恩恩怨怨不提也罢,光是她这份心,也让他们感动了。

    检查的结果是好的,这让几人都安了心,就等着他身体再好一些就可以出院回家调养了。

    冉启东的精神不错,他现在偶尔会下地走一走,“躺了十几天第一次下地脑子就犯晕,险些晕倒了,把你妈妈都吓坏了!”

    冉启东说着,忍不住地笑了起来,而那边倒水的舒童娅手却顿了一下,冉启东的笑声很小声,舒然却不太习惯这样谈笑风生的冉启东,因为过去的那些年里,每次见面,都是一副冷冰冰的脸,他突然间变了一个人一样,让她是浑身的不自在。

    因为很少接触到这种融洽的氛围,舒然的不自然也被冉家老两口看在了眼里,平常人最普通的家人和睦气氛,在孙女看来,那么的遥不可及,突然一天有了这种气氛,她会惶恐得难以接受!

    舒然没在病房待多久,她走出病房时,舒童娅也跟了出来,走廊上,舒童娅声音很轻,“然然,跟他谈了没有?”

    舒然身影一僵,舒童娅看着她的面部表情已经明白了,好半响才低低出声,“舒然,那个自信的你,去哪里了?”

    她为什么不直接问?

    为什么?

    因为不自信,怕得到自己害怕得到的答案!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不自信了?

    以前的那个自信的舒然到哪里去了?

    舒然的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笑,但苦涩的表情让舒童娅心里一滞!

    她从来都不是那么的自信的!

    ----------------------------

    从医院出来,舒然没有让舒童娅通知关阳,关阳今天的任务是把她们接到医院,然后又接回家去,期间他并不知道舒然会离开医院去其他地方。

    “小姐,您去哪儿?”的士车上,司机热情地问。

    舒然的表情愣了一下,其实她也不知道要去哪儿,“随便走走吧!”

    啊?

    司机表情一怔,但见舒然没有再多说,只好开始打表,开车。

    或许是舒然的沉默让司机动了恻隐之心,便开始尝试着跟舒然谈一些d市的风景名胜,司机的热情好心让舒然心里一暖,静静地听着这位中年大哥的热情讲解,心里的那些抑郁也稍微得到了缓解。

    “小姐,不如你可以去购物中心看一看,今天星期天,大多数的上班族都放假了,大型商场都抛出了打折的优惠活动,去看看想要买些什么,随便散散心也好啊!”

    购物能宣泄人的愤怒和抑郁,这是女人自我排解的方法之一。

    舒然看着窗外的街景,心里挺感激这位司机的,便轻轻摇头,“我不喜欢逛街!”

    “哦?”司机愣了一下,这可就不好劝了,喜欢逛街的还好,买些东西花点钱也就排解了郁闷了,但这不喜欢逛街的呢?

    舒然确实很少出来逛街,以前是林雪静拽着她来,而且因为要上课的缘故,她平日里就喜欢窝在家里,要不就是在文教授的研究所,要不就是放假的时候出游在外,压根就没时间来逛街。

    “小姐,其实逛街啊也有好处的,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能锻炼身体,又比如看到好的东西给朋友买一个,送给朋友,朋友心情好,你也会跟着心情好的!”司机在尽责地给她说会有好心情的办法,听不到后面人的回应,司机心里一叹,哎呀,看来也并不是什么都能一套用的啊!

    谁知就在司机正琢磨着是不是想其他的办法,便听见后排传来一道低低的声音,“如果,如果想缓解一下关系,应该,应该送什么好?”

    舒然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其实她怎么会突然想到了这个,而且还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口呢?

    以为司机没有听见,她也松了口气,谁知好心的司机却朝后面看了一眼,笑道:“小姐,你是送给男性朋友的吧?”

    舒然心里一跳,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她的表情,笑了起来,又朝舒然多看了两眼,这女孩子长得很好看,而且穿的衣服还看不出是什么牌子,但质地却看着就很好,应该是经济充裕的家庭,那既然这样,跟她所接触的男性应该也家庭不差。

    “选礼物就去d市的景腾吧,上面有一条街,里面的东西应该是适合你男朋友的!”

    舒然脸色微怔,男朋友?

    其实她今天出来是漫无目的的,就想在外面逛一下,而且如果她真的要逛街,也会第一时间叫上林雪静,只不过现在她怀孕两个多月了,走路也走不快,又容易疲倦,林雪静逛街一逛就是好几个小时,大半天的时间都在店里逛,她也没有那个精力陪着了。

    更何况她也不想让好友看到她这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正想告诉司机还是回医院吧,结果出租车却停了下来,舒然朝窗外一看,景腾大楼已经到了,原来这车一直在这边转悠,都不知道转了好几个来回了!

    舒然只好下车了,跟司机挥了挥手,站在景腾楼下的她看着不少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从那个大门走出来,来这里购物的人都是喜好奢侈品的,鲜少会见到提着国际名牌包的人会挥手打的士车的,都是自驾豪车。

    舒然微叹,也不知道现在的具体时间,大概是九点多吧,既然都已经来了,不妨给林雪静打个电话,问她需不需要去看最新款的包,等她低头去掏自己的手机时,在里面摸了好几遍都没摸到手机,这才恍然大悟,出门的时候,她忘记了丢在卧室枕头底下的手机了。

    包里除了一个钱包,什么都没有!

    舒然忍不住地觉得太阳穴涨得疼,最近越来越丢三落四了,她的记忆在随着孩子月份的增加而退化到了让她自己都惊骇的份上了。

    她现在一人在外,手机又没带,万一他打电话找不到自己,会不会着急?

