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44:你好卑鄙

    半山别墅的地价之所以贵,不仅是因为这一块地皮上集结了d市所有的富豪,身价倍增的同时与之相匹配的配套设施也是d市所有小区不能比拟的,这也是张晨初最为自豪的地方。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里的地势总是能见到d市最灿烂的落阳。

    当年司岚是有意要将这里划定为天然的市民休闲娱乐区,规划出来作为一个大型的森林公园,但很明显,免费的跟高额的税收相比起来之后,司岚还是选择了后者。

    落阳的余辉洒落在二楼的卧室里,房间里的那一半的玻璃天顶已经被自动打开,即便是外面窗帘拉得紧紧的,但室内还是一室的温暖阳光,只不过此时的情景却无法让人有轻松闲暇之态。

    随着舒然那一句话的轻逸出声,房间里的暖突然像是被一阵凉风吹散了一些,躺在大床上的舒然在见到他那微然而动的神情时,心里突然涌出一丝难过来。

    难道,真的就跟她想象的一样吗?

    闭着的眼睛有些微微颤抖,她竟想着,若是此时自己听不见看不见该多好,又或者,她不追着问,而他也不必回答,也不会有这样的情景出现了!

    心窝里有些抽疼,舒然突然后悔了!

    耳边溢出的低叹声使得她被揪紧的心又一次被猛力地一拽,她竟想着,想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她是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了吗?还是因为这样催生出了她内心深处最无助的自卑感,在面对着即将要到来的回答,她竟用了这样逃避的态度!

    可是,不要,她不要逃避!

    舒然突然睁开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床边的他,她今天就是要听他的心里话!

    “然然!”被唤出的声音因为她突然睁开眼睛的举动停顿了一下,放在她脸庞边的手显得有些局促,那双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睛,眼底流露出来的惶恐和不安还有就是强装出来的坚强看着他心里不由得被揪得紧紧的,有些疼。

    她的眼神执著而坚定,两人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尚卿文的目光有些沉,在对视上她的眼睛时,目光微动,唇瓣轻轻地动了动。

    “是!”

    兼并掉秦氏迟早的事情!

    舒然的心里一阵发麻,他承认了!!

    舒然的脸瞬间变得苍白起来,而尚卿文也眉头微蹙,在他伸出的手被她一转脸避开之后,他目光一暗,幽声说道:“我是很早就看中了秦氏,但是然然,秦羽非的二叔携款而逃的事情跟我无关!”

    “那秦家跟呈帝集团的那个项目的合作,最终掌握控制权的,是呈帝,还是你?”舒然的声音有些微微的抖,因为秦羽非在信里告诉了她,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在那个项目上,不仅是权利还是资金上,秦家只占三成,而另外的七成的控制权是在尚卿文的手里!

    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跟秦氏签合同的是呈帝,但为什么操控权却落在了他的手里?

    他明明就握着能随时掐死秦氏的命脉,可他却只字未提,在秦家被呈帝拿合同逼得无路可走的时候,拒绝秦氏提出的延缓资金到位的请求的人,是不是他?

    为什么,一连串的缘由串联起来,舒然才发现真实的可怕,她在这场局里面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是舒童娅手机里的录音里说的那些,是秦家跟他谈价的筹码?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婚姻其实并不是那么的纯粹,掺杂了太多太多让她不可置信的东西在里面!

    而她心中的两情相悦,到现在想起来,竟是一个可笑的笑话!

    尚卿文凝着她那苍白的小脸,眉头轻皱着。

    “是,那个政aa府项目的控制权是在我手里!可是然然,我承认我动了私心,但是我--”

    “别碰我!”舒然突然坐起来身体往床那边靠了过去,浑身就像扬起了刺一样的小刺猬,苍白的脸上有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她用这样的表情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眼神变得陌生又疏冷,声音更是颤动着溢出来。

    “是你,是你,为什么会是你?你斩断了秦家所有的后路,让秦家不得不来求你,正中你的下怀把秦氏收入你的囊中,你用这种方式吞了秦家还想让秦家人对你感恩戴德,尚卿文,你,你好卑鄙!”

