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35:这算是,承诺吗?

    尚氏集团!

    办公室!

    “我听说万美想找尚钢,你没答应?”张晨初是过来休息的,最近呈帝集团正忙着新项目的开发,丢在他手里的项目就有好几个,事情太多一时忙得焦头烂额,便寻了个空档出来透透气,司岚的市政大厅他是不能经常去的,去的多了,又会让人说什么官商勾/结,本来现在民众对房地产商的仇视程度已经随着房价的居高不下而有些白炽化了,他就是去了,估计也会被司岚给赶出来。

    “嗯!”从绿荫间传出一个轻微的声音,很快便有噗嗤噗嗤的喷水器的洒水声,一串串的水珠子顺着喷雾器的方向喷向了翠绿色的花叶。

    张晨初探过手伸出手弹了一下一株兰花叶子上的水珠子,朝窗外楼下看了一眼,“那是什么?”

    尚卿文目光轻轻一转转向了楼下,瞥见楼下的广场上一辆火红色的跑车缓缓停下,从车里下来的女子随同她的助理朝楼下走来。

    尚卿文面色不变,只是眉心有些微微地发蹙。

    “万美分部的经理三番两次地亲自登门,卿文,她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张晨初一手随意地插在自己的裤袋里,一只手习惯性地抬起来却发现半空中没有那只装鹦鹉的笼子,不由得诧异,“难怪今天觉得这里安静多了,你那只鹦鹉哪儿去了?”

    放下喷雾器的尚卿文默然不语,伸手取了一条干毛巾擦拭了一下手,慢慢的说道:“雅阳说他那边办公室太安静了,把鹦鹉拿过去了!”

    张晨初笑了笑,“这小子也闷不上道了,他一天对着一只只会叫他嫂子名字的鸟,整天这么叫着,他吃得消?”

    尚卿文没有发表意见,很快便听见秘书来敲门,张晨初伸出手指钻了钻耳朵,“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可以!”尚卿文把擦拭了手的毛巾朝张晨初身上一扔,不等张晨初开口,便淡声说道,“厕所,你随意!”

    张晨初头冒黑线,谁要躲厕所里了?

    秘书敲门而入,轻声说道是万美的苏经理过来了,尚卿文点了一下头说请她进来,张晨初端着咖啡杯子站在一边,听见门外的高跟鞋声慢慢地近了,出现在眼前的苏茉一身休闲的运动套装,头发随意地扎成了一个马尾,相对于身后秘书的职业装打扮,苏茉这一身休闲的过来,倒是给这肃然的办公室增添了一份活泼的气息。

    苏茉没想到张晨初也会在这里,见到张晨初时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您好!张总,好久不见!”

    张晨初抿嘴一笑,瞥了一眼坐着的尚卿文,“我以为苏总要说后面一句的,甚是想念呢!”

    苏茉笑了笑,“张总还是这么有幽默感!”

    张晨初耸了一下肩膀,朝二人看了一眼,寻了座位坐下来,看着苏茉,“不介意我也坐在这里听你们的商业机密吧?”

    苏茉脸上莞尔一笑,“当然不介意,我们谈的是公事,张总您请随意!”说着,苏茉便径直在尚卿文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从秘书小雯手里取出一份文件放了下来。

    “尚董事长,我今天是代表万美总部诚挚地想跟你谈谈有关合作的事宜,尽管外面都在疯传着会跟万美有合作意向的企业很多,但是从我们的分析来看,我们只看好尚钢,我们不想错失这么一个好机会,所以今天我来,希望能用诚意打动您!”

    苏茉侃侃而谈,表明自己的来意之后便抬眸看向了坐在对面的尚卿文,对视上他那平静的眼眸,苏茉暗暗地呼吸了一声,将心里那异样的情绪悄悄地掩饰了下来,挂上职业般的笑容等候着对方的答案。

    尚卿文面色平静无波,“苏经理,我还是那句话,你的选择未必就是尚钢的选择,对你来说的适合,对尚钢而言,那是大相径庭的结果!而这个结果,也并不是尚钢想要的!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没有共同的目标就没必要谈合作的事情!”

    又一次被拒绝了吗?

    苏茉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凝,“尚钢是d市钢铁行业的老大,而万美是市政aa府牵线进来的投资企业,而且万美在国外也有相关的投资项目,能给尚钢提供更好的发展平台!”

    尚卿文身体微微后仰,眼睛里有着能看透对方思想的清澈,“那苏经理不妨告诉我实话,万美想要什么?”