    舒然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没有想现在是不是该上去,而是想着他联系不到自己会不会着急?

    她的第一个念想居然想到的还是他!

    舒然眉头蹙了蹙,提着包迈着步子就朝大门口走了过去,带着赌气的成分,索性什么都不想,就逛一下吧!

    d市的名流街星期天的人也不算多,毕竟能在这里消费的人群不多,跟其他地下商场里的热闹比起来,这里显得冷清多了。

    舒然乘坐着手扶电梯上到了名流街的第二层,不同于那些普通商店会用高音或是音乐来吸引客人的注意力,这里显得安静而有秩序,果然是有钱人消费的地方,有档次的人都不怎么喜欢喧闹吧!

    舒然下了电梯,面对着一家家紧挨着的国际名牌,有些茫然,不知道要逛什么。

    这个实在的孩子以往买东西都是雷厉风行,看中了买了就走,现在突然有这个闲情逸致逛街,她居然不知道该从哪里逛起!

    走了几步透过干净的玻璃橱窗,里面摆放着的物品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耀眼非常,时不时地听到有温柔的声音,“欢迎光临!”

    舒然漫无目的地走着,瞥见楼下的钻石手势店,有情侣在试戒指,她收回目光时微微叹了口气,她的结婚戒指都没有戴过!

    心里突然有些淡淡的失落感,因为那个不成功的婚礼,那戒指都没有戴在她手上!

    “欢迎光临,小姐,需要看手表吗?”耳边是导购小姐甜美的声音,把舒然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她抬脸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停在了一家手表店的门口。

    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

    难怪这家店看起来如此气派!居然占了这一层楼的一半以上!

    舒然对表没有什么研究,正要微笑着转身离开,导购小姐甜美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小姐,您是想给您的男朋友或是先生看一看手表吗?相信您能在patek philippe找到一款适合您男朋友或是先生的手表!需要进来看一看吗?”

    适合?当然适合了,这表的价格有多贵她看一眼就觉得眼睛花!

    林雪静说这个牌子的手表是集结了所有成功男人的喜好,是成功男人身份的一个特殊标志!

    嗯,钱打出来的标志!

    舒然本想婉拒,她不可能舍得花这么多钱买表,但目光在那边无意间看了一眼,但说里面的装修都奢华得让她侧目,虽然她也经常陪林雪静逛lv,但还是被这样的气派场所给怔得愣了一下。

    偌大的店里,并排放着四个单独的小展柜,里面是摆放着的手表,而周边的其他地方便是奢华的沙发座椅和一些艺术品。

    果然品味都是相互承托出来的啊!

    舒然淡淡一笑,她不可能会买,所以也省了自己要去看的时间,正要转身走,便听见身后一道微笑的声音,“舒小姐!”

    舒然怔了一下,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了,这位万美的负责人!

    她应该是姓‘苏’吧,到底是那个‘苏’,跟她同姓还是其他的,她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当时尚卿文介绍的时候,她心里就记住了这个姓!

    “你好!”舒然淡淡一笑。

    苏茉一身颇有ol风格的干练装,短西装上衣,西装长裤,整个人浑身都透着一股子的干练气息。

    苏茉身后还跟着助理小雯,小雯看到了舒然便友好地笑了笑,舒然侧身让了让,便要离开,但苏茉却没有让开,而是淡淡笑着,“舒小姐是来看表的吗?正好,我也是看表的,为一位客户选购一份礼物,一起可以吗?”

    舒然心里微叹,她不是来看表的,正要婉拒,便听见苏茉对导购小姐微笑说着,“请给我们来两杯温开水!”

    舒然是想走,但现在这情形,也走不了了,她也有些累了,索性便坐在了沙发上,就当找了个休息的地方吧!

    苏茉跟导购员低声说了些什么,店里的服务员便很快送来了温开水和精致的糕点和水果,两名店员带着手套小心翼翼地将两只手表取了过来放在了桌子上。

    “小姐,送客户这两款挺适合的!”导购小姐笑着说道。

    “谢谢!”苏茉微笑,看着舒然,“舒小姐是想看哪个款式的?是男款的还是女款的?”

    “我不用!”舒然语气淡淡,因为听到‘舒小姐’从她嘴里说出来,心里有些怪!

    苏茉拿着面前的那只表,笑了,“我以为你是来给卿文选表的,毕竟,再过一周就是他三十二岁的生日,他有收藏这个牌子的喜好,我以为--”

    苏茉说着,声音却突然停了下来,目光朝舒然扫了过去,脸上依然是无懈可击的微笑,“抱歉!”

    当你根本就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向你道歉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很诡异?

    舒然此时心里就是这种想法,很诡异!

    “就这一款吧!”苏茉指着其中的一块表让小雯去付款,舒然瞟了一眼那表的价格,标价是三百多万,比她的那一套房子还要贵,她不得不承认被苏茉那慷慨的付款姿态而怔得神情微愣,一块表,三百多万!

    她在心里苦笑,她怕是一辈子都做不到这样的慷慨了!

    “舒小姐,你真的没有要挑选的吗?”苏茉问,舒然摇头,打算起身走了,苏茉也跟着站了起来,“这个牌子的也有女款的,很漂亮,我在二十岁的时候收到的那一份礼物也是这个牌子的手表,真的很漂亮!你--”

    “苏小姐!”站起来的舒然突然轻轻打断了苏茉的话,神情有些疲惫地看着她。

    “我不太习惯还听见有人叫我‘舒小姐’!如果可以,请叫我一声‘尚太太’!”

    --------阿勒勒,今天的更新完毕了,加更一千字,大家把票票撒过来吧,啊啊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