    舒然想到了离世的秦叔叔,如果不是秦家出了事,他会不会还能多活得久一些?而面前的这个温润如玉的男人又到底做过了什么?他难道不是间接害死秦叔叔的凶手么?

    尚卿文的脸色也微微地变了,尤其是在他即将要触摸到她,但她却像逃避瘟疫一样地从他身边逃开,她说他卑鄙,眼神里尽是疏离和淡漠,他的心里突然涌起一丝烦躁来,躁动而不安!

    “我承认在秦家的事情上,我是用了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但是然然,我对你是真心的!”尚卿文说着,目光凝在了她那张苍白的小脸上,朝她伸出手,“别闹了,然然,我们是夫妻!”

    舒然心里一个寒颤,他连承认错误的语气都是这般的平静自然,就好像,就好像他本来就该这样,在她这里觉得要颠覆了世界的大事从他的话里竟是那么的轻描淡写浓缩成了那么一句话。

    “尚卿文,你是不是觉得,你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得到秦家是理所当然?是不是在你心里,只要目标确定,不管是用什么方法,哪怕是不择手段的方式在你看来都是很正常的?对不起,我没有你那样的胸怀,因为我无法做到你这样的心安理得!”舒然侧身从床那边下地,她觉得她实在是在这里待不下去了,因为尚卿文说的话颠覆了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观,原来一个人也可以做到这样的没有人情味,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秦家的事情就像一个刺,戳得她心疼不已,而对于逝去的秦叔叔,她更是觉得,愧疚!

    舒然下床时连拖鞋都没穿,她往卧室门口大步地走,被站起来的尚卿文伸手拉住了胳膊,她想要用力地挣开,尚卿文也用了些力,拉着她不由分说地直接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在承受着她那凌乱的拳头砸过来的时候,他的脸沉得可怕,紧皱着的眉头丝毫没有松开,在舒然挣扎时,他脸上那隐忍的表情终究是化为无奈的叹息,肩头被她那拳头砸得有些闷疼,她也是丝毫没有注意力道,从来都没发现,原来她砸人的时候也是很疼的!

    “放开我,尚卿文,你放开我!”舒然急得四肢都开始乱动起来,但尚卿文却紧抱着她不松手。

    “爸爸醒了,他想见你,你真的不去医院了吗?”尚卿文的声音有些嘶哑,眼睛里的暗沉都还没有散去。

    爸爸醒了?

    舒然的心猛然跳了一下,真的吗?她的眼睛紧盯着尚卿文,好像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他的肯定的答案。

    尚卿文似乎看懂了她的目光,轻声说道:“中午就醒了,打电话给你的时候,莫妈说你正在休息,我没让她告诉你!”

    室内那紧逼的气息就像突然镇定了些,没有刚才那么的剑拔扈张,舒然收回了目光,声音却变得清冷起来,“你放我下来!”

    尚卿文放开了她,怀里一空,那身影直接远离了他,目视着她朝更衣间走去,听见里面一阵翻动的声音,他知道她是在换衣服,他守在门口,等着她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从他身边一阵风似地擦肩而过,她没有抬脸看他,而是径直朝卧室的门外走去,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尚卿文心里突然空空的!

    二楼上的争吵声自然也引起了一楼莫妈的注意,见到舒然换了衣服下来,身后跟着的是尚卿文,莫妈看着两人的脸色,尤其是舒然的脸色很不好,不由得担心起来,这都什么事儿啊?

    在前往医院的途中,车里的气氛静谧地让人心里沉得害怕,到了医院,舒然便直奔病房,推开病房的门时,见到了正在给冉启东垫枕头的舒童娅,冉启东已经醒了,见到突然推开门闯进来的舒然,先是一惊,然后便是一喜,正想问然然什么时候能过来,她就来了!

    “然然!”冉启东昏迷的这段时间人也清瘦了不少,毕竟是在床上一趟就是大半个月的,醒来也有好几个小时了,总算是思维能稍微活跃了些,算是能像正常人一样的交流了,只不过说话还是有些吃力,人也显得比较累,不过看着舒然来了,他这精神也突然变得好了起来。

    面对着床上那个对着自己微笑的男人,舒然的眼眶突然红了,心里被积压住的委屈在此时就忍不住地翻涌而出,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大颗大颗地滚出了眼眶!