    作为一个投资商,不可能没有目的,虽然所有的投资商的目的精简出来就那么一个,就是为了钱,但是尚卿文不这么觉得,万美是会了钱才会投资d市的钢铁行业,呵,这理由有些牵强!

    苏茉被尚卿文问得表情怔了一下,随即眼波流转,“万美想要的,我觉得也应该是尚钢想要的,能达到双赢的局面是共同的目标,尚董事长,希望您慎重考虑一下万美的提议!”

    尚卿文淡淡一笑,此时苏茉朝跟进来的小雯打了个眼色,小雯鞠躬退出了办公室,当办公室就剩下他们三人时,苏茉才低声出声,“卿文,我希望你不要带有对我个人成见而影响了我们有可能会成为盟友的友好的感情!”

    坐在一边翻开书报的张晨初脸上表情不明,但在听到这句话时,突然有了一种想笑的冲动,嗯,怎么说呢?贺普华抢都抢的合作权,现在被苏茉亲自送到了尚卿文这边,而且尚卿文还不愿意合作,这事说什么都有些诡异了吧!

    坐着的尚卿文淡淡一笑,轻声说道:“苏茉,我以为你很了解我!”

    苏茉目光一怔,看着对面坐着的男人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心里微微一叹,是,尚卿文从来都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而她却为了这件事在这一周时间里来找过他无数次,从来都知道他的性格,但她却是这么做了!

    到底是她太自信了,还是时隔五年,有什么东西,已经变了!

    --------------------------

    怎么不进去了?

    林雪静正好从热心的秘书部长周嘉手里接过了两杯热奶茶,周嘉本来是要过来陪着她们的,但舒然说不要打扰她工作,所以周嘉便去倒了热奶茶,热情而周到地送她们到了办公室门口。

    林雪静走在后面,没有让舒然来端杯子,她还担心着舒然会走不稳摔跤之类的,毕竟今天舒然的情绪有些异常。

    尤其是,刚才在大厅外的停车场,当林雪静正在为见到了炫红色的玛莎拉蒂跑车而惊喜时,舒然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说不清楚是到底为了什么!

    林雪静一手端着一杯,站定脚步时,看见此时走在办公室门口正要抬手敲门的舒然突然停了下来,,办公室的门好像没有关,还隙开了一道距离。

    而站在门口的舒然却站定在那里没动了,林雪静愣了愣,手里的奶茶有些烫手,她急着要找了个地方先放下来,只好先到那边的洗手间。

    舒然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一时兴起跑这里来了,她明明可以等尚卿文回家再跟他谈谈有关秦羽非的案子的事情的,只是从医院出来时,林雪静随口问她还想去哪儿,她也随口一开说要来这里,连她自己都为这个决定吓了一跳。

    但就在她要敲门的时候,听见里面的声音,是尚卿文的声音,她不用多想都能听得出来。

    “苏茉,我以为你很了解我了!”

    不能说她敏感,她确实敏感了,而在她透过那门看到坐在他对面的女子不就是那天说要送她耳环的女子,还是那个在晚会上跟他跳舞的女子,那对突然消失的耳环,所有的疑虑层层地压下来。

    而当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这样的话时,那作为这个被表达的女人,其实该有多了解这个男人?

    舒然在听到这句话时心里莫名的一窒。

    “然然!”林雪静从身后低声唤了舒然一声,这一声也让办公室里的尚卿文怔了怔,他起身朝门口看了一眼,见到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女子,左嘴角微微一挑,带着温暖的笑意从办公桌那边绕了出来,大步地走到了门口。

    坐着的苏茉转过了身子,看着几步便走到门口的男人正在低声地说着什么,目光在那门口的那一道倩影上投注了过去,听见张晨初放咖啡杯的声音,低笑着,“苏茉,喏,那是卿文的太太,舒然!”

    尚卿文似乎表现有些异常了,也许是很惊喜会在这个时候见到舒然,所以才这么急着大步走到了门口,不过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对妻子很用心!

    苏茉看着尚卿文拉着门口站着的身影进来了,从座位缓缓地站了起来,目光在尚卿文牵着对方的那只手上停留了一会儿,眼底涌出一抹浅浅的暗沉,但很快被浮出来的笑意所代替。

    “苏经理,这是我太太,舒然!”尚卿文牵着舒然走进办公室,做完介绍之后靠在舒然耳边轻声说道:“这位是万美分部的总经理苏茉!”

