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38:我期待着!

    “今天真是感谢你了!”购物城的扶手电梯旁,扶着腰,典着大肚子小心翼翼站上扶手电梯的女子微笑着说道。

    身边同时踏上电梯的苏茉脸色有些微微的失神,但回过神来便神情有些不悦地埋怨,“敏敏,你都六个月了,你们家梓俊也放心得下让你一个人出来,你呀,走路的时候不要这么大大咧咧的,老是随着性子,对孩子不好!”

    身侧的孕妇脸上满是无奈,又忍不住地笑着说着,“看你,都没当过妈但显然都有妈妈级别的唠叨了--”

    她刚说完觉察到自己说的话题有些敏感,急忙朝身边的苏茉看了过去,有些不忍地开口,“苏茉,我不是,我不是故意的!”

    敏敏的脸色满是歉意,但一时间又嘴笨得不知道该怎么来劝慰,有些担心地把目光转向了苏茉的脸上。

    苏茉的脸色有着很短的变化,眼底闪过的情绪复杂难拟,见好友那担忧的眼神,便伸手挽着她的胳膊,“我没事,我很好!”

    很好吗?

    敏敏咬了咬唇,低低说道:“苏茉,他结婚的事情我们都选择了没有告诉你,你,你怨我们吗?”

    这是她一直想要问的话。

    苏茉摇头,笑了笑,但在敏敏的看来,那笑苦涩难耐。

    “苏茉,这些年,你真的没有再跟他联系吗?”敏敏言语小心翼翼,也透着对好友的担心。

    电梯已经到了底楼,苏茉扶了敏敏一把,“别说这些了,找个地方吃东西吧,我难得回来一次,这次该你做东了!”

    苏茉岔开了话题,敏敏也没有好再继续追问,低声咕哝着,“苏茉,这次,你回来了,还要走吗?”

    苏茉听着好友的问话,思绪陷入了一时的沉思,“我来是因为公司的事情!或许--”她抬头看着周边有些陌生的购物广场,以前这里也是这样的繁华,对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比较熟悉了,今天故地重游,心里的感慨有着捉摸不透的情绪油然而生。

    “苏茉!”敏敏打断了她的话,抬脸认真的看着她,微叹一声,“你变了!”或许五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将一个人从内到外彻底的挖揭掉再重新塑造,在朋友圈子里的这些人,苏茉就是变化最大的一个。

    苏茉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滞,笑着掩饰掉脸上一闪而过的感慨,“岁月在流逝,人也是会变的!”

    敏敏脸上流露出沉默的表情来。

    岁月在流逝,人也在变,只是希望,人会变得越来越好吧!

    “大学的几个好友听说你回来了,今天晚上是特别为你组织了一个接风宴,今儿个我就是来看着你的,你可不准说你没时间,你不去,今天晚上她们还不吃了我?”

    苏茉端着手里的柳橙汁,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无奈地笑,“好,你们肯定又想了很多法子来折腾我了,好吧,这次如你们所愿!”

    ------------------------------

    “好,现在请撩起你们的右手衣袖,用手肘来试试盆中水的温度,对,就是这么做,用你们手肘来感受水温,当然还有个最可靠的方法,那就是在宝宝的洗澡盆里放上这种温度计,一试便知水温到底可不可以了!”

    “那还不如直接用温度计得了!”身侧的声音很小声,是低低地说出口的声音,明显是觉得有最简洁的方法不用就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

    身侧的人正挽着衣袖按照讲师的方法把手肘放进水盆里,正在认真听着,比舒然这嘀咕声打断了,转过脸来,腾出另外一只手在她低着的小脑袋上伸手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冷不防地被袭/击,舒然险些低呼出声,但好歹此时的课堂上有不少人正在低声交流着,不同于学校的课堂,必须安静地听老师讲,大多数过来学习经验的孕妈们都带着十万为什么来的,逮住机会便找老师和身边的孕妈交流着,倒是没显得她的低呼声有多出众。

    不过,是真的被弹疼了!

    舒然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抬脸没好气地瞪着尚卿文,眼神好像是在控诉着他刚才的行径有多恶劣!

    男人用干净的毛巾把手腕擦拭干净了,放在一边,被她那双大眼睛盯着,边整理自己的衬衣衣袖便忍不住地低声笑道:“一看你就是不喜欢上课的好学生!”

    舒然眼珠子转了转,但嘟嘴的样子好像在表明,你别岔开话题,你刚才弹疼我了!

    尚卿文被她瞪得无奈了,只好用手给她揉揉,手指随意地穿过她的发间,给她揉额头的时候还低笑,“舒服吗?老婆!”