    她的举动把舒童娅和冉启东都怔住了,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了站在了舒然身后的尚卿文身上!

    ------------------------

    开心的事情总是来得很突然,就如悲伤的事情一样,来的可能是晴天霹雳!

    跟尚卿文的对话就如同那一道晴天霹雳,劈得舒然在站在自己的父母面前第一次毫无掩饰地哭了起来。

    她不知道,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着这样的男人,一个睡在自己枕边靠得离自己最近最近的男人!

    “身体怎么样了?”舒童娅给她倒了一杯柠檬水,酸酸的加了点糖,酸中带着点甜,知女莫若母,就连冉启东都看出了端倪,作为母亲的舒童娅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这都快晚上十点了,舒然都没有表现出要离开的意思!

    舒然埋着头喝着舒童娅递给她的水,眼睛还红着的。

    舒童娅见她没回话,便轻叹一声,“你是打算让他也在这里陪你一晚上?”

    舒然自然知道,舒童娅话里的他指的就是尚卿文!

    舒童娅看得出来,他们两人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尽管在医院的这几个小时里,尚卿文依然表现得沉稳帮着有条理得处理医院的这些事情,也会在冉启东清醒的时候陪着聊会天,一切都表现如常,只是舒然对他的态度就过于冷漠了些。

    “我以前是没有机会跟你说一说你结婚后应该注意些什么,这些都应该是作为母亲的亲身传教!”舒童娅说完看向了舒然,脸色平静地看着她,“其中有一条对女人来说很重要,你不妨就当我们饭后谈资,听听也罢!”

    舒然依然低着头,舒童娅已经继续说了,“赌气,应该适可而止,拿捏有度才能在婚姻生活里游刃有余!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会真的有耐心一直哄着你,相信我,然然,他可以哄你一天一周一个月,但却不是永远!如果你不是抱着非要跟他过不去的态度,适当地让步不是在示弱,而是一种理性的包容!”

    舒然突然抬起脸来,看着母亲,“连你也觉得他的做法是对的,对吗?”

    舒童娅听着女儿那具有攻击性的言语,语气是带着强硬的,是发自内心的执念,她是在表述自己的立场,她觉得那就是不对的。

    舒童娅很早就知道,女儿的性子倔起来那是硬皮气。

    她拿起小桌子上的那只杯子,手指在杯沿上滑了一圈,“据我所知,秦氏归在尚氏集团旗下之后经历了一次大换血,也不过才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整个企业都活了过来,有关那个政aa府的项目也依然冠于了秦氏的名下,工程已经全面启动,你应该知道,能将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一个月之间拉回了正轨,需要面对的后续问题多得让你难以想象,你不妨去一趟秦氏,问问现在里面的公司职员,他们是愿意过现在的日子还是以前的日子?然然,其实我想,你秦叔叔如果泉下有知,这已经是给他最好的报答了!”

    “但我不能接受他的处理方式!”

    “你不能接受的不是他的这种处理方式!”舒童娅认真地看着舒然,捕捉到她眼睛里那一晃而过的情绪,更加肯定地轻声说道:“你不能的接受的是自己有可能就是一个廉价的附带品!”

    舒然心里一怔,舒童娅一语点破她的心里郁结。

    舒童娅看着她的表情,轻轻一叹。

    “你结婚之前,我有问过你,你是不是真的爱他,真的愿意嫁给他!”舒童娅说着轻笑了一声,“同样的问题我也问过他。”

    他是不是真的爱你,真的愿意娶你!!

    舒然整颗心脏都突然悬了起来,内心深处在紧张,紧张地等待着舒童娅宣布的答案,既紧张却又害怕!

    “他的答案远比你当初的回答更笃定!”

    舒童娅语气一顿。

    “他说他要的就是你!”

    -------啊,今天加更一千字了,呵呵呵呵,更新完毕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