    舒然的内心尽管不平静,但表面上还是平和的,但她做不到违心的笑,所以只是轻轻点头微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

    苏茉嘴角含笑,目光在舒然的脸上凝了凝,“您好!”说完目光还不经意地落在了那双紧紧牵在一起的手上。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都会让女人变得神经质,而舒然这个平时就很注意细节的女子也无意间接触到了对方那一闪而逝的目光。

    “啊,舒然,没化妆的你最漂亮了!”张晨初打起了哈哈,舒然可不喜欢听这种违心的话,朝他看了一眼,转开了脸,让张晨初憋屈地摸了一下鼻子,好像,他最近没有得罪她吧,得,孕妇的脾气都是不好拿捏的!

    “等我,我收拾一下就走!”尚卿文对舒然说着便松开了舒然的手,去取外套,拿着外套还对那边站着的苏茉淡淡地出声,“苏总,我要陪太太,失陪!”

    尚卿文一手拿着外套,一手便揽着舒然的肩膀外办公室门口走,走到后面的张晨初嘀咕了一声,“还是这么的重色轻友!”

    张晨初说着看着还站着的苏茉,眼神不明地看了她一眼,他没有错过苏茉眼底那一闪而过的追忆眼神,流露出来着的是淡淡的哀伤,因为曾经的曾经,在尚卿文怀里的人是她!

    “要我送你吗?”张晨初问。

    苏茉回了神,笑了笑,“不用,我自己有开车来!”

    苏茉迈开了步伐往办公室外走,在她身后还没走的张晨初轻轻开口,“相信你也看到了,他跟五年前不一样了!”

    背过身去的苏茉背脊有些僵直,什么都没再说,迈着大步往外走!

    底楼大厅外的停车场,走到大厅的苏茉看着那个男人细心地给舒然扣好安全带,关上车门驾车离开时,目光随着那车影飘出了好远。

    “啊,苏总,原来那位就是尚董事长的太太啊,嗯,真的是很低调呢,而且我发现她没化妆耶,而且穿的衣服很宽松,一身素净的打扮让人很难能联想到她就是尚太太呢?不过尚董事长看起来对尚太太是呵护有加,很疼爱呢!”

    小雯一脸艳羡,苏茉听完脸色微微一动,快步地走出了大厅。

    ------------------------------

    “然然,怎么今天想着过来了?”尚卿文开着车,舒然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头有些犯晕,但还是回应了他,“我想跟你谈谈秦羽非的案子!”

    尚卿文表情有些发怔,心里不免有些隐隐的失落。

    舒然伸手揉着自己犯晕的太阳穴,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往坐他的车都不会有这种晕车的症状,但是今天一坐上来,敏感的她就嗅到一种异样的香水气息,跟他车里平时的香氛气味有所不同,她的身体对这种气味有些排斥!

    再加上可能心里有些不舒服所以更加加剧了她想吐的冲动,在她捂着嘴忍不住一声干呕时,尚卿文将车停在了路边,极快地下车替她拉开了车门。

    新鲜空气的涌入让舒然心里舒服了许多,除了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之外,她干呕几声也没有吐出什么东西来,站在车边的尚卿文眉头紧皱,从后车厢里取了保温瓶倒了温开水过来递给她漱口。

    行驶在奔驰车后面的炫红色玛莎拉蒂跑车稳稳地停了下来,苏茉从滑开的车窗探出头来,“尚董事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不用,谢谢!”尚卿文礼节性地回复,苏茉看着躺了下去的舒然,冲着尚卿文轻声说道:“那好,再见!”

    红色的豪车从奔驰车面前檫身而过,后面是林雪静开的科鲁兹,还有张晨初的保时捷,相继停下来下车看了看,林雪静是紧皱眉头,嘀咕出声,“这生个孩子的就这么能折腾!”

    “要不卿文,你坐我的车,你抱着她,或许会好一些!”张晨初提议。

    对于张晨初的这个提议,舒然是直摇头,晕车的始终会晕车,抱着也一样,她让林雪静先走,她休息一会儿就好,张晨初的提议被否定,也只好耸肩驾车离开。

    等林雪静和张晨初离开之后,尚卿文便把车门关上,只把车窗打开,自己坐上车去,看着平躺下来的舒然,靠过去,手不由得放在舒然的小腹上,在舒然微惊时低声说着,“小淘气,不准欺负妈妈哦,小心爸爸打你屁股!”