    两人本来就靠得近,一向靠近他就容易方寸大乱的舒然被他这么突然地伸手亲昵地揉着额头,感受到周边人投递过来的目光,她急忙坐直了身体,这里面本来就他一个男人,本来就显得很突兀了,连今天来上课的讲师刚才进来时都有些惊讶,他一个大男人混在这些孕妇堆里,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滑稽!现在又做出这样亲昵的举动,连带着她都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舒然慌忙着离开他的怀抱,在大庭广众之下她显然是做不到他这么应对自如,所以脸红心跳的同时便低着头捣鼓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用翻书来转移开自己的注意力。

    “这位太太,您是怀孕7周了吧!”讲师从旁边那桌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登记卡,今天是舒然第一次来听课,所以作为讲师会在这个时候交流一些,拉近彼此的距离,只是想不到陪着她来的还有一位男士。

    舒然抬头,正要点头,因为她上次来做登记的时候自己填的,身侧的尚卿文却轻轻地开口了,“对不起,老师,我太太怀孕八周零五天,登记卡上需要改一下!”

    讲师表情微愣了一下,连舒然也愣了愣,对于这个周期的概念,她也很模糊,所以那次填卡的时候便掏出了诊断单,照着上面填的,只是她已经不记得那张医院的诊断单是几号去医院开的了。

    舒然愣愣地看着尚卿文,尚卿文见她表情呆愣着,便轻轻摇了摇头,在接过讲师递过来的更改卡上,低声笑道:“你这记性--”

    她最近的记性真的是越来越不好了!

    接过更改卡的讲师看了看上面的签字,温和笑道:“尚太太,尚先生可真是细心呢!”其实她也遇到过不少陪着妻子来听课的丈夫,但是鲜少有人会记得自己的宝宝到底有多大了,很多就知道个大概数字,比如,几个月,一般要追溯到几天的,还真是少见的!

    舒然听着讲师的温和的夸赞,尤其是自己在心里重复了好几遍‘八个月零五天’,她自己都不知道,但是他却记得,不由得心里涌出一抹异样的情愫来,看着旁边一些孕妈朝她投来艳羡的目光,她收回了眼神,侧脸去看坐在自己身边正在翻书的男人,在她看来,他翻书的频率有些快,有点像走马观花的感觉,但他却又格外的入神,可以看得出来他应该是个极为讲效率的人!

    “你小时候读书成绩特别好?”舒然忍不住地低声问,翻书的尚卿文侧脸,看了她半响,把书一合上,低笑起来,“舒老师真是火眼金睛!”

    一点都不谦虚!

    舒然没料到他会给她来这么一句,而且看他神情,貌似还颇有自豪感!

    尚卿文看着瘪了一下嘴巴的舒然,好心情地低声调侃了起来,“作为你们那一届的学霸!舒老师,你有什么感想?”

    嗯?

    舒然愕然,他怎么知道?

    说起曾经的辉煌史,用林雪静的话来说,她舒然就是从古墓里蹦出来的怪物,你看不到她上课会听课,不是钻桌子地下看小说就是课桌上空空荡荡,没个人影,而且处在青春期的舒然因为家庭的原因个性又孤僻,班里的人都认识她,但她能认识的屈指可数,但凡她桌椅前后左右辐射一米开外的人,她已经不记得是男是女了,更别说是记住别人的名字!

    但这个奇葩就是他们一中的骄傲,是校长和年级主任都会讨好的人物!

    可能当时她还不知道这对她有什么影响,她连跳三级研究生毕业也才二十二岁,一向不注重外人的看法,你怎么看是你的事儿,跟她无关,现在突然被尚卿文提起,舒然才知道,哦,原来我也曾经辉煌过!

    舒然有些发愣,她把这些都归结到了因为怀孕而思想迟钝,加上没料到话题突然转到了以前,在她看来,曾经曾经的岁月因为那个家庭带给她的落寞在她的记忆里都是灰色的存在,所以她的学生生活也并没有因为这些传奇色彩也变得多姿多彩起来,相反的,正因为这样,她的性子才变得更加孤僻!

    因为一提到过去,她就会想起自己的童年!

    灰色的!!!

    尚卿文见她突然变得沉默,眼底划过一丝暗流,身边坐着的女子脸上流露出的暗默带着让人心疼的孤寂,他靠近的时候感觉到她身体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孤僻感,他蹙了蹙眉,伸手将身体微颤着的她搂进怀里,不经意提到的过去让敏感的她突然变得沉默,在他所不能触及到的过去,她有多渴望这样的温暖?

    他拥着她,轻拍着她的后背,在她耳边一阵低语,用她最熟悉的软音低低地说着。

    “对不起,是我来得太晚了!”

    怀里的舒然身体微颤,这句话形同在寒冷的夜里突然灌注而来的暖风,一直灌注进了她的心头,把心间瞬间填满,密不透风地温暖了她的全身,心头被烘热,眼角有温润的液体在慢慢地渗透了出来。

    尚卿文,我从来像这样期待着,期待着,我们的以后!

    --------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