    这么孩子气的话从尚卿文的口里说出来怎么说都有些让人不可置信,但他那认真的模样看得舒然又有些哭笑不得。

    “她能听得懂?”舒然心情突然好了一些,不由得问道。

    侧身过来抚着她肚子的手停了下来,尚卿文神秘地笑道,“书上说,宝宝对爸爸的声音是最敏感的,因为爸爸的声音音调很低,不似妈妈声音的那般尖细,所以宝宝很喜欢听爸爸更他说话!”

    舒然被他这么一说,显然是被噎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放在小腹处的手是小心翼翼的,没有让她感觉到手重的压迫感,他靠得很近,侧身谈过来大半个身子都斜靠在了她的座位边,高大的身影将她的身体给笼罩住,伴随着他说话的暖意阵阵地袭来。

    他给她的感觉,这样的温柔,居然让她有了点不真实感,可是能那句话所带来的后遗症,她开始在心里自问,面前的这个男人,你到底有多了解他?

    而在他的心里,你有多了解他?是不是也上升到了他刚才所说的那句话的阶段,他以为她足够了解他!

    ----------------------------

    “苏姐,刚才那位尚太太怎么了?”坐在车里的小雯好奇地问道,在不等苏茉开口时便打了个响指后知后觉地低呼出声,“哎呀,我怎么这点都没想到啊,尚太太一脸素净得都没化妆,而且穿着宽松大套,尤其是她穿着的是一双软底平底鞋,而且,刚才她应该是吐了,啊,这么简单的我都没想到,尚太太应该是--”

    “小雯!”开车的苏茉突然打断了小雯的话,在小雯面露疑惑时低声说道:“别这么八卦!”

    额,小雯乖乖的闭上了嘴。

    手扶着方向盘的苏茉却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不由得捏紧了方向盘,修建得整整齐齐的手指甲抠着那皮质的方向盘套,仔细看还能看到那皮套上有深深掐下去的痕迹。

    不是看不出来,只是,不想去证实,更不想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这样的消息,她怕,怕自己会嫉妒!

    --------------------------

    对于秦羽非的案子,舒然很早之前就想跟尚卿文好好谈谈,她在这几天去医院的空档,也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一下舒童娅的想法,舒童娅也是看出了她的意思,谈完那一席话之后,舒童娅轻声说道:“就当,还你秦叔叔一个人情,他就这么一个儿子!”

    或许有些人会觉得这么做不理智,但站在人性的角度来看,冤冤相报何时了,秦羽非如果坐实了那个罪名,故意伤害罪,三年以上十年以下,这么多年的光阴就葬送在了监狱里,对于一个已经失去了秦家这个支柱的秦羽非来说,他的人生已经走进了昏暗的死胡同,更别说还有他的妻儿,没有了一家之主,她相信阮欣也能活得下去,只是,带着孩子的她可能会活得艰难。

    上一次小宝贝哭噎着喊着她这个‘姑姑’,她的恻隐之心还是动了,可能是自己也怀孕了,所以她拒绝不了一个孩子的无助眼泪。

    如果那样还能铁石心肠,那她就不是舒然了!

    “你决定了?”尚卿文认真地看着她,听完她的话,也颇为平静地审视般地侧身看着平躺在自己身边的女子。

    两人梳洗完毕躺在了大床上,舒然给他说了自己的想法,也说了舒童娅同意不追诉,希望能给秦羽在量刑上有所减轻!

    “嗯!”舒然点头,她经过了几天的深思熟虑,才开口的。

    “既然你决定了,就照你的意思办吧!”尚卿文说着,朝她身边靠了过去,有些慵懒地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他这是,同意了?

    舒然有些发愣,就这么简单?

    舒然觉得对别人来说,尤其是对秦羽非来说,就是关系着几年或是十年的监禁生活,但在尚卿文这边却轻描淡写成了一句话,这重量显然是不对等,她本来已经准备了一番说辞,如果尚卿文不同意,她要说些什么,只是,显然是万全的准备都没用得上。

    似乎是看出了舒然的疑惑,身侧躺着的男人侧身抬脸看着她,眼睛紧紧地锁住她,这样的凝视着,好半响才轻轻地靠过来拥着她。

    “其实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

    从来没有无端伤感习惯的舒然,却突然觉得眼睛泛起了一点湿意。

    这是,承诺吗?

    --------阿勒勒,今天的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